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李秋靈雖然本體實力只有練氣期第八重,但是翻倍暴漲的實力已經臨近築基期第一重了!

畢竟實力境界越高,後面的每一個小層次增漲,都不是簡單的小幅度遞增。

而是每突破一個小境界都是一次實力的暴漲。

所以,實際上練氣期第八重的實力境界翻倍,其實也就相當於練氣期第九重,極為臨近築基期第一重罷了。

反過來說,意思就是練氣期第九重,雖然跟練氣期第八重,只是相差了一個小境界層次。

但是實際上的實力差距卻是接近了一倍!

而李秋靈隨著燃血狀態完成,腳上猛地的在地面一踏!

轟~!

隨著踏地的爆響響起,李秋靈的身影已經是瞬間從隱匿陣法之中射出,向著那支巡邏小隊爆射而去!

而張文則是輕輕的嘬了體內的小異一口,身形沒有進入異變形態。

只是抬起了右掌,隨後五個手指尖瞬間噴出道道血絲,向著隱匿陣法之外爆射而去!

這些血絲猶如擁有靈智一般,后發先至直接繞過了李秋靈,向著那六位巡邏小隊直接飛撲了過去!

而蘇子琴看著張文和李秋靈這動手的一幕,皆是臉色微微一變。

這些魔道術法手段,看起來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了!

………

「警備!!!」

由於隱匿陣法掩蓋了攻擊初期的異響,導致巡邏小隊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張文和李秋靈的攻擊。

最先發現異常的,是那巡邏小隊的隊長,此時他看著那飛撲而來的鮮紅血絲,臉色瞬間就青了!

而那些小隊隊員,在隊長的怒吼之下也是注意到了那飛撲而來的血絲。

心中頓時一緊!

那小隊隊長,此時手上術印已經開始結印,雙掌化為了殘影。

可惜了…

此時的他,速度再快,也沒有有心算無心的張文速度快。

隱匿陣法之內的張文,此時左掌已經完成了單手術印結印。

張文眼神之中滿是冷酷,口中輕吐:

「地陷術!」

不遠處,那六位巡邏隊隊員原本還抬著頭看著那飛撲而來的血絲,卻不了腳底下猛地一空!

啊~!

所有人皆是驚得一聲驚呼脫口而出!

手中術印的結印頓時停了下來!

而那些血絲,卻是趁著這個機會直接灌入那六張因為驚呼而張開的嘴裡!

唔嗚~!

隨著血絲的灌入,這些練氣期的修士,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術法結印!?

只覺得整個身體被灌得滿滿的!

隨後血絲分開,一道鮮紅的身影爆閃而出!

砰!砰!

砰!砰!

砰!砰!

李秋靈左右開弓,一拳一個,猶如拳轟大番茄…

噗噗噗…

血絲抽回,倒地聲響起。

場面恢復寂靜。

整個過程不到兩個呼吸之間就完事了。

乾脆利落,毫不留情。

而李秋靈則是在那些修士身上摸了摸,六個儲物袋快速的被摘了下來,隨後向著張文飛躍而來,一臉邀功相。

蘇子琴和胡立坤在隱匿陣法之中獃獃而立,看著這一幕,額頭皆是冷汗直冒…

………

十數個呼吸之後,張文四人已經遠遁數里之外。

接下來的日子,那些天劍派的外門弟子開始被瘋狂收割。

張文四人在距離南劍宗四五百里之處,四處遊盪,通過隱匿陣法避開追蹤。

不斷的偷襲天劍派的外門弟子巡邏小隊,和北齊軍隊的巡邏小隊。

而張文也在這個過程之中,慢慢的適應了這種踐踏生命的日子。

如果說之前只是心境的蛻變,這一段時間的偷襲獵殺,卻是把心境和實際行動,進行了融合。

一開始張文心底的最深處,潛意識之中還是有些抗拒的。

但是隨著獵殺的進行,不得不說當真正的長時間和鮮血、生命打交道之後。

一個人的蛻變,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而張文對於這個改變也沒有什麼心理負擔,這就如同藍星國與國之間的戰鬥一樣。

沒有對錯,只有立場!

以前,張文雖然身價不菲,但是說到底還是普通老百姓,並非軍隊體系。

根本接觸不到生與死,血與火。

而現在的生活,少了和諧和安穩,但是卻是多了生死殺戮。

不單止心境和思維的改變。

在這個過程之中。

張文也明白了這北齊的勢力結構。

整個北齊擁有兩個勢力體系。

一個是以皇族為主的朝廷體系。

皇族之中本身就擁有不少皇族子弟修士,可以說本身就是一個鍊氣修仙家族。

至於北齊皇帝,本身就是元嬰期老祖,實力恐怖。

不單止如此,朝廷還有以軍隊為系統,的軍事力量。

軍隊體系,不同於門派。

軍隊只講究服從性和實力,不論修行正道功法,還是魔道功法的散修,北齊都願意收編。

當然,進入軍隊的魔道修士,在戰場之上,有的是機會施展魔道手段提升自己,根本不需要去禍害平民老百姓。

某種意義上來說,對魔道修士的收編,能夠極大的增強領土之中的治安穩定。

所以,無論是北齊還是大趙、西楚、南苗的軍隊,基本都頗為歡迎魔道修士。

而除了皇室、朝廷軍隊的勢力之外,組成一個國家實力的重要因素就是國教。

比如北齊的天劍派。

大趙的凝煞宗等等。

這些修仙門派,獨立於皇室,又依附於朝廷國家。

畢竟,修仙練氣,也得有人來修鍊,門派才有新鮮血液加入。

而在這一點之上,修仙門派是無法跨過朝廷這道坎的。

除非這個門派的實力遠超朝廷和皇室,反過來操控皇室和朝廷,建立傀儡帝國…

………

南劍宗,主殿。

一道儒雅的身影坐在主殿主座之上,手上端著一盞茶輕輕的品著。

而在他的下面是兩位中年修士和一位老者。

「宗主,這一次邊境…恐怕…」

最先開口的是最左側的中年修士,他此時的臉色並不太好…

「我知道你心情…

你應該也明白…我跟你一樣的…

從我們選擇這條道路開始,就註定要損失慘重…

想想我們身邊原本多少人,但是現在,還剩多少人?

我們能夠做什麼,你應該很清楚。」

儒雅的身影,輕輕的放下了了手上的茶盞,深深的看了一眼胡義生,眼眸之中滿是哀傷。

這正是前南齊國主,現南劍宗的宗主周天一!

儒雅的氣質,有些憂鬱的眼神,還有那俊逸的容顏,根本讓人和霸劍這個稱號聯想在一起… 克爾出生於至冬國最南邊的一個小村莊內。

村裡人以打獵為生,克爾在14歲那年就成了村裡最好的獵人。

他天生有著靈敏的嗅覺和靈活的身體。

雖然年齡尚小,但每次狩獵都能收穫頗豐。

克爾從小被村裡的一個老獵人養大,雖然在村莊里並沒有血親,但他依然把村裡的人當成親人。

在這片冰冷的大地上,人類若是想要生存,就必須學會團結。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