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方厚武卻堅持。

這推來拖去,最終就變成了方氏家族跟在後面以防萬一,而這些百姓是主力軍了。

方氏家族的方厚武其實心裏本就是這個意思。有這麼多的百姓做後盾,就算是他是錯的,這些百姓也能給說成對的,完全不用擔心其他人會說什麼。

畢竟……百姓的數量是最多的。

得民心者得天下嘛。

這群人浩浩蕩蕩的衝進了夏家和夢家,大半夜的,該燒的燒,該砸的砸,頗有一種強盜進家門的感覺。

而夢家和夏家的人則是在沒有一點點防備的情況下就被入侵了,還是一群百姓,他們也很懵逼啊。

怎麼逮着什麼就砸什麼呢?他們咋了?

兩家的雖然有些惱火,但是也不敢輕易動手的。他們不像是藍家那樣毫無顧忌,他們要考慮到這些百姓的想法,不然到時候反了怎麼辦?

但是他們好像還不知道——這些百姓已經是反了。

「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大家稍安勿躁啊,不要激動。」夏家家主看着滿院子群情激奮的人,連忙擺手。

夢家大長老那邊沒有這麼好的脾氣,但也不至於一巴掌甩過去。

「你們這是做什麼,難道我們夢家做錯什麼了?」

兩個家族直接就亂掉了:這是什麼情況!

然而,眼尖的夢家大長老看到了在人群後面的方厚武帶着幾分高手站在那裏。

是他?

「喂,姓方的,你這是什麼意思?利用這些百姓來牽制我們嗎?!」夢家大長老怒吼著,看起來很是憤怒。

方厚武一臉茫然:「你在說什麼啊?」

那些百姓卻是不幹了,這夢家的大長老怎麼如此無禮,竟然這樣對他們心目中的神說話?!

簡直不可饒恕!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們夢家已經不再是我們心中的超級家族了,哼,只有像方家家主這樣有能力又有善心的人才能成為超級家族。」

夢家大長老懵了:什麼叫……不再是?

這超級家族都定了多少年了,這突然變卦是什麼意思?

「這是自古就定好的,豈是你們說改就改的?!」夢家大長老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

百姓們卻不認這個死理:「哼,就算是自古定的,也是我們定的,有你們什麼事!現在你們已經沒有資格了!就該讓位!來人啊,給我全部砸了!」

迅速湧進來一大群的百姓,將院子裏的東西砸了個精光。

夢家大長老是不敢出手的,這群人全部都是比較弱小的百姓,如果他們今日出手,明日,關於夢家的醜聞估計就傳開了。

到時候,想翻身都難了。

夏家這邊也遭遇了同樣的事情,不過他是根本就沒有狡辯什麼,而是默認他們把家裏砸了。

只能說夏家的家主現在變得太懦弱了,完全不再是當時那個可以為了報恩,而不惜背叛整個大陸和藍家結盟的人了。

等兩個超級家族的宅院全部都被砸了之後,兩個家族的人也被羞辱了一番,這才罷休。

第二日的時候,方氏家族成為頂層大陸唯一的超級家族這個消息就迅速的傳開了。

藍家早就不再是他們認為的超級家族了,而夢家和夏家,則是被百姓們趕下去的。

只有方氏家族,因為廣泛的贏得了人心,順利的得到了這個至高無上的位置。

方厚武沒想到這個夢竟然實現的這麼快,心裏也是很得意啊。他看着日日都有人上門拜訪,態度恭敬,心裏那叫一個歡快。

「大家放心,我方氏家族既然已經成為超級家族,那就一定會庇護大家。關於藍曦若那個妖女,就包在我們方氏家族的身上了,你們儘管放寬心就好。」

方厚武第一次發表了聲明。

這次聲明,反響劇烈,所有人都覺得他們的選擇是正確的,這個方氏家族有資格成為唯一的超級家族,他們有實力,有資本,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庇護所有的人。

既然答應了,那肯定是說干就干。

第二日,方厚武就率領着一眾高手直接找上了藍家,很是乾脆利落的就要對戰。

藍曦若他們現在全部都處於領悟自身能力的深層次階段,不願意被打斷。

所以藍曦若直接催動了混沌靈力,召喚出了一隻異界生物。

這異界生物是一條巨型的蛇,雙頭,一冰一火,一個噴出來的是冰渣子和水,一個噴出來的全部都是火。

方厚武一群人先是被嚇了一跳,後來才聯想起來藍曦若有這樣的能力。

「大家小心!殺了這妖女,保護大陸所有的人!」方厚武警惕的喊道。

。 0556丹藥拍賣引發的狂潮(下)長篇幅

「什麼?有人在拍賣極品半步王丹?」

齊國齊家,一位中年男子雙目都立了起來:「不管如何,都拿下一枚丹藥,如今我也到了突破的邊緣了,需要那枚丹藥。」

「梓欣竟然要將這種丹藥,拿來拍賣?」

曹家中,一位老者站起身來,面色很難看的說道:「不是告訴過她了嗎?要儘可能的用低價買下來,這種丹藥一旦拿出來拍賣,再想拍下來,那將會付出太大的代價了。」

「小姐傳回來的消息,拍賣的武修不同意。」

「那就殺了他!」

老者眼眸中爆射出兩道冷光。

「小姐說,那人是個半步生死境巔峰!」

「那就算了,想辦法拍下來吧。」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蘇家老者屁都沒再放一個。

呵呵,那種級別的武修,在武聖秘境就是無敵的高手,天花板的存在。

何況,能將這種極品丹藥都拿出來的拍賣的人,身後怕是有一個強大的勢力,或者是強大的煉藥師,稍有一個不慎,很可能將整個曹家都要搭扯進去。

「去告訴梓欣,這次她做的很好。」

……

幾乎,天龍大陸上所有家族年輕一代,都接到了消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武聖秘境內的王城拍下一枚丹藥。

一時間,無論是王城,還是湖心寨都掀起了一股狂潮,拍賣會還沒有開始,空氣中就瀰漫着一股火藥味了。

七日後,拍賣會正式拉開!

唯一讓得曹梓欣皺眉的是,整個拍賣會似乎……被擠爆了!

拍賣會人山人海,人們摩肩擦踵。

別說拍賣會的大廳,哪怕就是雅間、門口,只要能站人的地,就擠滿了人。

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而且很多人眼睛發紅,他們都是沖着兩枚極品半步王丹來的。

「這也太火爆了吧?」

門口的兩名俏麗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這種盛況,她們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那是在大陸,並且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而這幾年,拍賣會可是冷淡了許多,直到曹梓欣開始掌控拍賣會才開始好轉。

「梓欣可真是好手段啊,連極品半步王丹都捨得拿出來拍賣。」

在拍賣會最頂層一間雅間中,一個中年人,輕笑了一下說道:「這王城拍賣會,在你的經營下,的確有好轉的跡象啊。」

「不過,家族方面,依舊希望可以低價買下來的。」

「雲叔過獎了。」曹梓欣不咸不淡的回道:「雲叔與曹浩大哥經營的大本營拍賣會,可是比我一個小女子強多了。」

「梓欣侄女過謙了,這次兩枚丹藥引起的轟動實在是太大了,我們也是深感壓力啊。」

曹雲淡笑,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的得意的說道:「只是不知道哪個家族的子弟,竟然這麼敗家,連這種丹藥都要拍賣?」

「呵呵,這就不勞雲叔操心了。」

曹梓欣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想從她口中套出那個人的消息,還真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梓欣這邊就不多呆了。」

曹梓欣站起身來,告辭離去。

「哼!」

在曹梓欣離開之後,曹雲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

他也沒有辦法,想要得到那個拍賣者的消息,就只能從她身上下手。

可是這幾日,他也委婉的打探過了;這曹梓欣就是屬狐狸的,他連一點有用的消息都打探不到。

「小子,那神獸骨我也是有付出的,對吧?」

在雅間中,金麻雀從歐陽慧倫懷中冒出頭來,鳥喙都笑歪了。

它自然知道,歐陽慧倫只是在極品丹藥中,加入了那麼一丁點的神獸骨粉末,就將一切全改變了。

光是看着這火爆的場面,金麻雀就能肯定,那兩枚極品半步王丹,一定能夠拍出一個天價來。

現在它終於明白了,不要說三十萬株靈藥,哪怕就是五十萬,百萬,都有人會捨得拿出來。

要知道那塊神獸骨被歐陽慧倫整出了一大罐的粉末,這能煉製出多少枚這種丹藥啊!

想想都一陣激動呢!

「你沒有!」

歐陽慧倫直接撇嘴否認。

這丫的現在才反應過來,是不是太晚了?

「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那神獸骨我也有一份的。」

金麻雀一齜鳥喙,臉色頓時就黑得像鍋底一般。

「然後呢?」

「那極品半步王丹拍賣所得,也有我的份,至少兩成。」

金麻雀伸出了兩根鳥爪晃了晃。

「呵呵,沒門!」

歐陽慧倫很乾脆的拒絕了,開口說道:「先不說十萬株靈藥,你根本就沒給我,再說,那神獸骨精華液值這個價格?」

「我不管,反正我要入伙。」

傲嬌鳥恨恨的開口,直接賴上了。

「這樣吧,你只要答應我,以後可以免費陪練,我就算你兩成。」

歐陽慧倫忽然低下頭來,一臉笑眯眯人畜無害的模樣。

「卧槽!……算你狠!」

金麻雀炸毛了,頭頂那撮金毛立馬倒豎起來。

它已經被打出心理陰影了,那種痛苦至今都消不掉,和這個妖孽陪練,真的會死鳥的。

…….

拍賣會正式開始!

中央舞台上燈火一暗,緊跟着一個侍女捧著一本古籍走了出來。

那古籍頁面泛黃,看上去年代有些久遠,開口說道:「上品地階武技金印,底價三萬株靈藥。」

這一句話落下,人們也是一驚,面龐也不禁流露出了喜色。

對於一些大家族來說,上品地階武技的誘惑力並不大,但是對於一些小家族來說,那可是不可多得的。

何況,今日來的勢力太多了,不僅有四大隱世世家、七大皇室和七大門派,就連獨立世外的陣宗、葯宗也來人了。

毫無疑問,他們都是沖着極品半步王丹來的。

說實話,他們本來是有些失望的,可如今卻顯得很感興趣了。

即便不能拍下極品丹藥,但是能夠得到一兩種高級功法,也算是沒有白來了。

「三萬五千株!」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