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作為點頭,確實是如此,有龍虎門以及楊晨他爸撐腰,楊晨在江州自然是呼風喚雨。

「陳叔叔,你既然選擇站我這一邊了,不怕楊晨對你進行非常報復?」葉塵眨巴眼睛問道。

「我自己的屁股還算乾淨,真要把我調走的話,也很正常。」陳作為已經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準備,「大不了,我就下海經商。」

葉塵道;「陳叔叔,想多了,想多了,我看你是一個為民辦事的好官,不當官,那就服務不到市民了。」

「喝茶。」

陳作為也是聰明人,葉塵都這麼說了,那是一定可以保了這個職位

「喝茶。」

葉塵也是笑著說道。

咚咚咚,敲門聲。

『進來。「

曹青秀快速推門。

她的臉色有點著急:「領導,出事了。」

「什麼事?」陳作為問道,第一次看到曹青秀臉色這麼緊張的神色。

「領導,你看一下。」

曹青秀走到了窗戶前面指著。

葉塵和陳作為一看。

只看到門外面,一輛輛小轎車,麵包車,把門口圍住了,一個個社會男子正在三五成群的抽煙聊天。

「好大的膽子。」

陳作為暴怒,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下,這些社會男子竟然把部門的單位樓給圍了。

這是要造反啊!

「領導,那些人一定是有目的而來的。」

曹青秀扭頭看一眼葉塵。

「估計真是為我而來的。」葉塵很是平靜的說道,楊晨這是狂妄到極致啊,估計是猜測到陳作為不站他那邊之後,馬上叫人把這裡圍住了。

「這些兔崽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陳作為很生氣,「曹青秀,通知其他分部的人,前來支援,把這些王八蛋全部抓了。」

「估計難。」

曹青秀憂心忡忡道,楊晨敢這麼做,肯定是有了很足的把握,並且,是有自信可以把事情壓下來。

陳作為眉頭皺在一起:「你是說,楊晨都和其他部門掌權者都打過招呼了?不回來支援我們這裡。」

曹青秀點頭,臉色也是很難看,楊晨的勢力果然是恐怖,這手伸太長了。

「我親自打電話問一下。」

陳作為有點不死心。

拿出手機,一個電話一個電話打過去。

五分鐘之後,陳作為罵娘:「這些王八蛋,一個個都有借口,分明是忌憚楊晨秋後算賬。」

「陳叔叔,曹警官,既然這些人是來找我的,那我就出去吧。」葉塵笑著道,「我出去和他們聊一下。」

「葉塵。」陳作為擔心葉塵的安全問題,「你還是不要出去,所謂雙拳難擋四手的,這黑壓壓的人,我合計至少有兩百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

「我最喜歡就是和亡命之徒打交道了。」葉塵咧嘴一笑。「再說了,真是打起來的話,你們直接出警對不對。」

陳作為尷尬一笑,開什麼玩笑,他們的警力資源都沒這麼多。

「我和你出去看個究竟。」

「我也去。」

曹青秀說道,她是很不爽葉塵腳踩兩隻船,但是對於楊晨這種擾亂公共安全,危害社會行為更是痛恨。

相比較,曹青秀覺得葉塵都是小可愛和小清新了。

楊晨簡直是膽大包天,他是真不怕連累那個京城的大佬啊。

葉塵,曹青秀,陳作為來到了大門口。

那些社會男子看到葉塵出來后,馬上把煙全部丟掉,一個個迅疾圍過來,虎視眈眈的看著葉塵。

「我是陳作為,誰能代表你們說話的?」陳作為還是頗為鎮定,大聲問道。

「我。」

一個摸著光頭的身材魁梧男子叼著一根煙走了出來,這個人也是很牛逼,直接對著陳作為的臉吹了一口煙霧。

「是你,胡三。」

陳作為看到胡三的時候,愣了一下,胡三以前是江州一個道上大佬,因為一些事情被送進去了,坐了五年牢,前幾個月才出獄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楊晨看上當小弟了。

「又見面了。」胡三扭動下脖子,「我們是來請葉塵去喝茶的,陳老闆,你不會以為我們這些人是來搞事情的吧、」

陳作為冷笑一聲,「是不是搞事情,你心裡明白,胡三,你是真不怕再進去?」

「陳老闆,你可別嚇唬我,我這個人很膽小的。」胡三吧唧吧唧的說道,「楊大少之前可對我說了,我帶人來請葉塵去喝茶,其他事情不要做,我就想問一下,我們請葉塵喝茶,有什麼問題了?」

「對,我們是來請葉塵喝茶的。」

「請喝茶的。」

胡三帶來那兩百多個社會人一個個喊起來,氣勢十足。

「你們這是請人喝茶的樣子?」

曹青秀怒目而視,瞪著胡三,這個胡三她也接觸過,是一個混蛋,地痞流氓,這樣的人早就應該槍斃了。

可是,背後有人保護,只是做五年牢就出來了。

「曹警官。」

胡三陰惻惻的笑道:「如果你覺得我們犯法的話,行,抓我們進去吧。」

胡三雙手主動伸出去。

那兩百多人也是一個個弔兒郎當的把手伸出去。

「不過,你們這個單位,有這麼多手銬嗎?能容得下這麼多人?」胡三很是狂妄地說道,「大不了,判我們十五天,擾亂社會秩序,應該是這個罪名。」

「胡三,你以為我不敢抓你。」

曹青秀這脾氣上來了,拿出手銬就要上前。

「曹警官。」

葉塵上前攔住曹青秀,「他們是來找我喝茶的,確實也不是犯法,就是人多了一點。」

葉塵對曹青秀的印象有了改觀,這曹青秀是一個很有脾氣和原則的人。

「這些人大概真以為楊晨可以保他們。」曹青秀冰冷的眼神掃了一眼這些地痞流氓。「吃了豹子膽,敢來這裡鬧事。」

「沒事,沒事。」葉塵揮手笑著道,「他們就是奉命而來的,就是一群傻子。」

「葉塵,你說什麼?」

胡三怒目而視。

葉塵敢當面說他們是傻子?

「本來就是一群傻帽啊。」葉塵瞥了一眼這些地痞流氓道。「一個個裝什麼老虎呢,楊晨給了你們多少錢,讓你們來這裡請我喝茶,這什麼地方?眼瞎呢?」

「就算你們讀書少,沒文化,這地方能是鬧事之地?」

「一個個二五八似的,全都是煞筆。」

葉塵的話,直接讓胡三等人氣炸了。

暴跳如雷。

葉塵這可是當面罵人了。

陳作為也是傻了,這葉塵怎麼直接罵人了?

「仗著人多,就可以在這裡裝比啊,一群烏合之眾。」葉塵更是滿臉鄙夷和譏笑,兩百個人看著聲勢浩大,牛逼轟轟的,要是真打起來,都是不堪一擊。

「草。」

「胡三哥,弄了這個比。」

「胡三哥,盤他。」

這些社會人一個個都很激動喊道。

胡三盯著葉塵,這個葉塵膽子很大,葉塵不會以為在這個地方,警察能保護他吧?

「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帥氣的道士啊。」葉塵對著胡三罵道。「二愣子」

胡三脖子青筋都出來了。

「什麼,說你不成啊,你打我啊。」

葉塵上前,直接拍胡三的臉:「一副吃人的表情,是個男人就動手,光用嘴有什麼用。」

「還有你們一個個傻逼呼呼的。」

葉塵的話徹底點燃了地痞流氓的怒火。

「干。」

胡三怒叫一聲,能忍?

絕對不能忍。

「干。、」

葉塵也是叫一聲,突然,一腳踹飛了胡三,胡三的身體直接撞飛了後面十幾個地痞流氓。

「今天小爺讓你們見一下,什麼是真正的以德服人。」

葉塵拿出功德磚衝進人群。

「啊。」

「我草。」

葉塵持著磚頭好像老虎撲進綿羊群開始鬥毆。

曹青秀,陳作為以及局裡的那些同志們一個個都傻眼了。

只看到葉塵所過之處,這些地痞流氓全部飛丟飛上半空中,落地的時候一個個嗷嗷的叫著,尤其是葉塵手中的磚頭,每一次拍打,就有人倒下,血液飛濺,葉塵的身體靈活得泥鰍似在人群中風騷的走位

這兩百多個地痞流氓對葉塵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傷害。

葉塵這是一個人打一群人。

陳作為等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一個個都忘記上去幫忙了。

只看到葉塵持著磚頭拍一下,倒一個,也就是兩分多中的時間,兩百個地痞流氓全部嗚呼呼呼的倒在地上痛苦的叫著。

「仗著人多就以為鬧事?告訴你們,沒用的,人不在多,在於精。」葉塵把板磚收在背包。回頭對著陳作為等人,「你們也都看見了,我們是互相鬥毆的,我以德服人。」

陳作為嘴角抽了幾下:「給監獄的人打電話,叫他們騰出空房,我們把人帶過去。」

不用拘留,直接送人去監獄。

「是。」

曹青秀滿臉駭然看著葉塵,這個傢伙,是人嗎?這可是兩百多號人啊,這得是多麼恐怖的身手才能在兩分鐘時間滅了地痞流氓。

雖然說葉塵板磚在手,可面對兩百多個地痞。就把這些人打趴下了,也只有電影才敢這麼拍。

「喂。」

葉塵走到倒地不起的胡三前面,一手抓住他的衣領,拎過來。

丟在陳作為腳底下。

「給楊晨打電話。」

胡三顫顫巍巍的撥通了楊晨的電話、。

現在胡三看葉塵的眼神,已經是恐怖了。

「胡三,請葉塵來喝茶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