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叔叔比閻王爺還要凶。

漂亮姐姐的話讓秈秈感覺很方。

「醒了。」湛武興奮激動地衝出了地窖,大聲喊起來,「六指婆婆醒了。」湛武神色帶着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楚塵。

這可真是個神醫!

湛武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從閻王爺的手裏搶命。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

她坐起身,也不覺得餓,只是不知道這兩個大姑娘為什麼討論的如此激烈。

「小姐,你快去服務站那裏看看吧,二小姐又在鬧事。」

「哦?」

周清韻挑挑眉,本以為今天的事情她會老實一段時間,沒想到,就這麼一時半刻的時間她又去母親那裏了。

「她說什麼了?」

「奴婢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話,嬤嬤說,夫人現在心情很不好。」

再次抬起頭,周清韻眉眼有些冷漠,三番五次招惹她母親……都快出嫁了還閑不住!

等她趕到的時候,周夫人正坐在梨花桌旁邊哭個不停,聽說這梨花桌是他父親親手做的,因為她母親最是喜歡梨花的味道。

望着眼睛紅腫的母親,說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他們二人。

「母親。」

邁過門檻,周清韻放下裙擺,周夫人忍住眼淚,拍了拍周媚兒的手,對她招手。

「韻兒,你過來坐。」

「母親這是因為何事傷心?」

她拿出自己柔軟的手帕,替自己母親擦着眼淚。

「沒什麼,只不過是一些無聊瑣碎之事而已。」

「姐姐還說呢,如果不是姐姐做主請來越王坐鎮,娘親怎麼會受委屈,現在平白無故多出來一個姨娘和小姐,娘親心裏怎麼可能舒服。」

周媚兒翻個白眼,話里話外的意思皆是她周清韻不懂事,不向著自己的母親。

看來周媚兒說了不少,面前的茶水都見底了:「綉蕊,泡壺茶來。」

「是小姐。」

「姐姐,不是我說你,娘親這麼多年也不容易,你怎麼能向著那一個姓侯的姨娘。」

周媚兒越說越激動,反觀周清韻乖乖的坐在一旁,接過泡好的茶水,替她倒了一杯茶。

「媚兒,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姐姐,你姐姐也是為了將軍府考慮。」

周夫人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內心裏多少有些搖擺不定,曾幾何時,她也有想過,如果這孩子真的是將軍的,她應該怎麼辦。

暗暗做掉,實在不是名門貴女所做之事,而且這孩子說將軍府的血脈,她怎麼能……

眼看着自己丈夫對別的女人孩子上心,她的心就好像被人用鈍鈍的刀割破一般。

「娘親,妹妹這麼說也是為了你好,也許我真的不應該這樣做。」

「可是,娘親……」

說着,瑩瑩泛著薄霧的淚水劃過眼眶:「可是,我這麼做更是為了娘親你考慮,雖然說這件事情外人並不知情,但是父親怎麼想?」

「這件事情不能有頭有尾的解決,將會是父親心中一輩子的疙瘩,娘親,難道你忍心讓父親的心裏一輩子惦記着別人嗎?」

周清韻說的委屈,她擦着眼淚,可憐異常,周媚兒完全被她的操作嚇到了,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

原本還在痛哭的周夫人也安靜了下來,周清韻繼續說道:「我知道娘親和父親夫妻二人感情情深,因為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心裏出現隔閡,實在是不應該。」

「娘親,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看着眼眶泛紅的女兒,周夫人嘆口氣,連忙將她護在自己的懷裏:「韻兒,是母親多慮了。」

躲在周夫人懷裏的清韻抬頭看向一旁的周媚兒,她冷冷一笑,那笑容,只有她可以看見。

「娘親,我聽說你把父親趕出去了,這麼做可萬萬不應該,父親本就和那女人沒有感情,你把他拱手相送,那不是斷送了你們夫妻之間的感情嗎?」

周清韻嘆口氣,外面的周毅早就等了好一會了:「娘親,父親在外面等着你,你讓他進來吧,當初的事情,也不是父親的錯。」

女兒輕聲細語的話,周夫人早就心軟了,她點點頭,周清韻笑着起身:「父親,娘親叫你進來。」

「誒誒……」

周毅怎麼說也是在戰場上廝殺的漢子,可是面對自己娘子的時候異常小心,他紅著臉進來:「夫人,你可還生氣?」

「生氣還有用嗎?時間都已經發生了!」

周夫人冷哼一聲,最後嘆口氣拉着周毅坐在旁邊:「我知道當初的事情不怪你,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兩個人就坦然接受。」

「夫人放心,那孩子我是要照顧呢,可是侯姨娘,說什麼我都不會碰她一下。」

「這還差不多。」

夫妻倆人和好如初,一旁的周媚兒尷尬了,她揪著自己的手帕差一點把它撕碎。

如此,她還是不甘心,如果不讓他們夫妻二人反目成仇的話,那子墨交給她的任務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侯姨娘又怎麼會有機會呢。

「爹爹,要不然我們把侯姨娘直接送出府吧,省著娘親看見她就難過,這樣娘親也放心不是。」

她嘴上說着要把侯姨娘趕出去,可是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是提起往事,好不容易她都成功,可是被周清韻這個女人給破壞了。

「怎麼說我們將軍府也是大戶人家,如果侯姨娘被趕出去亂說一些是非怎麼辦,再說了,妹妹,這是父親母親之間的事情,我們做小輩的,可不能插手。」

周媚兒被噎的說不上來話,她忍不住開口反駁:「姐姐,你這話是怎麼說的?父母之間的事情你不也是插手的嗎?」

明明是周清韻先不懂規矩的,現在還好意思說她。

「媚兒!你現在怎麼這麼無理取鬧!」

周毅皺着眉:「你姐姐這麼做是為了將軍府考慮,你看看你,只知道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

他現在對這個女兒已經越來越失望了,搶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婿不說,還提前生米煮成熟飯!

「爹爹,妹妹她這麼說也是為了你們好,你就別凶她了,娘親,你也應該相信爹爹才是,侯姨娘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促成她的身份,可是你才是將軍府的夫人,她只是一個姨娘而已,您又何苦跟她較勁呢?」

周清韻說話輕聲細語的,聽着格外順耳,周夫人點點頭,也覺得自己的大女兒說的異常有道理:「韻兒真的長大了。」 第528章

「如今你已是赫赫有名的大師級人物了,我自然比不上你。」

「不過,怎麼也算是老相識,不如坐下來聊聊吧。」

雷無極也是個聰明人,坐下來便笑了:「你一向少言寡語,卻突然要跟我聊聊。」

「你是想替傷我表侄的那個人出頭吧?」

丁算天訕笑道:「出頭說不上,只是想調和一下。」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比武切磋難免會收不住拳腳,就不小心讓你表侄受傷了。」

「我們願意做出賠償,你看怎麼樣?」

雷無極軟硬不吃,哼道:「這就不是錢的事!」

「我雷某人差你們那點錢嗎?」

「更別說那個人還出言羞辱我,就憑這一點,我也要扒了他的皮!」

丁算天也沒耐心了,怒道:「你不給我面子,好歹給駱爺一個面子吧?」

雷無極不屑地瞥了駱爺一眼:「別人怕你們兩個,我雷某人可不怕。」

「你們再替那個狂妄之輩說話,別怪我連你們一起收拾了!」

此話一出,駱爺的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

丁算天更是氣得臉色發青。

俗話說不看僧面看佛面,駱爺好歹是沿海的常青樹,老前輩,這雷無極說話怎麼這麼難聽!

他難道不知道連武協都得給駱爺幾分薄面嗎?

砰!

丁算天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姓雷的,你別太過分了!」

「駱爺的年紀,怎麼也要比你年長十幾歲。」

「你一代宗師就是這麼尊敬前輩的?」

砰!

雷無極針鋒相對,絲毫不退讓:「拳腳為王,弱者為寇。」

「你們兩個手下敗將哪來的臉給我擺譜?」

「不服氣跟我打一架啊!」

駱爺跟丁算天,頓時漲紅了臉。

這雷無極,太囂張了!

要是打得贏你,早他媽打死你了,還用跟你說這麼多。

見兩個人屁都不敢放一個,雷無極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懦夫!你們兩個還是跟當年一樣,被我壓一壓連個屁都不敢放。」

「我看你們也別在沿海待下去了,找個地方養老吧,哈哈哈!」

眾人有些忍俊不禁,也跟著笑了起來。

他們給駱爺幾分薄面,那是在雷大師不在的情況下。

現在駱爺跟雷大師撕破臉了,那他們肯定要站隊雷大師了。

兩位老人家頓時有些掛不住臉,直接站了起來,殺氣爆發!

駱爺:「雷無極,我們對你客氣,是看在你能幫我們禦敵的份上。」

「我們是為了沿海的安寧,所以向你忍氣吞聲,但你也不要太過分了!」

雷無極一臉不屑:「怕了就怕了,找什麼借口?」

「你們儘管跟我動手,不管輸贏如何,我都答應幫你們禦敵,怎麼樣?」

駱爺和丁算天一時間有些懵。

不會真要打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