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煜行沒有推開她,笑笑說道:「我只是覺得,你沒有必要這麼委曲求全。」

白茜然柔柔的看著華煜行,微笑說:「煜行,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你看好吧,總有一天,涼涼會接受我的。我有信心哦。」

華煜行眸光一閃,表面跟他說,要和溫涼搞好關係,是為了的他,還有華,溫兩家的關係,可背地裡卻陷害污衊溫涼。這麼表裡不一真的好嗎?

故意半真半假的說道:「我看得出來,你討厭溫涼。其實你不用為了誰,事事都委屈自己,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希望你開心。」

華煜行的前半句話,讓白茜然心裡漏跳了一拍,可後半句話,卻又成功讓她飄了起來。

「沒有討厭啦,可能是涼涼不喜歡我,經常辱罵我,所以你才會覺得,我也不喜歡她。我其實沒覺得自己委屈。我只希望自己的付出,能早點得到回報。爺爺他們都不喜歡我,我要努力做到最好,好讓他們支持我們在一起。」

如果換了以前,他肯定會說,是我娶你,又不是他們娶,你沒有必要費力的去討好他們,可現在這樣的話,他卻再也說不出口了。

看著白茜然那懂事乖巧的樣子,華煜行笑了,她是不是覺得,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只要自己死不承認,別人就不知道真相了呢?

「對了,煜行,李導那邊我都拍了十多天的戲了,要是被踢了,我的心血就白費了,你能伴我想想辦法嗎?」白茜然突然扯開了話題。

華煜行笑了笑,原來在這裡等著他呢:「放心吧,李偉還沒那個膽子。」這部劇是他投資讓她做女主角的,導演又怎麼敢輕易換了她呢。

白茜然立馬露出了喜悅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在華煜行臉上輕輕吻了一下,嬌羞的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付出了那麼多,如果付之東水,我又得難受好久了。」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會衝動的吻住她,好好享受一番,可這次,他就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白茜然以為自己會迎來,暴風雨般的親襲,然後華煜行會抱她上沙發滾一滾。卻沒料到這次華煜行竟然沒有繼續,心裡微微有些窘,以前只要自己稍微勾勾手指,華煜行就會欲罷不能。而她這種欲迎還拒的方式,也是從來沒有失手過。這次是怎麼了。

「乖,還有別的事嗎?如果沒有的話,我還有個會議要去開。」華煜行扯開了話題。以前對白茜然這種討好的他的方式,他很喜歡。可此時,他卻半點興緻都沒有。

白茜然故意勾著他的脖子,輕輕吻了吻他的唇瓣,接著快速撤離,好似擔心會被男人抓回去撲到似的。可華煜行並沒有如她所願的,把她摟回去。

白茜然內心無比尷尬,微笑說:「煜行,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只是,我可能在這裡等你嗎?一會下午我們一起去午飯。」

如果是以前,華煜行肯定不會拒絕,可現在,他卻有點排斥:「我看你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與其留在這裡,一個人胡思亂想,不如去逛街購物吧。你也好久沒去購物了。」

白茜然一聽說購物,內心喜不自禁,可表面卻猶豫說:「可是,我更想留下來陪你。」

華煜行看了看手錶說:「乖,晚上有空陪你吃晚餐,白天你自己安排,這兩天我可能有點忙,你照顧好自己。」

白茜然乖巧的點了點頭:「那好吧,我等你一起吃晚飯的哦。」

華煜行點了點頭。

白茜然背上小包,跟華煜行說了聲再見后,興高采烈的離開了辦公室。

華煜行看著緊閉的辦公室門,心裡五味雜陳,溫涼如果一直不反抗,那自己是不是這輩子都不可能看到,白茜然的另一面呢。

以前覺得她只是有點女孩子家的小心思,不會去傷害別人,所以每次溫涼仗勢欺負她。他都會不顧一切的替她把面子掙回來。哪怕是得罪溫家,他也是不惜一切代價。

只要說一句她的不是,就是與他為敵。縱然是對待自家老爺子,他為了她也是直接開懟。為了那個純潔善良的女孩,他可以拋棄所有,可如今,現實卻狠狠給了他一巴掌。

這時,一陣敲門聲突然傳進了辦公室。

華煜行回過神來:「請進。」

小丁拿著一份辭職報告走進了辦公室。

把辭職信遞到華煜行面前,很認真的鞠了一躬說:「先生,我給人事部遞交辭呈,人事部說,不歸他們管。」

「為什麼要辭職,工資不夠高嗎?」華煜行蹙眉,小丁有點一根筋,但是辦事的能力還不錯,而且也夠忠心。

小丁有些為難的撓撓頭說:「先生,不是工資的問題。」

華煜行疑惑:「那是什麼,家裡的問題,還是你個人的問題?」

小丁露出一個內疚的表情,說道:「我,我個人的問題,我辦事不夠靈活,昨天的那件事,我或許應該先告訴您,這樣您也許就能阻止白小姐犯錯了。」

華煜行開口說:「小丁,你並沒做錯什麼。她有心想要害溫涼,縱然我提醒她,她也可以假裝不聽不見。」

小丁垂著頭說:「可,可是看你在外人面前丟了面子,我心裡太過意不去了。」

華煜行自嘲的笑了笑說:「行了,別矯情了,拿著你的辭呈滾回你的辦公室去,以後她讓你辦事,你第一時間告訴我就是了。」

小丁重重點了點頭:「好,那我以後能不幫她做事嗎?」

華煜行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小丁心裡鬆了口氣,拿起辭呈離開了辦公室。

華煜行看了看手錶,該去會議室了。 第二天,莫守拙與有嬌早早醒來,來到洞外。

太陽尚未升起。

雖是初夏時節,肉眼卻看不到一絲絲的靈氣之霧,空氣中流淌著的,只有瀰漫的死氣。

這些死氣,一定是來自鬼婆所說的暗魂詛咒。

二人在洞外的平坦之地,面對面坐下。

「有嬌,我現在給你講武者煉體。」

「好啊!」有嬌爽快地說道,一副準備很認真聽的神態。

莫守拙曾經多次給有嬌講過煉精的方法,她從來都不認真聽。

現在不同了,體內有了兩千樽能量,早已超過了人類修鍊的天限態,可惜不會用。

非常之地,容不得再有半點馬虎。

「煉體共有四道程序,煉精、化神、成虛、破體,分別稱為煉精境、化神境、成虛境、破體境。

煉精境,目的是獲得能量,並將能量賦予手中武器化作殺氣。自修能量五百樽達到第一個大關口,稱為半滿態。自修能量一千樽達到凡人天限,稱為天限態。

化神境,目的是打通任督二脈。成虛境,則是要打通沖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陰維脈、陽維脈。成虛境圓滿,奇經八脈暢通無阻,形成一個環路。脈絡如同江河,丹田如同大海,能量可出丹田入脈絡,也可自脈絡入丹田。

破體境則是在此基礎上,用意念控制體內能量從四肢百骸破體而出,可化作殺氣,也可在周身形成能量防禦界。

五朵小花中的兩千樽能量入體之時,已經助你打通了體內的奇經八脈,並且能夠沿着這些脈絡自主運行。

你現在欠缺的是意念,意念若是不夠強大,便無法控制體內能量完成破體。所以,從現在開始,你要苦修鍊意之法,儘快使自己的意念變得強大。」

「聽着好麻煩啊!」

「聽着麻煩,實際並不麻煩。最麻煩也最難的事,五朵小花中的兩千樽能量已經全都替你做完了。」

「好吧!那我開始煉意了。」

「平心靜氣,絕不可有一絲雜念。」

「知道啦!少爺你怎麼跟個婆婆一樣,嘮嘮叨叨的。」

「你看我像個婆婆嗎?」

有嬌「嘻嘻」一笑,「你不像婆婆,你是少爺。」

莫守拙看着微閉雙目的有嬌,心中生出溫暖。現在的她,已經成了自己心中最柔軟的存在了。

微微一笑,靜下心思,微閉雙目,打開水滴之眼透視凡體功能,找到端坐於靈海中的元神,開始了三級煉神術。

第一級,戰神術,為元神修戰骨。

意念生念力,念力碰觸元神。

莫守拙發現,自己的元神竟然是個很懶的傢伙。而且,他現在還控制不了他。

意念生出的念力之手無論如何碰觸,元神始終端坐在靈海之中一動不動,推一下,晃一晃,然後瞬間坐正,不回應,也不站起。

最多是眨眨眼睛,裂嘴一笑。

無奈之下,念力之手化作拳頭,一拳打在了元神的前胸,把元神打得翻身倒地。

倒地之後,卻又坐起,不氣不惱,反而一笑。

我靠,想不到自己的元神竟然是個任人欺負的主兒。

莫守拙心裏嘟嚷了一聲。

既然這樣,你就老老實實挨打吧!看到底打上多少拳才能把你惹急了。

念力之手時而成拳,時而變掌,一拳接着一拳,一掌緊跟一掌,拳頭落在元神的前胸和頭上,巴掌則扇在元神的臉上,把他打得跟個不倒翁一樣。

在莫守拙都感覺到有些過意不去的時候,元神終於忍耐不住。

沒個逼數了是不?

笑容消失,騰地起身,朝着念力之手撲了過來。念力之手迅速化作一個小人,兩個小傢伙廝打在一起。

整整三天,兩個小傢伙一直打架。

至第四天,莫守拙能夠控制元神,無論想不想打,莫守拙都能用意念控制他打。他的心念就是元神的心念。

此時的莫守拙,如同控制着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是自己念力小人,一個是自己的元神小人。

兩個小傢伙打得不亦樂乎,而他的本體,則成了觀戰之人。

元神越打越結實,慢慢地從一個柔弱的白霧小人變成了一個強壯的小人,生出了骨骼,擁有了戰力。

至第七天,意念小人已經不是元神小人的對手。

打不了多長時間,意念小人就會被打倒在地。而元神小人則會叉著小腰笑得肩膀一聳一聳,神態很氣人。

意念小人代表了莫守拙的戰力,受制於非本體作戰的緣故,其戰力會比莫守拙真實的戰力稍弱上一些。

當意念小人再也打不過元神小人的時候,說明元神的戰力已經差不多達到了莫守拙本體的戰力水平。

腦海中的聲音再次出現,「恭喜莫守拙修得一級元神,元神生戰骨,可馭刀飛行。」

莫守拙站起來,意念瞬至元神,生出飛行之念,驚鴻刀,不,應該是天魂刀,自動出鞘,飛往空中。

莫守拙縱身一躍,意念不止,控制天魂刀於空中飛行。

如同站在大海中的一葉帆船之上,初時不敢太快,身體不穩,快了怕是會掉下去。

飛行了一會兒,身體逐漸變得可控,遂慢慢加快了速度。

再過一會兒,已是隨心所控。可快可慢,可上可下,可轉彎可掉頭。耳邊有風聲呼嘯而過。

由於有嬌正處於修鍊的關鍵時刻,莫守拙不敢飛得太遠,也不敢過久停留,空中轉了一會兒,便飛回洞前,天魂刀自動入鞘。

一級煉神,戰神術,七天圓滿。

彷彿有一陣颶風吹過。

不是風,是從有嬌體內破體而出的能量化作的殺氣。

殺氣濃烈,逼得莫過拙迅速後退了數步。

破體境,煉體圓滿,有嬌同樣站在了武者之巔。

看着睜開雙眼的有嬌,莫守拙學着自己腦海中的聲音說道:「恭喜有嬌,達到破體境,煉體圓滿,站在了天下武者之巔。」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