顧言月點了點頭,笑道:「臣妾正是此意。」

還沒等兩人說完,忽聽高公公急急忙忙跑過來,焦急溢於言表:「啟稟陛下,顧大小姐求見。」

顧言月一聽到「顧大小姐」這四個字,眉頭微蹙了一下。

宇文染也有些驚訝,但多年傀儡皇帝的生涯讓他學會了忍耐,於是只是淡淡地喚顧大小姐顧言柔進來。

顧言柔緩緩走到兩人身前,但見她一身淡藍色的長裙,朱唇帶着盈盈的笑意,笑靨如花堪比花嬌,纖纖細腰不足盈盈一握,眼眸如出水芙蓉一般暗含清波,美得極了,又媚得極了。

下一秒,只見顧言柔皓腕翻動,行了一個標準的宮禮,「臣女參加陛下,陛下萬歲。」

待她說完這一句話,她身後的老婦人上前一步,陪着一個笑臉:「陛下,顧姑娘乃是我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顧氏言柔,我家大小姐傾慕陛下已久,不知陛下可否賞臉,全了我家大小姐的心意。」

顧言月心中冷笑了一聲,她在原主的記憶里知道此人,這老婦人便是丞相府嫡夫人的陪嫁侍女林嬤嬤,被嫡夫人送到顧言柔身邊照料著,為人圓滑精明的很。

以前原主還在丞相府的時候,林嬤嬤時常幫着顧言柔欺負原主,是個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如今林嬤嬤這一番話,分明是以丞相府的名義命令宇文染讓顧言柔進後宮。

顧言月自然知道其中深意,湊近宇文染,用只有兩個人能聽清的聲音小聲說着:「陛下,顧家已經知曉我站在陛下這邊了,若不是我成了棄子,顧丞相是無論如何都不捨得把掌上明珠的大小姐送進宮來的。」

宇文染點了點頭,示意他知曉了。

只這一點頭,顧言月便察覺到宇文染的情緒很低落。

她用餘光瞥了一眼宇文染,但見後者臉色早已氣的鐵青,幸好夜色暗着,離宇文染太遠的林嬤嬤和顧言柔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唯有站在他身側的顧言月能察覺到。

她剛想說什麼緩解一下尷尬,沒想到宇文染偷偷伸出手拉住她。

寬大的衣袍正好可以擋住二人偷偷的牽手,像是得到了救贖一樣,宇文染的臉色緩過來些許,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冷淡,「平身吧,擬旨,封顧氏女顧言柔為柔貴妃,入主昭陽宮。」

看着兩人一臉欣喜地謝恩,宇文染只覺得噁心,頓時覺得白日裏的毛病又犯了,竟是腳下一軟。

顧言月站的離他最近,好在她眼疾手快,扶住了宇文染。

高公公也趕過來扶住宇文染,無奈地說道:「貴妃娘娘,陛下這頭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實在有些乏力,不如娘娘先回宮歇息,改日再敘如何?」

這便是下了逐客令。

顧言柔從小就是極其尊貴的嫡出大小姐,是整個丞相府的掌上明珠,這一嫁人,哪能甘心進宮第一晚就被皇帝忽視,當即開了口,「陛下,臣妾扶您回去吧。」

這話一說出來,林嬤嬤都覺得大事不妙,趕緊輕輕拉了一下自家主子的衣袖。

但顧言柔好像沒看見一樣,剛才她看見顧言月和宇文染在那邊說悄悄話的時候就已經心頭火氣,這一下再看顧言月要把宇文染帶走,哪裏還能忍,竟是直接站了起來,怨懟地看着顧言月,「皇後娘娘,今夜您想獨佔聖寵,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顧言月這個庶出的賤人憑什麼搶走屬於她的東西?

顧言柔從小欺負顧言月欺負慣了,根本不能忍受顧言月爬到自己頭上,要不是之前入宮的時候顧言月胡攪蠻纏,偏偏父親母親又不捨得她入宮受苦,這皇后之位,本來該是她的!

更不能忍受自己入宮第一夜,顧言月就要搶走自己的夫君!

然而宇文染只是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一閃而過的殺意被清涼的夜色完美遮了過去。

高公公忙站出來打圓場:「貴妃娘娘您有所不知,皇後娘娘略懂得一些廚藝,恰好能醫治陛下的厭食之症,現如今陛下犯了這要命的老毛病,自然要皇後娘娘略施小計,才能保得龍體無損。」

「她懂得廚藝?」顧言柔好像聽到了什麼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話一樣,「顧言月,你想勾引陛下也不用編出來這麼低劣的理由吧?你我從小一起長大,你會不會廚藝我會不知道嗎?」 趙將軍跟副將都愣住了,這麼說的話,那不是?

「然後呢,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是靈汐救了我,但我們兩人,怎麼會是他們那麼多人的對手,所以我們只能逃出來,後來他們怎麼樣就不知道了。」

沈文睿說完,趙將軍陷入了深思,這麼看來,他們之間是有合作的,只是,不知道是誰簽的這條線,又有什麼利益。

「他們可有說過,為什麼這麼做?」雖然結果微乎其微,但趙將軍還是想知道一些,讓沈文睿把當時的情況都說一遍。

「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們的打算,他們也沒想讓我知道,所以偷偷在後面想要偷襲我,只是靈汐來了,被她發現。

那些人見事情敗露,這才放開手腳對付我們,但我還是有注意到,左路先鋒的人,應該知道的不多。」

趙將軍看向沈文睿,「這話怎麼說?」

「他們雖然也動手了,但沒有那麼拼,更多的是攔截我不讓我逃出去,而且他們大部分人都去對付靈汐了。」

趙將軍從一開始聽沈文睿說,就知道他這個未婚妻武功應該不錯,但左路先鋒的人,也是很厲害的。

怎麼聽沈文睿這話,他們還不是這人的對手。

「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把我引過去,然後偷襲我,只是沒想到被發現,所以就乾脆躲在後方,斷我的後路。

至於那些耶齊人,就是想要我的命。」

為什麼要沈文睿的命,這就很好解釋了,沈文睿驍勇善戰,每回出手都能讓敵軍損失慘重。

「你好好休息,這些事交給本將軍來處理。」

趙將軍他們走後,副將才想起,他們還沒有問關於葯的事情。

副將看向趙將軍,沒想到趙將軍也看向副將,顯然他也想起來了。

「將軍,我們現在還進去問嗎?」副將小心翼翼的問,他感覺將軍的臉色越來越不好了怎麼辦!

「你說呢?」趙將軍挑了挑眉,副將就懂了,這是讓他去呀。

他努了努嘴,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末將一定完成任務。」

「很好。」趙將軍拍拍副將的肩膀,然後就走了。

趙將軍走後,副將的肩膀一下就垮下來了,他總覺得,沈文睿剛才看他的眼神不對,他一定是覺得自己打擾到他了。

對此,副將是很無語的,真當他想看他們倆秀恩愛呀。

沈文睿那副樣子他都不好意思說他了,真夠不要臉的。

雖然吐槽,雖然不願,但副將運了運氣,還是站在帳篷外咳嗽了一聲,然後朝裡面說道,「沈文睿。」

沈文睿本想跟靈汐說些什麼的,一聽見副將叫他,就知道他還有事,於是便閉嘴了。

副將進來,就發現沈文睿一臉不善的看著他,嗯,沈文睿的膽子變大了不少嘛,現在都敢跟他擺臉色了。

副將怎麼知道,沈文睿一直都很大膽,只是以前他沒有發現,或者說以前他沒有遇到沈文睿心情不好的時候吧。

「我這次來,是找靈汐姑娘的,有件事想請問一下靈汐姑娘,你給沈文睿抹的葯是哪來的?」

聽到副將詢問葯的事情,靈汐一點也不意外,只是她一開始以為,他們來了就會問的,沒想到走了都沒有說。

難道趙將軍覺得問她這個問題不好?所以才派副將來的嗎?

「是我做的。」普通一點的葯靈汐是知道怎麼做的,他們要,靈汐可以給他們藥方,正好用來換條件。

軍營里是都是男人,根本就沒有女人,要想留在沈文睿的身邊,就得有理由。

至少只要讓這裡的老大同意她留下來。

「那藥方。」

副將一聽是靈汐自己做的就很激動,要是有了這個葯,他們就多了一條活命的機會。

就是不知道這個葯貴不貴,激動過後,副將又冷靜了下來,然後問靈汐,「靈汐姑娘,這個葯好做嗎?費藥材嗎?」

靈汐想了想,發現還是很好弄到的,至少有些她在路邊就能看見。

當然,更多的還是需要去藥店買的,但都不是很費力。

最主要的是,她的葯會比他們以前的有效果。

看見靈汐點頭,副將更高興了,好找就行。

「但我有一個要求。」

副將看看靈汐,「你有要求?」他以為,靈汐會很直接的拿出藥方呢。

不過,雖然不是很舒服,但副將還是問了靈汐,「有什麼要求。」

「我希望能跟著沈文睿。」

副將:「……」

「這事我得跟將軍說一聲。」

靈汐表示沒有問題,讓副將去問問趙將軍。

副將走後,靈汐看向沈文睿,「怎麼樣,我沒有說錯吧。」

原來剛才沈文睿跟靈汐打賭了,沈文睿對靈汐說,等他脫了罪籍,就去找她,讓靈汐等自己。

靈汐就說她會一直跟著沈文睿的,但軍中根本就沒有女子,靈汐待在這裡對她不好,如果用靈氣的話,太浪費了。

而且沈文睿也怕靈汐出事,萬一遇到危險靈氣不夠了怎麼辦。

但靈汐卻說,不用靈氣她也可以留下來的,讓沈文睿放心。

但沈文睿覺得很難,因為軍中是不允許出現女子的。

但靈汐很有自信,他倆就打賭了。

副將離開去找趙將軍,沈文睿就對靈汐說,「還不到最後一刻呢。」

靈汐並不說什麼,等會趙將軍來了沈文睿就會知道了。

沈文睿並不是很想靈汐留下,他覺得,這裡很危險,靈汐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他怕自己保護不了靈汐。

趙將軍很快就來了,他對靈汐說要看看那葯的效果,如果好,他就同意靈汐留下。

靈汐表示沒有問題,給了趙將軍一些沒有仙氣的傷葯。

趙將軍拿去給傷兵用了,發現果然很好,想了想就同意了靈汐的要求,只是靈汐不能以女裝示人,要扮作男裝。

靈汐同意了,這不是什麼問題,沈文睿知道靈汐留下來,雖然是扮成男子,也還是不放心。

囑咐靈汐一定要好好跟在自己身邊,不要隨便去別的地方,也不要相信其他人說的話。

靈汐表示沒有問題,只是心裡忍不住吐槽,沈文睿這是把她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嗎?

。 儘管蘇寒沒指望一樣的戰術發揮兩次奇效,可是真當那幾艘戰艦被加碼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完美避開之後,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

看來,加碼帝國旗下的六級宇宙文明早就有了準備。

事實也正如蘇寒所想的那樣。

昨天,繁星帝國陣營旗下的六級宇宙文明開慶功會的時候,加碼帝國陣營旗下的六級文明卻是在研究昨天那場大戰。

通過大戰的視頻得知,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之所以能戰勝拜貝爾帝國陣營。

全都依靠著一種特殊的燃料,這種燃料沾上就甩不掉。

所以加碼帝國陣營的指揮官當即決定,一定要及時躲避。

此時,戰爭當中,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幾艘戰艦在戰場當中燃燒。

儘管這些戰艦上裝滿了燃料,可是因為加碼帝國陣營的戰艦隔得非常的遠,根本就不可能傷及他們。

「該死的,加碼帝國陣營早就有所準備。」

「情況有些不妙啊!現在對方已經知道了這種戰術,恐怕不會輕易的上當了。」

「我現在都在想,加碼帝國陣營那邊究竟是怎麼得到那個視頻的?」

蘇寒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為了不讓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放水』,蘇寒故意把那個視頻落到加碼帝國那邊。

當然,這話他當然不可能告訴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

只見蘇寒臉色一肅,沉聲說道:「各位,現在這種情況,想要跟加碼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商量著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跟對方血戰到底。」

「畢竟,對方是不可能輕易放過我們的。」

蘇寒的話引起了繁星帝國旗下六級文明統帥的共鳴。

「指揮官說得沒錯,咱們昨天罵的這麼狠,對方絕對沒有可能跟我們和解。」

「既然他們要戰,那咱們就跟他們戰鬥到底。」

「他們加碼帝國陣營實力不差,但是咱們繁星帝國陣營也不是吃素的,真要是拼起命來,誰勝誰負還說不一定呢。」

這一刻,繁星帝國旗下六級文明統帥已經放下了僥倖心,打算跟加碼帝國陣營拚命起來。

轟!

戰場當中再次發出一陣轟鳴聲。

那是雙方戰艦爆炸時發出的聲響。

在這一刻,雙方都不再有僥倖心。

紛紛開始拼起命來。

無數架戰艦在天空當中來回的移動。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