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遠,都還能聽見他罵罵咧咧的聲音。

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在諸多大臣的勸解下,加上其他國事加身,魏徵最後猶猶豫豫的罷休了。

只不過連上三道奏摺,請求秦雲不可再這麼胡來。

言詞直接,毫不顧及皇帝的顏面。

秦雲看了之後都發笑,這樣的古板老臣,是怎麼在朝廷活了這麼多年的?

解散群臣之後。

秦雲並沒有閑着。

「豐老,立刻派遣大量錦衣衛前往西涼,散佈消息,就說王敏有意霸佔西涼軍政,設計害死了司馬徒。」

「一定不能讓西涼的司馬家落入王敏的手中,這女人野心太大,連老九都被她坑的一無所有,最後只能狗急跳牆。」

「一旦她掌握太多勢力,朝廷就麻煩了!」

豐老彎腰:「是,陛下。」

……

時間匆匆,四天過去。

未央宮驚變的消息如長了翅膀一般飛往大夏各地。

所有地方軍政皆是收到風,激起千層浪!

特別是西涼。

司馬徒一死,三十萬大軍暴動,人人自危,極度仇視帝都!

三軍靈堂,百軍哭嚎。

披麻戴孝的司馬宗以及二弟司馬蒼,跪在衣冠冢面前,身後是整個西涼的軍政要員,可謂是風雨飄搖!

天空驚雷,黑雲密集!

「長公子,大都督的死不能就這麼算了!」

「這顯然就是皇帝故意為之,以除夕夜宴為借口,伺機賜死大都督,瓦解我西涼軍隊。」

「屬下在朝中的同窗好友,傳來消息,說大都督死的很慘,被皇帝賜了毒酒。」

「朝廷使者孫庭芳,居然還敢假惺惺的前來弔唁,說是有人假傳聖旨乾的,皇帝的御賜腰牌還能有假?!」

一名身穿戎裝的青年將領怒不可遏的低吼!

司馬宗青年模樣,二十齣頭,有他父親一樣的梟雄氣質,但略顯稚嫩。

他雙眼仇恨,但沒有說話。

這時!

青年將領給四周的另外幾名軍政要員,使了一個眼色。

幾人紛紛開始開口,慫恿司馬宗。

「長公子,不能坐以待斃啊!」

「西涼糧草充足,擁有三十萬鐵騎,更有我等的全力支持,必須要給朝廷一個迎頭痛擊,讓他們知道厲害!」

「沒錯,我等願意擁護長公子繼位,成為新的大都督!」

「繼位,繼位,繼位!!!」

三軍暴吼,整齊劃一,幾乎過半的重要將領都化作了狂熱分子,話里話外都是勸司馬宗繼位,進行獨立。

很明顯,這是有預謀的。

那些不贊同的將領不敢開口,畢竟在司馬徒的靈堂面前,說掃興的話,或是幫朝廷說話,多半要被當作叛徒砍殺。

司馬蒼臉色怨毒:「大哥,還等什麼?難道要等你我兄弟二人都被朝廷賜死?!」

司馬宗臉色極度掙扎,他還有些理智,認為此事蹊蹺,想要權衡利弊。

突然!!

一個西涼將領衝來。

他聲嘶力竭的憤怒大喊:「長公子,恥辱啊!!!」

「朝廷使者在酒樓尋歡作樂,絲毫沒有將大都督的喪事當回事,甚至還嬉笑談論大都督死的好。」

「還說大都督的屍體在帝都腐爛,發臭!根本無人收拾!」

震耳發聵而凄慘的聲音,迅速調動了三軍的情緒。

轟隆!

整個西涼三軍炸開鍋,怒不可遏。

司馬宗兩兄弟的雙眼更是噌的一下變的血紅,無盡的怒火燃燒在他們的腦中,將所有的理智衝散。

仰天嘶吼,青筋暴露!

「啊!!!」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傳我命令,殺!殺!殺!」

「朝廷使者,一個不留,砍斷頭顱,流盡鮮血,以祭我父親在天之靈!!!」

三軍轟動,高舉刀戈。

齊齊嘶吼:「殺!」

先前幾名煽風點火的青年將領,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竊笑。

隱藏在軍隊中,也無人看到。

他們的目的,就是讓西涼分裂,矛盾越大越好!

並且幾位將領雷霆速度上馬,領着親衛,如惡狼一般撲殺向城中的朝廷使者隊伍。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

一百零七具屍體,被馬匹拖到了西涼三軍的面前,跨過平原,直達靈堂!

這都是秦雲派出的使臣隊伍,當朝大臣孫庭芳赫然在列,此刻頭顱已經分家!

天忽然下起了大雨,嘩啦啦!

隱約間,雷霆閃爍,預示著一場驚變!

司馬宗仰天嘶吼,血淚滾滾。

他跪在靈堂前:「父親,孩兒不孝啊!」

「讓您慘死帝都,卻無能為力!」

「孩兒向您保證,西涼三軍必定為你血債血償,這一百零七位朝廷使臣隊伍,只是一個利息。」

「狗皇帝,必須要付出代價,血的代價!!」他縱聲嘶吼,幾乎要把嗓子喊破。

肅穆而憤怒的場景,將他渲染的更加悲壯。

轟!

驚雷炸響。

三軍被感染,情緒沸騰,嘶吼如雷霆炸響:「長公子繼位,長公子繼位!」

「反攻帝都,反攻帝都!」

司馬宗在萬眾矚目之下,轉過身,雙眼血紅,無比仇恨。

訓話道:「我司馬宗繼承家父遺志,即日起執掌西涼,勢必要讓朝廷付出代價!」

三軍下馬,嘶吼:「大都督威武!」

司馬宗心中的血液沸騰,不僅僅是復仇的慾望,還有權力在握的暢快!

「報……!」

「攀城異動,鎮北王齊鏗密集調集了十萬大軍,糧草無數,欲要攻打我西涼重鎮!」 話說到這兒,屋子裡傳出了幾人哄堂大笑的聲音。

「怎麼樣,美女,你還願意吧!」幾人的老大伸手去拿開了封住唐蓉嘴巴的膠布,此時的唐蓉正被幾人捆綁在椅子上。

「你們這群流氓,你們會遭報應的。」唐蓉破口大罵。

程慕凡聽到唐蓉的聲音他就更加確定了。

「這娘們兒嘴還挺硬的,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兒,不過看你這細皮嫩肉的小臉蛋兒,我還真有些不忍心啊。」老大一副色眯眯的模樣,伸手就要去摸唐蓉的臉。

「啊~」唐蓉眼疾手快,一口咬在了那人的手上,緊緊咬住不肯鬆口,那人疼得忍不住的大叫。

直到鮮血從唐蓉的口中滲出來,那人打了唐蓉一巴掌她才鬆口。

「臭女人,敢咬我,給我上,把她的衣服扒了拍幾張照片,我看她能有多得瑟。」

唐蓉害怕得瑟瑟發抖:「救命啊!救命啊!…」

正當幾人的咸豬手要碰到唐蓉的時候,程慕凡一腳踢開門,眾人聞聲轉過頭去,他們的老大也停止了正在包紮傷口的動作。

「慕凡!慕凡救我。」唐蓉見到程慕凡英俊瀟洒的身影很是激動。

「你是誰?」幾人的老大盯著程慕凡。

「你們這群鱉孫兒,連我的女人你們也敢碰,今天,我就打死你們。」程慕凡厲聲喝道。

「什麼?你究竟是誰?」

程慕凡緩緩的走向幾人,看了幾人一眼,並沒有說一句話,而是轉身就走到唐蓉的旁邊,解開捆在她身上的繩子:「對不起,我來晚了。」

唐蓉微微笑了笑,且搖了搖頭。

「那你先休息一會兒,我教訓完他們就走。」程慕凡溫柔的說道。

唐蓉輕輕點了點頭。

那些人此時都是一臉懵逼,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程慕凡就一把抓住了那個老大的衣領,一用力就將他給提了起來。

「剛才是不是你說要扒光她衣服的?」程慕凡表情嚴肅,聲音中蘊含著憤怒。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