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沒有之前家族得到大量的資源,吃喝不愁,資源不愁,但是卻能夠享受到來自國運的紅利啊。

有人心動,自然也有人反對了。

這個時候一個龍家高層站了出來說道:「我不同意,我記得建國之初的武相說過這樣一句話,有兵才有權,百萬大軍,精銳的蒼龍戰隊,說拿出來就拿出來,還有收縮勢力,離開帝都,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什麼?門閥不在,如同喪家之犬。」

。 景璃住的房間倒是也並沒有多遠,畢竟都在一個院子裏。房間不大但是五臟俱全,什麼東西都有。除了光線有一點點昏暗之外,一切看起來都佈置的非常溫馨。這小桌子上的花瓶還插了幾朵不知名的野花。所有的東西都擦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一看也是費了些心思的。

儘管房子已經非常的乾淨了,可是景璃有些畏手畏腳的在收拾房間,餘光還是不斷地在看着蘇月影,似乎有些害怕對方會嫌棄一樣,可是蘇月影只是獃獃地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景璃揉捏了一下衣角,猶豫了一下,正準備開口的時候,這時候突然在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景璃一邊嘟囔著一邊打開了門,心裏面非常的疑惑。

伴隨着吱呀一聲的開門聲,有一道綠影很快的就擠到了房間裏面,還沒等兩人反應過來,就已經走到了凳子跟前非常自然地坐下。

「怎麼這麼久才開門啊?聽說今天玉堂樓着火了,也不知道你們這裏到底怎麼樣了。燒的嚴不嚴重?剛好我那裏還有一床多餘的褥子。也不知道你用不用的上….誒?二小姐原來也在這裏啊?」

蘇月影上下打量了一眼這個有些瘦弱的小丫鬟,眼睛裏就透著一股聰明勁。這一身綠色的丫鬟服穿在她的身上顯得又活潑又俏皮,倒是還挺有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朝氣。

不過翻遍了自己原來的記憶。好像在自己印象當中,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蘇月影看向了一邊,也正在發獃的景璃,看這丫頭的反應,想必也是並不太熟了。

景璃似乎才從疑惑當中清醒過來,獃獃的說着:「你是…小紅嗎?那還真是謝謝你呀,大晚上了這麼辛苦,路這麼黑還要抱着這床褥子過來….你都不知道那個火燒的有多嚴重,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弄的,我只瞧見了一個背影….真是氣死我了!我倒是還好….主要是我家二小姐,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小紅擺了擺手,然後非常主動的幫着景璃在鋪床一臉關切的問:「啊?不是吧。那你有看清那背影大概是有多高,什麼樣的打扮嗎?」

景璃有些泄氣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委屈巴巴的說着:「那個人跑得那樣快,我又怎麼看得清?我要是能看清楚是誰就好了,我當場就抓住,一定要好好打她一頓。這已經入秋了,天氣這樣了。要是小姐風寒了怎麼辦?本來一身的傷都還沒有好。」

小紅皺了皺眉,低下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整理好床鋪之後也坐在了景璃旁邊,自然的拉起了景璃的手說着:「哎呀,不管怎麼樣,以後還是小心一點。不管這個人是有意無意的,以後還是要多留心一些,你一個人到底還是勢單力薄了一些,景婼也都還沒有回來….」

景璃一聽見景婼名字瞬間就紅了眼眶,似乎最近所有的壓力瞬間都爆發了一半。但是看了小紅一眼,最終還是努力的忍住了眼淚。只不過有些哽咽的聲音,還是暴露了景璃的情緒。

「也不知道景婼姐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真的好想她,最近我總覺得自己笨手笨腳的,什麼忙也幫不上。就連玉堂樓也在我的眼皮子下被人給燒了….感覺自己都沒有辦法把好二小姐。」

小紅趕忙摟着景璃的肩膀安慰著:「好啦,好啦,你已經做了非常好了。只不過就你一個人哪怕是在儘力也不能日夜都不合眼…景婼看起來還要有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大家都是同一時間進將軍府的,你要是有什麼事忙不過來的話,就來找我幫忙就好了。反正膳房裏基本上也沒什麼好忙的,我也有很多時間。」

景璃聽到這話之後,立刻感激的都紅了眼,手也激動的不斷的抖動着。兩個人這其樂融融的樣子,好像恨不得今天就當場認個異父異母的姐妹一般。兩個人嘰嘰喳喳的聊著天,不斷的在說這將軍府裏面的八卦,誰家的丫鬟看上了管家的兒子或者是夫人旁邊那個表面最為嚴厲的丫鬟最近的丟人事情。

蘇月影被吵的也沒有辦法靜下心來想空間里那些藥草的事情了,也就乾脆側着身子撐著頭直愣愣的看着小紅,也不知道是自己多想還是怎麼回事,總覺得這個小紅渾身都透著不太對勁的樣子。可是聽她們兩個聊天,一切又似乎非常的合理,就好像是兩個一同入府的小姐妹同甘共苦。

或許是被蘇月影看的有一點發毛,小紅有些坐立不安連聊天的心思也都沒有了。乾脆和景璃到了別之後就走了出去。

景璃有些意猶未盡的送走了小紅。送走了小紅之後就連心情都變好許多。甚至還開始哼著小曲。蘇月影本來想說點什麼提醒一下景璃,但是一看她這麼高興,這提醒的話最終還是到了嘴邊也沒能說出口。

景璃看着正在出神的蘇月影,還以為蘇月影還在擔心玉堂樓的事情。於是走上前,坐在床邊,抬頭看着蘇月影。

「二小姐,你也不要太擔心了。如果等到景婼姐姐回來之後一定會好很多的。景婼姐姐武功那麼高強,到時候沒有人敢欺負我們的。」

蘇月影有些疑惑的低聲問了一句:「景婼?」

景璃興奮的點了點頭:「對呀,對呀!估計也沒有多久就出任務回來了吧…二小姐,你就別生景婼姐姐的氣了。景婼姐姐也是一樣,迫不得已被逼迫着去出任務的…只不過都不讓我跟你講…這次景婼姐姐出門還答應我,說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好自己不會再受傷的。當初你們兩個一起出任務,關係那麼好。也是因為彼此才選擇繼續留在這裏,不要因為這些事情就有了隔閡呀。」

景璃這麼一說蘇月影也終於有了些印象。看着一臉擔憂的景璃,蘇月影拍了拍景璃的腦袋。淅淅瀝瀝的雨夜,跑車一路行走了五十多里,來到郾城中,駛到一個旅館的門前方才停下。

四老已在旅館門口等待多時,見小剛扶著林弈下車,天伯瑟伯忙上前去搭了把手,晴姨和嵐姨也帶上了手套、防毒面罩將殷無魅扶下了車。

將二人安頓好,嵐姨才著急地問:「小剛,另外兩個呢?」

小剛取下面罩說:「夫人稍安勿躁,我這就去帶她們回來!」為了不讓四位大人擔心,他並未直接說是被敵人抓去了,但是四老縱橫王朝多年,如何聽不……

《定江山還得靠大哥》第一百八十四章且自踏雨揮刀(下) 酷暑難耐的天氣,索托城的美食街上只有零零散散的人。沈孤鴻帶著寧榮榮來到了略顯冷清的美食街。

寧榮榮好奇的打量左右兩邊的各種店鋪。

這天氣,帶這個准學妹吃點什麼好呢?沈孤鴻突然想到了什麼。

「寧榮榮,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寧榮榮好奇的問道:「大叔你要帶我去什麼好地方?」

沈孤鴻神秘一笑,往街道深處走去。寧榮榮快步跟上沈孤鴻,小手又抓住了他的胳膊。沈孤鴻看著寧榮榮的樣子有些好笑:「你老是抓著我的胳膊幹什麼?你也是個大姑娘了,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寧榮榮此時的反應,跟當初的兜兜一摸一樣。昂起傲嬌小臉的說道:「大叔,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抓我都懶得。」

還沒等寧榮榮說完,沈孤鴻無奈的說道:「是、是、這樣的人能從天斗城排到索托城了是嗎?」

上一個跟沈孤鴻說這句話的人,還癱在床上睡覺呢。

寧榮榮點了點頭說道:「那是當然。」

突然她瞪著眼睛看著沈孤鴻說道:「不對,大叔你怎麼知道我是從天斗城來的?你是我爸爸派來保護我的保鏢!」

名偵探寧榮榮上線,寧榮榮一副自己什麼都知道了的表情掐著腰說道:「嗯,爸爸的眼光還真不錯。我挺喜歡的。」

沈孤鴻一臉茫然,什麼情況?自己的這個學妹有點不太聰明的樣子啊。沈孤鴻伸出手輕輕的敲了一下寧榮榮的小腦袋。

「你又在腦補什麼奇怪的東西。」

寧榮榮雙手掐著腰,閉上眼睛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突然被沈孤鴻敲了一下腦袋,不樂意了。嬌蠻道:「你敢敲我腦袋?你不怕我告你的狀!」

沈孤鴻面無表情又伸出手敲了一下寧榮榮的小腦袋。

寧榮榮雙手捂著小腦袋,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誤會什麼了。如果沈孤鴻是她爸爸找來的肯定不會幹出敲自己腦袋這種事情。雖然不疼,但是侮辱性極強。寧榮榮捂著腦袋小聲道:「大叔你不知道我爸爸是誰嗎?」

沈孤鴻瞥了一眼寧榮榮說道:「知道你爸爸是誰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聽到這句話,寧榮榮才真的相信。沈孤鴻不是她爸爸派來的。

寧榮榮歪著小臉說道:「那大叔你是幹什麼的?」

幹什麼的?沈孤鴻停下腳步思索了一下說道:「商人。」

總不能說自己是山賊頭子吧?

寧榮榮上下打量著沈孤鴻說道:「那大叔你是做什麼生意的?」

這是查戶口呢?沈孤鴻沒有回答寧榮榮的問題,自顧自的往前走。

寧榮榮看著沈孤鴻的背影撅著小嘴小聲道:「小氣鬼!」嘴上逞強,身體卻很誠實的跟上了沈孤鴻。

她從小嬌蠻慣了,本性並不壞。只是覺得全世界應該都圍著自己轉。她在家裡就是這樣的待遇。沒想到在沈孤鴻這裡不管用了。

寧榮榮跟在沈孤鴻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二人來到了索托城中心的公園裡。

躲在暗處的兩雙眼睛盯著沈孤鴻。

「大哥,這小子對大小姐動手動腳的。等下我們要不要出手?」短髮中年男子小聲說道。

長發中年男子低聲訓斥道:「不可,這人是巴拉克大王子昆吾德的結拜兄弟。貿然出手,會給皇室留下話柄。」

短髮中年男子名叫寧安,長發中年男子名叫寧琛。這二人來自於七寶琉璃宗,皆是魂帝級別。奉宗主寧風致的命令一路暗中保護寧榮榮。

以寧風致的性格,絕對不會讓自己的掌上明珠一個人從天斗城到索托城。寧榮榮涉世未深,能一路安然無恙。其實都是他們兄弟倆在暗中保護。

森林公園裡有一個花店,店老闆擅長以百花為食材做出各種美食。

店老闆一看沈孤鴻來了,熱情的招待二人坐下。見到沈孤鴻身旁的寧榮榮,心中一陣羨慕。上次沈孤鴻是帶著兜兜來的,這次又換成了寧榮榮。兜兜是索托城裡公認的女神,這次的少女。跟兜兜比竟然不相上下。

寧榮榮美目好奇的看著盤子里的玫瑰餅說道:「哇,大叔。玫瑰花也能吃嗎?」

沈孤鴻瞥了一眼店老闆,店老闆別有深意的眨了眨眼。拿出一瓶青梅酒放到沈孤鴻面前。沈孤鴻說道:「當然,店老闆還會做芙蓉雞。」

店老闆笑道:「哈哈哈,您放心。小人這就給您去做。」說完轉身去外面採花了。

寧榮榮吃著玫瑰餅,疑惑的說道:「大叔,他怎麼對你那麼恭敬?」

沈孤鴻喝了一口酒說道:「這索托城裡我說了算。」

寧榮榮看著安靜飲酒的沈孤鴻,她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她可是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什麼有錢有勢的人沒見過。她只是好奇,沈孤鴻年紀輕輕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難道大叔跟自己一樣也是哪個大宗門出來的?

寧榮榮說道:「大叔,你的武魂是什麼?」

她其實很聰明,斗羅大陸上的宗門都有象徵性的武魂。問這個問題,可以判斷沈孤鴻的來歷。

沈孤鴻笑著說道:「想套我話?」

寧榮榮的小心思被點破,俏皮一笑說道:「嘻,我只是好奇。」

沈孤鴻一臉神秘說道:「包括史萊克學院。寧榮榮同學,你的表現很不好啊。」

寧榮榮不屑道:「哼,本小姐就這樣。我能來史萊克學院上學是你們的榮幸!」昂著頭像一隻驕傲的小公雞。

沈孤鴻看著傲嬌的寧榮榮,搖了搖頭。現在的寧榮榮有點像以前的昆吾德。仗著自己家大業大,目中無人。什麼都吃過,就是沒吃過虧。

店老闆端著一個花紋大碗,放在二人桌子上。碗中放著一隻白色的烤雞。

「芙蓉雞?芙蓉呢?」好吃的來了,寧榮榮的心思被雞勾走了。

沈孤鴻拿起筷子扒開烤雞的肚子,一股芙蓉的淡香夾雜著烤雞的香氣瀰漫開來。

「只取其味,不見其材。才是這道菜的精髓所在。」

店老闆笑著說道:「還是大人您見多識廣,一語道破了其中玄機。」說完轉身離去,沒有繼續當電燈泡。

沈孤鴻扯下一根雞腿遞給寧榮榮說道:「嘗嘗吧。大小姐。」

寧榮榮對於這句話很受用,伸出小手接過雞腿。咬了一口雞腿讚不絕口道:「好吃哎,沒想到這小地方好吃的還挺多。」

沈孤鴻靠在椅子上說道:「好吃就多吃點,等到了學院就沒得吃了。」

寧榮榮奇怪問道:「為什麼?」

沈孤鴻喝了一口酒沒有回答寧榮榮。

以弗蘭德那種鐵公雞一毛不拔的性格,不知道這大小姐頂不頂得住。嘖嘖嘖。

二人還在吃著呢,索托城外西南方向。不樂與張文遠騎著馬正在巡邏。

當初沈孤鴻留他一命,就是讓他哥三去虎威寨了。虎威寨並沒有什麼高級魂師,不樂三兄弟正好可以補上。沈孤鴻對於這哥三很放心,他們的心已經被沈孤鴻嚇碎了。

沈孤鴻讓他們做什麼,他們現在就做什麼。不樂抬頭看著炎日說道:「張哥,這太陽也太大了。咱們找個地兒歇歇吧。」

張文遠滿頭大汗,瓮聲瓮氣說道:「你還戴著帽子呢,我可啥都沒有。」

不樂伸出手壓了壓帽檐,小眼睛突然盯著一片灌木叢掃來掃去。鼻子動了動說道:「有美人兒的味道!」

這味道錯不了,肯定是頂級貨。

張文遠擦了擦汗說道:「老弟啊,這深山老林的。哪有什麼美人兒。就算是有,大當家的早就有過命令。跟咱們有啥關係。」

不樂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大當家的喜歡女人。」

張文遠說道:「你說的不是廢話嗎,我也喜歡女人。」

不樂也懶得跟張文遠解釋,不知道討好老大。活該現在就是個小頭目。不樂翻身從白馬背上跳下,運轉魂力朝著灌木叢里喝道:「裡面的人,出來!」

灌木叢里,傳來一陣稀稀娑娑的聲音。一名黑裙少女從裡面鑽了出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