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慧倫頓時慫了,弱弱的以手拍得胸脯咚咚響道:「天地良心,我可沒有,只能等待最佳時機,不然,咱都得玩完。」

「行了,知道你有道理」軒轅素蓮還是比較理性的,沒有過多的糾結,開口道:「多謝你救了我,現在,該怎麼辦?」

「放心」歐陽慧倫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道:「我本來就是沖著這來的,我的銀甲軍已經再外面包圍了這,咱們先偷偷出去匯合,再突襲殺進來。」

「好。」軒轅素蓮直接應下。

她自從被虜了之後,心裡可是一直都憋著氣在,要不是怕壞歐陽慧倫的是,剛才就衝出去大打出手了。

「不過,離開之前,還要先做一件事。」

「什麼?」軒轅素蓮有點懵,不知道歐陽慧倫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這個時候,難道不應該是趕緊先溜出去和大軍匯合嗎?

「跟我來就是了。」歐陽慧倫嘴角勾起一抹邪性的笑容,率先輕手輕腳的閃了出去。

軒轅素蓮搖搖頭,只得跟上。

————————————-

一炷香后,山峰外圍,一男一女面對面站在一顆參天大樹下,身後是一支數百人的散發著鐵血氣勢的軍團,身著銀甲手持銀矛靜靜的站立,沒有發出一絲響動。

「這就是你出來前要做的事?」

「是。」歐陽慧倫語言簡潔的點點頭道:「算算時間也快道了,一盞茶時后我們殺進去。」

「呵呵,不愧是大秦倫王。」軒轅素蓮嗆了一句便不再說話。

不過,那眼神分明流露出歡喜的神色;雖說不恥這種做法,可為什麼覺得這麼爽呢?

原來,歐陽慧倫要做的是,在離開前悄悄的往疾風銀狼巢穴里所有的水源和酒水裡倒了迷藥,臨走前不放心,又圍著整個山峰放了一圈迷香。

軟香散,歐陽慧倫辛苦研製出的獨家迷藥,中招者立時渾身癱軟,無法凝聚真氣,一炷香時間立竿見影,藥效十個時辰。

真乃打家劫舍必備的良藥!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難怪軒轅素蓮雖然不恥卻覺得無比爽快了,當初她自己就是這麼一不小心被虜的。

「出發!」

一盞茶時過後,歐陽慧倫下達了進攻命令。

「殺!」

頓時殺喊聲震天,黃忠帶領著銀甲軍團騎著晶睛狂獅疾速沖向山峰,殺向疾風銀狼老巢。

很快,戰鬥就結束了!

有了歐陽慧倫軟香散在前,眾人衝進去根本就不廢吹灰之力便將疾風銀狼一族上上下下數千頭全部抓住,封穴捆了起來。

大秦倫王,西刀王歐陽慧倫再次刷新了一個戰績;一個時辰不到,不傷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活捉疾風銀狼全族。

再次創造了一個奇迹,一個里程碑的神話,永載史冊!

。 —————————–

驪珠的嚴厲,保住了幾個人的性命和眼睛。據驪珠介紹,這座山是叫葯山,但還有另外的名字:毒草山。

這裏的一片樹葉,都會致敵數百甚至上千人的傷亡。許林一聽,也來了興趣:「那麼,史書上記載的當年的諸葛孔明的大軍,就是在這裏栽了?」

「大概是吧。」驪珠姑娘道,「孔明本人似乎沒有什麼折扣。不過他手下的大將張嶷的部隊,好像受了不少的損失。」

「你說的張嶷,就是那個庲降都督吧?」許林反問道。

「啊呀呀。許先生,你真是才學淵博呀,連張嶷這樣的人的名字都知道!」驪珠不禁叫了起來。

這一叫,居然驚醒了這山裏的有些個動物了。一時間,好像有老虎的叫聲了。

他們也沒敢停下來。兩個美女道:「老虎待會兒過來,就讓驪珠姑娘去打招呼。它跟她應該很熟。」

這話說得是沒有毛病,執行起來卻有些個困難。就在這時,樹上忽然也有了動靜。

有隻猴子,好像忽然就從眼前攀登過去。猴子的攀登技術,還真的是牛叉。它們隨意地抓住其中的一根樹枝,就能輕鬆加愉快地跳到另外的樹上去!

不過,這裏最多的並不是樹,而是竹子。在這樣的地方走動,還真的是有不小的膽子才行。

眾人又走了一程,驪珠姑娘也累了。大家還有人開始叫着肚子餓了,這個人就是蘇雲曦。

出來的時候,大家走得急,連點乾糧也都沒帶。說到這裏,蘇雲曦還在這裏不住地抱怨:「不過,也的確沒有什麼乾糧可帶的。」

說話間,她的肚子就不爭氣地咕嚕了一聲,惹得她滿臉的不好意思。

這個事情,還真的成了事情了。現在。不光是蘇雲曦的肚子在叫,幾乎所有人的肚子都在那裏叫喚了。

「還是要找個地方。」這次是蓋麥爾說的話了。

「這裏距離有人的村子,最近的是五公里。」驪珠姑娘給出了個沮喪的數字,「想要去吃的話,怕是最少也要兩個小時。」

五公里,兩小時,這在夷疆已經是比較小的數字了。如果突然來了個五十公里,兩天兩夜,那就真的麻煩了。

「不行。我堅持不到了,我要休息。」這是蘇雲曦的話了。她的身體,好像也就真的不能支持了一般,差點兒就要摔倒下去。

這是真正的體力缺失了。蓋麥爾也是這麼個造型了,她根本就不能向前了。驪珠看了一眼,不禁嘆息起來:「你們這些來自內地的人,這才走了多遠,就這個樣子了!」

這樣的話,似乎也不是沒有道理。作為領路人的驪珠。一直走在隊伍的最前列,現在也還是沒有叫過累。

大家又走了十幾分鐘后,蘇雲曦是真的就走不動了。她回望着山下的果覺寨:「要不,就送我回果覺寨吧,驪珠姑娘!」

「回去,你要回去么?」蓋麥爾反問道。「咱們的任務,還沒完成一半,你就要回去了?」

她的話,引得大家一陣的關注。的確是不能回去的,這時節許林也開口了:「驪珠姑娘,樹葉里的露水不能喝,那這裏總該有能吃的野果啥子的吧?」

他的話,還是讓驪珠陷入了深思。片刻之後,她一指對面山頭上的那株大樹:「那邊。有東西可以吃,但是咱們必須要先走到那裏才行啊。」

「目測距離,至少還有三公里。」蓋麥爾道。她還算是個堅韌不拔的姑娘。至少表面上是支持許林和驪珠的工作的。

「啊呀呀,殺了我吧,殺了我吧。」蘇雲曦突然間就爆發了。她一把拉住許林的手。「老大,我不想走了,也不能走了,我走不動了!」

「不可能。」許林道,「咱們來執行任務的時候,你的豪言壯語哪裏去了?還有,你對汪蠻蠻汪總許下的諾言,又到哪裏去了?」

他的話,同樣刺激著旁邊的蓋麥爾。蓋麥爾已經坐了下去,也還掙扎著站了起來:「有了目標,咱們就應該奮發圖強!」

她還越過了驪珠,走到了前面去。這時。蘇雲曦也不知哪裏來了勁頭,也開始行動了。

其實根本沒有到那麼遠的地方,驪珠就發現了有野果可以吃了。女生們看到樹上石榴般大的東西,最先的反應就是想要多砸一些個下來。

「你們姑娘家,吃了這麼多下去,想到這個東西的名字叫什麼了沒?」許林問道。

「應該叫做野石榴吧。吃着就像是石榴。」蓋麥爾道。

「唔,我贊同蓋麥爾姐姐的意見。」蘇雲曦突然來了個親密的稱呼。她的這個稱呼,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要知道,從前在隊伍里,她可是自視甚高的一個人。哪個人想要蓋過她的見狀,必然被她罵得狗血噴頭。

現在,經過了這麼遠的路程,她的心已經漸漸地軟化下來了。照許林的話說,她終於意識到了團隊的重要性。

「這種東西,其實跟石榴千差萬別,根本就不是一個種屬。」驪珠淡淡地說,「它在我們這裏,被稱作『咬金』,實際上就是野蘋果的意思。」

「啊哈,唬到我了,唬到我了!」蘇雲曦叫了起來,「我還以為這種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是野石榴的味道呢!」

蓋麥爾也微笑不已,她微笑的原因根本不是什麼野果,是蘇雲曦叫了她姐姐。從相貌上來講,她的確是大了蘇雲曦幾歲。

其實,蘇雲曦的年齡也不再小了,她也至少二十五六歲了。因為,在汪蠻蠻身邊工作的她,也已經開工兩三年了。

而汪蠻蠻對於助理的一項重要前提就是,不能低於二十四歲,否則就是沒有繼續工作的資格。

幾個人吃了足足有十幾斤的「咬金」野蘋果,這才真正的開始上路了。這次他們不再中途停留,一口氣就走到了那株野果樹旁。

「叫你不要帶,你非要帶,現在傻眼了吧。」蓋麥爾在那裏教訓起蘇雲曦來。

【本章完】

。《琅琊》by綠野千鶴

文案:

一個短篇

一個人要加入魔教,總要有個理由,琅琊認真想了想:「這裏的ròu骨頭好吃!」

內容標籤:qiángqiáng江湖恩怨

搜索關鍵字:主角:琅琊,鳳昭┃配角:左護法,右護法┃其它:1v1,甜文

———————————————————————————————————————————————————————

萌文 現在負責統領整個迷離之域靈獸的獸王乃是狐妖一族的妖月。

周賀乃是封月族護衛統領大弟子,不僅長相俊朗,還擁有著極高的修鍊天賦。

幾乎是每一個封月族年輕女孩心中的神往的對象。

雖說他也只是在一年前完成鳳凰血脈的洗禮,他比張秋月大了一歲,但他的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初期境界。

他此次前來的目的,就是要帶張秋月回到九幽境。

因為公主的二十歲成人禮馬上就要到了,體內的火鳳凰血脈需要得到洗禮。

這樣她才能夠使用火鳳凰血脈的力量,成為一隻真正的火鳳凰。

而現在的迷離之域是妖月在統領,封月族的火鳳凰是千萬不能出現在這裡的,不然落到妖月的手裡必定沒有好下場。

妖月可不僅僅想要將封月一族趕盡殺絕,還想要得到他們的鳳凰血脈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周賀不敢在這裡久待,於是有些著急的伸手扣住了張秋月的手腕,「公主,就算你不記得我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必須得馬上跟我走。」

雖然周賀的原形也是一隻火鳳凰,和張秋月算是同類,但僅憑這一點,張秋月自然不可能這麼輕易的相信他。

張秋月極力的想要掙脫開周賀的束縛,奈何她只有金丹期中期的實力,整個手腕就像被老虎鉗遏制住了。

林天成發現了張秋月的不悅,上前一步將周賀推了開來,並且把張秋月護在了身後。

「空口無憑,我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就因為你有火鳳凰的長相嗎?」

張秋月是林天成的朋友,而林天成也說過要保護好張大師的女兒,所以他當然不允許周賀胡來。

周賀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天成,「人族小子,這是我封月族的事情,與你何干!

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周賀的體內可是流淌著上古鳳凰血脈,傳說中的神獸血脈,自視高人一等,完全不將林天成這如螻蟻一般的人類放在眼裡。

看公主和林天成這人類小子關係不淺,周賀更加不悅。

蘇嵐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看到周賀那凶神惡煞的樣子,她很是為林天成的安危擔心。

張秋月見周賀如此氣勢逼人,連忙將林天成拉了回來,「也許你說的是真的,但也至少得給我考慮的時間吧!」

張秋月自從她知道自己的本體是一隻火鳳凰而不是普通的人類之後,她就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上一次,也就是她的父親張元金陷入沉迷前,張秋月發現了一絲她母親的線索。

但這也不足以成為她貿然跟著周賀去往封月族的理由。

迷離之域兇險異常。

張秋月從小到大已經有好幾十次受到某種神秘力量的牽引貿然闖入這裡,險些要了自己的性命。

好在她的父親及時發現,並且不顧危險才將她帶回煉丹師協會。

周賀盯著林天成,眼神中充滿著殺意,不是敵意。

這可是封月族的公主,一旦完成了封月族的成人禮之後,那就是整個封月族的王。

其實族中長老派他來帶回公主,不僅是為了幫她完成神獸血脈的洗禮,同時還要讓她繼承王位。

且不說張秋月有閉月羞花之容,單單以她是公主的身份,就不知道有多少封月族的年輕男子想要得到她。

周賀就是這其中一個,他自告奮勇,主動離開九幽境,冒著生命危險前來尋找公主,就是想要先下手為強。

就在這僵持不下的時候,幽暗的林子中傳來了一絲絲令人迷醉的異香。

這種奇特的異香還在逐漸增強,讓人忍不住想要多吸幾口,就好像一種上癮的迷藥。

林天成立即警惕了起來,神識強大的他很快便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場正在迅速靠近。

周賀也已經察覺到了異樣,甩了甩袖子,臉上一副傲然的神色,「什麼東西,滾出來,少在這裡裝神弄鬼!」

周鶴不僅有著大乘期初期的實力,他體內還同時流淌著上古神獸血脈。

在這迷離之域的外環地區,絕不可能有他的對手。

「好強大的血脈氣息呀!竟然是封月族的餘孽!」一隻靈狐從黑暗中跳了出來,竟然幻化成了一個絕美的女子。

只見那女子一副妖嬈的姿態,吸了吸空氣中的血脈氣息,忍不住舔舐了一下鮮紅的嘴唇。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