罡風在耳畔呼嘯,大地在腳下倒退。

沒多久,蘇景行出了長央府。

由於駕馭的靈兵,不用擔心地面上某些地方混亂的磁場干擾。

加上飛馳在高空中,蘇景行完全是直線飛行。

一路向西南,一倍音速飛掠。

每當有空中飛禽接近時,調動八百年真氣修為形成的威壓,遠遠排斥。

保證路上,沒有阻攔,安穩直行。

……

等又飛出一個府,蘇景行取出「化龍鍋」,釋放「泗水虯龍」武道真意注入,重獲連線指引。

也不知是不是距離的拉近,再次連線后,「化龍鍋」和專屬佩刀的感應,變的強烈了。

蘇景行乾脆提着「化龍鍋」,遵循這條越來越強的感應,進入新的府域。

四方府。

從高空飛過半個府,來到一片茫茫林海。

到這裏,「化龍鍋」和專屬佩刀的連線感應,攀升至最高。

飛行在林海上空,嗅着空氣中陣陣清香。

一直來到一片數百米高的古木上方,蘇景行停下身形。

抵達目的地了!

離開這片區域,「化龍鍋」和專屬佩刀的連線感應就變弱。

返回來,就變強。

這一變動,顯然告訴蘇景行,這片區域就是專屬佩刀的所在地。

只不過,鬱鬱蔥蔥的山林,飄動數十里的芳香。

也告訴了蘇景行,這個地方是哪裏。

十里香海!

一個遠在十裏外,就能聞到清香的林海。

在四方府、在禹國,都是有名的絕地。

青雲山脈雖然深處也有危險,但不是絕地。

十里香海卻是。

可見這個地方的危險性。

尤其是蘇景行此刻所待的區域,數百米高的古木,巨大的樹冠,延伸出來的茂密枝葉,擁擠在一起,完全遮蓋住了地面上的景況。

這種地方,一看就有危險。

換成其他人,哪怕是五品、四品,也不敢輕易踏足。

但蘇景行不懼。

強大的感知,覆蓋向下,沒有感應到太大兇險。

當即,收起「驚雷」,降落向地面。

落地過程中,施展《鬼蟒斂息術》,保證一絲氣息不外漏。

穿過茂密的枝葉時,「聲臨耳境」秘技開啟,聆聽四周動靜。

結果,還沒落地,一把寶兵飛刀率先飛了出去。

「咻~」

噗嗤!

破風聲貫穿異響聲。

一條兩米長的綠色大蜥蜴,突然從一截粗大的樹枝上顯露出身形,腦袋上一個血洞,趴在枝丫上,沒了聲息。

變色龍!

控制自己的膚色,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

並且氣息沒有半點泄露,要不是蘇景行聽到它微弱的心跳聲,一時半會,還真發現不了。

「咻~」

寶兵飛刀再次破風飛掠出去。

「噗嗤!」

一條大腿粗的斑斕大蛇,腦袋被洞穿,纏繞在古木上的軀體,沒了力道,頓時下墜,「嘭」的一聲響,掉進一人高的灌木叢中。

「窸窸窣窣」的異響聲,自灌木叢中傳出。

蘇景行凌空漂飛在離地十米的高度,循着「化龍鍋」的感應,緩緩往前探索。

收斂氣息的他,呼吸也屏住。

空氣中的香味有點甜,但呼吸后卻讓人大腦暈眩。

有毒!

真氣修為深厚了,一兩個小時不呼吸都沒問題。

為此,蘇景行提着「化龍鍋」,悄無聲息飄飛在半空。

直至來到一個寬大的地洞前才停止。

這是一個直徑超過三十米的大洞,邊緣區域沒有一株植物,地面也是坑坑窪窪,堆滿暗綠色的黏液。

不用呼吸,光是靠近洞口,就能肉眼看見一縷縷紫黑色的霧氣,從洞底飄出。

無形的威壓,伴隨一股讓人心悸的躁動,挑釁神經。

茂密的枝葉下,這個黑漆漆的地洞,彷彿巨獸的嘴巴,妄圖吞噬一切。

「化龍鍋」的專屬佩刀,居然在這種地方。

「怎麼到這的?」

蘇景行心生警惕,手上動作不慢。

身形一躍,貼著洞壁,進入地洞。

「夜視」「遠視」秘技一起運轉,地洞裏的景況,很快映入眼帘。

下降了二十米不到,就看見洞壁上有一個個小孔。

當然,這些小孔是對比地洞而已,實際上每一個孔洞的直徑都在兩米左右。

密密麻麻的洞穴裏面,不時傳出撓人心底的響聲。

吱吱喳喳,嘶嘶呀呀。

蘇景行盡量貼著沒有孔洞的牆壁,緩緩下降。

五十米。

七十米。

一百米。

……

足足下降了五百多米,才到達底部。

站在滿是白骨的亂石堆里,蘇景行環顧四周,「夜視」下,一個寬闊無比的地下洞穴,在視野內呈現別樣景緻。

倒垂的鐘乳石,懸掛在穹頂,最高處距離地面有百米。

聳立的石碓,堆積在一起,遠遠望去,彷彿一座座墳包。

牆壁上、地面上、亂石上,隨處可見一團團粘稠的液體。

因為屏住呼吸,空氣中的異味,蘇景行沒有感受到,也不會去感受。

「聲臨耳境」秘技依舊開啟,維持着聆聽四周。

「噗通~噗通~」

一個個微弱的心跳聲,清晰響徹在耳畔。

然而,抬眼望去,卻只看到亂石,或者牆壁。

隱形!

這些看不見身軀的物種,沒有意外,和蘇景行在地表殺的大蜥蜴一個樣。

能夠控制膚色,融入周邊環境,達到隱形的目的。

換言之,這裏是一個蜥蜴窩?

而且,這些大蜥蜴似乎在沉睡。

蘇景行氣息收斂了,心跳也幾乎聽不到。

但身體沒有隱形,這會兒,暴露在空氣中,距離最近的一個心跳聲,不足十米。

大蜥蜴要是看見了,不可能無動於衷。

從心跳、呼吸上,這些大蜥蜴也符合沉睡的頻率。

念及此,蘇景行果斷向前,盡量遠離心跳聲,提着「化龍鍋」快速移動。

繞過一個威壓氣息最大的洞穴,穿過一片高聳的亂石堆,潛入一條幽深的甬道。

最終,抵達一間滿是巨蛋的洞窟內。

每一隻巨蛋高一米多,橢圓形的外觀,有的內部傳出心跳聲,有的冒着騰騰熱氣,有的遍佈滿裂痕。

更有的,已經上半截破碎,一條通體黑褐色的小蜥蜴,趴在蛋殼邊緣的地上,啃噬未知的肉塊。

放眼望去,類似的小蜥蜴多達上百條。

而未破殼的,至少兩千個!

蜥蜴窩……

這個洞窟儼然是蜥蜴的孵化室。

蘇景行大腦運轉,根據小蜥蜴的外形,搜尋記憶中的種類。

滾山龍蜥,對,滾山龍蜥!

這些蜥蜴全是滾山龍蜥,一種土屬性,有着龍族血脈的強大蜥蜴。

滾山龍蜥,也是最有可能進化為異獸的蜥蜴種。

外面洞穴里,有沒有異獸存在,蘇景行暫時不知。

雖然直覺告訴他,有!

地下洞穴太大了,蘇景行沒有全部跑遍。

他直接循着「化龍鍋」的指引,來到眼前的孵化室,找到那把專屬佩刀。

在密密麻麻的數千個滾山龍蜥巨蛋中心,一把一人多高,寬闊、內斂、霸氣,刀刃暗淡、刀柄多鱗,整體猶如一條龍的戰刀,插在地上,不時的發出顫鳴。

「游龍刀?」

看見戰刀的第一眼,蘇景行就認出了它的來歷。

游龍刀,柳乘龍生前的兵器,主殺伐,鋒銳無邊。

並不是蘇景行想的那樣,是「化龍鍋」的專屬佩刀。

兩者之所以有連線,多半出自同一鍛造台。

簡單來說,「游龍刀」也好,「化龍鍋」也罷,都屬於血靈兵!

蘇景行不解的是。

滾山龍蜥為什麼將「游龍刀」放在孵化室里?

儘管這個舉動證明了滾山龍蜥當中,已有異獸的存在。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