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七爺的一番心意,那上面有整個御園塆。

七爺在高空之上,把御園塆和整個世界都給了她,她不能丟掉。

不能丟掉宗政御送給她的世界與御園塆。

絕對不能!

秉持這樣的念想,慕安安一路順着剛才逃亡的安全通道衝上去。

火勢越來越嚴峻。

大火的蔓延程度遠遠比人逃亡速度還快,從801為起源點,周圍上下已經被火焰吞噬。

所有人都拼了命往樓下衝去,唯獨慕安安拼了命的往8樓沖。

一路上一直盯着地面,尋找發卡的蹤跡!

慕安安自己也不確定,究竟是在樓梯逃亡的時候掉的,還是發卡掉在802房間。

如若停留在802房間,那麼這樣火焰,很可能會把發卡燒沒。

這讓慕安安更為急切。

一路找上來,樓梯這邊根本沒有,慕安安跑到8樓,直接從安全通道衝出去,卻與衝出來一人撞到了一起,兩人分外往後退了幾步。

撞的不太狠,都沒摔。

但慕安安抬頭看着自己撞的人是個渾身赤裸的女人時,眼裏閃過詫異。 驛站之中,幾人看著酒杯中的景象,嬴曉停下馬來似乎是在思考問題。

「師兄,你說你這個弟弟會不會回來。」藍衣青年看了一眼杯子中的嬴曉,轉頭對玄衣青年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我與十弟接觸不多,應該會回吧。」嬴暮秋此時也是有點小尷尬,自己幾人確實做得有點過分了,一直嚇人家。

「我出去處理點事情。」韓銜見兩個小輩在討論問題,又見羅浮真人在那若無其事的喝茶,心中升起一份焦急。

沒錯,這次他是來搶徒弟的,也不想等羅浮真人考驗完。

要是過了考驗,那就會被收入洞天之中,自己沒機會;要是沒過,豈不是說明自己是撿垃圾的。但是這些考驗都是些什麼雞皮蒜毛的事情,不斷的嚇人,這有意思嘛?

考驗嘛,應該考驗君子六藝,治天下之策,這才是修士該做的事,試探膽量算什麼事。他就討厭仙修這一點,有諾大本事不想著幫忙治理天下,而是整天坐在山中種田煉藥,靜誦黃庭,一點氣血擔當都沒有。而且如果嬴曉回來,那韓銜到是有點看不上了,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明知山中有虎,自無打虎之力,還偏向虎山行,這不是蠢是什麼。

羅浮真人看了一眼韓銜,笑道:「韓兄,請便。」

韓銜隨即身形變化為原貌,他要親自去試探一下。

見人走後,張玄和嬴暮秋都看向真人,似乎心中存在疑惑。真人笑著將手中杯子往地上一拋,便出現了一個新的蛤管家。

「二郎,你出去看一下,別讓人擄走就行,至於是去是留,不必糾結。」

張玄點了點頭,往外而去。

嬴暮秋見此一幕,不由有點坐耐不住,他也想跟著去看看。

「怎麼,坐不住了,放心,韓兄不會為難你師弟的,靜靜等候便可。」

「是,師父。」真人開口,嬴暮秋只能按下心中焦慮,看著桌上的飯菜有點難以下咽,實在是食而無味。

道路之上,此時天色已經晚了,天空慢慢變得有點黝黑,至少在嬴曉眼中是變得黑上不少。

不過嬴曉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今晚怎麼會有兩個月亮,再仔細一看,忽的心生一陣驚恐,那哪裡是什麼月亮,分明是妖怪的兩隻巨大眼睛。夭壽啊!自己這是剛出狼窩又入虎穴啊,這裡不是羅浮真人的管控地帶嗎?怎麼妖怪一窩接一窩的。

駕著馬就要飛遁逃離此處,黑風馬也是被嚇得一大跳,立即帶著嬴曉化作龍形流光往遠方飛去。

但此時天空之中的兩隻眼睛一凝,龍形流光立即在空中止住,好似按下了暫停鍵。

此時嬴曉看著兩隻巨大眼珠朝自己撲來,這才看清這是一隻什麼異獸,墨豸。腦海中頓時生出回憶,夢境之中的他見過這隻異獸,但那還是在南潮賢洲之時。

神洲之人或許不知道這凶獸來歷,但嬴曉對此一清二楚。

在南潮賢洲的偏向妖洲之地,有一段海域名為墨海,對於文修來說可是絕佳的修鍊場所,不僅如此,裡面還盛產一種墨石,是製作文寶的好材料不說,還能藉助其磨練識膽神魂,乃是絕對的好寶貝。

不過在裡面生活著無數殘暴墨獸,以墨石為食。那片區域怎麼說呢,至少在嬴曉看來,不是什麼好地方。

每年要有不少前去採集墨石的修士死在那,其中有一異獸,名為墨豸,便是最大兇手。其他異獸都不能出墨海,唯獨這墨豸能外出追逐,時常傷人害命,所到之地無一倖免。

當年他的墨之規則有很大的一部分功夫就出自這墨海里採到的一塊先天墨石心,自然遇到過這異獸,可謂是九死一生,算是最危險的一次,沒有之一。

沒想到今天竟然再次遇到了這傢伙,看來事情不簡單。兩洲之間相隔億萬里,就算是文聖趕路也要兩天。光憑這墨豸怕是沒個十年八載是很難到達的,而且還要中途沒遇到壞事發生,畢竟億萬海面之地,可是有著不少危機的,看來這裡來了個不應該出現的人。

既然知道是有人搞鬼,那嬴曉到是不擔心了。

畢竟一個活著的秦王子用處遠遠要比死人大,而且這裡還是羅浮洞天所在,如此異獸出現,只怕過不了幾秒,就有人會發現了。

如果是南潮賢洲的那幾位文聖,嬴曉就更不擔心了。

南潮賢洲的三位文聖乃是三家之主,分別代表法、墨、橫(縱橫,一文一武,文者掌管秩序、武者頂天立地)。

與神洲的文聖相比,這三位文聖被稱呼為大家,再說直白點就是自成一家之學。在大夏皇朝時就存在,直到武周皇朝中期之時,上一任武皇信奉釋教,導致原本只在釋洲和晉國的佛修普及九洲,然後新任武皇不滿人道信仰被奪,遂調動三家分晉。

至於下場嘛,法聖和墨聖直接被新生一十八位佛陀布陣圍攻錘死,縱橫二聖被迫飛升人界搬救兵,然後一十八位佛陀只剩兩位返回西極釋洲,直到皇朝末期上劫諸聖回歸之時才又回來。

如果是一般人,嬴曉可能還要擔心,但是這幾位現在他只要不暴露自己的先天靈寶,很大可能性沒事。無他,文武之修皆服務於人族,也就是說只有造福人族才能得到提升。再說直白點就是那句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

只是現在人皇還未現世,所以三位大家才一直在等待機會。

如果是大家出現,嬴曉還要更高興一點,因為那樣還能拉攏一位文聖進入大秦陣營。這樣以後的機會要更大一點。

不過嬴曉可能沒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對方可不是來英雄救美,然後索取回報,比如加入大秦什麼的,人家是來直接擄人的。

至少現在韓銜是這樣想的,要知道這兩洲之地相隔億萬之里,只要將嬴曉掠奪回去,那怎樣處置還不是他說的算。只有在南潮賢洲那種文氣瀰漫之處,才能曉得知識的可貴。在神洲不行,仙武之流風氣太大,把人心都帶偏了。好好的苗子不想著報效人族,幫助人族更加興旺發展,去修個什麼仙,只有讀書習武才是正道。

至於為何要出動這墨豸,那就更簡單了。他法聖可是最講道理的存在,絕對不會做那些違背意願之事。自己只是去好友洞天做客,回來之時見到異獸食人,順手擒拿是很合理的事吧!誰能想到這異獸肚中還有一個人存在。

到時候,在賢洲之地,一個普通人不修行如何能回到這神洲,總之這個徒弟他收定了,就算是羅浮也攔不住。

這時一道金線出現,化作一張巨網從天而降落。搶先在韓銜前面將墨豸獸給收繳了進去。

「師伯,知道您老人家收徒心切,但也不能直接擄人不是。」

「原來是師侄,可不要胡說,我怎麼可能會是這種人,這不過是一個考驗而已。」韓銜見是張玄出現,眼神閃過一絲無奈,此地距離羅浮那傢伙不足百里,動起手來把握還真心不大。

再說,他好歹也與羅浮真人相識千年,也算半個好友。這種欺負小輩之事他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那我就將這異獸拖回去了。」張玄見韓銜沒有動手跡象,也就暫時放下心來,將天羅地網往腰中一掛,至於現在放人,他才沒那麼傻,要知道一個文聖不要面子想擄走一個人,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只要自己現在敢放,人家就敢擄,到時候自己還不一定追得上人家。

見張玄轉身欲走,韓銜轉念一想,好不容易才用之前被困在空間之中為代價換得的這個機會,現在煮熟的鴨子還能讓其飛了不成。是不會對小輩出手,但請去南潮賢洲坐客幾天也不是不行。

手中浮現一幅畫卷,向著張玄方向一拋,然後自身也開始消散。不管了,捉一個是捉,逮兩個是逮,統統給我到畫里去。

感受到天地法則不對勁,張玄回首就是一無極鐲,好傢夥還想下黑手。要是自己沒成仙說不一定今天還真就糟了。

無極鐲乃是先天靈寶,又被以天仙能力發動,畫卷不是先天靈寶,只是沾染了一絲法聖的規則之力,直接一下就破了個大窟窿,被無極鐲吞噬一空。原本身形消散一半的韓銜見此情形,一臉驚訝的看著鐲子。

先天靈寶沒錯了,絕對是先天靈寶,想不到羅浮的一個弟子都有先天靈寶。

瞬間起了一絲貪念,先天靈寶啊,這可是先天靈寶,放在弟子手裡好像太浪費了一點,要不自己幫忙保管一下,等日後成仙再來取就行了,對,自己只是幫忙保管一下,先天靈寶放在這孩子手中不安全。

想到此處,韓銜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想不到自己這個徒弟還真是好運啊,還沒拜師就送了這麼一份禮物給自己,那就不客氣了。將手往前面一伸,就要將無極鐲連同人一齊拿走。

張玄見韓銜還要動手,心中不由生起一點怒意,想給點教訓。將腰中天羅地網往袖中一遞,瞬間消失。

指揮無極鐲往前一砸。

咔嚓一聲,只見韓銜伸出的手五指呈現不規則形狀排列,如果是凡人恐怕早就抱著痛呼了。

「天仙?想不到,還是我看走眼了。」

「師伯,這收徒本來就是你情我願之事,您老人家這樣做可就不對了。」

太玄飛仙 而此時。

在那上古金蓮之內,鴻鈞別一股神秘的力量裹挾著。

來到一個萬千璀璨鑽石環繞的世界。

這裡除了有懸浮的鑽石,更有無數的法則環繞,這些法則,隨便一個都足以令鴻鈞心顫。

鴻鈞神識中,天道呼之欲出,蠢蠢欲動,想要控制那些懸浮的鑽石。

奈何,周圍的法則之力,實在是太過於強悍,天道根本無法出手。

不僅無法出手。

甚至連鴻鈞,似乎都要淪陷在那萬千法則當中。

鴻鈞神識不受控制,很快感覺渾身無力。

抬眼遙望遠方,只見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整個全都是用鑽石鑲嵌而成。

那四個大字,正是『上古世界』。

「這……真的是上古世界?!」

鴻鈞滿臉的不可思議。

嘗試著伸出手,企圖用體內的真氣,召喚上古世界。

奈何周圍的氣場,根本就不受他控制。

這一瞬,鴻鈞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一股無奈,和無力感。

一向操控洪荒世界習慣了,如今面對這上古,竟然絲毫不為所動,鴻鈞內心深感挫敗。

片刻后,那『上古世界』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發出更加耀眼的白光。

光芒中,更匯聚了無數的力量,力量可怕至極,鴻鈞無力抵擋,直接被震懾的臣服在地上。

雙腿發軟,渾身無力,縱然鴻鈞的內心,萬般不願,可在這金蓮之內,就是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在壓迫著他,無法抵抗這裡面的力量。

「啊!師傅,您在幹什麼?!」

這時,一陣驚呼聲,從鴻鈞的背後響起。

鴻鈞虛軟無力的回頭,只見身後站著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等人。

再回過頭,低頭看看自己臣服的樣子,鴻鈞感覺臉頰火紅一片。

丟人啊!

在弟子面前,就這麼赤裸裸的跪拜上古世界。

天道的臉,還要不要了?!

「為師……在此休息一會兒。」

「你們怎麼也進來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