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雷布斯得知郭達拿了陳爭的商業計劃書,自己扶持創業團隊做項目之後,只是呵呵笑了笑,安慰陳爭道:

「這種事情在全世界範圍都存在,你也別太放在心上了。國內互聯網圈子就這麼大,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人品差的人,遲早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根本不足為懼!」

。 四大法王拜都拜了,熊起自然不會不接受。

它微微點了下頭,便道:「爾等既然已決定臣服於我,就該與黑淵劃清界限。

此番我只是解決了黑淵來的幾個神獸,那鎖霧谷中尚且有上千黑淵異獸,現在便由你們去將它們剿滅。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說到最後,熊起卻又是偏頭,看向黑鶯。

黑鶯道:「奴名黑鶯。」

「你跟著他們一起出手,算是交份投名狀。」

聽了熊起這番話,四大法王及黑鶯面色各異。

蝕骨、螟蛉隱約露出為難之色。

縱使知道雙頭犬已經被熊起打殺,可兩人卻也知道雙頭犬只是黯滅之主的第七十三個「兒子」。

黯滅之主既有意入侵此界,又在這裡一連折損七個孩子,若有可能,將來必定會親自征伐此界。

所以兩人擔心,這一份投名狀要交出去,日後黑淵大軍再來,他們便是想重新投到黑淵那邊也難了。

酥風法王則詫異熊起竟然還有這份智慧。

雖然人們常說靈獸智慧便已不下於人,但那只是相較於正常人而言。

可讓投附之人交納投名狀卻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至於千幻法王,則是看著蒼雅、黃西鳳、黑鶯這三位美女若有所思,眉宇間隱隱露出些許擔憂之色。

黑鶯卻是柳眉一皺,猶豫了下,道:「主上,鎖霧谷異獸足有上千之數,其中更有一兩百靈竅境,都殺了是否太過可惜?

主上若信得過奴,奴願意替主上招降這些異獸,令它們為主上所用。」

熊起聽了,深深看向黑鶯,道:「融靈境、靈竅境異獸於我有何用?」

聽見這話,黑鶯原本就蒼白的臉上,神色更加難看。

確實,以熊起的實力,靈竅境在它面前都如同螻蟻,哪裡能有什麼用?

然而,就在黑鶯以為熊起拒絕了她的提議時,卻聽熊起又道:「你可以招納一部分,但也必須出手剿殺一部分。若做不到,我便將你連通那些黑淵異獸一起滅掉。」

熊起這話說得十分冷酷,黑鶯聽了卻是一喜。

因為她原本就沒準備招攬所有黑淵異獸。

一是其中肯定有部分死忠於雙頭犬、黯滅之主,不可能隨她臣服於熊起。

二則,對於其中某些異獸,她也是看不慣的,即便是招降了也要花費大量精力約束、管理。

倒不如直接滅掉。

於是她抱拳躬身道:「多謝主上!」

另一邊,四大法王無論怎麼想,都不敢說出來,只能恭聲應是。

接著,熊起便讓蒼雅、黃西鳳負責隨行監督,它則是留在這邊等待。

說到底,決定雖然是熊起做的,它卻有些不想看眾多異獸被高手剿殺的場面。

待蒼雅等人離開后,熊起便悠哉游哉地來到兩條被冰封的黑蛟這邊,準備和黑蛟兄弟「談談心」,讓它們「心甘情願」地給自己當儲備車夫。

黑蛟兄弟畢竟也是神府境,而冰之靈力雖然精純,卻也只是神府一階。

故而才過去這麼會兒,黑蛟兄弟便都有破冰而出的跡象。

熊起並沒有加固冰封的想法——反正黑蛟兄弟就算生龍活虎的,也逃不出它的熊掌心,它費那個力氣幹嗎?

蹲坐在一旁,熊起運用冰之靈力先解開了粗壯些的黑蛟冰封。

大黑雖然被冰封,可意識卻是清醒的,因此知道是熊起主動放了它。

再思及熊起的恐怖實力,它並沒有跑,而是嘶嘶地以獸語道:「閣下為什麼不殺我們?」

「問得好。」熊起低吼,說的也是獸語,「我不僅沒殺你們,也沒殺黑鶯。不過黑鶯已經臣服於我,成為了我的女奴。」

大黑不算笨,一聽這話就明白了什麼,道:「你想讓我們臣服?」

熊起點頭,「不錯。臣服,或者死,你們必須選一個。」

大黑聽了無語,心道:我有的選嗎?

螻蟻尚且偷生,它一條黑蛟既然有生的機會,怎麼可能選擇死?

何況,它只有活著,才可能等到日後父親(黯滅之主)將領此界。

那時它們不僅能獲得自由,更能報仇雪恨。

所以,為了活命暫時臣服於熊起,真的不算什麼。

考慮好后,大黑便嘶嘶地道:「我願意臣服於您。」

熊起齜牙(笑),道:「臣服於我可不是一句話就夠了的,還得種上冰雷鎖心印。」

說話間,熊起直接揮起熊掌,拍向大黑長長身軀的中段。

熊起心裡已經做好準備,如果大黑反抗,它縱然不會將其擊殺,也會將其打成重傷。

結果在熊起這一掌拍來時,大黑竟然硬生生控制住了避開的念頭,任由熊掌拍到身上!

熊起這一掌並不重,因此大黑十幾丈長的身軀只是被拍得橫移出一丈遠。

然而,冰之靈力與雷之靈力交纏而成的鎖心印,卻經由這一掌,打入了大黑的心臟。

大黑先前從鎖霧谷出來時,便聽黑鶯、雙頭犬提了一嘴鎖心印的事。

原本它還有些不以為然,此時自身被種下鎖心印,它便以暗之靈力試了試,結果發現真的毫無辦法。

在大黑試探鎖心印時,熊起則道:「一年後,鎖心印必須經我重新調解一番,否則鎖心印便會爆發,令你心臟瞬間冰封,隨即被雷電劈得粉碎。

此外,若你們違背我的命令,一定範圍內,只需我念頭一動,你便會如先前那毒心法王般,鎖心印瞬間爆發,當場死亡。」

聽熊起這麼說,再想起毒心法王先前忽然暴斃的事,大黑不禁打了寒顫,再也不敢胡亂試鎖心印,同時保證道:「主上放心,我既已臣服,一定不會背叛主上!」

熊起露出森森利齒,不置可否地一笑,沒再多說什麼,揮掌以冰之靈力將二黑的冰封也解了。

大黑都已經臣服於熊起了,並且被嚇得不行,二黑縱使不情願,卻也只能跟著認命。

何況,想起之前熊起那高達百多丈的龐大身軀,它心肝仍是一陣顫。

如此,又怎麼敢在熊起面前說不?

待熊起跟黑蛟兄弟「談完心」一刻多鐘后,蒼雅、黃西鳳才帶著四大法王及黑鶯回來。

不知是不是故意給熊起看的,四大法王及黑鶯身上都帶著血跡。

來到熊起面前後,五人更是一起抱拳躬身道:「啟稟主上,奴等已將鎖霧谷不願臣服於您的黑淵異獸盡數剿滅!」

【第二更。】 說著,幽龍,便要動用神力,轟殺眾人。

眾女,皆是背後十個圓環亮起,同時她們八人一族,中間衍生出了太極八卦的圖案。

正在這時,天魔的聲音響起,「汝乃哪一脈始帝後裔?」

幽龍,頓時一驚,「誰,誰在說話?」

「既是我冥獸一族的傳人,見吾羅剎天魔,為何不歸!」天魔,接著道。

「啊!」幽龍大帝一驚,立刻下跪道,「您,您是先祖,羅剎始帝?」

「不錯!」天魔接著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輩,幽龍!」天魔一邊回道,一邊看向了不斷被楚秦吸收的天魔之力,牙關直咬。

「這麼說,你是幽冥始帝一脈之人?」天魔接著,拖延時間道。

「不錯,小輩,乃是先祖幽冥始帝,一脈第七十二代嫡系後裔!」幽龍說道,「敢問,羅剎先祖,這些人是?」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天魔說道,「你若敢動他們。我必不饒你!」

「是!」幽龍雖然心底里直發癢,但是,還是不敢對先祖不敬!

「你且稍候,我這位朋友,受了點傷,我正在為他療傷,等我替他療傷完畢,我會傳你冥獸一族的至寶!」天魔,接著道。

「是!」幽龍,頓時,大喜過望道。原來,天魔是在給楚秦療傷啊。

就是說嘛,他是冥獸一族的嫡系後裔,先祖怎麼可能將力量,傳給一個外人呢!

幽龍立刻跪的筆直,在那裡等候著。

眾女,皆是鬆了一口氣。

這幽龍,似乎不會動手了?

那麼等楚秦醒來,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天魔之力,這就是天魔之力。」正在這時,一陣貪婪而蒼老的聲音響起。

幽龍和眾女看過去,只見一名身穿金袍,頭戴面具的老者,出現在了天魔骸骨的上方。

正是,伏羲城城主,葫蘆大帝!

只見,下一刻,葫蘆大帝,動手,開始放肆地吸收著天魔之力!

幽龍不會對先祖不敬,但是葫蘆大帝,眼中可沒有什麼先祖!

眾女,此刻皆是一怒,這樣下去,楚秦的傳承,勢必會被打斷,而她們剛要出手,幽龍率先怒喝道,「鎮天扈,你敢對我先祖不敬!」

「什麼先祖!」葫蘆大帝鎮天扈,冷語道,「好你個幽龍,我們聯手擊敗了光焱和人屠,你卻背著我一個人來此,是不是想獨吞天魔之力!」

「你放屁!這是我先祖的力量,他會傳承給我的,我需要獨吞嗎?再說了,你有什麼資格,吞噬我冥獸一族的聖力!」幽龍怒語道。

話雖如此,誰都知道,幽龍開始耍賴了,他要獨吞天魔之力!

「之前怎麼說的,秘境內的好處,五五分成!好,現在古神族和蚩帝城被擊潰了,你冥獸一族,要與我伏羲城決裂了,獨吞天魔之力是吧?」鎮天扈冷語道。

「是又如何!」幽龍冷笑道,「鎮天扈,如今,你一城之力,還妄想對抗我冥獸一族么!」

「好,算我瞎了眼,跟你合作!」鎮天扈瞬間一怒,霎時間,一道金色的虛影,在他的背後出現,一同出現的,還有手中的金光長劍!

「來吧,鎮天扈,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幾斤幾兩!」幽龍大帝,手中一柄遍布漆黑光芒的長刀出現。

下一刻,幽龍大帝已經和巨大化之後的鎮天扈,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幽龍大帝和鎮天扈,都堪稱無上強者,他們的碰撞,瞬間讓整個大地都顫抖起來,天穹被撕裂,空間,在不斷地炸裂。

璀璨的霞光,更是綿延了億萬丈!

「不好!」曦娥為之一驚,旋即召喚出了盤古金蓮,將他們與天魔的帝驅,守護在其中。

同時,小犰,龍血麒麟,以及眾女的八卦龍神大陣也發動,替曦娥的盤古金蓮加持!

「兩個混蛋,竟然在我的帝驅旁邊開戰,若我巔峰時刻,一巴掌拍死他們!」天魔憤怒道,「就這等言而無信,卑鄙小人,幽冥兄長的臉,真是被他丟光了!我總算知道,為何後世如此陷害我冥獸一族,族中多敗類!」

「前輩莫急,等我傳承完畢,替你出了這口惡氣!」楚秦說道。

「好!」天魔,點頭道,「不過,再怎麼說,也是我冥獸一族的嫡系,等會對他手下留情一些。」

「嗯。」

鎮天扈和幽龍的戰鬥愈演愈烈,雖然幽龍吞噬了人屠大帝,實力飆升,但是鎮天扈的背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紫金葫蘆。

這個紫金葫蘆,綻放著無上神威,愣是拉回了鎮天扈和幽龍的差距。

「那個紫金葫蘆是什麼,好厲害的感覺。」觀戰的洛依依驚訝道。

「如此厲害的葫蘆,在始祖級神器之中只有一個,十大始祖級神器之一的五行紫仙葫!」曦娥說道。

「鎮天扈,我們真要斗個你死我活嗎?別忘了,光焱還活著,倘若我們兩敗俱傷,古神族,可就撿了大漏了!」幽龍冷語道。

「哼!」鎮天扈,冷冷一笑,「你怕了嗎?我有伏羲氏始祖的法陣,更有五行紫仙葫,殺了你綽綽有餘。等我殺了你,光焱如何能是我的對手。」

「既然你這麼自信,好,我成全你!」幽龍說著,正欲動手。

就在這時,幽龍和鎮天扈意外地發現,下方那原本渾厚無比的天魔之力,消失了!

「什麼?」

「天魔之力,沒了!」幽龍和鎮天扈,皆是一驚道。

他們很快注意到了楚秦的身上,此時,楚秦的身上縈繞著濃郁的天魔之力,那股力量,讓人有種感覺,他就是九幽之下,一切魔域的主宰!

「他吞噬了天魔之力!」幽龍驚語道。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