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母的眼底閃過一絲微不可見的喜悅,她看着慈航,想了想,開口說道「道友的心意,想來,東王公歸來之時,一定會明白的。」

慈航心中暗罵,好傢夥,明明是你想借用我的力量,反而將因果推給死去的東王公,果真是好手段。當然,慈航實際上也沒打算真的給西王母出力。雖然這樣可能會得罪西王母,但實際上,慈航並不在乎。他跟西王母並未有什麼因果。就算是得罪了,西王母還能冒着風險得罪他不成?

他正想着事情,忽然,褪凡池中出現了一道身影。

慈航眉頭一皺,一揮手,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西王母也愣了,看着褪凡池中的飛升者,西王母雙眼一眯,學者慈航,身形頓時隱去。

二人一起站在同一個空間夾縫中,看着飛升者重塑肉身,步履蹣跚的爬出褪凡池。他的滿身修為,早已送給了洪荒世界。

西王母作為一個大羅金仙,自然看清了發生什麼。

她轉過頭,目光灼灼的看着身邊的慈航,遲疑了一會,開口說道「道友能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么?」

慈航看了一眼西王母,想了想,笑着開口「如你所見,我找到了幾個大千世界,便開啟了兩界通道,每一個修鍊到真仙的下界修士,都會通過通道,來到洪荒。」

西王母深吸了一口氣,忽然開口說道「道友,如此,我能提一個請求嗎?」

「請說。」

「道友將通道開在紫府州,想必是為東王公打造班底。那麼,道友能否在我崑崙瑤池,開一個同樣的通道?」西王母說完,滿臉希冀的看着慈航。

慈航僅僅幾句話,西王母瞬間明白了這麼做得好處。下界想來靈氣並不如洪荒濃厚,能夠在下界成仙的,想必都是悟性驚人,資質很好的。將他們全都引渡到洪荒,收攏到手下,不出幾十萬年,就會多出很多金仙甚至是太乙金仙的手下。

而且,這麼做,對於洪荒也是好事。功德氣運,源源不絕。

慈航眉頭一挑,笑了笑,開心的說道「好啊。」

西王母原本希望慈航這就跟她去西崑崙。可惜的是,慈航並不打算現在就去。他開始在紫府州忙碌,找了幾個山頭,布下聚靈大陣。接着,開闢了幾個半位面,掛靠在山頭上。接着,聯通紫府州跟南海道場的傳送陣被慈航開啟。

道場中,所有的飛升者,都在慈航的命令下,開始朝着紫府州轉移。一批批飛升者的到來,整個紫府州,瞬間熱鬧起來。

紫府州可比慈航的道場大多了。幾萬飛升者,兼直如同滄海一粟。

慈航又送出不少後天靈根(都是慈航自己培育的。)給了幾個大門派,讓他們鎮壓門派地脈。

隨後,慈航關閉了傳送陣。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西王母默默地跟着慈航,親眼見證了這一切。越看,目光越熱切。尤其是西王母發現,飛升者中竟然已經有太乙金仙的時候,看慈航的眼神,幾乎能將慈航點燃。

出了紫府州,慈航長出了一口氣,飛升者的事情,終於搞定了。以後,他們的一切,都與慈航沒了關係。

跟在慈航身後的西王母輕咳了一聲,開口說道「道友忙完了?」

慈航點了點頭,笑道「這就去崑崙。」

二人動身,身子不動,空間便已經開始挪移。幾下,便來到了西王母的西崑崙,瑤池仙境。

偌大的神山山頂,白雪皚皚,山中,巨大的天池邊,坐落着一個宮殿群。從前,這裏全都是女仙。可如今,寂靜的很。

只有二人踏入其中的時候,才有幾個童男童女迎了出來。高呼娘娘!

慈航打量了一下周圍,又跟西王母商量了一下,直接將褪凡池安排在了天池中。也就說。在這裏飛升的女修士,將會在天池中重塑肉身,接着,被西王母收入麾下。

西王母不愧是曾經的女仙之首,手裏的好東西真不少。慈航選了一些靈材,又移植了幾株先天靈根,布下大陣,刻錄道文,終於,在百年後,將偌大的天池,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褪凡池。

這裏的褪凡池,同樣鏈接時空塔中的七個大千世界,只不過,這裏,只接收漂亮的女仙。

接着,慈航又在宮殿群的一角,佈下了一座空間挪移大陣,能夠單方面前往紫府州。當然,若是想回來,西崑崙的女修士能夠輕易回來,而紫府州的修士想要出來,還需要經過慈航或者西王母的同意才行。

做完這一切,西王母又給了慈航不少靈根靈藥,算是謝禮。至此,事情做完了。慈航告辭離去了。

看着慈航挪移離開,西王母目光閃動,忽然覺得,洪荒世界,還是有好修士。

可惜的是,在西王母看不到的地方,慈航轉身又回了崑崙。

只不過,這一次,他去的是東崑崙。

這裏,此時此刻,還是三清的道場。

跟西崑崙不同的是,西崑崙有瑤池仙境,而東崑崙卻又一條通天路。

踏上這條路,歷經無數磨難,只要通過,便能敲響道路盡頭的金鐘,屆時,三清便會現身收徒。如今,有沒有人走過這條路,慈航實際上並不清楚。

而這條路,好像是元始天尊佈下的。說實話,挺有意思的。

元始天尊推崇精英教育,結果,手下徒弟斷前路的斷前路,背叛的背叛。老子清靜無為,成聖之後,乾脆自己搞了一個小洪荒,自己玩自己的。靈寶天尊呢?廣撒網,雖然截教出了幾個大修士,可惜,最終結果大家都清楚。

反而是誰也看不上的西方二組,齊心協力,最後將佛教發揚光大,搞得風生水起。

前文說過,巫妖大戰之後,量劫實際上已經成為了一個計時單位。而一個量劫多久?六十四億多年。而佛教,將會大興一個量劫。 ,

第771章

保安也沒辦法。

顧東一抹溜的豪車,一台勞斯萊斯,三台大奔。

氣場嚇人。

但保安也不能讓客人倒在花叢里,起不來,一身血糊糊的。

這才開年正月末,多不吉利啊?

所以,還得來找酒店老總李正玫,由她決斷。

情況這麼一說,全場都驚呆了。

這顧東,也太經不起打擊了吧?

他在中海這些場面上的影響力,又一度降低了。

王霞真是一臉的不屑,還吃她的波士頓小龍蝦呢,好吃!

顧東要在手下身上找平衡,沒素質,關她屁事。

李正玫眉頭一皺,馬上對保安說:「那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把人送醫院」

但宋三喜站出來,放下水杯,「正玫小姑,還是我去吧」

「啊?你和你有什麼關係?」李正玫有點不解,還有點長輩的威嚴,「趕緊坐下,給我吃飯,你來也來得晚,東西又沒吃多少。」

「正玫小姑,這事,總的來說,也因我而起。所以,我有必要負點責任。男人嘛」

話音落時,宋三喜已經到了天賜廳的門口。

然後,消失。

全場,不得不刮目高看宋三喜一眼。

看看人家這氣度,這責任感和擔當!

連王霞都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做人!就顧東那樣的人,我能賣東西給他?我又能要他的地?」

趙良友點點頭,「嗯,霞妹說的不錯!三喜兄弟,很會做人。」

「是啊!沒想到那個顧東,脾氣這麼差。比起宋三喜來,真差遠了。」

「哎,李總,宋三喜剛才叫你小姑?」

李正玫,心裏頗高興,連忙道:「是啊!他跟我侄女兒,同班同學,情同兄妹。那時候,霞總還教他們音樂呢不是?」

王霞臉上一紅,「哎呀,正玫姐,別說這些了。我那,就是去練個手,散個心,來來來,一起喝一個,好久不見了」

「也是啊,你大忙人,感覺你又漂亮了呀」

「呵呵,是嗎」

「那可不?」

這邊,宋三喜很快來到了停車場。

速度,比保安還快多了。

花叢里,阿虎的確有點慘。

疼的捏拳頭,額頭冒汗。

他閉着眼睛,表情扭曲里,透着絲絲的怒意。

這,宋三喜看在眼裏,心裏明白。

這傢伙,肯定是對顧東有意見了。

確實,阿虎心裏委屈、恥辱、凄涼,但無可奈何!

打擊對手,最好從他身邊下手,從他內部開始瓦解。

這,就是策略和戰術。

不過,宋三喜來,倒還有別的因素。

他馬上俯下身來,伸手查驗一下阿虎的傷勢。

阿虎受驚,一睜眼,驚呆了。

「宋三喜,是你嘶~~~~」

言語之中,痛的倒吸一口涼氣。

宋三喜微笑道:「怎麼就不能是我?忍着點,我查看一下再說。」

手上不停,在阿虎身上摸了起來。

阿虎閉上眼睛,「真沒想到,你會來。我就是肋骨斷了幾根,鼻子碎了。」

宋三喜點點頭,「好,我知道了,就是這,這,還有這」

然後,他一揮手,示意保安過來幫個忙。

把阿虎弄到他的車後座,躺下來。

隨即,驅車,馬上趕往就近的醫院。

阿虎躺下來,感覺舒服多了。

宋三喜隨身的藥箱打開。

裏面拿了紗布丟給他,讓他自己止鼻子的血。

同時,拿了顆特效藥丸,讓他服下。

阿虎照做。 隨杉祿金倒飛,灰谷中爆發的呼喊忽然來了個急剎。

除了沒有那刺耳的尾音「skr!」,人們的表情像極了親歷車禍現場。

杉祿金現在的姿勢也很像。

他彷彿被迎面駛來的卡車撞到了似的,向外飛去,摔落在地,狼狽翻滾。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