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氣十足的聲音,帶著颯爽的味道,讓人一聽就很有好感。

奚淺看向從流光里走出來的英麗女子,眼裡露出驚艷。

「看樣子我的長相讓小師妹很滿意!」洛雲音眨眼。

這話有點怪。

奚淺沒回答,「敢問仙君可是……」

「我是你大師姐洛雲音,也是唯一的師姐喲,來,叫聲師姐聽聽。」洛雲音是個乾脆利落的性格,不喜歡扭扭捏捏的。

奚淺笑了,「拜見大師姐!」

貨真價實的仙君,她的靠山。

「來,這是師姐給的見面禮。」洛雲音很開心,掏出了一大堆見面禮。

大多數都是煉製好的仙丹。

此仙丹和靈界的仙品丹藥可不能放在一起比,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謝謝師姐。」奚淺很開心的收下。

雖然大部分都不能用,會爆體。但萬一呢?

而且以後也能用不是?

「不客氣,對了,師尊讓我轉告你,說他有急事必須離開,你突破分神後期后,就可以離開宮殿,回到靈界了,但是,讓你千萬記住,修練一途,切記遵守本心!」洛雲音轉告師尊的話。

奚淺鄭重的聽了,「師姐,我知道了。」

「嗯。」洛雲音收起嚴肅,復爾走笑起來。

「這裡你不能久呆,我送你回去吧。」

「好。」

奚淺跟在洛雲音的身邊,踏出了宮殿的大門,第一次看到宮殿外面的景色。

不過,她卻沒來得及多看,就猝不及防的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奚淺意識回籠,發現自己在半空中。

她心一提,下意識的穩住身形。

「砰!」

卻被迎面而來的流光猛的砸中,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

「你竟然敢搶我的機緣?!」對面一個氣勢洶洶的撲過來。

手裡還凝聚著濃郁的靈力,合體巔峰!

奚淺心神一動,直接消失在他面前,讓那人撲了個空。

「吳師兄,如何了?東西呢?」接近著,後方湧來了一大堆人。

各方勢力都有。

萬劍宗,玉仙宮,蓬萊仙門和雲渺城的人都在,還有很多散修。

奚淺隱匿在暗處,看到這樣的陣仗,面色微沉。

她低頭,看了一眼衣袖裡正在瑟瑟發抖的小東西,有些無語。

「小白,這是你兄弟?」她在心裡道。

在她有意識的時候,就能聯繫上小白幾個了。

只是幽熒沒在,她在那處深淵裡融合自己的一半真身。

「才不是,天上地下,我是唯一的好嗎?」小白很傲嬌。

他根本不會有兄弟。

「可它除了眼睛,和你一模一樣啊。」這小東西的眼睛,是幽藍色,小白是淺紫色。

除了眼睛,也真的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我反正沒兄弟,你別問我。」小白在靈獸空間里躺著,翻了個白眼。

「仙子姐姐,我也沒有兄弟喲!」突然,一道青青脆脆的聲音在奚淺識海里響起來。

不止是她,小白幾個都嚇了一大跳。

「剛才是你說話?」奚淺看著袖子里的小白團。

「是的吖仙子姐姐。」

不好!

奚淺突然捕捉到小白團腿上的一絲不同,連忙撕裂空間離開原地。

「轟——」

就是在那瞬間,一道洶湧猛烈的攻擊落在剛才的地方。

轟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

「吳師弟,你真的看到那小東西被人搶了?」卓風冷著臉看剛才想對奚淺出手的吳師兄。

他是玉仙宮的弟子。

現場玉仙宮的弟子,除了他之外,還有三人,都是合體巔峰,快要突破出竅期的那種。

「我確定看見了,就是挑釁我們玉仙宮太上長老的那個賤丫頭。」吳師兄眼裡快速閃過一絲陰鬱。

暗處,奚淺的眼神一沉。

她在心底冷笑了一聲,然後劃出一個空間裂縫,把小白團扔啊進去,「小白,你先帶她離開。」

她還真就搶了。

自己送上門來的機緣,沒道理放過啊。

分神後期的實力,嗯,可以是是合體巔峰了。

兩個小白團離開,空間裂縫合上,恢復成原樣。

奚淺指尖的空間法則之力消失不見。

她突然出現在吳師兄的對面,看著他瞪大的眼睛,抬手握著神罰之劍輕輕一劃!

一道浴火鳳凰洶湧而出,直接沖了過去。

火紅色的倒影在他的眼裡越放越大,直到離他只有半米的距離,旁邊的卓風突然扔了一道強悍的符篆過去。

姓吳的也反應過來,立刻離開原地。

符篆遇上鳳破九霄,頃刻間化為灰燼,卓風面色一變,忌憚的看著奚淺。

面對突然出現的人。

所有修士都開始蠢蠢欲動了。

奚淺瞥了一眼卓風,然後看著吳師兄突然笑了,「你這人真奇怪,自己把東西據為己有,卻還想要賴在我身上,怎麼?是想借刀殺人?」

「玉仙宮如此不濟嗎?太上長老以大欺小不要臉,對一個分神期的小輩出手不說,宮裡的弟子還胡亂咬人嗎?」

「你……」

就是現在。

奚淺眉宇間突然閃現出冰冷的殺意,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時,陡然消失。

又陡然出現在吳師兄的面前。

「撲哧」長劍從他胸膛穿過。

奚淺笑魘如花的握緊手裡的長劍,又往裡面狠狠一捅。

猛地一下抽出來。

然後抬手放出九天神雷,直接把他的神魂全部毀滅。

現場一片寂靜。

奚淺似笑非笑的看著玉仙宮另外的三個弟子。

「你們……要報仇嗎?」

。 他並不懼怕,只是這種事情,換誰聽在耳中,也足以一片驚愕了。

於尊拱手抱拳,道:「前輩,於尊去了!」

老者道:「慢著!你不能走的不明不白!」

「哦?前輩還有何事?」於尊一臉神滯,道。

老者嘆了口氣,道:「你還未知我名姓,便與我道別?」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這有何妨,想必這也是我與前輩的最後一次會晤!」

老者道:「你這小兒,真是令人無可奈何!罷了!你且去罷!」

於尊笑道:「若是前輩願讓於尊知之,於尊自是心悅!」

老者郎笑,道:「那你聽好了,我乃是——清君!」

於尊幽幽道:「前輩可是鬼蜮的尊者?」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何止?你且去罷!來日定會再見!」

於尊輕輕地點了點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可令他想不到的是,在此域他竟遇到了熟人,那人一頭紅髮,魁梧挺拔的身軀,好似一道利矛,他鮮紅色的雙眼,裸露著一片凶光。

他手中握著一把三叉戟,靜靜地立於那高天深處,他忽的直飛而下,擋在了於尊面前,而此刻,於尊自離開老者時起,已過了一天一夜,此刻的蒼穹爍閃著一片片青紫色的雷光。

他們盤踞在高天上,好似一條條細密的毛細血管。

於尊心神一滯,靜靜地望著眼前他這位兄弟,那人冷酷的眸光中,似漸漸有了一絲親熟之意,他手中的三叉戟,忽的脫手而去。

他手臂顫動著指向於尊,道:「可是於兄?」

那一刻,兩人心底皆有一分濃濃的苦澀以及一絲深深的哀愁,於尊道:「旭烈,可是旭烈?」

寒旭烈的眼眶濕潤了,他靜靜地望著眼前他的這位兄弟,他忽的抱住於尊,那一刻,有苦也是他自知罷。

於尊嘆道:「旭烈啊!旭烈!你可安好?你可安好?」

寒旭烈擦了擦眼中的淚水,道:「於兄,你可讓我好找啊!」

兩人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於尊緊緊地抱住寒旭烈,那一刻,他終是感到了一絲悵惘與無奈。

天空忽明忽暗,一層淡淡的華彩,靜靜地鋪就在這片幽暗的荒古大地上,這四處血紅色的鋪陳,令此地顯得更為詭異妖冶了。

寒旭烈聲音嘶竭道:「於兄,你可知閔夢,現在何方?」

於尊無奈地搖了搖頭,他明白,他的這位兄弟,業已知道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究竟意味著甚麼?

他也明白或許佳人早已在這片詭異的世界里重生。

可閔夢究竟在哪裡?這卻令於尊感到一片濃濃的苦澀。

「旭烈!你可相信緣分?」於尊靜靜地抬頭仰望著蒼穹,道。

寒旭烈輕輕地點了點頭,道:「我相信!這情愫令我相信,這世道亦令我相信!」

於尊笑道:「旭烈且將你在三岔幽羅界發生的故事,講述一遍罷!」

他一臉苦澀,道:「於兄,此刻你應稱我為寒影!」

於尊點了點頭,道:「你現在甚麼身份?」

寒影無奈地嘆了口氣,道:「我乃血族的王侯!」

於尊靜靜地點了點頭,道:「這血族可是鬼蜮中存在的種族罷!」

寒影點了點頭,坦言道:「沒錯,這血族確是鬼蜮中所存在的種族!」

「那……你可是去過鬼蜮?」於尊略有一絲猶疑,道。

寒影長吁了口氣,他的眸中漸多了些晦暗的物質,道:「於兄,可想去鬼蜮走一走?」

於尊靜靜地點了點頭,倏爾,嘆道:「我應去鬼蜮尋我的琪兒!」

寒影幽幽道:「可那鬼蜮,儘是些靈魂殘片,你若真的要尋到你的琪兒,還要尋到一株藥材!」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