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雲天一直密切關注寧風雅的動作,此刻見他終於行動,馬上射出兩柄長劍,阻止寧風雅與寧榮榮會合。

他早就知道寧榮榮的魂技,卻對寧風雅不甚了解。

斗羅原作小說和動漫中,都有關於寧榮榮的詳細資料,可寧風雅是什麼鬼,沒聽說過呀。

上一次交手,讓素雲天知道寧風雅的第一魂技是「畫地為牢」,召喚黑塔籠罩自身,提供大約4秒的免疫傷害。

但寧風雅的第二魂技,素雲天就是真的抓瞎了。

雪清河也許知道,但是已經來不及問了。

寧風雅一時受阻,連忙向妹妹喊道:「榮榮,節約魂力!」

他在提示寧榮榮,讓她不要太莽,可寧榮榮見到了朝思暮想的仇人,已經上頭了,又哪裡聽得進去?

她的速度更快了,寧榮榮不僅想要打敗素雲天,一雪前恥,更想在武魂變異的哥哥面前,彰顯她作為七寶琉璃宗繼承人的驕傲。

她想告訴一直努力修鍊的哥哥,黑塔這種變異武魂,毫無疑問是廢武魂。

廢武魂是沒有未來的!

又半分鐘過去了。

這半分鐘里,寧榮榮依然沒能與素雲天近身接戰,但距離已經從三丈開外縮小到兩丈左右。

在寧風雅的不懈努力下,兄妹兩人終於會合。

素雲天雖然能夠同時操控多個以太之門投擲武器,但若是是要把武器向不同的方向投擲,就是個技術活兒了。

在七寶琉璃宗,這門技術叫做「分心控制」,可以同時給不同的目標加buff,算是一種相當強大的實戰技巧。

這種分心控制的微操,亦是素雲天所欠缺的,要從兩個方向同時阻止寧風雅兄妹,以他現在的能力,做的並不完美。

寧風雅、寧榮榮兩人會合后,寧風雅亦可享受加速光環和力量光環的增幅。

至於素雲天那源源不斷的飛劍,寧風雅只需要使用自己的變異黑塔去格擋就可以了。

那些刀劍並非產自「王之寶庫」本身,而是素雲天四處搜羅來的凡品,砍瓜切菜還行,與器武魂對砍的話,根本不成氣候,更不用說寧風雅的變異黑塔,乃是防禦特化型的器武魂,等閑的武器無法破防。

兄妹兩人,就用黑塔做盾牌,步步緊逼。

素雲天眼看著無法破防,心裡一點也不慌,只是他一退再退,已然退到了牆根處,退無可退了。

……再這麼下去不行呀。

沒辦法,閃現吧。

素雲天的身影從寧風雅、寧榮榮的視野中消失,瞬間來到兩人的身後。

兩年前,他就是憑藉這一手閃現,一腳蹬在寧榮榮的屁股蛋子上,把寧榮榮蹬了個嘴啃泥。

兩年後的今天,素雲天正要故技重施,寧風雅好似早已算準他會閃現一樣,已經迅速轉過身來。

只見寧風雅向前跨出一步,手中的黑塔好似有了靈魂一般,猛地綻放黑光。

「第二魂技,霜寒刃!」

隨著他的一聲低喝,素雲天驟覺一股大力從黑塔上湧來,整個人被推得向後飛去,退了足足七步之遙,大約兩丈的距離!

霜寒刃?

這什麼魂技,控制系的?防禦系的?

來不及分析太多,素雲天再一次取出飛劍,一邊向寧風雅投擲,一邊向寧榮榮的方位迂迴。

雖說這丫頭給自己加了力量光環,但她本身的防禦力仍然十分低下,小身板脆的跟紙一樣,只要先把她幹掉,寧風雅亦將獨木難支。

畢竟,變異黑塔雖然強大,但是防禦特化型的他,缺少有效的攻擊手段。

眼看著距離寧榮榮僅有三步了,素雲天卻忽然停下了腳步。

寧風雅以為素雲天要近身切後排,連忙再一次釋放了「霜寒刃」。

這一次,他的魂技卻是未曾擊中目標,放空了。

「呼哈哈哈哈哈哈,雜修!」素雲天開始得意地大笑,「看到我近身,就以為我要跟你們近戰嗎?」

「愚蠢!」

素雲天的身後再次打開八扇以太之門。

「為你們的愚蠢付出代價吧!這種野蠻也是戰術之一,財寶正是這樣使用的東西……王之財寶!」

一具具刀劍長槍,齊刷刷地從以太之門中射出,轟向寧風雅、寧榮榮兩人。 陳少君突然發現,這禁靈石,或許是最爲適合自己修煉的一種寶物。

只要有着足夠多的禁靈石,自己就能夠源源不斷的吸收其中的異種能量,不拘於是各種煞氣,靈氣,元靈之氣,祥瑞之氣,九陽之氣,朝陽紫氣,月華之氣……都能夠被自己吸收。

陳少君當真有些躍躍欲試了起來。

唯一困擾他的,或許就是那禁制之力了。

但他就不信了,憑着自己全盛狀態下的精神力量,還不能將那禁制之力,給生生磨滅?

於是,陳少君告別了秦大朝奉,勁直往自己的鑑定房走去。

只是擡眼間,陳少君卻看到了在自己鑑定房門口,正站着一個人。

三朝奉張高。

“陳兄弟,你去哪了?可是讓我一陣好等啊。”

見到陳少君,張高連忙迎了上來,笑呵呵的說道。

“張朝奉,您等我是……”

陳少君故作疑惑的問道。

“叫我張兄吧,你我都是正式朝奉了,又是一個當鋪的,自然應該以兄弟相稱。”

張高連連擺手,隨後說道:“昨天我給你的提議,你意下如何?”

“提議?是賺外快的事吧?不好意思啊張朝奉,我這人老實慣了,這種事情,還真不敢輕易去嘗試,您還是另尋他人吧。”

陳少君想也不想,就開口拒絕道。

之前他就打定主意對那些紅衣武者敬而遠之了,當然不會再去參與。

他如今又不缺寶物鑑定,何必去惹上事非?

一旦牽連其中,總是一件麻煩事。

“陳兄弟,這一次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不僅能夠賺取一筆豐厚的外快,而且對於你我的鑑寶實力,也會有一次巨大的提升的。”

張高急了,連忙開口說道。

“還能提高鑑寶實力?”

陳少君眉頭微皺。

“沒錯。

你知道,這一次主持鑑寶的是誰嗎?

十五年前就響徹盛京城的朝奉大師王新元,而如今,人家已經晉升爲專業的解寶師了。

知道什麼是解寶師嗎?那可是比朝奉大師,都更爲尊貴的職業。

解寶師,出入的都是道武強者的府衙,往來的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是任何朝奉都夢寐以求的職業啊。”

張高連忙壓低聲音,開口說道:“只要在鑑寶期間,獲得對方賞識,就算只是隨意指點一兩句,也足可令你我的鑑寶實力,大爲增加了啊。”

陳少君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動容之色。

他剛剛纔從秦大朝奉那裡,聽到了解寶師這一職業的概念,沒想到轉眼間,就從三朝奉口中,聽到了有關這樣職業的人。

“陳兄弟,每一夜,不管你鑑定多少寶物,都可以領取三十兩銀子,可比在這鑑寶堂,高的多了。”

張高趁熱打鐵,再次開口誘惑道。

“時間,地點?”

陳少君終於還是心動了。

倒不是因爲銀子。

短時間內,他也不缺銀子。

但他卻對那解寶師王新元,起了好奇之心。

怎麼說,他如今也有着朝奉大師的實力了,精神力可外放一丈,具備了學習神解術,成爲解寶師的可能。

自然也希望,能夠透過這王新元,學到神解術,成爲解寶師。

再說了,只是鑑定一些寶物而已,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他如今,可也是藝高人膽大了。

……

進入乙字一百三十七號房,陳少君心神重新變得沉靜了下來。

正打算拿出禁靈石,再次研究一番,噹噹噹的鑑寶之聲,就再次響起。

很快,就又有寶物被送了進來。

一件,兩件,三件……

陳少君按部就班的開始鑑定洗煞。

一件件獎勵,也隨之出現在他的面前。

凡級中品,獎勵刺繡。

凡級上品,獎勵釀酒。

凡級上品,獎勵廚藝。

法級下品,獎勵武功,奪命連環三仙劍。

“這門武功,倒是不錯,雖然總共只有三式,但卻是一套連招,一劍接着一劍,一旦掙脫不了劍術的招式範疇,第三劍就會轉化殺招,避無可避,三劍奪命。”

陳少君微微動容。

對於又獲得了一門武功,十分欣喜。

這奪命連環三劍術,也讓他覺得,自己不僅可以成爲一個刀客,同樣也能成爲一個劍客。

“或許,我能夠成爲一個全能武者?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