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水晶神劍漂浮在徐川面前,就彷彿黑夜中的殺手,殺伐之氣之重,彷彿黑夜之王,殺戮之神般。

「民意神劍?」

徐川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這一刻他已經明白了很多,這是三個光點的潛能,只是過去自己一直沒發覺,而現在…這潛能出現了。

這光點,似乎能熔煉神兵?

將沒有器魂的法寶熔為己用,而且這血色水晶劍絕對不凡。畢竟其他法寶可沒能引起光點的注意。血色水晶劍一入徐川靈台,徐川就感覺到了那股血腥殺戮的殺伐之氣,當年也不知道是誰煉製的法寶,而且本身材質不凡,在神兵山都沒有絲毫破損。

此刻,民心若劍,意為殺伐!

八千多的民意值,讓這柄血色神劍也更加可怕。它沒有法訣,沒有五行寶物等加成,民心意志便是它的獨特之處!

「這才是我真正的法寶。」徐川感受著,他都能感覺到自己和面前的血色神劍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像驚虎膽,雲月刃等,認主以後都沒有這種感覺,可是這血色神劍卻是彷彿他血脈相連的手臂,肢體,心意!

「收。」徐川心中一動,「民意神劍」立刻急速縮小,化成了一條血色光線,再度鑽進了徐川靈台中。

體內養寶,血煉神兵,也有修真者這麼做,不過那都是大修士,傾盡心力蘊養一件法寶。徐川也無意之下得了一件本命一體的法寶。

憑這一件法寶,徐川的實力就提升了一截。

「一,繼續尋寶。氣運+10。」

「二,放棄尋寶。氣運-20。」

「還有?當然繼續。」

徐川心情大好,沒有絲毫猶豫繼續朝著前方飛去。夏皇弄的這神兵山,歷經兩萬多年,積攢的特殊兵刃法寶絕對不再少數,那是海量!

依靠氣運提示,徐川在一處山澗裂縫中找到了一柄銀白色的軟劍,這軟劍纏繞著,很不起眼,卻是同樣完整,而這次,吸引的卻是聲望光點。

聲望神劍!氣勢磅礴,劍出白茫茫的劍氣縱橫過一里,如乘風破浪,披荊斬棘!銳不可當!

有了這兩者經驗,徐川隱隱有些預感了,他算是明白為什麼氣運所指讓他來神兵山了。

前後不過一個時辰,徐川兩柄神劍到手。而後食髓知味,用了半天時間尋找,終於,在氣運指引下,在第九座山峰下找到了第三柄神劍。

這一柄劍通體金黃,宛如黃金澆築,壓在大山之下,只露出半個劍柄,徐川拔出,氣運根熔煉。

氣運神劍,通體宛如黃金,劍氣宛如流淌著的金色火焰,這是三柄劍中殺氣最弱,氣勢也最弱的。

甚至有些平和。但卻是三柄神劍中瑞氣最濃郁的。金黃色的劍光照耀,宛如一輪璀璨耀日!

神兵山一處隱蔽的山谷內。

徐川面前漂浮著三柄神劍,一柄血色水晶劍,殺意瀰漫,煞氣逼人,讓人不寒而慄。宛如殺手之王!

一柄通體銀白,雖是軟劍,卻氣勢磅礴,雍容華貴,堂堂正正,劍氣不動時蟄而不發,不顯山不露水,一動便是一劍光寒十四洲,天下萬劍盡俯首!剛柔並濟,兼顧蒼生,這是一柄王者之劍!

最後一柄,它不鋒利,近乎毫無鋒芒,卻通體金黃,宛如神聖!這是一柄天道氣運之劍!

「民意神劍,聲望神劍,氣運神劍!」

徐川被三柄神劍環繞,血脈相通,映照的他身上也是三種光芒繽紛,瑞氣萬千。 這個鏡頭是牽牛第一次和宋明熙父母見面,因為是雨夜,所以牽牛的外套和頭髮都濕了。此時坐在沙發對面的牽牛穿著T恤,頭髮還有點濕。

鏡頭中,陳昆略帶局促不安的坐在沙發上,對面的陳保國表情嚴肅,倒了一杯白酒,看著牽牛,一飲而盡,順帶打了個酒嗝。

陳保國稍微遠一點坐著姜珊,姜珊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今天女兒帶回家的男生,對丈夫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喝酒有點無語。

換了一身乾衣服的大美媛正拿著水果刀削水果,看了一眼陳昆,又看了一眼陳保國,不知道老爸接下來要怎麼審問今天自己帶回來的男朋友。

「你是說,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陳保國放下酒杯后,身體前傾,注視著陳昆問道。

大美媛聽了父親的問詢,也停下了削水果的動作,小心翼翼地轉頭看向陳昆,她也想知道陳昆會怎麼回答,同時呢,陳昆也看向了她,兩人對視又快速分開。

鏡頭轉向陳昆這邊,陳昆遲疑了一下,還是弱弱道:「……是的。」

「那你對我女兒了解多少?」陳保國一邊倒酒頭也不抬地問道。

「我們……我目前還……」陳昆還未說完就看到陳保國睜大眼睛,嚴肅地看著他,頓時說不下去了。

陳保國把手中的酒一飲而盡,重重地把酒杯擱在玻璃茶几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從下次開始,不要再玩的這麼晚了!」

說完,還不等陳昆有什麼反應,腦袋重重地磕在茶几上——醉了!雙手也無意識地垂下來……

陳保國突然喝醉的這個動作很突然,陳昆被嚇了一跳,鏡頭也瞬間捕捉到了他驚訝的神色,並給了他一個特寫,不過他很快想起了自己所在的場合,表情瞬間恢復正常……

「好了,這個鏡頭過了!」林東峻坐在監視器前面喊了一聲道。

這個鏡頭已經拍了三遍了,剛開始大家配合有點問題,又給大家重新說了下一些需要注意的細微表情動作后,這次很好。

電影中,接下來就是陳昆離開宋明熙家,在窗外聽到姜珊和女兒高媛媛爭吵的話語。這裡之後只要錄音就行了。

林東峻又看了一遍回放,感覺還不錯,「大家先休息一下,化妝師趕緊給演員重新化妝……」

接下來要拍的鏡頭是陳昆和高媛媛父母第二次見面的場景。兩人參加完校園舞會之後,宋明熙又喝醉了,牽牛送宋明熙回家。

場景依然在客廳,不過演員的服裝什麼的都有變動。比如陳昆此時就穿的參加校園舞會時的小西裝。

四十分鐘后,一切準備就緒,拍攝繼續進行。

陳保國依然是那副晚上睡前飲酒的習慣,獨自飲了一杯后,把杯子遞給對面的陳昆,「來,喝一杯!」

陳昆很謙虛地接過杯子,陳保國給陳昆倒酒,陳昆喊了句,「謝謝叔叔。」

陳昆舉著酒杯,向右邊側了側,正要喝酒,看了一眼斜對面的姜珊,想起上次離開宋明熙家時聽到姜珊對自己嫌棄的話語,有點不好意思,又轉到另一邊,端著酒杯一飲而盡。

然後雙手把酒杯遞還給陳保國,陳保國接過酒杯,沒動,抬了抬下巴,示意陳昆給自己倒酒,很有點翁婿對飲的感覺。

「大學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陳保國接過酒杯並沒有著急喝,看著陳昆問道。

「呃,」陳昆不知道怎麼回答,又看到對面男人嚴肅地看著自己,只得悶著頭皮繼續開口,「……實際上我還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

陳保國聽了這話,又打量了下陳昆,「我能看看你口袋裡都裝了什麼嗎?」

「哦,哦,好的!」陳昆一邊應著,一邊翻起了自己的口袋。

錢包、鑰匙、隨身用的硬幣,打火機這幾樣東西出現在了茶几上。

鏡頭在茶几上停頓了一下后,馬上轉到姜珊這裡。

錢包上面好像出現了什麼奇怪的粉色的東西,坐在旁邊的姜珊一眼看出來那玩意就是小雨衣。

然後看了一眼陳昆,又馬上轉到丈夫這邊,隔空對陳保國小聲說著「小雨衣」「小雨衣」……

陳昆也聽到了,頓時驚慌失措地把粉色小包包撥到茶几下……

「停!」林東峻在監視器後面喊了一句,「陳昆,你這個動作稍微過了點,既要表現出突然出現意外的慌張,也要儘力做好掩飾,希望可以矇混過關,臉部表情不要太刻意……你稍微再醞釀一下,咱們接著拍……」

「好。」

這個鏡頭前面還好,後面陳昆在發現突然出現在錢包上面的粉色小包包的時候,情緒有點不到位,出了點小問題,所以,只能重新拍後面這一部分。

稍作調整后,開拍拍攝第二條。

這次很順利,陳昆把自己突然發現意外的小雨衣又極力掩飾的情緒表現的很到位,看到對面的陳保國毫無形象地趴到茶几下面找小雨衣自己又沒有其他掩飾措施的糾結無奈充分表現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幹什麼用的?」陳保國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粉色小塑料包。

嗯,陳保國此時的形象很好地把一位保守的父親形象演了出來。

對面的陳昆聽到聽到陳保國的發問,極力裝作平靜的樣子,語氣稍微有點結巴,「據我所知,這東西是用來消滅艾滋病的……」

看到陳保國懷疑的眼神,頓了一下,又道:「……不過我還沒有使用過……」

兩人這個樣子還挺搞笑的,現場的人員有人捂住自己的嘴巴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陳昆有點受不了陳保國懷疑的眼神,開口辯解道:「實際上是有人在剛才來的路上……」

陳保國打斷了他:「……行了。」

不管陳昆的嘆氣,隨手扔下小包包,又拿起粉色的打火機看了起來。

「『飛翔吧!雛鳥』這是什麼地方?」陳保國舉著打火機讀出了打火機上面的文字問道。

陳昆臉上慌亂的神色一閃而過,強作鎮定勉強笑道:「哦,好像是賣人蔘雞的地方……」

陳保國看了他一眼,翻過打火機的另一面,又讀了出來,「『會讓你嘗到新鮮的滋味』什麼意思?」

陳昆有點尷尬,強顏歡笑道:「那個意思可能是說要讓我們嘗到地道的味道……」

陳保國臉上懷疑的神色越發嚴重,姜珊也在一邊念叨著什麼,看了看手中的酒杯,陳保國一飲而盡。

遂即腦袋有點撞到茶几上的跡象,不過在最後關頭生生止住了。

抬起頭看了看陳昆,問道:「你對我女兒是什麼看法?」

陳昆有點局促,抬了抬屁股,開口道:「額……目前我們還只是朋友,叔叔您不用擔心。如果彼此的關係有什麼改變的話,我一定會跟您說的。」

聽了這話,陳保國一張威嚴的臉上布滿嚴肅:「以後別和她見面了。」

說完,腦袋一歪,醉了。

「好了,停,這條過了。」林東峻大聲道。

拍牽牛和宋明熙父母見面的這兩次場景,花了不到五個小時就搞掂了,今天的任務算是完成了,眾人也都輕鬆下來。

「大家收拾一下,一會一起吃飯。」

PS:寫電影劇情對話時,不知道大家是習慣用電影中的角色名字還是演員的名字,這章是嘗試用演員的名字。之前兩部電影寫拍攝過程時都是用的角色的名字,有看的童鞋可以回復下比較習慣那種。

我比較習慣用角色名字,因為這樣更容易看懂劇情,但是我看其他寫拍攝時都是用演員的名字,大家有想法可以在這裡評論下。 喬顏見司邵斐遲遲不說話,只感覺願望沒有滿足的委屈的立即就要哭出來:「嗚嗚嗚,司先生你不愛阿顏了,都不讓阿顏叫哥哥~」

「好好好,叫哥哥,讓你叫寶貝,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好不好?」

「嗯,哥哥~邵斐哥哥~阿顏好喜歡你啊~」

喬顏叫了一聲哥哥后,很滿足的像完成心愿一樣的,在男人身上用小腦袋又使勁蹭了蹭,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個對主人邀寵的小寵物。

但沒蹭兩下,小寵物突然不開心了。

「可是哥哥,你為什麼對阿顏總是冷冷的,你對姐姐就那麼好,你知不知道,姐姐昨天又欺負阿顏,她罵阿顏是下賤的東西,是沒爹沒媽的小野種!她還趁沒有人,撕阿顏的頭髮!」

「嗚嗚嗚~阿顏頭髮被撕的好疼~阿顏也不敢打回來她,因為她說要是我敢對她動手,她就告訴你,你從來都是站她那一邊的!你肯定會懲罰阿顏的,嗚嗚嗚阿顏怕疼,阿顏不想被你懲罰~」

喬顏還是第一次對於小時候的事,跟司邵斐告狀。

這些司邵斐不知道,從來都不知道。

「阿顏,寶貝對不起啊對不起。」男人心疼的只感覺自己以前眼真瞎,他自責的都想扇過去的自己一巴掌。

「阿顏乖,不哭了啊,你以後有什麼委屈就跟我說,我會為你做主的,乖寶貝,不要埋藏在心裡,我明天就懲罰欺負你姐姐好不好?」

「真的嗎?」

喬顏眼淚汪汪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驚喜的不敢相信:「哥哥,你真的相信阿顏的話嗎?你終於相信阿顏了,嗚嗚嗚~那你要揍姐姐,像以前揍阿顏一樣的揍姐姐好不好?」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