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要求拍幾張照片發到他手機上。

拿到照片后,宋三喜去健身房裏,跑起了步。

依舊,直接上跑步機。

窗外,對面,高小玲的別墅。

宋三喜跑到六點多的時候,高小玲已起床收拾了。

她特意的到窗帘後面,拿望遠鏡,看了一下宋三喜這邊。

不禁冷笑道:「這個敗家子,還起的真早啊!沒有美女,就不出門跑步了?哼」

隨後,高小玲駕車出門,去濱江大道跑步。

宋三喜看到她出門,只是暗自淡笑。

等從省城回來,就得好好看看自己別墅周邊了。

顧東這廝,亡我之心不死。

居然還派了爪牙,到附近監控咱!

呵呵,到時候,就有他們好瞧的了。

宋三喜跑步結束,沖個澡,下樓。

幫着林家阿姨做早餐。

結果,還沒有到廚房,便聽到裏面,林母跟秦長生,一大早就在煲電話粥呢!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

林母的情緒,特別好。

甚至,因為羞澀,臉色紅潤迷人。

年輕時候美過,老來得了癌症,遇上這麼好個小宋,她依舊美麗著。

宋三喜暗自欣喜。

罷了,不影響一對黃昏戀的老人好心情。

他出門,駕車,趕了一趟早市。

自然是採購一些食材。

雖然大部分的食材是崔家農場提供的,但大姐要去省城了,孩子們開學后,還沒放過月假,難得回來一次。

這不得另準備一些上等的食材嗎?

趕了早市回來,正碰上吃早餐。

於是,宋三喜帶了兩份早餐,去那邊和林洛嬌吃。

這邊,林家阿姨一個人吃早餐,還趁機和秦長生聊天呢,如同熱戀一般。

宋三喜正吃着早餐,蘇有容來電話了。

他,直接免提接聽 「『木緣軒』,就是這這兒了!」郭嘉帶著典韋、高順殺到了木緣軒招牌下,一指大門道。

「TUI,好咧,先生,俺這就上去劈了這塊爛招牌!」典韋雙手一啐,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好傢夥,要不要這麼莽!

郭嘉趕緊上前攔住:「慢來,進去瞧瞧先。」

典韋不解:「先生不是說來踢館,那吾等還要客氣什麼。」

郭嘉嘖嘖一聲:「嘖,咱們是文明人,講道理嘛,先禮後兵,知否?」

典韋不迭點頭,萌萌道:「哦,先生所言甚是,俺典韋就喜歡與人講道理!」

主僕二人一唱一和,跟說相聲似的,高順在旁嘴角直抽抽。雖然他跟著郭嘉時日不算長,但也深知其主僕二人的性格。講道理?呵呵,不存在的。

郭嘉的道理在他的那張嘴上,而典韋的道理在他的那雙拳頭上,本就是雞同鴨講對牛彈琴,居然還說的如此有板有眼和諧統一,高順聽得也是醉了。

三人往門口一站,自有小廝熱情迎來,嘴上的生意經也是老練:「嘿嘿,三位大爺,小人觀三位大爺面走鴻運,定是來請財神爺回家的,是也不是?」

「哎呀,選本店絕對錯不了,本店可是重金聘請了徐州最有名望的幾位木雕大師,加班加點,傾情奉獻,口碑一流,放眼整個徐州,就屬本家最是物美價廉。」

「幾位爺,要請幾尊呀,隨便選。」

看著貨架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各色造型」,身為本尊的郭嘉整個人都不好了,伸手一指著一尊左手執鐧右手托五銖錢的財神雕像道:「這尊財神像倒有些意思,怎麼還執上兵器了?」

小斯殷勤解答:「回這位爺,這年可頭不太平,自然這財神爺也分了文武,文財神就是老財神,刻的是比干或是范蠡像,而這武財神就是這尊了,郭財神像!」

郭嘉玩味道:「呵呵,恕某孤陋寡聞,但不知是哪個郭財神?」

小斯惶恐:「哎喲,財神爺名諱小人豈敢亂嚼舌頭,幾位爺怕也是發現了,如今的徐州可是變了模樣,不說別人,僅說小人自身,活了二十載,打小就沒見徐州有這麼繁華過,用天翻地覆來形容毫不為過,那可都是郭祭酒大人的功勞。」

「老百姓都傳哪,那郭先生是財神爺轉世專門來搭救徐州百姓的,這不,大師們也是順應民心嘛,別說,就這尊賣的,不是,被請回家的最多,您瞻仰瞻仰!」

「聽起來倒有些意思啊,不過這轉世前的事兒,誰又說的准呢,何況我也沒記下啊!」郭嘉頗為無語的朝高順、典韋翻了翻白眼。

高順在邊上偷樂,出言八卦道:「可某卻聽聞,那郭祭酒乃是文人謀士,怎麼就披甲執兵了?」

小廝眼眉一挑,似乎高順之言正中其下懷,十分健談道:「嘿嘿,大爺可問對人,一般人還真不知道,唯小人能洞悉其中關鍵。」

典韋也來了興趣,咧嘴道:「哦?那還請小哥說說,吾等願聞其詳。」

小廝搖頭晃腦道:「說那郭大人,可不是一般人。」

郭嘉撇嘴道:「知道,不就是財神轉世嘛。」

「欸,對嘍,神仙轉世豈能異於常人,那郭祭酒可了不起呀,天下聞名的呂布厲害吧?嘿,還不是郭先生的手下敗將!聽說,小沛灣一戰,郭祭酒赤身上陣,領著……」

郭嘉臉一黑,忙出言打斷道「小哥打住,穿著,當時穿著衣服呢,路上還遭賊了這是。」

什麼叫赤身上陣,這也太扯了吧!想象著那幅畫面,郭嘉一股惡寒之感不禁打心裡油然而生。

小廝對郭嘉的打斷很是不滿,瞥了他一眼,繼續道:「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總之,郭祭酒一馬當先領著曹軍大發神威,不但救了劉皇叔,還將呂布給打跑了。」

「哎喲,聽說那場仗打的,簡直驚天地泣鬼神,呂布見那郭財神如此神威,起先還不服氣,駕著赤兔拿著方天畫戟就沖了上去,結果,沒幾合就被打怕了,夾著尾巴遁走千里。」

雖然郭嘉一行都知道實情,但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的「傳說」,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饒是厚臉皮的郭嘉也受不住別人這麼吹捧的,若真照那小廝的話來,自己還不突破天際去,哥是「嫦娥五號」是吧?

郭嘉老臉一紅,實事求是道:「咳咳,那個,小哥,這些皆是傳聞,不宜當真那。」

小廝不敢苟同,強調道:「哪能不當真,小沛的百姓那可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絕對是真事兒。」

這場戰鬥,高順也是記憶猶新,不禁偷偷看了郭嘉一眼,心中嘀咕:「先生一個文人,能領著大軍衝鋒陷陣,的確也是古今鮮有,當真叫人佩服,敗的不算冤。」

「行了,小哥不去說書,那可真是浪費了一身口才,咱們還是談談這尊財神,不知售價幾何?」

小廝聞言立即眉開眼笑,雖然不知郭嘉口中那『說書』是何行當,但只要有客人開口詢價,那就是成功了一大半,舉起一根手指道:「誠惠,一萬銖。」

「什麼,一萬銖?」典韋、高順被小廝的報價給嚇了一跳,齊齊脫口。

郭嘉也覺著過分,這已經算是漫天要價了,一想到曹婷還請了一尊,郭嘉不禁一陣肉疼,腹誹道:「我去,這敗家娘們怎麼下的了手,回頭就給她剁了去!」

點這「自己」皺眉道:「小哥,區區一塊木頭,要價萬銖,這也太高了吧,能不能……」

「不能,瞧,寫著呢,『誠信經營,謝絕還價』。」小廝撇撇嘴,回身遙遙一指內堂。

見郭嘉幾人反應,小廝頓覺這筆買賣做不成了,還浪費了自己這麼多口水。

想及此,小廝態度立馬一變,譏笑道:「呵呵,幾位,財神爺哪是這麼好請的?請回去擺案上保准能財源廣進,老話說的好,『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幾位連這些小本也不肯放,哼,看來也別想著過上好日子嘍。」

這話,自然是沖著郭嘉去的。

「你,大膽!」高順。典韋齊齊一愣,隨即怒目而視,郭嘉雖是面色如常,心中也是微微生氣。

開門做生意,當然是講究和氣生財,討價還價也是理所應當,即便店內拒絕還價,但這店中小廝「狗眼看人」的態度,實在不是什麼好體驗。

都說顧客是上帝,有這麼伺候上帝的嗎?店大欺客是吧,很好,很好!

「哎喲,大膽怎麼了,幾位還想鬧事不成?說句不好聽的,愛買不買,買不起,就滾!」

典韋那爆脾氣就止不住了,踏出一步猛然探手,將那小廝給拎了起來,吼道:「好小子,莫要乘口舌之利,信不信典爺爺今日教汝做人!」

小廝絲毫不懼,仰頭警告道:「匹夫,我勸你趕緊撤手,然後當眾賠禮道歉,若不然……」

郭嘉上前拍了拍典韋,示意其稍安勿躁,又對被典韋放下的小廝道:「呵呵,若不然,又當如何?」

小廝本就不爽,理著衣襟囂張道:「若不然,汝等就等著倒大霉吧,不妨告訴幾位,本店大東家可是徐州城內赫赫有名的糜家,得罪了我們糜家,後果……哼!」

「哈哈哈……」郭嘉沒憋住,仰頭大笑了起來,高順與典韋對視一眼,也跟著笑了起來。

「嘿,知道怕了?都怕的笑了!」小廝自我安慰了一句。

「典韋、高順何在?」郭嘉笑容一止,忽然瞪著小廝厲聲道。

「屬下在!」典韋、高順立即一肅。

「底細也套夠了,還不開工?給我砸,痛痛快快地砸,要是留一樣完好的,我拿爾等是問,今日,本公子倒要看看,何人能來叫本公子倒上大霉!」郭嘉的話音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得令!」典韋、高順一臉興奮的,就跟大夏天在街角蹲著看清涼美女們的色狼一樣,一面動手,一面還嗷嗷直叫。。 「小三,沐白和小舞咋樣了?」

趙無極溜了,馬紅俊給大師和弗蘭德打了個招呼,也走到了戴沐白、小舞這邊,順便也將唐三的那部分龍鬚針還給了他。

「他們剛才離趙老師太近了,雖然吃了奧斯卡的香腸好一些了,但恐怕還得修養兩三天了。」

唐三擔憂的說道,尤其是看向小舞的目光充滿了愧疚,是他沒有保護好她啊。

「這樣啊,我的魂力剛剛恢復了一些,我給他們將傷治療一下,這樣也好的快一點。」

馬紅俊說着,將手搭在了戴沐白和小舞的肩上,鳳凰真火洶湧而出,但不熾熱,反而如同和煦的暖風,感覺非常的舒服。

溫和的火焰將兩人包裹,靜靜的二人身上燃燒,如同為他們披上了一層火紅的霓裳,足足燃燒了大半個時辰,馬紅俊的魂力快要見底了,看着戴沐白和小舞漸漸紅潤起來的臉色,馬紅俊有些氣喘吁吁的收回了鳳火。

「紅俊,小三,我這是怎麼了?」

馬紅俊的火焰收回,戴沐白也醒轉了過來,畢竟他的體質和魂力都比小舞高。

看戴沐白那迷茫的樣子,這是直接被趙無極一嗓子給吼懵了啊,還好,還好,沒造成腦震蕩變成傻子就行。

「你和小舞剛才離趙老師太近了,中了趙老師的第六魂技大力金剛吼,受了重傷,後來院長和大師來了,趙老師就回去療傷了。」

馬紅俊給戴沐白解釋著,指了指弗蘭德和大師。

「院長、大師你們好,我是戴沐白,是來史萊克學院求學的新生。」

戴沐白一聽戴眼鏡的那位四目中年就是史萊克的院長,連忙站起身給弗蘭德和大師行禮。

受馬紅俊的影響,戴沐白對弗蘭德非常尊敬,畢竟馬紅俊沒少在戴沐白耳邊,給他灌輸弗蘭德的至理名言。

「你的情況我已經聽紅俊說過了,天賦也還不錯,既然來了我們史萊克,就將這裏當做你的家,好好努力修鍊,不要讓我失望。」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