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應得快的陳韞猜他們之前就應該是有存貨的,而Jason的話……陳韞看他的狀態似乎就是對這件事沒把握的樣子。

「Jason,你是沒把握嗎?」

回到宿舍,宿舍現在就陳韞和Jason兩個人,看Jason憂心忡忡的模樣,陳韞開口問道。

「哥,我對創作……不太敏感的,時間太短了,別說五天,一個月想要有個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比較麻煩。」Jason用手捏了捏太陽穴,看起來血壓都高了。

「對不起Jason,我把你害了。」陳韞抱歉地看著Jason,感覺是他給Jason添麻煩了,他把他選進了組裡,然後陳韞還給人家添了麻煩。

「哥不是你的問題,其實也沒什麼的,只要有好的作品,當不當C位也無所謂的。」Jason強顏歡笑道。

「你沒存貨的嗎?」

「哥……我是練習生,然後才是Rapper。」

「……」陳韞沒說話。

「沒事兒的。」Jason反倒回來安慰陳韞了。

「Jason,要不我跟你一起寫歌?雖然我不太懂作曲、編曲這種音樂性上的問題,但是歌詞這種具有文學性的東西我還是可以幫幫忙的。」陳韞考慮了一會兒開口道。

「嗯?」Jason表示震驚。

「好吧,我其實算是一個作家。」陳韞臉不紅心不跳地開口道,「我自我感覺哈,我還算是有點東西的,不如我們試試看?」

「哥你還是作家?那哥你肯定是有作品的吧?你寫了什麼啊?」一聽陳韞還有「作家」這個身份,Jason一下子就來勁了。

「呃……」陳韞噎了一下,網路作家也能被稱為作家吧?他覺得自己的作品雖然不火,但是肯定不算是快餐文學,小作家稱自己為作家這很合理吧?

「我寫的是網路小說,名為《貓之緣》,你應該沒看過。別提我的作品了,你先說說你有沒有什麼創作思路,我好給你添磚加瓦。」陳韞簡略地介紹了一下自己的作品,然後迅速把話題轉移到Jason身上,免得他多問下去。

「就比如你想創作什麼向的作品?」

「還能什麼向?感情向唄。」

「感情向是愛情、親情還是友情呢?有沒有更具體一點的描述,比如某個形象?」

「這裡邊最簡單的應該就是愛情了,但是要問我更具體的形象的話……其實我真不太清楚。」Jason坐在陳韞邊上,有些茫然。

「這樣,愛情裡邊也是有各種情況的。有一見鍾情的驚鴻一瞥,也有求而不得的意難平,還有糾纏不清的撕扯……你想想有沒有你比較想寫的方向,可以聯繫你的生活經驗,比如你的初戀之類的。」

「哥我沒談過戀愛。」

「……」

「不過我在高一的時候有喜歡過一個人,但她轉學了。」

「……所以你想寫這個?」

「可我都忘記了當初的感覺了。」

「?」

你說這個有意義嗎?

「我之前對一首詩特別有感觸,那首詩好像是《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飛鳥與魚。」陳韞很自然地就接了下去。

「哥你說的這個好貼切哦!」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就是飛鳥與魚嗎?一個翱翔天空,一個深潛海底。」

「哥你真厲害!我們就寫這個,你一定要幫我!」Jason發現了陳韞似乎有點東西,連忙把住了陳韞的手臂。

說到飛鳥與魚的說唱,陳韞的確不知道,但是轉變一下想法,他前世聽過一首不太出名的說唱,寫的是湖和雲的故事,和飛鳥與魚的寓意是一致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記住這首歌,那還得是陳韞文青病的功勞。

就喜歡這種有得沒得的東西。 包廂內,兩人再次握手。

李念帆看着楚塵那張俊臉的表情,充滿著酸意,這個禪城宋家的上門女婿,憑什麼跟特戰局合作,還一次次跟組長握手。

兩人重新坐下。

楚塵神色還頗為意外地看着江映桃。

如果不是千業集團這個案件牽扯到了楊小瑾,他恐怕這輩子都不會知道江映桃竟然會是官方特別行動部門的人。

「你希望我怎麼做?」楚塵直接開門見山。

「第一,我知道寧子墨去了鵬城。」江映桃說道,「千業集團的碼頭早有我們特戰局的夥伴混進了裏面,你可以給寧子墨打聲招呼,不過不能泄露特戰局的存在,你就說是你的朋友在裏面接應他,寧子墨是先天武者,調查起來,會比我們特戰局的夥伴們少些障礙。」

楚塵看了江映桃一眼,這代表着,特戰局派去千業集團的人,連一個先天也沒有。

楚塵想了想,立即給寧子墨打了電話。

電話那頭,寧子墨一開始非常意外楚塵竟然在碼頭裏面竟然有內應,不過,他也沒有多問,這對於他來說,是個好消息。

「我們的夥伴會告訴寧子墨一些具體的資料。」江映桃沉聲說道,「千業集團的內部情況我們很難滲透進去,不過,天底下沒有密不透風的牆,遲早我能揪出他們的犯罪證據。你剛才看了楊小瑾的資料,有什麼想法?」

楚塵看着江映桃,「你懷疑楊氏水產和千業集團有合作關係?」

「楊小瑾乘船出海,消失一段時間,突然出現在羊城永夜的地下拳館,這期間發生的事情我們一概不知。」江映桃沉聲說道,「我希望你能問到,這個時間段,楊小瑾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楚塵的瞳孔輕縮。

連寧子墨都不知道楊小瑾的真實身份,這意味着,是楊小瑾在刻意隱瞞。

她不想讓寧子墨知道她是楊謙的養女,更不想讓寧子墨知道她的過往。

自己這樣貿然去問,能問出結果嗎?

沉吟片刻之後,楚塵點頭,「我盡量。」

「盡量?我們要的是保證完成任務。」李念帆終於找到機會開口了,振聲地說道,「楊小瑾的這段往事極有可能涉及到了本案的關鍵,你如果問不出來的話,我們特戰局會親自提審楊小瑾……」

楚塵的眼眸陡然間抹過了一道冷光,盯着李念帆。

這一瞬間,李念帆彷彿有種成為獵物被盯住的感覺,內心下意識地一顫。

「國有國法,即便你是特別行動組,有隨意提審別人的權利?」楚塵緩聲地說道,「你們最好不要對楊小瑾使用特殊手段。」楚塵的語氣一頓,盯着李念帆,「我楚塵沒有什麼本事,但是,保護自己的朋友,我會用盡全力。」

楚塵站了起來,轉身走出了包廂,「江組長,有進展再聯繫,下次我不想看見礙眼的東西。」

包廂的大門關上。

嘭!

李念帆面容陰沉地拍桌站起來,憤怒無比,「他說誰是礙眼的東西?」

司徒靜嘀咕,「你呀。」

李念帆拳頭緊握,目光望向了江映桃,「組長,這傢伙太過自傲了,連特戰局都不放在眼內,我不認為他能對破案有什麼幫助,現在我反而擔心他會打草驚蛇,引起了千業集團的警惕,到時候給我們查案增添難度。」

江映桃還沒回答,放在桌面上的手機已經是震動了起來。

五分鐘后。

江映桃掛斷電話,看着李念帆,認真地說道,「楚塵提供一個消息,千業集團從海外運來的『貨物』,都提供給了巫神門,目的地是黔南,巫神門已經被滅,而巫神門所在的一處禁地,屍骨堆積如山,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李念帆呆了。

「什麼!」司徒靜突然驚呼,難以置信,「我們查了將近一個月,都不知道千業集團的貨物流向哪裏,楚塵怎麼知道的?如果楚塵說的是真的,這可是突破性的進展!我們可以順着這條線,反向偵查,一定可以查出千業集團的走私人口鏈。」

「不可能是真的!」李念帆的面容變幻,振聲地開口。

江映桃拿出了紙筆,唰唰唰地飛快寫出了一個地址,隨即站了起來,「這是楚塵提供的地址,既然你有所懷疑,那麼,就由你負責前往現場勘察吧。」

李念帆拿起了字條,冷哼了一聲,「我會用事實證明,這傢伙只是在胡編亂造。別忘了,楚塵和巫神門有仇,他可能只是想故意借我們的手,對付巫神門。」

李念帆離開了包廂。

「組長,你覺得楚塵的話,可信嗎?」司徒靜問。

江映桃輕輕地一笑,「楚塵提供的這個消息,恰恰把我心中所有的疑問都消除了。楚塵確實和巫神門有仇,但是,起因是因為巫神門利用蠱術控制了楊小瑾。我之前一直疑惑巫神門在整個案件中扮演什麼角色,現在看來,一切都能迎刃而解了,我們缺的,是證據。」

司徒靜恍然,點點頭,自顧地說道,「千業集團是供應方,巫神門是買家,那麼……永夜在其中是什麼角色?平台嗎?」司徒靜突然說道,「千業集團和楊氏水產都是永夜的股東,組長,你說這個案件,會不會真的牽扯到了整個永夜。」

江映桃沉默了一會,「我相信我爸,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聽說,上面正在計劃,再增派一個小組,協助調查。」司徒靜有點氣不過,哼了一聲,「不就是因為組長的身份關係,名義上的協助,實際上是監督。」

「好好查案,其他的別想那麼多。」江映桃微微一笑,「我的身份確實敏感,有人監督也是應該的。走吧,有了楚塵的加入,我相信,千業集團這個案,很快就能破了。」

「我總感覺組長選擇跟楚塵合作,不僅僅是想要破案。」司徒靜看一眼江映桃,「你想通過這個案,招攬楚塵,讓楚塵加入特戰局?」

聞言,江映桃看了司徒靜一眼,「第一,我沒有招攬的權利,第二,我感覺楚塵對加入特戰局的興趣不會很大。」 目前為止蔡健在華夏的工作全部結束了,於是蔡健帶着錢浩佳和周源來到了德國。

此時歐洲的夏窗也即將開始了,蔡健先是在德國安頓了他們。

第一是讓他們倒倒時差,將狀態調整到最好。

為接下來的試訓做準備,而蔡健需要趕緊去西班牙。

之所以要去西班牙,目的就是魯伊斯。

蔡健簽下魯伊斯后,就像塞維利亞推薦了魯伊斯。

隨後塞維利亞派遣球探考察了他,本來在蔡健的前世,在這個賽季魯伊斯沒什麼上場機會。

但是蔡健提升他的能力后,他在賽后末期獲得不少機會。

對於魯伊斯的表現,球探還是比較認可的。

雖然轉會窗還沒開啟,但是塞維利亞已經有兩名球員要離隊了。

首先就是中場姆比亞,他已經確定離隊了。

但是他並沒有如蔡健前世前往土超,竟然直接自由身加盟了河北華夏幸福。

這是蔡健沒有想到的,蔡健猜測主要原因肯定是因為他那個華夏經紀人。

這讓蔡健稍微有點遺憾,因為他知道這一次轉會,他的經紀人肯定賺了一筆。

估計這一次轉會,肯定要比之前拉莫斯的轉會賺得還多。

然後就是前鋒巴卡,AC米蘭也已經遞上報價了。

塞維利亞也知道,肯定是留不住巴卡了。

幸好塞維利亞奪得了歐聯杯的冠軍,這或多或少提升了巴卡的身價。

最終塞維利亞以3000萬歐元的轉會費賣出了巴卡,其實也並不是很虧。

塞維利亞正好可以用這筆錢,引進幾名實力球員。

而塞維利亞在中場有幾名不錯的球員,所以塞維利亞引進的中場,並不一定要主力水平。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