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說完之後便大步離開,走向舞台的出口處。

這時比賽也已經落下了帷幕,已經生命值落後的少年根本就沒有繼續與秦昊一戰之力。

最終。

秦昊以損耗72點生命值的代價,獲得比賽勝利。

登出遊戲倉,整個人舒爽無比。

「不錯不錯,新產品就是好用。」

這次出倉不僅沒有任何的不適感,而且還有一種剛剛睡醒渾身充滿活力的感覺,或許是因為進入遊戲的時間畢竟短吧。

但要說明顯效果還是有的。

「等着我!」

這時,那男子扶著少年離開遊戲倉后,來到秦昊面前,說道:「既然你能夠做到的,那我就要證明我也行。」

「哈?」

秦昊才剛剛離開遊戲倉,還沒有弄清楚情況。

什麼等着他,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嘛?

只見男子隨後就率領着少年離開,離開之前少年還跑到秦昊面前,下了個跟男子一模一樣的宣言。

「我會記住的,你給我等著。」

「….」

莫名其妙的話,秦昊整個人都無語了。

這男子與少年還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連說的狠話都八九不離十。

「怎麼樣,贏了吧。」

回到會場之中,秦昊苦笑說道。

「嗯…贏是贏了,但是好像效果很差,或者說是完全一點效果都沒有。」

夏櫻唉聲嘆氣說道。

。 「雅晴,我可能活不長了。」在董雅晴面前,董素晴好像回到少女時代,可以毫無保留地訴說心事,她的恐懼,她的軟弱。

每一個不能控制情緒暴躁發瘋的人,內心都有一個一碰就碎,恐懼又軟弱的角落。

「瞎說!董素晴,你是好日子過夠了嗎?」文雅又溫和的董雅晴,語氣嚴厲。

「誰好日子過夠了,我還沒活夠呢!」董素晴不生氣,更委屈了。

能罵她的,只有董雅晴。

「剛才進你病房之前,我去找陳醫生,他說你的腎保養得很不錯,各頂指數都維持在比普通值略高的水平,只要不惡化,吃藥是完全可以控制的。」董雅晴語氣緩下來。

「真的嗎?」董素晴止住了眼淚。

要是林久山說這話,她會覺得他在哄她,董雅晴這樣說,她是信的。

「可是素晴,你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失眠,多夢,易怒,疑心重,聽不得不同意見,再這樣下去,對身體的傷害要大過你的腎病。」董雅晴不客氣的說道。

「才沒有,是最近發生事情太多,我那個兒媳婦又不聽話!」董素晴不承認。

「說到尤葉,以前我覺得昊楓太優秀,沒有女孩子配得上,見到尤葉之後,我覺得他們倆找到彼此很幸運,再也沒有比他們更登對的了。」董雅晴不掩飾對尤葉的好感。

董素晴沉默,她知道尤葉優秀,也知道董雅晴眼光高得很,高學歷的知性加上王妃頭銜的見多識廣,一般人入不了董雅晴的眼。

董雅晴今天來,就是勸董素晴放下心結,與尤葉和睦相處。

見董素晴有所觸動,她緩了緩才問:「我可以讓一個人進來嗎?」

「誰?」董素晴敏感的意識到不是普通人。

「娜晴。」董雅晴說出董娜晴的名字。

「她?她怎麼可能來看我,她一直以為是我們家害死了於志忠。」董素晴排斥,她認為董娜晴只會來找事兒。

「她變了,一直等在外面,想見見你,明天她就出國,不會再回來了。」董雅晴勸說。

「去哪裡?」董素晴下意識地問。

「非洲一個小國,早幾年於志忠在那裡投資了一個木材加工廠,她過去管理。」董雅晴觀察董素晴的表情。

姐妹一場,暗地較勁幾十年,人生走過一多半,失去這次機會,再也不會相見了。

董素晴默默地點了點頭。

董雅晴下樓,去帶守在外面的董娜晴上來,心裡的滋味也不好用。

這應該是她們姐妹三人,今生的最後一次聚會了。

董娜晴走進病房,穿粉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

利落簡單的款式,臉上也沒有濃妝,眉眼都淡淡的。

董素晴恍惚,好像回到十幾歲的少女時代,那時候家裡管得緊,不敢化妝,穿漂亮衣服,董娜晴就偷偷買粉色的襯衫,在顏色上滿足愛美的少女心。

「素晴,我們都別作了,折騰了一輩子,我一無所有,你一身病,學學雅晴吧,她現在比我們要幸福得多。」

被生活磨礪掉鉛華的董娜晴,說出來的話像滄桑的老婦人。

她與董素晴鬥了一輩子,說到底也沒什麼過不去的仇怨,無論是臉蛋,身材,佩戴的首飾,嫁的老公。

比來比去,妒嫉心讓一切面目全非,哪有贏家。

董娜晴今天來,主要是把當初在會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董素晴。

「我不喜歡尤葉,因為她很好,沒有缺點,聰明,漂亮,善良,但又強大,不需要朝男人勾手指,男人就願意為她死。

她不就是我們年輕時想成為的那種女生嗎?可是我們沒有做到,而且,我們老了,也沒有機會了。

至於你的乾女兒,她也很聰明,卻不夠善良,素晴,我不是一個善良的人,所以我看得出,誰是我的同類。

雅晴為我在高僧那裡請了道開光的護身符,讓我定心,臨走之前,這些話我不說出來,也不安心。

好好活著吧,別作了,人死真的不能復生,別到最後一刻再後悔。」

董娜晴把一切說完后,扔下這段話,頭也不回的走了,董雅晴要送她,她也不用。

董娜晴離開,屋子裡空蕩蕩的,董雅晴的眼圈紅了。

「我們三個人,再也不會這樣相聚了,素晴,到了這樣的年紀,都是見一面少一面,在我回英國之前,你不要讓我再擔心。」

「你說,幽詩真的不是為我好,而是在利用我?可是,她是心甘情願要給我捐腎的,還簽了協議。」董素晴始終不願意相信,夏幽詩對她只有假情假意。

「不就是捐腎嗎?素晴,我的給你。」董雅晴抹去眼淚,定定地看著董素晴。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楊磊笑眯眯地說:「你可以理解為考驗,我做投資,從來不看什麼創意不創意的,我就看人,如果一個人具備成功的潛質,那麼投資他就對了,他肯定能成功,相反,有些人天生就不具備成功的種種要素和潛質,想法再好也是白搭。」

譚貴青想了想,問:「意思是,我有成功的潛質?」

楊磊點頭,「沒錯,你有野心,也有能力,有技術,心智也比同齡人更堅韌,確實更容易成功。」

「那我可真榮幸。」

「但潛力只是潛力,如何激發潛力並且走在成功的路上,你還差得很遠,現在的你只是一顆強壯飽滿的種子,在理想狀態下確實有機會茁壯成長,但你要知道,在資本市場,一顆種子從萌芽到成長為參天大樹,需要經歷無數你根本無法想象的磨難。」

譚貴青傲然道:「我不怕。」

楊磊笑了,「我知道你不怕,能成事的人就沒有膽小的,但這不是你怕不怕的問題,說點具體的,就互聯網這個新生的領域裡面,這才短短几年,可夭折在起步階段的創業者有多少,你知道嗎?」

「……不知道。」

「從02年的互聯網寒冬結束到現在,也就四點多時間,每年有數萬家互聯網企業在註冊不到一年後的時間裡被註銷,最早一批註冊的互聯網企業,到現在只有萬分之一沒有被註銷,這只是沒註銷的,還在正常營運的更少,營運且能實現盈利的互聯網企業,屈指可數,其中大部分還是偽互聯網企業,是披著互聯網的皮膚做傳統生意的那種。」

譚貴青咽了一口口水,「這,這數據真實嗎?」

楊磊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淡淡地說道:「這就是創業者和投資者之間最大的區別,創業者,尤其是年輕的創業者,只要有個新奇的想法就敢往上沖,但投資者卻必須為手裡的巨額資金負責,在進軍某個行業之前,進行詳細的市場調查是最先要做的工作,換句話說,風險控制永遠排第一位。」

譚貴青卻沒有被忽悠,「我想問這些數據的真實性。」

楊磊搖搖頭,「不,你關心的並不是這些數據的真實性,因為不管這些數據是真是假都不影響你創業的決心,我也是在校大學生,很清楚年輕人的衝勁和闖勁,熱血上頭之後,哪怕是必死無生的死局都敢闖一闖,」說到這裡,頓了一下,也向前傾身,盯著譚貴青的眼睛,「你自始至終關心的就只有一個問題,我有沒有騙你。」

譚貴青臉色大變。

楊磊則露出勝利的微笑,因為他這話扎到了譚貴青內心深處最大的癥結,相當於直接看穿了譚貴青的所有偽裝。

換句話說,他營造出了一種譚貴青在他眼裡完全沒有秘密的感覺。

沒有人喜歡這種感受。

不過楊磊沒有就此住手,反而趁熱打鐵道:「你怕我騙你,怕我剽竊你的創意,怕我會在以後的合作中把你踢出局,更怕我是個沒有錢的騙子,也怕我會在以後的合作中拖你後腿,因為你除了技術和創意,什麼都沒有,沒有資源,沒有人脈,沒有資金,甚至不知道如何註冊一家合夥企業,你對資本市場一無所知,你的內心充滿了恐懼,你現在展示出來的強硬只是你精心營造出來的偽裝,刨除你的技術,你只是一個沒有吃過西餐的農村孩子——」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譚貴青猛地站起,臉色鐵青,表情猙獰,惡狠狠地盯著楊磊,胸膛急速起伏。

但他在譚貴青的眼裡看到了驚慌和恐懼。

譚貴青徹底慌了。

不過,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既然是第二輪爭鋒,那激烈程度自然會比第一輪更強,這很正常。

男人嘛,誰還沒個破防的時候。

不破不立嘛。

破防之後才能更坦誠。

所以,他指了指沙發,「別生氣別生氣,身為一個創業者,如果連這麼點大實話都聽不進去,還能幹點啥?」

譚貴青的表情逐漸恢復,情緒慢慢穩定下來,但眼神卻冷淡了許多,「我找你,是因為王樂瑤說你有錢並且願意投資,我來這裡是為我的創意拉投資,而不是讓你羞辱。」

楊磊笑呵呵地擺手,「什麼羞辱不羞辱的,談不上,真談不上,你之所以覺得是羞辱,那是因為我說的全是大實話,刺痛了你的自尊心,你很痛苦,卻也知道這是事實,你無法反駁,只能用憤怒來掩飾,最最重要的一點在於……」

「什麼?」譚貴青下意識追問。

「你面對的是我,」楊磊愜意地往沙發上一躺,順手摟住王樂瑤的小細腰,「我比你年輕,和你一樣農村家庭出身,但我學習比你好,顏值也比你高,連身材都甩你好幾天街,賺錢能力更是天差地別,在我面前,你除了你的自尊心以外要啥沒啥,所以你的反應才那麼激烈,假如說那一番話的是你的普通舍友,你絕對不會生氣,甚至會很大度地一笑了之。」

說到這裡,打斷準備反駁的譚貴青,「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繼續談正事兒吧,你說你是來拉投資的,那好,公事公辦,給你個說服我的機會,」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開始吧,還不到兩點鐘,你有至少三個小時的時間說服我。」

從第一次打電話到現在,所有節奏都被楊磊牢牢掌握著,拖著譚貴青轉來轉去蕩來蕩去,幾乎把譚貴青當風箏放著玩。

節奏越來越快。

幾乎把譚貴青扯到原地爆炸。

直到現在,火候夠了,這才進入主題。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