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大佬紛紛決定,回去之後就要找人調查一下這幾天何遠和江總的動靜,絕對不能錯過任何信息。

在江總的熱情邀請之下,何遠幾人進入包間,而且還被請到了主位,和上次的情況完全反了過來。

能來到這裡的人都不是傻子,恰恰相反,他們都是人精,通過江總的反應就知道他們該怎麼面對何遠了,所以不等何遠開口,就有人主動提起了上次何遠提到的事情。

江總也是順水推舟,當即決定要和何遠合作,一起對付吳豪,事情順利得簡直不像話!

趙芊芊在旁邊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這也是她第一次開始認真審視何遠這個年輕人。

既然江總已經做出了決定,其他地產大佬和中介老總又都是以江總為首,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好辦了,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一下要怎麼對付吳豪,怎麼樣才能讓吳豪在最短的時間內付出最大的代價。

除了這些,他們還要討論一下吳豪倒台之後,吳豪留下來的蛋糕該怎麼瓜分,這是涉及到所有人的利益,容不得半點馬虎。

原本按照何遠現在的實力,就算扳倒了吳豪,想要分到一大塊蛋糕也不太現實,畢竟他現在只有兩個多億的流動資金,過上幾天或許會更多,但這點錢對於地產大佬來說,根本不夠看,就算何遠是這件事的主要推動人,在這種情況下也很難分到足夠的好處。

不過在江總的支持下,何遠還是爭取到了最大的利益分配,即在收購吳豪的地產公司之後,何遠占股百分之五十一,剩下的百分之四十九才是江總他們的。

在江總力排眾議給何遠爭取到這麼大的好處的時候,其他地產大佬和中介老總是看不明白的,搞不懂江總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力氣支持何遠。

但是江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之所以如此,不單單是因為何遠救了江曉芸的性命,更因為他已經派人打探過何遠的底細,抓住了一個關鍵:京城周鳳雄!

正是因為京城周鳳雄的存在,讓江總看到了何遠的潛力,所以才決定在何遠沒有發跡之前給何遠足夠的好處,否則等何遠真的發跡之後,再拉攏就來不及了。 想殺人?問過本座沒?」

重戟洞穿他的魔軀,且伴隨着淡漠的聲音響起!

不死天王身形再現,不可思議的看着殺穿自己魔軀的重戟,震驚難解的道:「怎麼可能?」

真的怎麼可能!

他已經行走在異世時空中,身形化萬萬,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在瞬間找到他的真身所在才是。

「看來你們這些天王,真是白痴,本座已經說過,吾有可窺破一切虛妄的神眼。」

林凡握着重戟,在冷笑。

突然,這天王的臉色變得癲狂起來,狂嘯道:「就算你殺穿本王魔軀,那又如何?本尊號不死,憑你,也能誅殺本王?」

「不死?」林凡笑了,道:「這世間,誰能稱無敵?那個又能狂言不死?」

說完,他退後一步,只是以指輕彈戟尾。

三下。

「錚錚錚!

如古箏之弦被撥動。

高亢的聲音響起。

又似三聲劍鳴,像是天神拔出了神劍,三十三重天盡皆可聞。

「怎麼可能?本王為不死……」

號稱不死的四天王,再次發出不解的詢問。

但,也僅止於此!

只因他自稱不死與不朽的魔軀,斷做了整齊的三截,就這般摔落在擂台上,身死道消。

「誰能稱無敵?那個又敢狂言不死?」林凡只是重複了這麼一句,身形晃動之間,已然不見。

但,現在,死一般的寂靜!

殺天王,如探囊取物。

本來諸人都認為,這是神庭之人有意的誇張,只為塑造林凡無敵的威嚴。

但此時,他們真的看見了。

巡狩四天王,敢自稱不死,當然不是泛泛之輩,在他真身出現的那一瞬,甚至有人想要去拜服,想要去叩首。

那種無敵的勢,根本不是假的。

但那又如何?

在林凡手中,沒有絲毫還手能力的死去,沒有任何尊嚴的被分屍,身死道消。

「痛快!」李廣大吼。

且,他狂吼后,盯著名宿與剛剛叫囂的諸多海族之人,喝道:「現在,爾等還有何話說?」

所有剛剛叫囂的人,都整齊的打了個冷顫。

最開始,他們呵斥林凡,斥責他的霸道與狠辣及無情,有一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爆戾,就如一個暴君。

甚至有人敢坦言,若林凡敢殺這個強者,他們定會回返海族,不再理會世事。

但此時,他們擔保的強者,竟然是一尊魔!

還有何臉去說?

「依我看,他們既然袒護魔王,說不定早就被哪一族掌控了意識及神魂,該全都拿下,嚴查。」猊凊開口,他眼神冷冽。

從最開始這些人質疑林凡時,他就已經忍不住想殺人了。

「合該如此。」小武也附議,要將剛剛叫囂之人,全都擒殺。

這些叫囂之人,一個個瑟瑟發抖不敢言語。

「算了。」林凡的聲音傳出,沉默片刻,林凡繼續道:「若不想參與未來大戰者,可走,本座不為難,但日後大戰起時,若是受了迫害,不許向吾等求援。」

名宿面紅耳赤。

諸多海族,心亂如麻。

怎麼辦?

如何抉擇。

他們將林凡逼得騎虎難下,此時,他們陷入這個境地中,才發覺,這種感覺,真的好難受。

「哪一族來的,不止是一個天王,現在依舊處於參賽人群之中。」

林凡又說話了,讓眾生皆顫。

且道:「他們殺死修者,入侵他的魂海,掌控所有,但依舊熟知修者生前的一切,哪怕以這個身份回歸家族去,也沒人能夠發覺貓膩。」

諸人更恐怖。

李代桃僵。

「好險惡!」

「好毒辣!」

「好陰險!」

諸多強者大吼。

他們因恐懼而升起無窮怨念。

哪一族如何,諸人如何不懼?

只要想想,哪一族的天王人物,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兄弟姐妹甚至是夫君或是娘子,都覺得汗毛倒豎。

「這是本尊思慮不周之故,讓諸位英雄受到牽連,倒是本座的錯。」林凡坐在寶座上,自有凜然不可侵犯的儼然氣度。

「非是神主之錯,而是魔頭實在可惡與陰險。」

有強者開口。

「的確,哪一族千變萬化,讓人防不勝防,怎能怪罪神主?」

又有強者開口了。

「還要勞煩神主,用無匹的神眼甄別。」有強者提議,林凡用神符文之眼掃視,找出魔蹤來。

林凡苦笑:「有局限。」

他只是輕言這一句。

讓本來緊張起來的諸王,心中都猛然放鬆。

由舞傾城出面安撫眾人情緒,讓他們放下心來,繼續參與爭鬥。

當然,最終剛剛叫囂的,還是有選擇獨自離去的。

不離去能怎麼辦?

繼續留在此地,定然會被人指著鼻樑骨咒罵。

況且,他們好好的躲藏,未來的大戰,也不一定就會波及他們,倒是樂得清閑。

接下來的大戰繼續召開。

但有這海馬族的例子在前,諸人的警惕心更強,搏鬥起來更加的兇險,倒是無形之中增添了許多樂趣。

而好事者,又在評論了。

天下既然有十大美女,自然也應該有是大帥哥。

帥哥不如美女評判那般困難,只有兩個要求,第一當然是外貌,第二就是實力。

故而,林凡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美男子。

而讓人錯愕的是,無劍竟然成了天下第二的美男子。

理由是,從出道至今,鮮有敗績,且是劍聖宮宮主,現在神庭的尊上,修為更是只差臨門一腳就可跨入巔峰之境。

故而,無論外貌,實力,地位,都舒服選舉的要求,所以,他穩居第三把交易。

「瑪德,這個棺材臉,竟然被推選成第二美男子,那些推選的人,是不是瞎子?」這種話,當然只有李廣能夠出口,他罵咧咧:「如本大爺這種風度翩翩的濁世佳公子,竟然沒有排名?太不忿。」

林凡等人懶得理會他,這貨就是這樣,什麼都想與兄弟們比一比。

但很快,李廣咧嘴笑了,喃喃道:「還不賴,至少本大爺也排名天下第八。」

天下十大美男。

林凡當然第一。

無劍第二。

第三則是柯振天,這倒是讓在柯振天哭笑不得,他都是泥巴買到眉間的人了,竟然還天下第三帥哥。

第四,則是林諾。

第五,李廣。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