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喝著飲料的姜澀琪差點被嗆到:「Wendy啊,歐尼可戴著口罩呢,要不要這樣啊。」

「呃。」

孫承完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在睜著眼說瞎話,不過反應很快,習慣性張口就來:「所以我才這麼說啊,wuli珠泫歐尼的美貌就算戴著口罩也是遮擋不住的!」

「咳咳咳。」

姜澀琪強忍著沒有噴出飲料的衝動,敬佩地豎起了大拇指:「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椰梨說你是『世上最油膩』了。」

不過旁邊的裴珠泫正捂著嘴偷笑,顯然孫承完的誇誇讓她很是受用。

「歐尼啊,能把這張照片傳給我嘛~「孫承完搖了搖裴珠泫的胳膊。

姜澀琪嘖嘖感嘆,這就是自稱不會撒嬌的Wendy嗎,為了一張照片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當然沒問題了,雖然我一直都在wuli承完旁邊,但有照片也不錯啦,這樣想看我隨時都能看到~」

裴珠泫明顯被藍人的糖衣炮彈轟得七葷八素找不著北,很開心地把照片傳了過去,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操作,某種意義上是在「資敵」。

「不過剛剛那對戀人…女生應該是嫉妒了吧?澀琪你有注意到嗎,當時我和男生合照的時候,旁邊那個女孩子的眼神。」

裴珠泫想起剛剛拍照時的情景,隨口聊了起來。

「莫?歐尼你說什麼?戀…戀人?」

孫承完的表情突然有些僵硬,磕磕巴巴地問道。

「是啊,感情可好了,在台上唱歌的時候,女生的視線就沒離開過男生,那個不勝嬌羞的樣子,春心萌動還能再明顯一點嗎,剛剛走的時候還是手牽著手的呢。」

姜澀琪在一旁興高采烈地補充道,似乎對於終於能插上話感到很開心,完全沒注意到旁邊孫承完迅速黯淡下去的臉色。

原來是這樣嗎,你都有女朋友啦…

那個自己許下又打破的約定…

老實說,我曾也有過臉紅心跳的出格想法,覺得那個位置以後會順理成章是我的呢…

孫承完突然有些慶幸。

幸好自己只是想遠遠的看一眼,不然在你的女朋友面前,連作為曾經的朋友擁抱一下的立場自己也許都沒有。

也幸好你已經離開沒有讓我看到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樣子,不然,我是不是該難受了呢。

就這樣吧。

勿會。 群臣散朝,身為大明的頂尖階層,他們總算是領會了嘉靖帝成立人民黨的意義!

簡單來說,皇帝要讓全天下的官員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官!

庸碌、無能、腐敗、鑽營、幹練都無所謂,但是官要擺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的職責,讓知道自己不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爺,而是人民的公僕!

當然公僕只是個笑話,沒有任何官員會把自己當成公僕,開玩笑,苦讀一輩子的聖賢書,好不容易走進仕途,你讓他們當老百姓的僕人?

不知所謂!

至於為人民服務也是一樣,身為官員能對治下百姓稍微好那麼一點,百姓就該感恩戴德了,為百姓服務?

怎麼服務?服務什麼?

今日上朝的官員覺得皇帝是不是得了失心瘋,否則如何能講出這般荒誕無稽的話來。

但是有一點不能不警惕,因為皇帝說了,以後大明的四品以上官員都必須是人民黨之黨員,以後官員的考評不但要契合政績,還要結合黨內履職情況進行綜合評估。

這其中透露出來的信息是,不是黨員當不了高官也成不了高級將領,但這一點問題還不算太大,最大的問題是黨內履職!

履職,履什麼職?如何履職?如何評判?

這些群臣都一無所知,但是群臣知道後果,因為皇帝說了,受到黨內警告處分的官員,官降三級甚至革職,被開除黨籍的……論罪!

朱厚煒漫步在御花園中,成立人民黨符合不符合大明的國情,其實連他自己心裡都沒個底,但是可以嘗試。

但是朱厚煒很清楚,要想大明永世長存,那麼最好能讓大明加快步伐邁入後世文明,甚至可以實行君主立憲的虛君政治,當然現在不可能。

現在需要皇帝集權,才能壓服滿朝,從而推行一項又一項的大政,要是虛君,這天下非得亂套不可。

臨近隆冬,御花園裡的花圃依舊有不少開放,讓凄冷的冬日多了幾縷暖意。

此刻陪伴朱厚煒逛御花園的乃是張璁、嚴嵩和舒芬。

如今張璁乃是天子心腹,國子監祭酒,嚴嵩則是剛剛清查結束天下礦政回京被任命為礦監局局長,至於舒芬則是嘉靖三年的狀元郎,如今供職於翰林院。

三人亦步亦趨的跟著嘉靖帝,一聲不吭的聽著皇帝講故事。

朱厚煒講的第一個故事是嚴嵩!

講述歷史上的嚴嵩是如何從一個滿懷理想,一心要要造福社稷萬民,做一代中興名臣的高光少年,一步步滑向墮落的深淵,最終成為萬世唾棄的奸臣的故事。

三人就那麼靜靜的聽著,沒有太多的震驚,因為這樣的人在歷史上實在太多了,不奇怪,他們奇怪的是為什麼皇帝會和他們說這樣的故事。

但是朱厚煒沒有解釋的意思,而是說了第二個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海瑞……

海瑞的故事,後世能如數家珍的肯定沒多少,頂多拿他逼女兒絕食最後餓死的事來說事,其實這事純粹是放屁,拿裡面的故事來當歷史,本身就是對歷史最大的不尊重。

朱厚煒杜撰出來一個朝代,把海瑞代入其中,說到皇帝昏庸無道,痴迷道術,說到海瑞擺棺上疏被下獄,說到海瑞從舉人做到巡撫,說到海瑞辭世,天下百姓聞之痛哭……

「身為皇帝,如果能有魏徵這樣的直臣,皇帝可以少犯多少過錯,如果能有海瑞,天下幸甚!」

張璁、嚴嵩還有舒芬一開始只覺得不可思議,身為官員買個肉給老母親過壽都能引起轟動,這得有多廉潔!

克己奉公一輩子,清廉如水一世又是何等的難以置信!

三人年紀彷彿,和故事的主人公海瑞出仕的時候差不多了多少,那麼皇帝和他們說故事的用意似乎已是昭然若揭。

那麼捫心自問,他們能做到?

「海瑞這樣的人只是個例,甚至三位愛卿會覺得這天下就不可能存在這樣的完人。」朱厚煒灑笑道:「朕也不是說希望三位愛卿能自律到這等堪稱自虐的地步,但是朕相信你們能做到最好。」

嚴嵩正色道:「臣必定以海瑞為榜樣,勤勉任事,畢餘生之力,造福於黎民社稷!」

朱厚煒笑了笑,大明赫赫有名的大奸臣,希望在自己的嘉靖朝能保留自己心目中的那片凈土,不要再如歷史上那樣墮入泥潭,永世難以翻身。

「臣必定兢兢業業,以報君王知遇之恩。」張璁緊隨嚴嵩之後,表明態度。

「臣當永記聖人教誨,廉潔自律,治天下之政!」舒芬自是不甘落後。

朱厚煒呵呵笑道:「三位愛卿無需表忠心,你們所作所為朕都會看在眼裡,記在心上,正臣、奸臣、直臣還是能臣,這些你們自己去考慮,只需要記住,不管什麼時候都要記住自己的良心,不違背道義,把為人民服務這五個字刻在心上,那麼你就是位好官,百姓眼裡的青天!」

「臣等謹記!」

「退下吧。」

「臣等告退。」

「擺駕長春宮。」

不一會御輦到了長春宮,得到消息的庄妃已然帶著皇長子,定王朱載坖和兩名已然賜封為嬪的朝鮮妃子在宮門內候駕。

「無需多禮。」朱厚煒抬了抬手,旋即牽起朱載坖的小手問道:「我兒如今識得多少字了?」

「回父皇,坖兒如今已經認得八百多個字,還會背一百多首唐詩和二十幾篇宋詞。」朱載坖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還有期盼。

「不錯,不錯。」朱厚煒笑道:「你父皇在我兒這般大的年紀可不如你呢。」

朱載坖仰起頭說道:「母妃說了,父皇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皇帝,就連漢武唐宗和父皇比起來都要差了一大截呢。」

朱厚煒大笑道:「那皇兒可想要做父皇這樣的皇帝?」

這句話說的那就叫駭人聽聞了,要是被外朝聽了去,沒準大明的國本之爭就會提前爆發!

儒家的核心根本包括道統、利益還有理念,而國本本身就是儒家堅守的理念陣地之一,而且沒有絲毫的轉圜之地!

別看朱厚煒多麼強勢,可一旦觸及這個核心,儒家若是不據死力爭,那麼就意味著理念的崩塌,這一點很顯然不會為儒家所接受。

7017k 上一世的時候,她很少跟着韓耀天出去打球,即便是有應酬也僅限於酒桌上。

高爾夫這種太過浪費時間周旋的戶外活動,她一直都沒學會,為了將來能在應酬的時候不給慕非池丟臉,她還是學一些比較好,以備不時之需。

只是……慕非池這麼借教她打球的時候撩她,一下子攪亂了她所有的鎮定和自信。

靠得這麼近,他的氣息和她的攪在一起,她的腦海里像扯亂了的線團一樣,腦子亂了,心也跟着亂了。

機械的聽着他的吩咐,任由着他帶着她的手腕一起打出一球。

趙羽墨這個小電燈泡在慕非池過來的時候,就很識趣的回到太陽傘下休息去了,這狗糧,她可吃不起!

似乎是感覺到了她的緊張,慕非池鬆了手,從她身後走到她面前來,伸手掐着她的下顎讓她抬起頭來。

「緊張什麼,我能吃了你嗎?!」

雖然這是他一直就想做的事情,可他最起碼還分得清楚輕重緩急,分得清場合。

他的小東西這般美好,他不想也不願讓別人覬覦!

雲曦眨了眨眼,慢半拍的點了點頭,無辜的水眸里映着他深沉的眸色:「少帥你現在就是一副想吃了我的眼神!」

慕非池真是要被她的回答給氣笑了,可偏偏她又說中了他的心思,一時間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真要吃了你,也得洗乾淨了再下手!」慕非池抬手戳了戳她的腦門,「今天把高爾夫學會了再回去!學不會,中午沒飯吃!」

雲曦一臉欲哭無淚,垂死掙扎的為自己爭取最後一丟丟權力:「我能申請換老師嗎?」

讓他教,就他那老司機開車的技術,她根本招架不住,今天別指望能學會了!

慕非池劍眉一擰,很不客氣的直接拒絕:「不行!想讓別人當着老子的面對你動手動腳,你當老子是死的?!」

雲曦懊惱的瞪着他,實在忍不住抗議:「那你別對我動手動腳!那麼多電燈泡看着呢!你不怕瞎眼,我還怕丟臉呢!」

「老子怎麼對你動手動腳了,不動手動腳怎麼教你?還是其實你希望我對你做點別的什麼?嗯?!」

親昵曖昧的嗓音鋪面而來,把她撩撥得忍不住要深吸一口氣。

咬咬牙,她眯着眼擠了個不服輸的笑容出來:「少帥你還是該幹嘛幹嘛吧!」

跟他耍嘴皮子,她就沒贏過!

——————

太陽傘下,三個人默契的看着那緊貼著的倆人,誰都看得出來慕非池這貨明擺着就是在當着他們的面狂撒狗糧!

也不管對不對他們胃口,非逼着他們吃不可的態度!

三人默默的別開視線,這狗糧可以選擇性的,不吃!

江承煥抬眸睨了眼對面的趙羽墨,比起雲曦那丫頭的心思,這丫頭可就單純多了。

也難怪慕非池一早就告訴她,讓她這個年紀接任趙家並不是什麼好事,也好在這丫頭能忍,既然能忍,那就多點時間磨練經驗磨練耐性和定性。

將來的商場會和現在一樣風起雲湧,她身為趙家的繼承人,如果沒有一點手腕和手段,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