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人眼睛裏只有明器珠寶,他們現在可不在乎什麼危險之類的。

「希望這下面的東西不要出來搞事,否則可別怪本會長了。」葉浩初突然說了一句。

「嗯?」

旁邊的尹仙月楊雪梨她們都疑惑不已,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隨後葉浩初等人來到無量殿前。

這無量殿的外觀和太上老君的兜率宮差不多。

胖子此時疑惑問道:「這無量殿上空的石壁,怎麼是彩色的,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人塗上去的啊?」

霍有雪到底是九門中人,見識非凡,解釋道:「想必這無量殿中有一個巨大的煉丹爐,那些彩色的石壁應該就是被煉丹爐煉製丹藥時蒸發出去的氣體染成的。」

原來如此!

陳金水迫不及待道:「會長,咱們開門不?」

葉浩初說道:「開!」

「得嘞!」

推開無量殿,裏面那是一片漆黑,眾人打開手電筒,就發現一個圓形的青銅鼎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霍有雪看着青銅鼎道:「這青銅鼎可是秦朝時期的產物啊,要是弄出去……」

陳金水用手敲了敲青銅鼎,苦着臉的說道:「這恐怕難辦啊!這鼎起碼有一噸重!」

就在眾人討論這裏的明器時,葉浩初一個人閑逛著。

他發現這房子的格局佈置是按照道家的八卦製造的,其中還不乏一些奇門遁甲術,真的是很精妙。

而且在那個青銅鼎的兩側,矗立着兩頭形狀古怪的鎮墓獸雕像。

鎮墓獸怒目圓睜,張牙舞爪,詭異異常。

這兩頭鎮墓獸存在的位置讓人疑惑,按理來說,它們不應該是存在這房間裏面,而是應該在無量殿的外面。

就在葉浩初一個人在無量殿四處轉悠的時候。

突然就聽見有人大喊大叫!

「有鬼,有鬼啊!」

葉浩初順着聲音傳來的地方看過去,尖叫的是齊家的一個人。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眾人聽見聲音也是急忙趕來。

「有鬼!這裏有鬼!」

那個齊家人突然看着那個鎮墓獸又是一聲尖叫,這時眾人都被他嚇了一跳。

陳金水這時聞言手忙腳亂的用手中的九爪鈎對準鎮墓獸,不禁深深的咽了一口吐沫。

其餘的九門人也都用槍指著鎮墓獸。

隨後眾人觀看了老半天,也不見鎮墓獸有什麼動靜,不禁心裏疑惑:哪來的鬼?

陳金水抹去額頭的汗珠,長嘆一口氣,隨後往那個齊家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腳,怒罵說道:「娘的!叫什麼叫,這不就是一個雕像嘛,哪裏來的鬼?」

「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老子弄死你!」

被這一鬧,眾人都被自己人嚇得不輕,這可能就是所謂的人嚇人嚇死人吧!

葉浩初此時看着那個齊家人,發現他額頭冒冷汗,牙齒打顫,渾身抖的厲害,看起來並不是胡亂叫喊的,應該是真的見到了什麼詭異的東西了。

「鬼!這裏有鬼!」

「嗚嗚~,會長,你要相信我啊!我剛剛真的看見鬼!」

那個齊家人哭着對葉浩初說。

「娘的!別喊了!」陳金水怒罵道。

齊案眉看見陳金水竟然敢罵自己手下的人,立馬冷著臉道:「陳金水,我的人不需要你來管教!」

「齊案眉,你……!」

「夠了!你們還有沒有把本會長放在眼裏!」葉浩初臉色難看的看見這兩人。

兩人看見葉浩初生氣,立馬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們可都知道葉浩初的手段。

「會長,我……」

「本會長不希望再有下次!」

「哦!是是是!」

陳金水和齊案眉立馬恭敬道。

雖說這些九門人在葉浩初眼裏里是廢物,但並不是說他們一無是處。

他們也下過不少墓,見到的詭異事情並不少,還不至於膽小到這種地步,所以葉浩初斷定,此事必定有蹊蹺! ,

第150章

這麼理性、溫情的宋三喜,她真難以置信。

過了好一陣,她才道:

「你說的天花亂墜,都是一面之詞,但我會求證的。」

「你要是撒謊,我我和甜甜,永遠不會原諒你的。」

「律師不支持離婚,但,我和孩子,同你分居,一直住大姐家。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回去了。」

宋三喜點點頭,「沒問題。你求證去吧,我提前預祝我們,依舊同居快樂。回頭,我得把房子換了,換更好的。」

一本正經,有點小幽默。

蘇有容想笑,但憋著。

內心,承受了巨大的衝擊。

萬萬沒想到,宋三喜竟然是這樣的變化。

不多時,宋三喜拐道,去了菜市場。

他,買菜去。

蘇有容留在車裡,照看孩子。

甜甜,依舊熟睡。

看著女兒,蘇有容不禁溫情的笑笑。

「寶貝,但願這個傢伙,說的都是真的。那你,可就真的是幸福的小寶貝啦」

說完,手機響了。

拿起一看,是信息。

她的銀行卡上,到帳了一千五。

轉帳人,宋三喜。

備註:律師代理費退還。

蘇有容一笑,這傢伙啊!

下午經歷太多,她居然忘記了。

不過,還有點小抱怨:這個傢伙,有那麼多錢了,也不知道多給一點。

念頭一閃過,又是到帳信息:

銀行卡里,轉入30萬。

備註:一個月的母女零花錢。

蘇有容目瞪口呆。

這,這,多了太多了!

30萬的零花錢,這得怎麼糟蹋才能花完?

這傢伙,是真的賺了錢了啊!

她想了想,錢,還是存起來。

她就喜歡服裝行業,回頭,開個制衣廠就好。

前面,杜海平拉著妻子,先回到家。

進小區,院子里,停車。

下車一看,顯眼的位置。

三台豪車,並排停著。

一台寶馬7,一台奧迪A8,一台賓利。

那漆光,那造型,就透著一個字:豪!

杜海平眼睛落在車上,扯不回來了。

「這誰家的車呀?停這麼近,一看就是一家人。也太有錢了吧?啥時候,我能開一台這裡面的車,死都瞑目了。有晴,看到沒,那台賓利,我看過,起碼八百萬啊!天啊」

八百萬,想想,他都要暈了。

蘇有晴白了他一眼,一拉他袖子,「行啦,回去啦!咱小老百姓,羨慕這些做什麼?」

杜海平,一步一回頭。

那眼神,貪婪,留戀 第1907章:想跟少帥一起並肩作戰

陳寧跟秦風握手之後,又從其他的將領們面前經過,跟每一位重要將領逐個握手。

然後,他在貪狼等人的陪同下,走進北境軍總部指揮大樓,來到總指揮大廳。

陳寧在會議長桌的主位上坐下!

貪狼破軍七殺,還有北境七雄等將領,按照各自身份入座。

陳寧平靜的詢問了一下現在北境軍中的情況,還有對面那邊修羅國邊軍的動靜?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