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歸隱約之間能夠感覺到自己在被誰注視着。

他是合體期的,本身的修為擺在那裏,於是對於旁人的觀察極為敏.感。

但在隱晦的打量過四周之後,燕歸卻沒有看到任何的人。

於是在短暫的思考之後,燕歸想起了之前門主說過的他會等他完成了任務之後在劍冢附近等他。

門主如果想觀察他,那麼應當是不會被發現的,所以被發現了的話一定是——門主故意的!

燕歸找到了答案,便考慮起來門主這樣做的目的……

他左右打量著,最後將目光定在了一個方向。

這裏是非常適合布下結界的地方,而且他幾次都不自覺的會故意忽視過去,如果不是因為合體期的修為,他想他會真的忽視過去。

這是考驗。

燕歸無比的肯定。

是想要他自己的找到位置嗎?

但是他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不過也有可能是臨時增加的一項考驗。

這麼想着,燕歸便直直的往自己覺得不對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的後方怪石嶙峋,一部分被埋在土裏,另一部分則露在那土黃色的乾燥泥土之上。

燕歸繞開寫着「小無妄劍冢」的石碑,走到後方,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又覺得不對的退後了兩步,隨後才抬起了手,輕輕的覆蓋在面前。

幾息之後,他睜開了眼,可面前的景色依舊一成不變。

而結界之內……

殷肅:「被發現了?」

謝清源:「……」

他選擇在燕歸破掉結界之前直接將人請進來。

於是下一秒,燕歸又發現自己的手掌似乎穿過了靈力的屏障,成功的進入到了那佈置好的結界之中。

謝清源於是看向燕歸,主動的開口在他喊出那個稱呼之前對說道:「你差點弄壞了門主佈下的結界。」

燕歸:「……?」嗯?

※※※※※※※※※※※※※※※※※※※※

燕歸:看門主演戲……(這是特殊的愛好嗎?我懂了)

【入v】:23號入v哦,到時候會有粗長的更新~

——2021.07.22

感謝在2021-07-2123:45:50~2021-07-2215:37:2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異面平行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limf(x)→A5瓶;憶南潯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長官、長官,你醒醒、快醒醒~」

在一陣不停的推搡,還有著催促在耳邊響起中,胡彪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與之前幾次任務不同的是,胡彪在傳送到了本次的任務世界,開始睜開了自己眼神的時候,驚訝的發現了自己居然是躺在了一張床上。

床是一張簡單的硬板床,上面就墊著那麼一張有些破爛的涼席,連一床的被子都沒有。

並且在自己睡著的時候,有人在推搡著自己之餘,還在耳邊不斷的吆喝著。

睜開了眼睛一看之後,只見在一盞馬燈的光芒照映下,胡彪發現是自己當前人是在一個類似於倉庫的所在中。

身邊的位置上,還有著好些全部用門板和磚頭搭建的簡易床,乍一眼看了過去,數量有著三五十張之多了。

可惜的是,這些單人床上只有自己一個人存在,一個最多只有十七八歲的士兵正站在了自己的床前。

而在他的胸口的布質胸章上,胡彪能看到上面寫著:國民革命軍第十軍一九零師五六九團的字樣。

他這一次帶過來的幾個大包,還有武器裝備這些東西,其實也並沒有丟失。

除了兩把駁殼槍被放在了床邊,其他的三個包包全部被放在了這麼一個土房子,靠裡面的一處牆角上。

裝作一切正常的模樣,胡彪坐起了自己的身體后,嘴裡用著平靜的口吻問到:「伢子,么子事情?」

聽到了這麼一個問題之後,那個小哥立刻就是一個立正。

同時,從自己斜背著的挎包里拿出了一個信封,嘴裡說到:「這是上峰的緊急命令,現在我算是正式交給你了。」

說完之後,手上就是又來了一個軍禮,直接轉身的跑出了房間。

不過這樣的辦法也好,最少省下了胡彪需要解釋一下自己的手下,到底是去哪裡的這麼一個問題。

撥動著一下馬燈上的調節按鈕,讓馬燈的火光更大了一點之後。

胡彪才是拆開了信封,有點吃力的在燈下看起了上面豎著寫的繁體字內容。

只見在一張信紙的上面寫著:「滋命令胡彪你部,立刻在25號凌晨之前趕到衡陽城機場,協助機場守軍的工事構建任務。」

也是在這麼一個時候,系統發布任務的冰冷聲音,開始在胡彪的腦殼中響起。

「指揮官大人,本次系統任務第一階段發布;在5小時之內,請立刻趕到河東的衡陽機場,並且堅守到27號的凌晨時分。

第一階段任務,系統的設定。

指揮官的身份,為衡陽城警局偵緝處的副隊長,在其他機構撤離之後,奉命留在衡陽城中,協助第10軍進進行治安維護、公事構建等內容。

中州戰隊的其他成員,則是偵緝處的一眾留守人員。

以上是系統為本次中州小隊的成員,所設定的身份掩護,望指揮官大人周知。

有鑒於指揮官和網友們當前的裝扮,有可能暴露的原因,系統已經做出了適當的偽裝和調整。」

聽到了這裡的時候,胡彪看本能的看了一下身上的裝扮。

這才在馬燈的光芒之下,看清了自己的身上制服,居然是被偽裝成了那種黑色的警服,被俗稱成黑皮狗子的那種。

至於肩膀上的警銜,胡彪根本就是看不懂。

而在胡彪看著這麼一身黑皮狗子的制服,很是有些無語的時候,系統發布任務的聲音一直都在繼續著:

「第一,在7月30日凌晨之前,中州戰隊所有人被驅趕出衡陽機場,即算中州戰隊第一階段任務徹底失敗。

失敗的懲罰並不會讓所有人員徹底抹殺,而是隨機抹殺5人。

並且降低在任務完成之後,具體的評價和獎勵。

第二、第一階段任務期間,中州戰隊所有人員的活動區域,限制在衡陽城周邊20公里的米範圍之內。

第一階段任務完成之前,任何隊員超過限定範圍之內立刻抹殺,並且任務完成後不予復活。

第三、本次的任務中,指揮官依然可以選擇召喚30名網友協助完成任務;可以優先選擇上次參與任務的人員參與,前提是他們願意接受召喚。

27號凌晨之前,中州戰隊倖存的人員,必須不低於20人。

最後,祝指揮官大人武運昌隆~」

至此,系統本次任務的第一階段任務,算是正式的發布完畢;聽完了之後,胡彪能夠把握到了其中一些關鍵點。

比如說:

這一次的第一階段任務,如同上次團戰的任務一樣,都是強調著若是任務失敗並不會立刻全員抹殺,僅僅是隨機抹殺5人。

那麼這麼是不是在隱蔽的說明,本次的任務也又是一次團戰?

只是胡彪又尋思著,按照道理來說系統團戰的頻率,不應該是這麼的頻繁才對。

因為真要這麼搞的話,以團戰中只能是一方通吃的結果,各戰隊的毀滅程度是在是太高了一些,哪裡還能剩下這麼多的戰隊。

但是考慮到團戰那一個嚴重的後果,胡彪也敢有著絲毫的大意。

還是決定了一點,不管本次有沒有其他戰隊的加入,都要多一個心眼,做好了會有其他戰隊加入,並且是成為對手的準備。

另外,本次系統限定的活動區域,居然是相當的寬裕。

那麼這樣一來,是不是可以安排老楊、倉管等人在衡陽城留下來,就可以起到一個更大的作用。

因為在胡彪穿越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報來說。

自從18號星城開始陷落之後,衡陽的30多萬民眾,就開始往更安全的南方地區開始撤離了。

但在同時,也是有著大量人員留了下來,幫忙守軍構建防禦工事。

像是當地的抗戰後援會和市政廳、工會這些,就是動員和組建了一個3000人的工人隊伍。

他們這些人,雖然沒有直接參与作戰。

可他們徵收了當地120家廠商的120萬根木料,用這些位支撐物在衡陽城內外構建了大量戰壕、散兵坑、暗堡、機槍掩體等。

不得不說,這些防禦工事為今後長達47天的防禦戰,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但是這麼一個時代的防禦工事修建能力,基於了他們相對落後的水平和眼力,還是有著很大的不足。

如果讓楊東籬和倉管這麼兩個,要麼有著一堆證書,要麼是土木專業的畢業生,基於現代一些工事的構建理念出手指導一下,總能是起到不少提高的作用。

反正比起讓他們兩人,填進了一線戰場的作用要大上太多……

當然了,是否要採用以上的這麼一個做法,胡彪決定還是先將人員召喚過來,大家商量一下再說。

至於在之後的5個小時內,趕到衡陽機場這麼一點,時間上倒是比較的充裕。

想到了這麼一點之後,胡彪開始了召喚了人員起來。

抬頭對著空中淡淡的說了那麼一句:「系統開始召喚吧,優先召喚中州戰隊的成員,不足的再用新網友們補充。」

同時在說出了這麼一句的當口,胡彪心中莫名的想起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隨著任務次數的逐漸增加,難度上一次比一次更加的艱難了;所以這一次最好來7個靠譜一點的新網友,也算是可以讓戰隊早點滿員起來。

然後,在胡彪嘴裡這麼淡淡的一句之下。

現代位面的30個人,幸運、又或者不幸的,就此來到了44年的衡陽城。

中州戰隊的老鳥們,現在早就不是之前那種一到了這麼一個時候,就是有點急不可耐的模樣了。

他們在波瀾不驚之中,就是完成了本次的穿越。

唯有刀客小哥在遲疑了一會之後,還是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在即將穿越的時候,拿起了手上的一本相冊摟在了自己的懷裡。

。 飛舟上降魔很生氣,他錯過了十萬年魂獸,悶悶不樂。

「前輩,何須在意呢?十萬年魂獸的確珍貴,可你是否想過,十萬年的魂獸在魂獸族群中的作用。對於魂獸一族而言十萬年魂獸就是無冕之王。血脈高貴者還能在其生活環境內,促進魂獸的修行和進化,保持魂獸的數量和生存環境。

我們若是想要魂師這個職業長久,就不能竭澤而漁。殺了他們簡單,可之後呢?魂獸的每一個王者被殺,就是一脈魂獸的衰亡,我們若是將他們全部殺盡,那魂師是不是就該殺自己了。當魂獸越來越稀有時,為了力量,魂師必然會開始自相殘殺,到那時……」

而且銘文技術想要不斷進步,那魂獸就不能滅亡,只有它們才能貢獻出各種魂環,讓銘文師和銘文可以不斷的更新換代。

降魔心中有些動搖,這些事大家都知道,可誰會放過一隻到手的十萬年魂獸。

「那隻兔子可以是我們殺掉的最後一隻十萬年化形魂獸!」

這老頭怨念很深啊。

魂獸與人類看似彼此對立,但又相互依存,彼此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她也可以是我們放過的第一隻十萬年化形魂獸。前輩你說武魂殿一統大陸之後到底要做什麼呢?或者說武魂殿一統大陸的目的是什麼呢?」

搖搖頭,降魔望著飛舟外劃過的雲朵,良久才開口「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從教皇制定計劃開始,我們所有人都在為這個目標努力著。或許是為了虛無縹緲的成神,或許是為了武魂殿的強大,我沒有什麼目標。我在武魂殿呆了太多年了,那裡就是我的家,既然所有人都在努力著,那我也願意出份力,就這麼簡單。」

還真是個樸素的理由,「那我為前輩找個目標如何?」降魔看著他,示意他接著說。

「等我成為武魂殿教皇,一統大陸。於民,我要懲治為惡的貴族,查抄家產,歸還於民;廢除封地私有化,制定法律,維護生命之尊嚴,社會之公平;發展魂導科技,興教育,開民智,利農桑,使國民富足,生活穩定幸福。

對於魂師,要解析銘文,使魂師再無掣肘;與魂獸王者訂立契約,接納愛好和平的魂獸,建立人類與魂獸和諧相處的世界。規範魂師職業,發展更多的特殊職業,銘文師,鐵匠,……

我們生存的大陸只有這麼大,但這個世界不會只有這一塊大陸。未來會有大航海時代,甚至會有星際時代,會有更精彩的世界。你難道不想去看看這天空之外的景色嗎?不想去見見不同世界的風景嗎?

統一之路上是毀滅,統一之後卻是創造。我之所以夙興夜寐,不顧艱辛,努力著,是因為我會比他們做的更好,這世界終將會被我照亮。」

降魔聽的一愣一愣的,有些他懂有些就……「你小子想法還挺多。」

現在他們正在前往庚辛城的路上,領地中的魂師被抽調了一半,還要從臨近的武魂殿中調集魂師,這次他要將庚辛城拿下。不論是用銘文技術誘惑,還是用武力懾服。

臨近庚辛城時,降魔感受到了獨孤博留下的氣息,帶著他來到了聚集地點。獨孤博的毒霧已經籠罩了上空,隱藏了聚集的魂師。

進入毒霧,獨孤博,楊鐵和眾多魂師正在商討著。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