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又發現一顆,秦有道想了下,將兩顆珠子一起收了起來,等有機會再查查看吧。

接著,他看向一堆黃色的符紙,大概有百十張,符紙上畫著晦澀難懂的符號,還有一個雷電的標誌。

以秦有道的理解,很容易得出結論,這應該是雷符,威力不小,可以作為奇兵使用。

這類的符紙他見昊天宗的修士用過,而且是對他用的,若不是他機警,估計就被雷電給轟熟了。

這個收穫,秦有道還算滿意,他又拿起最後一物,是一本功法,名焱劍術。

焱劍術的焱顧名思義就是火的意思。

秦有道想起鐘鳴對他發出的一擊,那火蛇的熾熱程度連空氣似乎都被燃燒了,威力不可小覷,眼中頓時放光。

刀劍雖然相通,但其運行理念差異奇大,一個大開大合,一個細如游龍,對外的體現也是兩個極端。

秦有道對改修劍法沒興趣,他只需要了解劍法在施展過程中是如何產生火焰的即可。

這對他來說難度不大,他和道印主人一起悟道,可以說唯我獨尊長生訣築基后功法的成型,也有他的一份體悟在裡面。

差不多一個時辰后,秦有道瞭然的笑了笑,心裡已經有了大體方向,至於可不可行,需要練過後再說。

他將所有有價值的東西收了起來,其他的一概銷毀,不過他將男子的身份玉牌留了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心靜下來,秦有道開始回溯之前的戰鬥,這是他雷打不動的習慣,以方便找出自己的不足。

他仔細分析了兩場戰鬥,自己表現的可圈可點,但也有后怕的地方。

想那鐘鳴,如果不是太過自信輕看了自己,直接給自己扔一通雷符,待炸的昏天暗地,再出手偷襲,自己絕對有死無生。

秦有道將自己帶入鐘鳴的角色,至少想出了三種方法弄死自己。

深吸口氣,回溯的好處除了能發現自己的不足,還能增加自己對戰鬥的理解,這些都將是他以後對敵時的籌碼。

回溯完后,他站起身,四下看了看,因為他所在的是一處四品初階的靈獸洞穴,倒不擔心被其他靈獸打擾,該擔心的是歷練的修士。

不管是在南瞻部洲還是東勝神洲,修士歷練都是以獲得的獸晶為評判依據。

原因無他,獸晶是一種重要的修鍊資源,凡是丹藥,必少不了獸晶的成分。

秦有道觀察了四周,這一處地方還算隱秘,棄之可惜,於是就在方圓二十里巡視了兩圈,確定無異常后,再次回到洞穴。

以後面對什麼他無法想象,但絕對會兇險至極,何況他的身份也是個大問題。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繼續增加自己生存籌碼,既然收穫神通,自然不能讓它閑置,學會了才是自己的。

秦有道很快進入打坐狀態,將周身氣血調整至最佳狀態后,他腦海出現遁地術的功法,依據自己的理解開始運行。

大約一柱香后,秦有道嘴角輕啟,從齒舌處蹦出一個「遁」字。

下一秒,秦有道的身子陡然下陷。

「嗯?」

秦有道睜開眼睛,他看到自己一半身子在底下,一半身子在地上,而下半身活動自如,並沒有束縛感。

秦有道感受了下,微微挑了挑眉,思忖片刻,眼睛一閉,再次運轉神通。

「遁!」

秦有道露出地面的上半身瞬間隱沒於地表之下。

他再次睜開眼睛,發現周身被一層淡淡的白色輝光籠罩,透過輝光看到的是黑黑的泥土。

他活動了下腿腳,隨著他動,他所處的空間也跟著變化,沒有一絲阻力。

唯一不足就是靈氣消耗太快了,僅這一會兒功夫,就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靈氣。

想來那瘦小男子被自己殺死,也無外乎這個原因。無定城,巡夜司。

十多人站在院內,氣氛有些不和諧。

李珊珊縮在最角落,戴著個面紗,眼珠子亂轉,想看是誰救了自己。

其餘大部分人,則是目光不善看向表情淡然的顧言。

「本次測試總共十五人,其中三人喪命,五人完成任務,七人不合格。」

安平生看了眼眾人。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第一百一十四章入職波瀾,霸道!(為笑妖江湖書友加更!) 距離洛基和齊塔瑞星人進攻地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而葉清揚的班底卻很薄弱,回想起當時婦聯1的場景,葉清揚覺得贏得太討巧了。

齊塔瑞星人的科技明顯超過了地球不只一個檔次,而且他們數量眾多,全民皆兵,如果不是最後托尼屎大顆抱着必死的決心將核彈給送了出去,誰勝誰負還真的不好說。

所以空間寶石的保衛戰一定要做好,只要洛基沒有拿到空間寶石,齊塔瑞星人就進不來,單憑一個洛基,班納博士就能夠把他給錘爆了。

任務很艱巨,時間很緊迫。

打電話看看小蜘蛛在哪,他的蜘蛛戰甲也是時候提上日程了,這個時候可不是敝帚自珍的時候,如果不多拉一些幫手,恐怕真的難以阻擋時間線的威力。

就像彩虹橋被摧毀一樣,雖然是葉清揚出面解決了毀滅者,但是洛基和索爾的劇情依然延續下去,由此可見沒有絕對的實力是改變不了大勢走向。

難道等紫薯精來了還要讓自己拋家棄子,再打一遍響指?

絕對不行!

自己的覺悟可沒有這麼高,可是如果到時候肖蓉雨、貝蒂羅斯、安妮她們真的被算在死掉的那一半當中,自己真的能夠無動於衷嗎?

葉清揚其實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他並不是一個內心堅強的人,他就是一個底層的小屌絲,只想安安穩穩,老婆孩子熱炕頭,但是這裏是漫威世界,有憤青變種人,雖然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有想毀滅世界的九頭蛇,有計劃生育部部長滅霸,還有什麼天神組等等一系列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的SB。

如果葉清揚什麼都不敢,混吃等死,估計也難逃滅亡的命運,強如雷神、滅霸、浩克都有可能隕落,自己一個依靠科技的人類雖然有了系統,還時靈時不靈的,也是有被毀滅的危機的,就算自己沒有,可是身邊的女人有啊,等到自己以後有了小孩,難道還能眼睜睜看着他們收到死亡的威脅?

捫心自問,葉清揚覺得自己做不到,他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類,這是他穿越而來的世界,並不是一個遊戲程序,所以葉清揚決定以自己一個小人物的方式改變這個世界,不論能走多遠,至少對得起自己,就算死亡來臨的那一天,他也能坦然面對。

MD,不就是滅霸嗎?不就是洛基嗎?不就是天神組嗎?

看我的天馬流星拳!

不好意思,搞錯了,再來!

「喂,伊森?你和小蜘蛛在不在實驗室?我過去一趟。」

葉清揚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問道。

得到肯定回答之後,葉清揚叫過肖蓉雨,兩人一起趕到了斯塔克工業的實驗室。

這間實驗室位於斯塔克工業的地下,足足有19層之深,葉清揚之前還納悶,怎麼不搞個18層,那多應景。

「叮——」

電梯門打開,葉清揚和肖蓉雨兩個人款款而入,伊森和小蜘蛛正在測試一套馬克5型戰甲,看到葉清揚走進來,伊森並沒有打招呼,因為試驗過程容不得分心。

葉清揚和肖蓉雨閑得無聊,只好坐在一旁的高腳凳上看他們操作。

這套馬克5型地獄火裝甲採用的是神經機械學界面讀取腦電波的操作,這還是借鑒了奧塔維斯的四條機械臂的原理,本來是需要插入脊柱,與脊髓神經連接才能更加的快速反應,但是考慮到機械與血肉相連會產生不可預見的化學反應,所以被伊森給拋棄了。

就算研究出來那種東西,葉清揚肯定也不會嘗試,如果真的被機器控制,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所以伊森博士和小蜘蛛進行了改良,還設置了一套防護系統,戰甲的外層防護金屬也換成了更新分子重整排序后的結晶鐵,經由磁場強化后覆蓋於鈦金屬等數層其他金屬上。

形成一個有韌性但又極度堅實且能夠提供極高防禦作用的外殼。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葉清揚都已經打完了一句即時對戰的MOBA遊戲,裏面的一個女性角色操作簡單,還會撒嬌的說一句

「妲己,愛主人,雞棒是什麼意思?」

他和肖蓉雨兩人雙排,還開了語音,肖蓉雨那清純又帶了一點御姐音的聲音,羨煞了不少單身狗隊友。

看到伊森忙完了試驗,葉清揚遞給他一杯康帥富冰紅茶,伊森喝了一口,覺得有點甜,說道

「這套馬克5型戰甲已經測試完畢了,下周就可以進行人機交互試驗了。」

葉清揚點了點頭,伊森博士自從來到斯塔克集團,已經先後研發出了馬克3型、4型機甲,可謂是功勞卓著,雖然有葉清揚提供的設計思路和理念,但是其中的實踐部分都是由伊森博士和小蜘蛛親力親為。

要知道鋼鐵戰甲可是斯塔克工業的絕頂機密,其中的工程浩大繁雜,絕不僅僅是一個鐵殼子加兩節南孚電池就能組裝完成的。

這其中涉及到的科學領域包括編程、電路、自動控制、材料、電磁學等等等等。

所以葉清揚將這些部分都化整為零,攤派到了斯塔克工業的各個十分細緻的領域,比如智能駕駛系統,人體義肢的研發、磁懸浮汽車的研發。

每個部門都有數十位、上百位頂級的科研人員進行分工合作,而最終的科技成果就匯總到了伊森這裏,通過對系統贈送的馬克2型鋼鐵俠的組裝研究,進行排列組合,最終才能實現鋼鐵俠戰甲的進化。

他有些嚴肅的說道

「說實話,我也不想這麼趕,但是地球馬上就會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這一災難目前還無法預知,所以我想讓你們加班加點,最少打造出10套馬克5型的鋼鐵戰甲。」

小蜘蛛聽了葉清揚的話大驚失色,他知道葉清揚不會空口無憑,他都說是史無前例的災難,那肯定是非同小可。

「屎大顆先生,您能告訴我具體是什麼情況嗎?我保證,絕對不會外傳。」

小蜘蛛豎起了右手,對燈發誓。 「李神醫啊,現在想要做好人了?」

「你做了那麼多的壞事。」

「在這個節骨眼上說你要做好人,你是不是覺得……你一句,想要做好人了。」

「我就得放過你啊?」

「還是說你覺得,只要你這樣說了,我就必須得放你一馬那?」

葉天傾看着他笑嘻嘻的說道。

葉天傾的話語並沒有給人壓力,甚至是說的很輕鬆,就像是老朋友間開得玩笑時候的語氣。

但就是這般輕鬆的語氣。

卻是給李神醫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李神醫臉色煞白。

他覺得葉天傾這就是不打算給他機會,就是不打算放過他,所以才說的這些話。

他忍不住的劇烈顫抖起來,眼神里儘是恐懼。

他顫抖著。

表情驚懼。

雙腿瘋狂哆嗦,一股液體竟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就流淌下來。

他竟是被硬生生的嚇得尿褲子了。

但此刻,他也顧不上丟人了。

只是央求道。

「我真的只知道錯了,我真的是想要痛改前非了,我把錢還給你,我,我……雙倍奉還可以嗎。」

「我願意雙倍奉還,哦,不……三倍,三倍!」

李神醫趕緊說道。

「那你這段時間,騙的劉青山和巧鳳的錢怎麼辦那?」

葉天傾笑呵呵的看着他問道。

「我,我全都歸還,我,我全部都歸還。」

他趕緊說道。

「那你從他們家騙走多少錢那?」葉天傾問道。

「五六萬吧。」

李神醫底氣不足的說道。

其實他自己也沒詳細算過。

但現在他也不敢猶豫墨跡,但心葉天傾不耐煩直接揍他,所以就隨口說了個數字。

葉天傾道:「那就按照六萬算,你三倍賠償他們!」

「也就是說你需要還給他們十八萬,然後還要給我十五萬,總共三十三萬,你沒有意見吧?」

葉天傾笑呵呵的看着他。

聽到這些話,李神醫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是要將他的家底都掏空啊。

但他現在可不敢說一個字的拒絕。

「好,我,我給,我給……我現在就給你們轉賬。」

他的表情,完全就是一幅死了老爸的表情一般。

葉天傾咧嘴笑着。

他沒有在多說話,拎着李神醫便是朝着巧鳳和劉青山家裏返回。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