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主角劉平,大家之所以會感覺前面主角存在感偏弱,是因為這本書最開始的版本是帶系統的。

只是寫到5萬多字的時候,我自己是在受不了,刪除了系統。

再加上我自己的失誤,沒有及時填充情節,導致了主角在前面確實顯得有點弱了,這一點向大家道歉。

後面有時間的時候,我會盡量填充一些前面劉平的情節。

至於後面,就是按部就班的成長了,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其實,每一條留言,每一個評論,每一章推薦票,每一張月票,每一次打賞,每一個訂閱,都是支持我走下去的動力!

明天就正式上架了,還請各位盡量多支持吧,至少首訂,拜託大家了!

畢竟萬事開頭難,扶上馬,送一程,每多一份訂閱,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拜託大家的支持了,謝謝! 聞言,千機誡蹙眉道:「為了此人去請仙獸老祖?若是三爺爺或者太爺在此,定可斬殺此人!」

「他們遠在祖地,要來此地需要些時日,去請仙獸老祖,則是最快,也較為穩妥。」

言罷,二人向後退去,催動控獸聚集一處,且戰且退。

秦楓又豈會放過他們,控獸之仇,定要償還,驅使控獸追擊。

但那二人也絕不簡單,其中一頭八品荒獸乃是一頭暗影風魔豹,擅長速度,載着他二人遠去。

反觀秦楓麾下控獸,擅長速度的自然也有,但高品荒獸中卻是沒有,寒霜聖龍與聖麒麟都有着極強的戰力,可速度不佔優勢。

秦楓竭力追殺,以自身之力施展「龍翔游天步」與「鳳舞九幽訣」,可與真正的靈獸相比,終究有些差距,只是殺了幾頭落在後面抵擋的低品荒獸,隨着漸漸拉開距離,一群控獸被收起,再也追殺不到。

秦楓不得不放棄,可在心中記住了他二人,記住了千機一族,隨時戒備着。

略作休整之後,秦楓再度啟程,而似乎是遭遇了磨難之後,終究是變得順利,在翌日清晨,他發現了聖天凰的蹤影。

他堅信,那頭聖天凰就是當初獸宗的那頭。

秦楓尋着蹤跡,快速奔行,小半日後,發現在那山林之中竟有着一片木屋。

而在那片木屋四周棲息著不少靈獸,或是趴在地上休息,或是相互嬉鬧,也有化為人形坐在搖椅里的休息的,也有相互交談的。

這裏彷彿一片世外之地,不是靈獸棲息的山林,與四周有些格格不入。

隨着秦楓靠近,最外圍的幾頭靈獸立即將目光投了過來,全神戒備着。

「天靈獸宗之地,閑雜人等禁止靠近!」一頭老龜踏步而出,開口說道,散發出初入二品荒獸的氣息。

此處區域位於荒獸棲息地中較為靠外的地方,四周荒獸並不多見,修者也鮮有人至。

初入二品荒獸並不算強,但也足以震懾一些宵小之輩了。

秦楓望向那頭老龜,那是天葬玄龜,正是獸宗的那頭。

「天葬玄龜前輩,我是秦楓,你認不出我了嗎?」秦楓開口道。

「秦楓?」天葬玄龜仔細看去,認了出來,化為一名灰袍老者,喜道,「原來是你,你怎麼來這了?」

秦楓簡單地講述了下自己來浩靈大陸的事,而天葬玄龜則是引着他向里走去,周邊一頭頭靈獸圍聚而來,大多是高品蠻獸,荒獸也還有着幾頭。

聖天凰化身一名白衣女子從一間木屋中走出,秦楓發現她已是三品巔峰荒獸,戰力不俗。

隨後還有饕餮,化身黑衣壯漢,達到了初入三品荒獸。

秦楓與他們一一相見,卻始終不見玥狐仙子。

一問之後才得知,她在十年前帶領獸宗剩餘人馬來到了這裏,在這片區域紮根,建立了木屋棲息。

這裏機緣不少,一群靈獸的實力都有所增長,在穩定之後,玥狐仙子便是離開了,據說去了聖靈大陸,要去那遠古堂,去尋岳空雪。 崑崙後方。

瑤池。

敖龍雨盤膝沉於瑤池。

此時她身上有力量匯聚眉心,若隱若現的山峰圖案開始在她眉心呈現。

在圖案出現后,整個瑤池便起了共鳴,力量在震蕩。

彷彿屬於瑤池的沉睡的力量被調動了起來,它們在往敖龍雨眉心的圖案匯聚。

隨著力量凝聚,敖龍雨的身影開始上浮。

不過片刻的時間,敖龍雨就盤膝於瑤池之上。

她身上開始出現一種無與倫比的勢。

這勢超越了她的修為。

彷彿能鎮壓一切。

瑤池的力量在她身邊起舞,凝聚。

似在加固這種勢。

這種共鳴直接引起了幾位峰主的注意。

很快,崑崙大殿就聚集了數位峰主。

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第五峰,第八峰,第九峰。

甚至連很少露面的第六峰晨曦仙子也隨之出現。

在場所有人中她感受最為深刻。

一進入她就對著所有人道:

「崑崙大勢被掌握了,而且是很清晰的掌握,源頭在瑤池。

看來做到這一步的是神女。

以往她沒掌握,應該是還未達到人仙。」

崑崙大勢,是崑崙獨有的東西,根據記載掌握大勢可以進而去領悟天地大勢。

未來無可限量。

崑崙各個地方他們都尋找過了,沒有一個地方可以領悟這個東西。

後來他們猜測在瑤池,可瑤池上不去。

所以神女出現后,他們一直以為神女會領悟。

可幾百年過去了,沒有半點聲音。

他們以為神女天賦不夠,或者不匹配崑崙大勢。

未曾想到,如今成功領悟。

「神女在龍族也是特殊的,我感覺她有一定可能有特殊的潛力。」妙月仙子帶著淺笑道:

「有時候越是平凡的人,越具備潛力,只是很多人沒發現他們潛力的方向。」

其他人沒在意,這明顯是在開玩笑。

不過神女本就是特殊的,崑崙無數年都沒有神女,如今出現,怎不算特殊?

妙月仙子也不在意,她頗為感慨道:

「掌教追求了那麼久,求而不得。

原來只差一個女兒身。」

晨曦仙子看著妙月仙子,感覺師妹在開她玩笑。

不過她確實未曾去試過。

神女只能是女性,妙月跟竹清都去試過。

唯獨她不願意試。

當然,未曾後悔。

「神女掌控崑崙大勢,可不是好事。」柳景開口說道。

「師兄擔心龍族?」竹清仙子有些不解:

「可如今小雨已然不算龍族的人,並未有其他問題。」

「還是有的。」第一峰封一笑輕聲開口:

「傲龍三刀的出現,能激活龍族血脈,神女的崑崙大勢有一定可能被血脈擊潰,如此再想凝聚就難了。」

大勢如大道。

可遇不可求。

道哪怕懂,想要再次凝聚遠沒有那麼簡單。

除非走出的是自己的道,領悟出的是自己的勢。

這是絕仙才能完成的事。

而從人仙晉陞絕仙…數千年已然算天賦了得。

而傲龍三刀已經出現,若是未曾發生大亂,問題自然不大。

可一點跟龍族出現爭鬥,對方又針對神女動用傲龍三刀,屆時崑崙大勢將可能消失。

很危險。

「確實是一個問題。」晨曦仙子坐了下去,繼續道:

「不過神女氣運非常高,不像會出問題的樣子。」

「天機是壞的不容易改變,可好的能瞬息改變。」酒中天喝了口酒對著晨曦仙子道:

「師…師妹覺得坐下高椅,能否度過今天?」

「師姐,你要覺得能,師兄就會動手毀掉。要是覺得不能那師兄會毀了再跟你說,你算得准。

如此師姐需要換椅子。」妙月仙子中途解釋了下。

「咳咳!」

酒中天喝著酒,被嗆了一口。

晨曦仙子面色不善的望著酒中天。

「想避免這件事,其實不是沒有辦法。」第一峰封一笑突然開口。

其他人望了過去。

等待下文。

「我記得崑崙大勢是可以被繼承的吧?」封一笑輕聲說道。

聽到這句話,竹清仙子一時間未能反應過來。

只是沒多久,她便醒悟了過來,隨後有些吃驚道:

「可小雨還是個孩子,是不是…不太好?」

眾人看著竹清仙子,未曾開口。

好似在說,你口中的孩子已為人婦,而你還是個大姑娘。

竹清仙子:「……」

「其實問題在於崑崙大勢是神女凝聚出來,讓她繼承給孩子,對她來說並不公平。」晨曦仙子說道。

「也不一定需要直接繼承,埋下一顆種子就好。

至於她想怎麼做,就看師妹怎麼說了。」柳景看著竹清仙子說道。

竹清現在有些為難。

倒不是為難繼承崑崙大勢的問題,而是…

怎麼開口讓小雨跟江瀾要個孩子。

是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生一個孩子。

「我努力。」最後竹清仙子只能應下。

隨後妙月等人看向莫正東。

看著一眾人的目光,莫正東一時間無法言喻。

這種事確實不適合提,況且還未出成婚多久,著急了點。

「半龍,也有龍族血脈。」最後他只是提出了這個觀點。

「確實也有一定危險,但是會安全很多。」妙月仙子說道。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