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只見炎龍身形一展,又變大了幾分。隨後便騰空而起,直奔戰天殤身後那條峽谷飛去。

戰天殤看著離去的炎龍,和懸浮在面前的精血,不由的也有些恍惚。聽完炎龍所說自己的前身,戰天殤忽感落寂。

「是啊,終究是死了。」

「主人,重要的是今生。前世已經過去,惆悵也已無作用。不如好好過完今生,不負此生才是最重要的。」感受到戰天殤的惆悵,幽冥玄虎默默的在戰天殤的腦海里安慰起了他。

而血魔和小可愛也好想感受到了他的低落,慢慢的來到了他的身邊,蹭了蹭他的身體。

「我沒事,不用擔心。只是信息量有點大,一下沒有消化過來。不用擔心。」說著還揉了揉手邊小可愛的頭,引得小可愛一陣不滿。

「哈哈哈」看著被自己揉的亂糟糟的小可愛,戰天殤一掃之前的惆悵。張口一吸便將那滴精血吸入了口中。

入口后便感覺一股暖流從口中自上而下,慢慢沉到了胃裡。頓時一股熱氣從胃裡噴涌而出。

戰天殤連忙盤膝坐下,運用本源魂力化解那滴精血。可能是因為本就同源吧,遇到本源魂力后,那滴精血瞬間便散開,流遍了戰天殤的全身。而戰天殤便開始微微的散發著威壓,引得血魔和小可愛都不敢靠近了。

與此同時,身後的峽谷里傳出了一聲,悠揚的龍吟聲。不一會兒只見一個龐然大物從峽谷里飛了出來。定睛一看,正是炎龍。

飛回來后,炎龍的身體才慢慢變小。看著還在融合精血的戰天殤也沒有打擾。自顧自的吐出了一團白色的膠狀物,隨口一道金色的火焰便把那膠狀物包裹燒了起來。

那膠狀物在烈火的燃燒下沸騰了起來,慢慢的越變越小。逐漸就變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乳白色膠狀物。當這膠狀物出現后,一股奇香便散發了出來。

血魔和小可愛聞到這奇香后,頓時感覺一陣眩暈。不過卻隱隱感覺體內的魂能又有些提升了。

不過,炎龍隨口一張,那膠狀物便收入到了炎龍的口中。香味自然消失了。

這時盤腿而坐的戰天殤突然頭仰天,一聲龍吟聲從他的口中出現。

「看樣子,已經完成融合了。小子把你空間戒指打開,送你個好東西。」

戰天殤聞言,凝聚本源魂力,將空間戒指打開了。

隨後炎龍張嘴一噴,一團白色膠狀物,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空間戒指里。

「小子,這就是吾送你的第二個禮物,你運氣不錯鎮守那裡的是一隻皇獸實力的。剛才給你的東西名字叫龜涎玉凝香。這是由至少王獸級別以上的龜類魂獸才能產出的。」

「方才見到那峽谷的時候,吾便感知到鎮守那裡的是一隻龜類魂獸,然後就在打它的主意了。小子你可別看是那麼小一點,那可是吾好不容易才問它要了一半的。」

看著眼前得意的炎龍神獸戰天殤只好笑了笑。

「額,你還沒告訴我有什麼用呢。」實在是看不下去的戰天殤只好打斷他。

「哼,這龜涎玉凝香,是由王獸龜類的龜珠,散發的能量形成的。把它塗抹在身體上,可以大大的增加防禦力,甚至短時間內可以做到水火不侵。」

「額,可以問一下。這龜珠是放在什麼地方的嗎?」

「龜類魂獸比較特別,它們的魂珠都是在體外。所以平時都是在嘴裡的。」炎龍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噗,戰天殤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所以說,這真的是它口水形成的?」

「那當然了,不然怎麼叫龜涎呢。」換來的卻是炎龍的鄙視。

「好了不研究這個了,反正是給修鍊極致破雷決準備的,現在也沒什麼用。現在眼下最重要的事便是趕緊化器開始修鍊。小子對化器你有什麼想法嗎。」

戰魂思考了半天才說到「按照我們戰家的典籍,歷代擁有戰虎的都化器為一炳虎頭大刀。而我的幽冥玄虎雖然也是虎類魂獸,但擁有聚靈陣和翅膀,化作大刀有些不妥。

我想正好我有兩個本源魂獸,不如幽冥玄虎化作盾,炎龍你化作刀,正好一攻一防。你兩個看怎麼樣?」

「主人,你說我照辦。」幽冥玄虎給出了最簡潔的回答。

炎龍點了點頭「不錯,和吾想的一樣。一攻一守。但是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會顯得過於拘謹了。而且盾也不是全部身體都能防住。不如乾脆,小黑虎化作盔甲,吾化作長槍好了。正好有血魔,以後可以當個騎兵。」

戰天殤思索再三,點了點頭。「嗯,就這麼辦吧。」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吳郎中跟看個陌生人似的,盯着林桃直打量。

五十文啊!林氏啥時候,這麼大方了?

還是用在孫女身上!

吳郎中想了想,不敢接。把錢又塞了回去。

「錢少了是嗎?」林桃問。

在這裏,醫術可是個足以養家餬口的活技。

但凡懂些草藥藥理的,村裏人都善待得很。

吳郎中搖頭擺手。

「林氏啊!你莫不病了?你可看清了,你手上牽的是二妮。不是大胖!」

「是二妮啊!這丫頭雖然說話不好使,但記性好!手腳也勤快!」

林桃又把錢塞回吳郎中手裏。

「您覺著不夠,回頭我再給您送來。成不?」

「真讓二妮學?」

林桃點頭。

「夠了夠了!用不了這麼多,每月二十文。我這房子小,包不了吃住。」

林桃笑着沖二妮說:「還不快跪下叫師傅!」

張二妮磕頭,喚了聲:「師、師、師、師……」

一激動,舌頭又打結了。

「好了,好了。二妮以後每日卯時便到師傅這來。」

「嗯!」二妮重重點頭。

呼吸都快趕上心跳的頻率了。

轉身抱着林桃的腿,小臉就是一頓的磨蹭。

林桃更塞給吳郎中一弔錢。

「多出的二十文,是見師禮。二妮舌頭不好,一激動就更說不清。以後還請師傅多給她些耐心。」

吳郎中說不過,只能先收了下來。

「好了!回家吧!」

二妮點頭,臨走,還不忘轉頭給吳郎中行禮。

「師、師、師、師……」

「師傅再見。」院裏葯碾邊上的小男孩,捂著嘴笑言。

二妮也不惱,反倒對那男孩笑得很甜。

祖孫兩一進家,二妮就跑去抱着許氏。

「娘、娘、娘、娘……」

「別着急,慢慢說。」許氏捧著小丫頭的臉。

「奶、奶帶、我、我、我拜師、師傅」。

二妮興奮的指著院門方向,小腿不停的蹦躂。

「吳、吳、吳……」

「吳爺爺?」

二妮一臉激動的點頭。

「太好了!」

許氏一把將二妮摟進懷裏,對着小臉就是一頓的親。

二妮嘿嘿直笑,從許氏懷裏離開,奔著東屋跑去。

「娘!」許氏撲通一聲跪在林桃腳邊。

「謝謝您!謝謝您!兒媳婦這一輩子做牛做馬,也要在您膝下盡孝!」

「行了!行了!你別動不動就跪!」

林桃扶起人,指著東屋的方向說。

「你是做娘的人。爹不掙氣,你得給孩子做個榜樣。人活着,腰板得直,膝蓋得硬!明白嗎?」

「是!」許氏激動的哭出聲來。

趴在西屋窗上的張小胖,撅著嘴。

不滿抱怨:「奶!那我的師傅呢!您又偏心大伯家!我才是您孫子!」

林桃眼一眯,幾步過去,擰著張小胖的耳朵。

「你是孫子,大妮二妮也是我孫女!張家屯子哪出過讀書人?給你找師傅,自然得去縣城的私塾。」

「您讓我去讀書啊?」

張小胖快要哭出來,捂著半張被掐紅的臉。

「我不讀書!」

「不讀書?」林桃笑:「還想被你爹打屁股?」

「我想學做生意。想掙錢!」

「掙錢?別人給你寫個契書,你看得懂不?」

張小胖又開始薅頭髮了。

「掙的錢多了,你要存錢莊不?不識字,別人忽悠你,你能識破?」

張小胖又搖頭。

「那你要去讀書不?」

這回張小胖點頭了。

在灶房裏忙活的余氏,聽了老太太的話,跟得了蜜吃似的。

笑得合不攏嘴。

兒子要是讀書有出息了,那她後半輩子不就有指望了!

萬一大胖若能做個官,那她不就是官家奶奶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