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哈迪先生是諾亞的高管,還是電影投資人,和米高梅大老闆大導演很熟悉,應該是一個歲數不小的人才對。

在泰勒印象里,只有歲數很大的人,才會有那麼高的成就。

兩人來到後院,

泰勒發現媽媽拉著她走的方向,就是她之前吃蛋糕的地方。

在一盞路燈下,

母女兩人看到一個挺拔的身影。

當泰勒看清那人樣子后,徹底愣住了,真的是他,哈迪先生,泰勒被媽媽拉著才走到跟前。

薩拉對哈迪露出真摯的微笑。

「哈迪先生,這就是我女兒泰勒,泰勒,快和哈迪先生見禮。」薩拉拉了拉自己女兒。

泰勒定定神。

「哈迪先生您好。」

「泰勒,給哈迪先生表演一段,用心些。」薩拉對女兒道。

泰勒看著哈迪,想起剛剛兩人見面時的場景,有些愣神,薩拉說話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薩拉,表演一段。」薩拉小聲催促道。

「哦哦,好的。」

泰勒這才緩過神來。

可表演什麼呢,她一時間有些踟躕。

薩拉以為女兒在緊張,又催促了一句。

這時哈迪道:「薩拉女士,不如讓我和伊麗莎白單獨聊聊,那樣她更能放得開。」

薩拉沒有半分遲疑。

「好的好的,你們聊,我在旁邊等。」

「好好表現伊莎。」

薩拉又叮囑了一遍泰勒才離開,距離他們幾十米外停下,遠遠看著哈迪和女兒。

泰勒抬頭看向哈迪,大眼睛里滿是好奇,濃密睫毛的上下開合,就像兩隻蝴蝶飛舞。

哈迪想起關於泰勒睫毛的一個段子,泰勒的睫毛天生濃密,在拍攝《靈犬萊西》時,導演因為嫌棄她睫毛濃,還特意讓她拔掉一些。

「沒想到媽媽說的哈迪先生就是你。」泰勒小聲道。

哈迪笑了笑,

「對是我,有些意外嗎?」

「恩,確實有些意外,哈迪先生,您想看什麼方面的表演?」泰勒穩定心神后問道。

哈迪想了想。

「你會跳芭蕾舞是吧,那表演一段芭蕾舞吧。」哈迪道。

泰勒從小就練習芭蕾舞,聽哈迪說表演這個,她立刻就不緊張了,擺出芭蕾姿勢跳起來。

昏黃的路燈下。

一個女孩在草地上舞姿輕盈。

畫面看上去非常美。

哈迪心想,

如果讓泰勒拍攝《美國往事》黛博拉跳舞那一段,應該也很美。

不過他好像記得,《美國往事》一度進入好萊塢最賠錢的十大電影之一。

電影好是好,

不過一次虧幾千萬美元。

還是算了吧。

泰勒感覺自己跳了好久,這位哈迪先生也沒有喊停,不知道是喜歡看還是不滿意,她借著轉過身子偷偷打量哈迪,發現他好像在微微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泰勒心裡有些惱怒。

自己在賣力氣表演,他卻在出神。

不過她沒敢停下。

反而跳的更加賣力。

「好了,停下吧。」

終於。

哈迪開口讓女孩停下。

其實他剛剛只是發獃了那麼幾秒鐘而已,大多數時間他都在欣賞女孩的舞姿。

能讓伊麗莎白泰勒給自己跳舞,哈迪心裡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既然喜歡,

何不多享受一會。

7017k 孟津看著如同貼身保鏢一樣跟在後邊不肯走的兩個人,如果說是平時殷離能這樣跟著自己,估計在夢裡他都要笑醒的啦。可是現在他卻是覺得頭大,自己帶著二個貌美如花妙齡女孩一起出現,那是去幫忙夥伴對抗與流氓嘛,分明就是送菜上門!

並且他根本不同意殷離去冒險,時間緊迫來不及仔細解釋,於第—次對著離虎著張一臉: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然後打開車就自己坐上去,啪一聲關上車門,一腳踏上油門車就飛走了。

司南猷楓電話才放下來沒有多久,就聽到趙文桐說:狗東西,還真夠快的!扭頭回去看,果然

剛才劉老闆開的那輛寶馬X6就剽悍地出現在後邊,估計他們也已經看到了他們,正在全速前進。

做了二三十年的乖乖仔,內心深處其實也渴望偶爾的出格,現在的趙文桐就是的。既然形勢逼人,那就拼一拼吧,他恨聲說:坐好啦!然後也是樣地把油門踏到底,全速前行。

司南猷楓坐在後排,一個手還有隻一腳都是用來照顧暈睡不醒的夏雨玥,讓她依然可以不受干擾的側卧在自己的身上。另一隻手則牢牢地抓住前坐的靠背,身子免不了是東倒西歪的,頭不小心被磕硫碰好幾處。

趙文件桐也無瑕顧及他們,腳踏在油門上,雙手緊緊的握住方向盤,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路面開車。偶爾地還別一下後車,讓他們不能輕易地超車,不過再怎麼快「北京現代」也快不過「剽悍的寶馬X6」啊!拚死的瘋狂賓士了二十來分鐘,他們就徹底的被劉老闆他們趕超然後給迫停。倆人別無選擇,只能下車正面迎戰。司南猷楓深情的看著夏雨明,輕輕的把她平放在車后坐椅上繫上安全帶,才與趙文件桐起下車,然後小心的把車門鎖好。

劉老闆站在他自己的車旁邊手舞足蹈的狂笑:跑啊,怎麼不跑啦!臭小子,看你們還怎麼跑。好象是完全忘記了剛才幾乎被嚇破膽的狼狽。

司南猷楓冷冷的掃了對方几個人一眼,故意在延時間:有本事單挑怎麼樣!

劉老闆可不上當,不過想看已經叼在嘴裡肥肉,不再急於一時吞進肚子里,陰險的奸.笑說:要不你叫我一聲爺爺,然後把那個妞留下,我就放了你們倆。

司南猷楓啐了一口口水,故意刺激他!我呸,還爺爺,就你個龜孫子,替我提鞋還嫌棄你手臟呢。

劉老闆也不惱,此時的他有貓玩老鼠的心態:不服是吧,等會我會讓你服的,我會讓你們自己爬到我的腳邊求我的。然後指了指小年輕說:去,把他給我收拾了,收拾到他貼貼服服的,給你一萬。

小年輕沒有想到臨時還可以加價,開心的說了聲:好。就朝司南猷楓衝過來。

眼看著小年輕就要衝到眼睛,司南猷楓手一揮:等一下。

劉老闆眯著眼看向司南猷楓—臉得意的狂笑:怎麼啦!改變主意了不成?叫我爺爺!

司南猷楓懶得與他打嘴架,冷笑著:我們來談談條件怎麼樣。

劉老闆滿臉油脂的肥臉很不屑:就你現在!拿什麼來和我談條件。

司南猷楓朗聲說:我和你打一場,然後再和他打一場,接著是我朋友與他打一場。三局二勝,要是你們贏了,我叩頭喊你爺爺,還讓你把她帶走。要是我們贏了,你要無條件放我們走。

劉老闆看了看小年輕與另外一個人,小年輕直接就點頭表示同意。小年輕在沒有到旅館工作之前,一直是混跡街頭的小混混。因意外地救過旅館老闆一命,旅館老闆感激於他的相救並且也希望身邊有一個會些拳腳的人在身邊安全一些,才說服他到旅館來正兒八經地上班。另外一個與趙文桐相比不管是身高還是體型都占絕對的優勢。見小年輕點頭表示同意,他也不甘示弱,揚起臉得意洋洋的的笑著同意了。

劉老闆皮笑肉不笑地說:好,就依你。不過條件稍改變一下,你不是先和我打,而是先與這位年輕小帥哥打。打得過小年輕你再來挑戰我吧,我就在此等著你跪下喊我爺爺!然後拉開車門坐進去,一隻腳依然踏在地上半開著車門很有氣勢的樣子手一揮,小年輕就撲向司南猷楓。

一個常年拿手術刀在手術台上忙碌的人,當然不可能是一個經常混跡街頭用拳頭說話的小年輕的對手!幾次三番地司南猷楓被小年輕撂倒在地,滿臉是血,鼻青臉腫的。趙文桐幾次想要衝過來幫忙,都被司南猷楓凌厲的目光給拒絕了。

司南猷楓一直堅持下去,他其實是希望自己可以儘可能地拖延時間,這樣孟津到來救他們的機會就越大。十多分鐘后,司南猷楓的眼睛已經腫脹到看不清楚東西,滿身滿臉都是血,可他依然死死地抱住小年輕的腳不放。小年輕畢竟是沖著錢來的,他並不想繼續做混跡街頭的小混混,也並不是真的想要司南猷楓的命。他自己也不想再惹事上身,否則到時候旅館老闆也不會放過他,所以終是沒有再下狠手。看著臉已經腫到不成樣子渾身是血的司南猷楓依然在堅持,不免有些心軟,他蹲下來用力地掰開司南猷楓的手。好一會兒才把司南猷楓死死抱住的手掰開,不說一句話,站到一邊去,。

劉老闆得意揚揚的臉猥瑣的笑著,走過來看著被打趴在地上的司南猷楓,用力狠狠地踢了一腳他,然後蹲下來俯視著躺在地上不動的司南猷楓。嘲笑著:怎麼樣,被揍的感覺不錯吧!

原來英雄救美的場景並不都是如同電視劇或者是電影的特寫情節一樣,英雄氣勢磅礴的帥氣的出現在大家期昐的場景里,接著是翻瀟洒的拳打腳踢騰飛跳躍把壞人打倒在地。壞人痛到一臉哀嚎跪地苦苦的哀求英雄放過自己,然後英雄傲慢的掃視一眼壞人來句嚴厲警告:滾,下次做壞事別再讓我遇見,則否小心我廢了你。再氣宇軒昂的從壞人面前走過,對壞人不屑一顧的轉身凱旋而歸,於是壞人連連點頭哈腰畏首畏尾的暗然消失。美女則對英雄番感恩戴德及仰慕不已,心底輕易地就暗生情愫悄然發誓此生非他不嫁,從此以後心裡再也容不下別的人。

可惜那樣的場景只存在於虛擬的世界,象現如今的司南猷楓這樣想要逞英雄的人就這樣被人打到似狗一樣趴在地,喘著粗氣。爬坐起來的力氣也沒有,還要被別人一翻蹂.躪與踐踏著連尊嚴都沒有,如同死人一樣趴著的時候也是常有發生的。畢竟好人大多數習慣於溫文爾雅,講理並且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當然也不習慣動不動就與人暴力相對,用拳頭來說話。一旦真的不得已與壞人發生衝突象,象司南猷楓現在這樣被打趴在地好象更接近現實。

趙文桐原來是站在車門邊的,看著趴地上的司南猷楓被劉老闆踢了一腳翻轉過來面對著他。他的臉已經腫到眼睛只留下一條細細的縫,不過他依然硬氣的喘著粗氣說:要揍你還是綽綽有餘的。

劉老闆站起來仰頭哈哈大笑:揍我!就憑現在的你?真的是痴人說夢話!冷笑一聲抬起右腳就要朝司南猷楓的右手掌狠狠的踩下去。

手不管是左手還是右手對於一個外科醫生來說有多要重,趙文桐做為他的好朋友當然是知道的,要是一個外科醫生失去了手與要了他的命一般並無兩樣!現在要跑上去踢開劉老闆的腳已經來不及了,他連想都沒有多想就把手中剛才司南猷楓交給他的手機,並且反覆叮囑他要好生保護好的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手一抬一鄭就朝著劉老闆狠狠的砸過。平時不管是打籃球還是踢足球,從來沒有過的高命中率的他,竟然會意外的擊中劉老闆的命根子!他原本只是打算要對著劉老闆的頭鄭出去的,只是方向偏差太多,然後是拋物線樣下落正中了意外的目標。

瞬間疼痛傳遍全身讓劉老闆痛苦的痙攣般扭曲著臉雙手護住命根子彎著腰,於是本來是得意揚揚的冷笑即時變成撕裂著嘴的喊叫。看著哭喪著臉邊跳著腳邊”嗷嗷”的痛苦大叫,雙手護住命根子象個彆扭的小丑一樣跳著腳,連跟著他的車一起來的倆個年輕人也沒有忍住用手捂住嘴才沒有讓笑聲發出來。

趙文桐則一個箭步衝到司南猷楓身邊護住他說:第二場我先上。

沒有劉老闆的指示誰也沒有站出來,看他們都沒有動,趙文桐才蹲下來查看司南猷楓的傷勢。臉胂到眼睛已經幾乎是睜不開,全身也是到處挂彩,趙文桐把司南猷楓的頭扶持在自己的身上。司南猷楓好象是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傷一般要急的對趙文桐說:你剛才丟出去的是不是手機,是的話快點把手機撿回來。

趙文桐生氣的說:你現在還顧那個破手機幹什麼,能值幾個錢啊,命都差點沒有了。

司南猷酞楓努力想要掙開眼睛尋找手機,可紅腫的眼睛只是稍微開了一條縫只能勉強看見附近的東西,要找遠處的手機談何容易。眼睛掃了一遍什麼也看不清楚,只好著急的對趙文桐說:沒有手機等會我朋友來了找不到我們要怎麼辦才好。

趙文桐這才明白手機目前對他們來說有多重要,趕緊放平司南猷楓轉身想要拿回手機。痛苦不堪的劉老闆已經先他一步正狠狠的對著手機跺腳,於是手機在他的強力推殘下已經是粉身碎骨不見了原型。看著破碎不成樣慘不忍睹的手機,趙文桐除了心痛也沒有別的辦法。

疼痛終於緩解過來的劉老闆現在正黑著一張肥臉朝他們走過來,即將走近他們身邊的時候二話沒說就朝著趙文桐飛起—腳。趙文桐要照顧司南猷楓,想躲都躲不開。一腳還不解恨,連著踢了好幾腳劉老闆才喘看粗氣滿嘴粗話狠聲說:Ⅹ你媽,竟然敢對我使陰的,你活膩了是不是,你妹的!然後轉頭對倆個年輕人說:一起上,把他們給我往死里揍。

倆個年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猶豫不決的樣子。畢竟他們是愛財,可他們並不原意為了錢搭上官司甚至於是從此以後要過亡命天涯的逃亡日子,才猶豫不定要不要出手。從司南猷楓他們的穿著及言行知道他們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人,當然出手狠狠地揍他們一頓他們敢,畢竟到時候真的事後要報仇雪恨估計他們也只是明事理的人,知道是冤有頭、債有主去找劉老闆,完全犯不著跑這麼遠的地方來找他們的麻煩。可是真的讓他們弄出人命來他們可不敢也不願意做,所以其兩個年輕人猶豫動搖不定的彼此張望。最後還是有一個壯著膽開口勸說:劉老闆,我們的確是沖著錢來的,願意幫你好好教訓教訓他們。但是沒必要弄出人命來,到時候誰也脫不了關係。

劉老闆在外頭一向都是一個狠角色,有仰仗岳丈起家是真的,可也少不了他自己後天的努力。否則也不可能在短短十來年間家致富到這種程度,並且想著剛才趙文桐用手機砸在命.根子上,讓他差點成了太監。氣依然在頭上的他現在完全是失去理智,今天要是真的把這倆個人放走,他以

自己的小人之心來衡量他們認為他日後他們還是會不斷找自己的麻煩,到時候傳到家裡的那一位自己肯定有的是苦頭吃。頭腦依然不冷靜的劉老闆想的是不如乾脆利落點,直接把這倆人給做了算了,一了百了。反正在這裡地處偏僻又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與他們本來就是八竿子都不看的關係,他自以為是的認為到時候沒有誰能想到他們倆是毀在自己手中的!於是對倆個人揮揮手說:怕個球,在這裡既偏僻還是夜深人靜的效外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把他們送上路進能拿我們怎麼樣?要是你們把他們給做了我一人給你們十萬元。

趙文桐雖然不認識也不了解劉老闆,不過大概地也感覺到能混到他這種程度的人都不會是普通的角色,這人指不定真的會說到做到。趕緊勸說:你們省省吧,年輕人,為了點小錢把自己的一生都賠進監獄,值得嗎?並且剛才在車上的時候我們真的是已經報警了,也通知了朋友告訴他們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估計沒多久我們的朋友還有警察會趕到的。

不說報警估計他們倆還會有些猶豫,可是讓趙文桐又一次提到了報警,火一下子就竄上了腦。特別是剛才出手的那個小年輕,本來就是混街頭的渾小子,考慮問題歷來就欠全面。此時瞪著眼說:他.媽的,又是報警,當我們是傻子是不是。然後揮手就對另外一個年輕人說:走,收拾他們去。

另外一個畢竟年紀稍大一些,經歷過的事多一些,,考慮的問題當然也周到一些。仍然站著擾豫不定沒有動,小年輕不等同伴回應,已經飛跑出去對著趙文桐一陣拳打腳踢。

趙文桐只好把司南猷楓放地上,站起來應付著小年輕。趙文桐與司南猷楓並沒有兩樣,都是一向以乖乖仔的形象出現現在大眾前面的。不管是交往的朋友還是平時接觸到的人,都是有身份有社會地位的人士,溫文爾雅、風度瀟洒的紳士從不會與人動手動腳的,現在怎麼可能是街頭混過日子的人的對手。只不過小年輕剛才拼著命不管不顧的與司南猷楓打了一場,消耗了不少氣力,現在又要面對趙文桐全力以赴的打鬥,並沒有輕易地佔上峰,倆個人你來我往的打了好一會兒也難分勝負。

劉老闆趁機想要溜到他們的車上去把夏雨玥弄出來,司南猷楓那裡肯讓他得逞,趕緊手腳並用爬過去,用雙手死死地抱住他的腳讓他不能輕易地移步。

劉老闆用另外一隻腳狠狠的踢在司南猷楓的頭上、臉上,不管有多痛司南猷楓都好象已經麻木一般就是死死地抱住不肯鬆手。

沒有辦法劉老闆只好蹲下來用力想要掰開司南猷楓的手指,只是掰開一隻另外一隻又如同藤條樣緊緊纏上他。劉老闆生氣的扭頭沖依然站看不動的另外一個年輕人喊:你是死人啊!怎麼不過來幫忙。

其實這個年輕人跟出來的時候也是頭腦一時發熱,在路上越想就越覺得後悔莫及。畢竟錢總花完的時候,要是因這樣的事進了監獄或者說是看守所,也許自己這輩子就完了。他是從小地方出來的把城市當成了奮鬥目標的男生,家裡特別窮,是家裡人省吃儉用才送他上了一所中專學校。畢業后在大學生遍地開花的大城市根本是難以立足,好不容易一步步努力工作才能做到現在的酒店大堂經理。剛才是頭腦一時發熱被錢給迷亂了心志才跟著上的車,現在只是想著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根本就不想參與其中,才一直磨磨蹭蹭的不願意出手相助。不過現在劉老闆已經點名叫上他了,他想要退回去卻又找不到借口。

看著這幾個人斗得不可開交猶豫不決的時候,有一束強光射向了他們,年輕人終於為不用出手鬆了口氣。

突然間出現的強烈的光讓正打得難解難分的小年輕與趙文桐也不得不停下手來。彼此用手擋在眼前才勉強看清前方,在這樣的無人車往來夜深,這樣的荒郊野外突然間出現的前車燈的強光司南猷楓就知道應該是孟津來了,紅腫的唇角向上扯起笑說:終於來了。

強光照到劉老闆睜不開眼睛,好會兒才揉了揉眼抬頭一看,孟津的車已經停在了旁邊。

劉老闆站起來,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雙眼通紅地大聲叫:媽的,竟然又來人了。大手一揮說

:一起上。

可他們還來不及出手,後邊又有一輛車出現了,車上走下了殷離與余露,看看自送上門的美女

劉老闆喜不禁地說:搞定他們,給你們每人外加二萬,這倆姑娘還白送你們的啦!

看到孟津的那一刻,司南猷楓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一直繃緊的神經也在這一刻徹底的放鬆。剛才看著似嬰兒般熟睡躺在車裡的夏雨玥時,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的害怕、無助、不安與彷徨,好象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在這刻都全部湧上了心頭。他是多麼害怕夏雨玥會因自己的無能為力再次在自己前面消失,更怕的是她從自己的眼前被強行帶走!

所以小年輕那如雨點一樣打在他身體上的拳腳並沒有讓他感覺到絲亳的疼痛,他只是感覺自己身體上的每一根神經都好象是處於焦慮不安與緊張害怕中。這種不安焦慮與緊張害怕肆意地在他的身體里蔓延著,讓他完全忘記了疼痛,他只是不斷地告誡自己要堅持下去,一定要堅持下去!就算是倒下了他依然是緊緊地抱住小年輕的腳,他希望因自己的堅持不懈的努力,可以換取夏雨玥的安全,可最終他還是倒下了!在倒下的那一刻他是絕望的,此生從來沒有過的絕望。

他想著自己既救不了夏雨玥還要連累朋友趙文桐,眼睜睜的看著趙文桐因為自己被揍得不成樣子。愧疚與絕望正在他的身上肆無忌憚地蔓延時,他看到了突然間出現的那兩束強烈的光,讓他就如同是漫漫長夜在無邊無際的沙漠中獨自行走,終於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綠洲一樣,讓他眼前一亮。他知道自己得救了,夏雨玥得救了,趙文桐也不用再被打了!

本來以後心終於可以放下來的時候,看到隨後出現在另一輛車上的殷離與余露時,心又硬生生地被吊上了半空,於是絕望與哀慟再次無情的襲擊了他。

。「哦?丫頭那是你哥哥?」

泰坦此時也提起了幾分興趣。

「嗯,是。」

唐輕微點頭,心中卻在想著應對方案,如果老師們還沒來,那就讓他哥直接用昊天錘。

「哈哈哈!好,小子,你的性格我喜歡!那就讓你替你妹妹應約。」

泰坦隨手一揮,一根香從他袖中平飛而出,宛如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二百一十章:你的性格我喜歡 不到二十分鐘時間,歐陽倩和王艷兵已經在兩側的房頂上面,以及幾條重要的通向街邊的過道旁邊的安裝了全部的白磷燃燒炸彈作為最後阻隔所用。

在他們這邊安裝完畢之後,韓雙他們的通訊頻道裡面終於傳來了其他小組的聲音。

「狙擊小組已經就位。」何晨光的在他們耳朵裡面響起來沒多久,何璐她們的聲音也響了起來:「滅光小組就位。」

這個時期的電力供應是相當單一的,不可能像是後期有無數的電力供應的保障,一個地方出了問題有變壓器,以及智能電力轉換等控制方式,只有一小片區域會停電。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