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更糟糕的是,隨著這名士兵退出戰鬥,火力點瞬間有了一個空檔,一隻變異體隨即沖了過來,朝著被粘液腐蝕的裝甲鋼板撞了過來。

嘭的一聲,那處被腐蝕的裝甲鋼板上隨即被撞得凹陷了進來,並且還產生了幾條裂紋。

班長最先反應過來,他一邊快速沖向這處火力點,一邊掏出身上的一枚手雷,從射擊孔遞了出去,然後手一抽,拔掉了手雷上的保險環。

轟!!

一聲巨響,外面的變異體隨即被這枚手雷給報銷了,而被撞出裂紋的裝甲更是在爆炸后崩落了好幾塊,露出一個腦袋大的豁口。

班長來不及察看戰果,立即拉過一名士兵命令道:「守住這裡!」

就在這危急時刻,十七號車恢復了戰鬥,有了十七號車的火力援助,兩輛車終於抵擋住了變異體的進攻,並開始向外呼叫支援。

「……二號與三號防禦點之間的巡邏車輛遭到變異體襲擊,並發現了新型變種……」聯絡官接到巡邏車輛的求援信息后,立即向柳崢進行了彙報。

柳崢此時站在飛艇的窗邊,已經發現了正在交火的地方,他一邊拿著夜視望遠鏡察看,一邊命令道:「命令炮兵營向B04區域進行試探性炮擊,二號與三號防禦點全力戒備,救援車隊隨時待命!」

柳崢皺眉的看著那處交戰的位置,雖然看似有很多變異體在圍攻那組巡邏隊,但都是前方密集,後方稀疏,看著陣仗很大,但總數最多只有兩百隻而已,並不是變異體的主力。

要知道,他們可一直在空中監視著老城中變異體的一舉一動,如果變異體的真的有大動作,是不可能能瞞過他們的,但這種小規模的突襲隊就不好掌握了。

就在這時,炮兵陣地已經調整好了射擊諸元開始炮擊,依然是煤氣罐大炮。

雖然炮兵營裝備有迫擊炮,不論精度還是射速都遠勝煤氣罐大炮,但就威力而言卻是遜色了很多,尤其是在城市這種建築密集的地方,煤氣罐大炮依然有用武之地。

通、通、通——

幾聲炮響后,幾顆煤氣罐炮彈便拋灑在了巡邏車隊遇襲的南側區域。

一陣劇烈的爆炸之後,幾棟房屋隨即被炸塌了,但一切安靜如常,這片區域果然如同柳崢所料,並沒有埋伏變異體的大部隊。

「救援車隊出動!」確定了沒有危險后,柳崢這才下達了救援命令,只是他心中卻有些疑惑的想到:「難道變異體只是打算實驗一下新型戰法么……」 大神官見缽金如此好用,心中更覺痛快極了,手影猛地一抖,豪光中的那柄劍赫然消失了!

一旁的包括花托王子在內的大人物們,都大吃一驚。

這缽金竟然可以隨意變化,好厲害的武器。

這在靈氣全無的虛界,是非常難得的。

大神官意氣風發,微笑說:「好,其中十個獵物歸我,其他的歸你們。」

說罷,大神官驅使坐騎,以極快的速度朝那五十多個商隊護衛撲了過去。

等到大神官近身後時,營地里的眾人才發現有人入侵。

大神官全身被盔甲覆蓋,他那頭半紅半黑的長發,猶在隨風飄揚,如同魔界降臨的鬼神一般,殺氣騰騰。

「你……你是誰」就在一眾護衛疑惑中,大神官開始動手了。

他手中的缽金先是變成了一把鐮刀

「哈哈哈哈,你們的腦漿,是本神官的。」

狂笑聲中,大神官整個身體借勢彈起!

「颼」的一聲,他的人已如子彈一般,撲向了他的獵物們。

當他飛到這些護衛的頭頂時,大神官冷酷無情地笑了笑。

手中發光的鐮刀輪轉,朝著這些護衛腦殼輕削。

接著「噗噗噗噗噗」的各種聲響!

頃刻間血幕滔天,十多護衛的天靈蓋,竟被大神官手中鐮刀切了下來。

變生肘腋,其他商隊護衛登時毛骨驚然,面無血色。

「怎會這樣的?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們?」

大神官舔了舔嘴唇:「你們殺其他生物的時候,會告訴他們獵殺的原因嗎?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我殺你們,沒有任何原因,純粹為了爽而已。」

說罷,他又劈碎了其中一個護衛的天靈蓋。

驚呼聲中,商隊所有人四散而逃。

「哇!救命啊!趙東家在哪,快點逃啊。」

他們此刻還不忘喊趙孝逃走。

卻沒想到趙孝早就把他們的命當成商品給賣掉了。

大神官手中鐮刀又變成了長矛,刺入一個護衛的腦殼后,便不再殺人,他對其他鬼面騎士說。

「眾位王子,接下來,其餘的獵物夠歸你們了。」

其他鬼面騎士,都是黑齒國王子或貴戚。

他們精通狩獵,武藝高強,醉心於殺戮,二話不說就開始追殺剩餘的護衛。

為了不讓樂趣太短暫,他們甚至拋棄了坐騎,步行追殺商隊護衛們,完全把他們當成獵殺玩具。

這些王子一路追殺,商隊護衛們一路逃跑。

不少護衛被拋射而來的箭矢,穿透了背部,射穿了喉嚨,射爛了腦袋。

有的護衛,則被箭矢硬生生釘在了沙地上。

一個胖胖的護衛停下腳步,還舉起雙手想要投降,大叫:「有事好商量。不就是求財嗎?我們這有水,你拿去就好,千萬別傷人性命啊。」

『啪』得一聲脆響,那胖胖護衛被其中一個王子追上,一鎚子砸了腦袋,半個腦殼飛了出去。

王子們瞬間全都瘋了一般得開始大肆屠殺起來。

護衛們哭爹喊娘一般得四散逃逸。

大神官則在一旁靜靜得目視著自己的晚輩,用各種殘忍的方式獵殺這些護衛,臉上表情很是欣慰。

幾個護衛也看出了今晚無法倖免了,硬著頭皮衝上來,要和王子們拚命。

其中一個王子手持一桿鐵槍,旋轉如車輪,猛地一劃。

那些個衝上來的幾個反抗的護衛,一瞬間,脖子全被劃了一條老大的口子,當場被割喉倒地。

這些王子絕不是養尊處優的敗家子,而是各個戰鬥力爆表猛將。

王子們見血之後,誰也冷靜不下來。

他們就像是一頭猛獸一般,所過之地,一切生命都被他們剁成了齏粉。

剩餘比較怕死的護衛們看著這幫王子們提著各種武器向他們逼近時,紛紛磕頭求饒。

但這些喜歡血腥的王子,卻無動於衷,一句話不說,毫無憐憫得砍下了他們的人頭。

不一會,營地里幾乎沒有活人,甚至沒有完整的屍體。

這些護衛都是趙孝精心挑選的高手,然而相比而言,這些王子們才是真真正正的殺戮。

這些王子們殺得意猶未盡。

「太沒意思了,這麼一下就全完了。」

「趙孝,你這次帶來的獵物品質太差,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還是殺黑煞族有意思。」

趙孝苦笑說:「這些護衛都頂尖的,他們之所以死得那麼塊,是因為王子們越來越強了。」

一個王子說:「趙孝,你再去給我找更厲害的獵物。我給你八車水。」

趙孝愣了一下,眼睛里透露出了貪婪之色:「八車?」

因為貪婪,他突然想起了羽塵的那一支隊伍,就駐紮在附近的店鋪內。

這不就是現成的獵物嗎?

而且實力一個個都很強。

但趙孝很快搖了搖頭,說:「唉,還是算了吧。那個羽塵似乎有點太強了,對王子們太危險,不適合當獵物。」

趙孝並非傻子,單單從羽塵一劍斬殺巨蜈蚣的戰例,就知道對方很強,有點深不可測的感覺。

王子們見欲言又止,非常不滿:「有什麼不合適的。」

「對啊,是不是有厲害的獵物?」

「我手都癢了,趕緊帶我們去狩獵。」

就連大神官也開口說:「趙孝,說吧。厲害的獵物在哪?只要他們夠強,我給你十車水。」

趙孝只能把羽塵他們的行蹤告訴了大神官他們

「有一隊高手,目前就住在原本屬於黑煞族的店鋪內。不過裡面有一個叫羽塵的人,劍術非常高超,不好對付。我怕王子們會有閃失。」

大神官聽了趙孝對羽塵的描述,淡淡說:「放心,我們狩獵那麼多年了,懂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道理。對付厲害的獵物,我們也不會魯莽,也不會大意。待我去招來三千衛軍,專門對付你所說的這個厲害的羽塵。至於其他人,就由王子們去狩獵吧。」

王子們高興得差點跳起來。

「太好了。」

大神官命令趙孝:「你先去那店鋪中,將那個羽塵引出來。我會率三千衛軍在外圍圍殺他。」

趙孝聽命:「是,大神官。」

說罷,趙孝真帶著人,打算回去騙羽塵。

這個虛界充滿了爾虞我詐,即使趙孝這樣表面看上去無比良善的人,內里也藏著無比骯髒的心。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黑壓壓一片,數十上百名保鏢,洶湧的圍堵在病房外走廊門口。

將整片走廊都給圍堵的水泄不通!

秦蒼穹叼著煙,一步一步,緩緩走出病房。

病房走廊外,那群試圖攔截的保鏢們,根本無法靠近他身。

秦蒼穹右手一抬,「呯……呯……呯……!」那群保鏢們,直接被他一掌轟飛出去!

秦蒼穹微微側眸,掃了病房內,吐血的林雅一眼。

「林董事長,好自為之。你的時日,不多了。」

而後,他轉身,踏步,離場。

走廊外,一片凄慘哀嚎,人影橫飛……

無一人,可攔他。

他就這麼走了。

今日,不殺林雅。

小小告誡一番。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