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如果是其他人吃下,就還是和原來一樣的效果。

畢竟陳樂對幻影做出二次改變的核心,是體內剛剛獲得的蜃珠幻象之力。

他此時的幻影,就突然變了樣子,雖然還是不著片縷,但是樣子卻變成了前世的女明星,前凸后翹,膚白貌美,氣質絕佳。

心念一動,又給女明星加上了武魂,魂環,那怕是十萬年的紅色魂環,他也能輕易變出來。

一揮手,幻影有化作了白霧,在水潭上擴散開來。

他就在水裡舒舒服服地泡著,能看上一出自導自演的大電影。

舒服~

……

泡了好一會兒,他才從水潭裡出來。

「竹清是聽了我之前說的話,所以晚上不來了是嗎?其實有個漂亮的妹妹陪著還是挺好的,突然後悔了怎麼辦。」

他今晚的修鍊項目,還是和前幾天一樣,鍛煉bird記憶體的能力。

這幾天下來,他已經想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修鍊方式了。

變成飛鳥怪人,然後別的都不管,就一直使用自己創造的小技能。這樣一來可以很快熟練,二來,可以讓這些小技能變得更強。

真說起來的話,這些也可以算是他的自創魂技了,在使用bird記憶體的時候,滿足一下他自創魂技還沒有出來的遺憾。

一直到很晚的時候,陳樂才回去宿舍。

準備了一些食物,來輔助修鍊,這一修鍊,就修鍊到了第二天。

因為剛剛回來,長途奔波的原因,弗蘭德給所有人放了兩天假,這一下,大家也能好好休息兩天,緩解一下一路奔波的疲勞。他們這一趟,真可以說是急行軍了,來去匆匆啊。

學院的某個地方,陳樂,唐三,馬紅俊,戴沐白,都在這兒,甚至還有趙無極。

地上擺著好多粗大的圓木,陳樂帶回來的那兩棵,都還在儲物空間里放著呢,也沒試能不能承受千倍強化。

他可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說建一個澡堂,這不就在建了嗎。

跟弗蘭德,趙無極,說了一下每天泡泡澡的好處,這不就成了嗎。比如說,泡澡可以緩解修鍊帶來的疲勞之類的。

最關鍵的,還是這玩意要不了多少成本,主要是人工,比如燒水工馬紅俊,苦力戴沐白,唐三,還有人形挖掘機趙無極。

至於陳樂,負責提供設計圖紙,奧斯卡負責端茶倒水。

男女的會隔開,女澡堂小一點,男的大一點。入水口做了,出水口也做了,下面就是給馬紅俊挖出來生火加熱的。

之後的每天換水,浴室衛生,輪著負責。半天時間完工,當天晚上就能體驗。這就是生活啊。

……

這天,寧榮榮終於是收到了家裡的回信,她寄信就是這樣,比玉小剛給弗蘭德送信都要快,誰讓她有高等級魂師專門送信呢。可以說是馬不停蹄地趕往七寶城啊,寧榮榮的信,也很快到了寧風致手裡。現在,寧風致又寄回來。

橫豎就是跑腿的魂師受累。

寧榮榮信里說的,比如她已經入學了,認識了什麼朋友,什麼同學,有什麼老師,吃的什麼,她每天感覺如何。再有就是之前的見聞了,陳樂的玩具,魂導器,唐三的機擴類暗器。這些她這個大小姐都能看出來對七寶琉璃宗無比重要的東西。

寧風致對自家女兒的話,倒是沒有懷疑,但是訂單較大,他選擇穩妥一點,要麼到時候他們去一趟七寶城,要麼到時候讓劍斗羅塵心跑一趟。見識一下這東西的效果,再決定下多大的訂單。

這也是寧風致對這些東西的好奇所致,他自認見過天下所有的奇珍異寶,這突然間就出現了他不了解的事物,怎麼能不好奇呢。要是能送一套成品去七寶城,讓他見識一下,也是可以的嘛。那樣的話,別說訂單了,訂金都來得很快。

唐三因為自身暗器打造不易,去了索托城的鐵匠鋪,想要談上一筆訂單,把暗器的零件製作,外包出去。這巴拉克王國,本就處於天斗和星羅的交接處。這裡的鐵匠鋪,規模也自然要比諾丁城大好多倍。

至於陳樂,也是在宿舍里,做上一些魂導器和玩具。 王末那邊。

兩人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王末從一開始被動逐漸變成了掌握整個戰鬥節奏的主導者。

但是身上的重量也越發的沉重,要是再不離開這裏,就算他殺了別西卜,最後還是會被這裏面所產生的重量直接壓垮致死。

時間已經過去多久了他不清楚,或許有一段時間了,內心那股不安的感覺也在持續的加重。

就在王末一邊思考着該怎麼離開一邊戰鬥的時候,別西卜的帝魔劍再次在他的胸口劃出了一道血痕!

因為在這片空間裏面他的自愈能力無效,所以王末現在用遍體鱗傷來形容也不為過。

「―――――『因果魔法·因果斬』!」

別西卜再次朝他橫空斬出一道斬擊波!

「身體好重。」無奈,王末結實的接下來了這道斬擊。

他的肩膀頓時被砍出一道巨大的血口,深紅血液像是不要命的往外噴涌而出。

捂著不停流血的傷口,王末的處境又變成了被動的局面。

沒辦法,身體那股重量越來越大了,並且眼前這個別西卜似乎完全沒有受到影響,這樣的話,那他還打個屁。

現在當務之急,是應該想辦法離開這裏,但是王末用盡了腦海中所有能夠離開這裏的魔法都無濟於事。

「喂喂喂,該怎麼辦才好呢。」王末倒不是害怕了,而是再打下去,哪邊也不討好。

「可惡,瞢你這個臭女人,不正面跟老子打一場,跟我玩這些。」

即使心有不甘,王末此時此刻也只能接受現實。

就在他不斷的往前飛行的時候,身後的別西卜已經快要追上來了!

「還有什麼辦法呢,想想,快點想想!」

突然,手指上閃過一道金光,王末定睛一看,這不是之前阿撒茲勒留給自己那個戒指嗎。

雖然被男人送個戒指,但是王末已經無暇多想。

「阿撒茲勒呀,希望你的戒指能夠有作用,不要是個裝飾物呀。」

說着,王末快速往戒指裏面注入魔力。

實際上,這個戒指他已經嘗試過很多次了,但是都沒能看出裏面有什麼道道。

只是在戒指的表面有一層奇怪的咒文,這些咒文並不是魔界中存在的語言,不過他感覺很熟悉。

總感覺好像最近在哪見過這種咒文?

「快點給我產生一點反應呀!」王末回頭看了一眼即將要追上來的別西卜。

目前為止這個戒指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難不成要配合這個咒文才能發動戒指的能力嗎?」

緊接着,王末又開始極力的苦思冥想了起來,在緊張萬分的情況,他終於想起來這咒文是哪裏的了。

這不就是天界的文字嗎!

前不久他上天界的時候在哈迪斯的神殿柱子旁看到過這種文字。

既然有了頭緒,王末就開始在心中默念起戒指上的天界之文。

畢竟在天界待過一百年左右的時光,所以王末認識這些文字。

一長串奇怪的咒文念完之後,戒指終於出現了反應!

一道金光從戒指中射向王末的眉心,王末的腦海中頓時出現了這個戒指裏面所有包含的信息!

「原來空間系的戒指,我愛你阿撒茲勒!」

緊接着,王末雙手合十!不遠處立馬打開了一道口子。

看樣子那個就是通往外面的通道了,然而,這個空間裏面的物質似乎不想讓王末出去,於是飛快的開始攻擊他。

這次的攻勢比以往的都要恐怖,幾乎密密麻麻的白色狀液體想要把他給吞噬掉!

但是,王末憑藉着敏捷的躲避能力,不斷的在向缺口接近。

與此同時,別西卜也在身後即將要趕了上來!

「―――――『冰炎·冰結』!」

王末一拳轟出,周圍的白色物質瞬間被凝固。

王末冷笑一聲:「還真是沒腦子的東西,缺口就在面前不去堵,來堵我有什麼用!」

缺口已經快要到了,身後的別西卜或許是察覺到了王末要離開這片空間。

於是他遠遠的一劍斬出!

噌!

王末立馬察覺到身後逼近的斬擊波,但是他現在沒有時間去管了,到了外面,傷口自然就會恢復,挨一劍怎麼了!

千鈞一髮之際,王末成功進入了通道裏面,與此同時周圍的白色物質恰好把別西卜的斬擊波陰差陽錯的給擋了下來。

看到王末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之內,別西卜猛地一劍朝周圍的白色物質斬出!

似乎是在發泄這些東西為什麼要礙事!

「蕪湖!終於出來了!」王末飛出了缺口!

他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坐了下來,現在他必須要趕緊療傷才行。

他的療傷方式就是坐着,坐着讓身體表面的傷口恢復,再慢慢利用魔力修復體內的內傷。

異次元的夾縫。

瞢的腳下踩着一個巨鳥的腦袋,手上滴著漆黑的血液。

等血差不多流乾淨之後,手心出現了『彈玉』。

「終於到手了。」她難得露出了微笑,現在她已經手機導航四個『彈玉』了。

讓她感到高興的事情還不止如此,她通過『神珠』的力量感知到了另外三片彈玉也在這附近!

終於,她今天就要把所有的彈玉集齊,也要把介質奪到手!

但是,她還沒高興完,就發現了王末離開了那片她製造出來的空間。

「有點意思,連那個空間也能出來,低等世界的垃圾還是有點本事的。」

瞢下意識握緊了拳頭,現在,她要去會會王末,要是她猜的不錯的話,現在王末已經是受了很嚴重的傷。

自己殺他的話也易如反掌!

魔王城。

霍曼森剛要離開這裏,卻突然發現王末的氣息出現了!

他心想老天難道真的應驗了?

不過他很快就拋棄了這個想法,他可是惡魔,怎麼相信天界那些雜種。

於是,他循着王末的氣息快速飛了過去!

至於王末,自然也是感覺到了霍曼森在朝他接近。

他不禁嘆了一口氣,真是個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臭小子!

王末不想殺他,等會只能直接把他揍暈,等事情塵埃落定了再說。

(未完待續……)onclick=”hui” 「小姐,你看那個新來的,坐在那裏盯着你看了大半天了,就那個花痴樣子,真是可笑,嘻嘻嘻!」

一陣嬉笑聲傳來,江龍忽而回過神來,看到前正坐着兩名容貌上可的年輕女子,正扭過頭來看着他笑。

原來,江龍由於看着眼前的光屏太過認真了,看着就跟盯着前面在發獃一樣,而屬於那隻一階女喪屍的光屏正好對着其中一個女子,看起來當真就像是江龍在看着她的背影發獃。

長時間看着一個女孩子確確實實不那麼合適。

但江龍總不能開口辯解,沒有在看她吧?

這麼說也沒有人相信啊!

行了,這回徹底被誤會了!

張嘴解釋也說不清楚,江龍索性也不準備解釋什麼了,反而沖着那個女孩子帶着歉意笑了一下,隨後就主動換了個位子就坐。

江龍剛一坐下,就收到了四周看過來的敵對目光。

顯然這兩個女孩子有不少擁躉。

也是,女進化者本來就數量少,漂亮的女進化者就更少了。這兩位女孩子容貌上佳,當然對男人們的吸引力很大了。

至少比那些相對普通的女孩子給男人帶來的吸引力更大了。

不過,這個吸引力對於江龍來說,完全沒有用。

她們跟可兒完全沒得比,應該說是,完全不用比,因為層次相差過大,比起來沒有任何意義。

「這個人好奇怪啊,盯着小姐看了半天,怎麼說走就走了。」

女孩子看着江龍跑到另一個地方坐下來,一時嘟起嘴巴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