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燕忽然放心了,她想起了存摺上有密碼。想取錢,銀行是要密碼的。如果不知道密碼,又如何把錢取出呢!

她忽然笑了,心裡感嘆道:「唉,這孩子,什麼事候能長大呢!」

用存摺支錢,最基本的常識便是得知道密碼,如果連密碼都不知道,那他拿這存摺有什麼用,到了銀行也支不出錢,弄不好,存摺還有可能被銀行給扣下,這是銀行在意識到存摺來路不明,產生懷疑時。

存摺密碼是董燕自己設的,就連吳江龍都不知道。

董燕不是防著吳江龍,而是因為吳江龍根本就無暇顧及,即使對他說了,過不了一會,他便會忘掉,所以說與不說一個樣。因此,這密碼也只有她一人知道。董燕明白,即使吳和平拿走了存摺,也是一張卡片而已,沒什麼作用。

這樣一想,董燕不在為存摺裡面的錢而擔心,它是安全的。

但是,她想不明白。吳和平要錢幹什麼?連續兩天,吳和平都沒提過要用錢的事,如果說了,董燕怎麼能不給呢!她又想,吳和平有津貼,如果沒大的花銷,也是夠用的。但是,她的這張存摺裡面可是十萬之多,吳和平要這些錢想要幹什麼。

想到這,董燕漸漸有了疑心,開始胡亂猜想著,吳和平是不是有了什麼為難的事,他想要幹什麼?

吳和平當下最想的,就是立即退出天堂歌舞廳。但他面前,卻站著八個死纏爛打的人,絲毫沒有放他走的意思,明顯看的出,這些人是想要吳的命。

吳和平什麼都可以給,但這條命可捨不得。要給,那也是袓國需要時,也是在最有價值的地方。

就這麼一個破地方,又是幾個小混混,就想要他的命,那怎麼可能!吳和平這樣一想,便有了主意,決定要大敢一場。

。 夜玖坐在椅子上。

「說吧,怎麼回事?」

「夜女神,你知不知道,你在全國各地特別火。」

夜玖皺眉:「我好像並沒有入娛樂圈吧!」

「嗨呀。」蕭向沂揮揮手:「不是娛樂圈。」

「你還記得你在大二時參加的一次綜藝節目嗎?」

夜玖想了想,點點頭:「的確,我那次受朋友的邀約,做了一次特別嘉賓。」

之後,她就收到一次任務,然後就穿越了。

說起這個,蕭向沂看著夜玖的目光就特別興奮還有一絲的同情和幸災樂禍。

「你知道嗎?自從那次綜藝節目后,你就火了,你所有的馬甲都被強大的網友給扒了。」

蕭向沂嘖嘖稱奇:「夜女神,你簡直就是超神了啊!你不僅會古箏,笛子,琵琶,刺繡,醫術……你竟然還是言天王的那個幕後神級創造人。

不僅如此,還是華夏最高學府A大的新生王,聽說軍訓時教官都被你打趴下了。

還有,全國卷的狀元,除了語文作文少了一分,其他全部滿分,學神級別的人物,牛批啊!」

說到這裡,夜玖有一絲尷尬。

她當然能打得過那個教官了,作為位一位殺手王還打不過,那她這個殺手當的也就太失敗了。

還有,就是蕭向沂說的那些技能,身為殺手,她要學會時刻偽裝自己,那些技能都是她偽裝時學的。

幸好還有些馬甲沒被扒完。

夜玖忽然有些慶幸。

可是自己的這種心理剛剛升起,蕭向沂接下來的話語就將她澆的一頭冷。

「更重要的是!」蕭向沂忽然一把抓住夜玖的肩膀,一雙黑眸嚴肅的盯著夜玖,頗有一些咬牙切齒的意味:「你竟然就是s神!你竟然就是我粉了三年的s神!那個手速超快,簡直無人能敵,在遊戲里大殺四方,冷酷女王攻的傳奇少女s神!」

蕭向沂瘋狂的搖著夜玖的肩膀。

「停停停!」夜玖一把抓住蕭向沂的手臂。

蕭向沂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夜玖扶著自己頭昏腦脹的腦袋,冷笑一聲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

夜玖有些蒙。

我艹!

還沒完!

「當然沒完。你在CV圈大神級別的身份夜槿微涼和寫《曙光》的夜白大神的馬甲都被扒出來了。

你知道嗎?當那些網友知道了你那些馬甲,一瞬間社交軟體的伺服器都癱換了。隨後你在各個圈子的粉絲,在知道自家大神居然還有這麼多身份時,也是一臉懵,隨後就想給你寄刀片。

我猜他們的心裡完全是『大神竟然有這種身份!居然都不告訴他們這一群粉絲!太不夠厚道了!寄刀片!一定要寄刀片!』。」

我艹!

夜玖忽然有些慶幸。

幸好自己穿越了,否則那些粉絲還不把自己給弄死啊!

想到自己以後要過著每天被寄刀片的日子,夜玖就一身冷汗。

平常那麼可愛的粉絲,怎麼會有這麼危險的思想,太闊怕了!

夜玖心裡頓時淚流滿面。

她還記得,那群粉絲經常還撒嬌賣萌,還說要自己注意身體,還說他們不急,還說最愛大大了。

屁話!

都是屁話!。 洗衣機帶來的頭腦發燒終於平復后,兩人再次回到後院那一方熟悉的躺椅處。

趙青葵仍舊高興地跟他攀談,「今天我還聽到了一個超級大消息。」

「什麼消息?」司寧配合地往下問。

「布票正式購票取消了!你聽說了沒?」

「取消了嗎?」司寧微微挑眉面上露出了驚愕。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你在鄉下還沒來得及聽廣播吧?」

確實,今天司寧在忙著測試修好的拖拉機有沒有故障,並沒留意新聞動態。

「我聽到這個消息差點飛起來,以後我再也不用顧慮布票的苦惱了,我想買多少就買多少!小葵花工作室終於可以大批量生產了。」

司寧靜靜地聽著小姑娘眉飛色舞地分享她的開心與快樂,良久才應和一句。

「恭喜你。」

「同喜同喜!畢竟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

「你給我的那100多尺布票,我會永遠銘記在心,以後有我一口香的就不會少了你一口辣的,這句話永遠作數。」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句話是土豪爹的口頭禪,也是她覺得最有道理的一句話。

而說到一口辣的,司寧終於想起打包回來的東西。

修長的手指把桌面上的鐵飯盒往趙青葵面前推了一推。

趙青葵順著他的動作望過去一臉疑惑:「什麼?」

「辣的。」司寧簡短的回答。

趙青葵好奇地打開飯盒,便看到了一盆紅彤彤油亮亮,卻讓人食指大動的干拌牛肉。在紅油辣椒醬的映襯下牛肉顯得是那樣垂涎欲滴。

趙青葵斯哈斯哈控制自己的口水不要溢出來:「你給我的?」

司寧點點頭:「好吃,就順便給你帶了。」

聽到這話趙青葵忍不住感動。

這就跟自己養的小狗狗在外頭看到啥好東西都忍不住往主人懷裡叼一樣的感受是一樣的。

她家的小笨狗真是懂事啊!

趙青葵恨不得起身揉揉司寧的腦袋才好,不過又怕司寧炸毛害羞躲房間里去,她只能把這種想法摁住。

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趙青葵趕緊進行人文關懷。

「你的傷怎麼樣了?好一點沒?我幫你換藥吧。」

司寧臉微微紅說已經好了,趙青葵卻是滿臉不信任。

「怎麼可能?昨天剛上的葯今天就好了?你以為你是超人吶?趕緊的,麻溜點把衣服脫了我檢查檢查。」

聽到趙青葵的話,司寧的臉一下就爆紅了。

他尷尬地咳了一聲以沉默代替回答「……」。

趙青葵無語的歪頭瞪他一眼。

「你真的是我見過的諱疾忌醫第一人。」

「脫!」

趙青葵半威脅半強迫地眯著眼睛瞪他。

司寧默默抿了抿嘴巴,左右躲不過了才老老實實的把白皙的手指往領口上湊,就跟擠牙膏似的不情不願地一顆一顆解扣子。

明明是純潔的上藥,不知為何,竟被他扭捏出了些許旖旎。

趙青葵忽然有種自己在強搶民女的錯覺,她不由得失笑

「明明是我幫你上藥,結果你倒好,委委屈屈跟個小媳婦兒似的。我又江洋大盜,你怕什麼。」

。 「不準挑食,你都多大了,還挑食,不喜歡吃也要吃。」小男孩不說還好,他一說他媽反而給他夾了一筷子小青菜,非讓他吃不可。

小男孩苦着臉,罵他媽壞。

他轉過頭跟他爸爸,還有爺爺奶奶告狀。

雖然小男孩也知道這是無用功,可他就是要這麼做,不這麼做,感覺自己好像虧了。

老阿姨安慰了他幾句,說這個菜特別好吃,只要他嘗一口都知道了。

「再長還不是那個味道,我又不喜歡吃青菜,我就喜歡吃肉……」小男孩一臉的委屈,被他媽媽一瞪,乖乖的夾了一塊筷子青菜塞進嘴裏。

他連嚼都不想嚼,就想直接咽下去。

可惜青菜是纖維性食物,不嚼是不可能的,小男孩沒有辦法,只能稍微嚼了幾下,但就是這麼一嚼,他愣了一下:咦?

味道好像有些不對!

嗯,確實跟他平時吃的小菜菜不太一樣,特別好吃。

越嚼越香,小男孩嚼了好幾下,臉上的表情變得喜悅起來。

老阿姨一直盯着他,看到他露出笑意,立馬說道:「是吧,沒有騙你,這個小青菜特別好吃,對不對?」

小男孩兩眼放光的說道:「嗯嗯,特別好吃,我好喜歡吃。」

然後也不用大人勸了,就自己吃了起來。

兒媳婦有些差耶,還以為是自己兒子長大了,所以才會吃青菜。

然而等到她也給自己夾了一筷子,吃起來的時候她也怔了一下:這味道……

連忙又夾了一筷子品嘗。

是的,沒錯,這種小青菜跟平時吃的有些不太一樣。

它不僅入口即化,還特別好吃,難怪她兒子突然喜歡吃了。

她跟保姆確認,這個小青菜是不是就是用老阿姨買的那個食材做的。

在餐桌上一起吃飯的保姆點頭:「嗯,就是用桃姐買的那個菜做的。」

「媽,你這回買的這個小青菜特別好吃,在哪買的呀?下次就買這種好了。」

老阿姨的兒子也嘗了一口,誇這個才好吃。

老阿姨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這才把這個菜是在外地買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這是從外地託運回來的?!這民宿做的菜這麼好吃嗎?我還從來沒聽說過民宿做的好吃,我只知道民宿環境好之類的。」兒媳婦的臉上寫滿了驚訝。

老阿姨說道:「我們去之前也沒有想到吃吃過以後才知道的,就是因為覺得他們家的菜做的特別好吃啊,又聽說他們食材是他們自己種的,所以就買了一些……」

兒媳婦終於明白,為什麼她婆婆會買這麼多菜了。

剛剛還嫌她婆婆買的東西有點多,結果她婆婆說人家是不對外賣的,是因為他們誇好吃,人家見他們喜歡民宿才賣給他們的,吃完了就沒有了。

兒媳婦突然覺得:好像買少了,怎麼破?

本來還想拿一些送給別人,這一下,她連送都不想送了。

自己吃都不夠,為什麼還要送人呀?

但爸媽還是瘦的,畢竟是她爸媽嘛。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