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時間緊急,還未來得及感悟黃泉道統其他法門。

空閑下來再學習接下來三道金輪。

嘩!

想到這裏,陸謙抬手打出一道法力,黃色的法力將轉生血池吸收進焰心金宮,留待以後備用。

僅此一戰,九尾凶鳥帶來的凶獸全軍覆沒,妖族全軍覆沒,人族還剩下一些。

法陣消失,血腥之氣漸漸散去。

外界,眾人等得焦急如焚。

「大祭酒應該沒事吧……」

「大祭酒平時不顯山漏水,一定能殺死凶獸。」

「可這是九尾凶鳥,戰場上赫赫有名的凶獸,即便是一些法盟之主,也不敢說拿下此獸。」

嘴巴上支持陸謙,眾人心裏可是一點地氣都沒有。

見識過九尾凶鳥的厲害,恐怕這世上沒有多少人,敢說百分之百殺掉此人。

更別說還有上百隻凶獸在裏面。

這可是一個人面對一群凶獸啊。

「哎,散了散了。」

有人激動地指著稷下城。

羅雲以及眾人抬頭望過去。

只見,血霧散開,天空清朗。

一縷陽光照射進半毀滅的稷下城。

一名黑袍道士憑虛而立,神情從容鎮定,瀟灑自在。

下方空無一物,剛才氣勢洶洶的妖獸,如今灰飛煙滅。

這一幕深深刻在眾人腦海之中。

一人獨斗妖魔,彈指間灰飛煙滅。

此等豪情,這才是逍遙自在的修道人。

眾人心裏不由得想起入門學的一首詩。

八卦氣中潛至寶,五行光里隱元神。

桑田改變依然在,永作人間出世人。

「陛下,幸不辱命。」

羅雲發獃之餘,才發現不知不覺陸謙已到了身邊。

「好好好,大祭酒神功蓋世。」羅雲連續說了三個好。

作為立志打造王道樂土,人人稱頌的一代人君,他當然不會忌憚陸謙修為比自己高。

現在人族屈與人下,時時刻刻都有被妖族吞併的危險。

對於羅雲來說,人族修為越強大越好。

「你們也沒事吧?」

陸謙看着稷下學宮其他學生。

經過一番洗禮,這些人都成長了許多。

「這次你們表現都很不錯,兩千零六人,一人獎勵一份丙等聖水。」

「還有,放假一個月,你們自行閉關。」

丙等聖水是迷魂湯精華稀釋一百倍之後的水。

對於道基修士以上的人來說,簡直聊勝於無,對於之下的人反而有很大的奇效。

經過這次的磨練,應該會有很多人突破。

「多謝大祭酒。」

眾人激動道。

很快打發走眾人,陸謙看向羅雲,笑道:「接下來就要麻煩你收拾一下手尾了。」

「那當然。」羅雲點頭。

很快,妖族的人過來。

得知鼉甲與兩名妖族大君身死,龍主震怒,但也只能生悶氣,真正的兇手都死了,找誰報仇也不合適。

在羅雲的斡旋之下,總算平息了這件事。

不過,稷下學宮隨着這一戰,徹底打響了名聲。

大祭酒陸謙以及稷下學宮的信息呈上各個大佬的案上。

乾國皇宮。

北冥法盟

北方淪陷,北冥法盟名存實亡,夜屍山王帶着其他人流亡到此地。

看着這個叫做陸謙的傢伙,山王若有所思。

總感覺這個傢伙就是消失已久的陸謙,可是沒有證據。

周圍法盟之主議論紛紛。

「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拿下九尾凶鳥,偽帝哪裏找到的人才。」

「我覺得是妖怪,哪有人投靠人奸齊國。」

「稷下學宮。」

與眾人關注點不同,宰相太行把目光放在稷下學宮之上。

「陛下,你看着稷下學宮。」

太行把消息呈給皇始帝梅溪。

梅溪看了一眼,旋即怒髮衝冠,將冊子狠狠摔在地上。

「哼,有教無類?大逆不道。」

眾人此時才反應過來。

「法術開放?取消門派之別?人人皆可修行?這史無前例啊,羅雲這人鐵了心要消滅我等啊。」

「竟如此歹毒,投靠妖族倒罷了,還要絕我等的根。」

為何眾人如此排斥稷下學宮。

一般的門派,功法的源頭掌握在掌門手中,掌門通過控制功法來使得自己有話語權以及最多的資源。

可以說掌門之下都是替他們打工的人,區別在於有的人吃肉,有的人喝湯。

因為最重要那一招始終在自己手中,不會擔心下面的人反叛。

稷下學宮這麼做,等於是剝奪了他們這個權利。

學宮按照貢獻以及修行進度發放功法。

人人都為社稷和自己打工,而不是替他們,資源也不會集中到他們手上。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恐懼和憤怒。

「嚴懲,必須嚴懲,再坐視稷下學宮壯大,」

再坐視稷下學宮壯大,恐怕後果難以想像。

「爾等不必驚慌,稷下學宮蹦不了多久。」宰相太行站了起來。

「稷下學宮無非是把供應高等修士的資源,平分到數千低級修士身上。炮灰造得挺快,但高手不會有多少。」

太行一眼看出了問題的本質。

可他忘記一件事。

當越來越多的修士,因為資源不夠而卡住,他們爆發出來的慾望是無比巨大的。

7017k 赤鸞社?

林澤微微一怔,隨後才想起這是一個火屬系寵獸的社團。

「你答應了?」

「嗯。」

關寧笑著點了點頭。

「我的烈鷹是火屬系寵獸,原本我就打算加入赤鸞社,就算她們這次不來邀請,我也準備明天就去遞交申請書。」

林澤瞭然點頭,倒也不怎麼驚訝。

關寧目前排名三十四,在新生中屬於當之無愧的精英。

而且早在招生考核之前,她的烈鷹就已是二階九段。

想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三階。

這樣出色的苗子,赤鸞社注意不到才是怪事。

她們會主動過來邀請入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哥,你打算加入哪個社團?巨像社還是寒冬社?」

關寧突然問道。

在她想來,林澤要是加入社團的話,多半是在巨像社和寒冬社之間選擇。

畢竟他的兩頭寵獸就是土屬系和冰屬系。

出乎意料的是,林澤聞言搖了搖頭。

「我暫時不打算加入社團。」

有金手指在,對林澤來說,加入社團並沒有太多好處。

相比可能獲得的那一點資源,付出的代價反而更多。

單單應付社團活動就要浪費不少時間。

有那個功夫,他還不如去荒野上狩獵,提升寵獸成長度。

除非加入社團有額外的益處,否則林澤是不打算考慮這個了。

關寧有些詫異的看了林澤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

這些日子以來的經歷,已經讓林澤在她心中的形象變得高大無比。

無論林澤做出什麼令人驚訝的決定,她都不會質疑,而是發自內心的支持。

走出大樓時,林澤忽然想起一件事,轉頭問道:

「阿寧,你打算什麼時候契約第二頭寵獸?」

見習評定時,關寧通關的是高等難度,所以同樣獲得了第二寵獸位。

聽了林澤的話,關寧思索幾秒,搖頭道:

「我還沒想好。」

「第二頭寵獸我想契約潛力高一些的,最好是七階以上的,不過那種寵獸售價很貴,我現在還買不起。」

見林澤想要開口,關寧連忙又說道:

「不過沒關係,現在我還是先專心培育烈鷹,等它晉陞到四階,再來契約第二寵獸也不遲。」

「而且到那時我應該已經存下了足夠的錢。」

關寧知道只要自己請求,不,甚至都不用自己開口,林澤肯定會主動幫她補齊購買寵獸的缺口。

可關寧不想這樣做。

御獸師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了,林澤又有兩頭寵獸,只會比她更需要用錢。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