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至尊會編外成員的學生,接到了來自上頭的命令,忽然發動,一連殺了數十人,當魏然帶隊趕到的時候,那個宿舍樓,已經……

「救,救命……」

一個帶著眼鏡的男生倒在宿舍樓的出口,艱難的伸出手,想要獲救,而他的背後,一柄劍狠狠將他釘在了地上,讓他連爬都爬不動……

見到這一幕。

魏然當即怒火上涌,前衝過去,就要給那個兇手一拳,但是,方才還無往不利的拳頭,如今卻被劍身牢牢擋住。

做出這一切的貧困生,至尊會的編外成員,名為熊飛的學生哈哈大笑。

一直以來。

一直以來都是邊緣人物,內心深深自卑的他,卻發現自己輕易的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哪怕,是所謂革命軍的支書,全校聞名的魏然,此刻也仿若螻蟻。

這些,就是他殺人後得到的力量!

擊殺一人,揮劍次數增加數萬,劍意增加數百,如今,在《劍仙養成系統》的設定當中,他已經是凝神境的修為了!

氣血、養意、凝神、至象、還虛、化炁、靈寂、聖印、開天、超脫。

十重境界,他已經到了第三重!

「魏然學姐,我啊……可是喜歡你好久好久了啊。」

抬起頭,熊飛極其病態的笑著,這個笑容,讓魏然有些毛骨悚然,隨後感覺到了莫名的危機,可來不及反應,就被一腳踢中了腹部,倒飛了出去,撞斷兩顆樹后,狠狠的砸進了牆壁當中。

艱難的抬起頭。

看著另外兩個拿到英靈模板的同志去進攻,結果都被輕鬆打敗,嘴角溢出鮮血的她不由恨道:「該死,要是可以動用職階能力……」

。 「哎呦,這就害羞上了,不過話可說在這裡,待會比賽的時候我可不會讓著你。」

「盡全力就好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嘛。」沈初心笑著開口,眼中卻滿是鄙夷和抑鬱之色。

在心中暗罵,要不是需要你們這群笨蛋來襯托我的高貴和才華,我才懶得和你們這種貨色做朋友,今天的冠軍必須是我的!

沈初雲靜靜地坐在那邊,將這一幕收入眼底。

台上擺著鋼琴,每位選手都會上台演奏一曲,然後讓評委來評分,大屏幕上面是攝像頭拍攝的選手的面部特寫,還有手部演奏特寫,因此所有人都是一副盛裝打扮的樣子,必須呈現自己最完美的形象。

前面幾個選手的演奏的都是些經典曲目,但是水平平平,並沒有將經典演繹地很完美,反而有些生硬,評分大多都是7.5分左右,只有一個7.9的。

一直到沈初心上場,她坐在鋼琴前演奏了自己這幾天一直都在練習的那首曲子,獨特的曲風,優美的旋律,它並不像其他選手選的那種高難度曲子一樣抑揚頓挫,但是當她緩緩演奏出來之後,卻能意外地勾動人的心弦,讓人不知不覺被吸引……

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連一直興緻缺缺的安德烈都忍不住抬起了頭,眼中劃過一絲驚艷。

他轉頭,用標準的e國語言和身邊的徐正卿說話,「這是什麼?」

徐正卿也用e國語言和他耐心和他解釋,「聽說這是這位選手的原創曲。」

「哦,真是讓人驚嘆,她才這麼小!」安德烈發出一聲驚嘆,等沈初心演奏完,他第一個鼓掌。

其他人也開始紛紛鼓起掌來。

台下更是一片讚不絕口,評委紛紛拿出牌子打分,每一個都在九分以上。

沈初心站在台下高昂著頭,迎接著台下的掌聲,享受著萬眾矚目的感覺,好似已經贏得了這場比賽,迎接了屬於她的榮耀一樣,笑得極為燦爛。

而她一下台,周圍的人頓時就迎了上來,「初心你真的太棒了!」

「剛剛安德烈大師竟然帶頭鼓掌,他也很喜歡你的曲子啊!」

「這麼小的年紀就會做原創曲,初心你以後被安德烈收為弟子可不要忘記我啊。」

面對眾人的誇讚,沈初心臉上的得意幾乎要掩蓋不住,她的分數已經甩了那些人好幾條街了,這次的冠軍絕對是她。

方柔更是激動地從觀眾席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沈初心,「初心,我的女兒真是太棒了,剛剛我在台下已經聽說了安德烈大師正在問你的名字呢,說不定比賽結束以後就會來找你,你待會要好好表現知道嗎?」

「我知道的媽咪!」

比賽孩子繼續,繼沈初心的演奏之後,之後幾名選手的演奏都平平無奇,加上之前沈初心演奏的是原創曲,其他那些聽過無數遍的經典曲目便頓時讓人覺得更是無趣。

所有人的情緒都還沉浸在那首曲子上面,一直到一席白衣的沈初雲上台。

穿著素雅白裙的少女走上台的那一刻,下方一直在討論沈初心的聲音有一瞬間的銷聲匿跡。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台上那位絕美地讓人有些目眩神迷的少女吸引了過去。

她不像其他選手那樣,臉上甚至都沒有化妝,身上的白裙也只有一種顏色,裙擺只在小腿那邊開了叉,隨著走動露出了纖細白嫩的小腿。

她緩緩走到鋼琴前坐下,在眾人帶著驚艷的目光下,坐到了台上。

這時,眾人才回過神來,開始竊竊私語,「這位是誰?也太美了吧,你看鏡頭可是高清的,她這是沒化妝就過來了?」

「人家沒化妝皮膚都比我們化了妝的好幾百倍,你看,真是一點瑕疵都沒有!」

「好美!看來今年的鋼琴賽很精彩啊。」

在所有人帶著好奇和期待的目光下,沈初雲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眸子,她沒有看琴鍵,只是伸出纖細的手指,音樂順著她美麗的手指緩緩流瀉而出……

她一動指,周圍就頓時傳來了驚訝的議論聲,因為她演奏的曲子,和沈初心剛剛演奏的是一樣的!

台下的評委想開口,但是卻被徐正卿給攔了下來,他看著台上的沈初雲,眸中帶著一絲深意。

而沈初雲也並沒有在意周圍人的聲音和目光,只是閉著眼睛,腦海中彷彿有另外一雙手放在自己的手上,流淵的體溫,流淵的聲音,還有他的手……

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一心演奏著。

而隨著音樂的緩緩流瀉,周圍的竊竊私語消失了,鄙夷懷疑的目光化作了驚艷,不為別的,就因為沈初雲彈地實在太好了!太驚艷了!

如果沈初心剛剛只是勝在曲風獨特外加是原創曲上面,那麼沈初雲就徹底是靠著超凡的技藝征服了所有人!

一曲過罷,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場下依然很安靜,一直到台下的方雅婷沖了上去,搶下了一個工作人員的話筒,當著所有人的面破口大罵。

「沈初雲!你好不要臉!抄襲都吵到比賽上面了,沈家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她話一說出口,讓剛剛沉浸在音樂之中的眾人們終於回過了神來,關注點也徹底轉移了。

對了,沈初雲剛剛彈奏的曲子,和沈初心彈奏的如初相像,不是抄襲又是什麼呢?

抄襲可是很嚴重的行為啊!

「我的天,她竟然是抄襲的,竟然還敢出來演奏,真是不要臉!」

「就算彈得好,長得美,抄襲也是不可原諒的!」

「取消她的比賽資格!她沒資格碰鋼琴!」

「我認識她!她不就是沈家新來的大小姐嗎?」

「就是那個平民區來的?果然是上不了檯面的東西,難怪穿成這樣就來了,也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一副寒酸樣。」

「滾下台去,不要臉的傢伙!」

台下在方雅婷的帶動下,紛紛對著沈初雲惡語相向,有些人甚至直接讓沈初雲滾下台。

。 在之前的歲月里,他倒是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非要描述的話,那種感覺像是冥冥之中有的指引,又像是命中注定。哪怕只是才見面,只是第一眼,他便已經覺得像是同對方認識了好久,已經算是心意相通了。

「呀,景哥。」

倒是江涯先看見他,同他打了招呼。

池離也是笑着同他說着話,也是隨即的,便將那位小少俠給拉了過來,就這樣互相介紹了起來。

那個時候,他也是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溫桓。

「阿桓,這位是白乙修景,是白乙家的家主,也是夜雪城的城主。」

「……哦。」

她輕輕的應了一聲,之後也沒有多說話。

不過事情的發展倒是好像同他預想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即便是方才的一瞬間,在他的心裏湧現出那麼多的情緒,但是面前的這位小少俠看起來對他並沒有多少感覺,甚至看上去有怒氣沖沖的樣子。

沒錯,就是怒氣沖沖。即便他們只是第一次見面,溫桓還假裝自己很淡定,但是白乙修景仍舊是能夠感受到她的敵意。

接下來的時間裏,他們二人之間有過一番短暫的對話。原先白乙修景也只是隨意問了兩句話,卻不想面前的溫桓像是真的吞了火藥一般,說出來的話多多少少都帶着幾分戾氣。

他雖然是白乙家的人,是夜雪城主,但也是自小在玄武城中長大,同江家已經無比熟悉的緣故,許多事情倒都已經是當成了分內的事情。眼下只是隨意問出的幾句話,就像是已經被對方給當成了靶子,又是給堵了回來。

「阿桓?」

池離嚇了一跳,這個時候倒也不敢再讓她繼續再這裏獃著了,唯恐她又說出什麼「驚世之語」,和白乙修景遞過一個「抱歉」的眼神之後,拉着她就要離開。倒是江涯先留下來,有些愧疚,又是有些不明所以的同他勸慰了幾句話,之後也是匆匆忙忙的追趕上去了。

其實白乙修景並沒有覺得生氣,只是覺得有些神情。

他是覺得,她之所以會如此,應當是有什麼隱情才對。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自己的習慣。說不定,他只是讓這位小少俠找到了一些與她過往相似又顯得不愉快的地方,所以才會讓她那般憤怒。

不過說起來,倒是真神奇,僅僅只是匆匆一面而已,他居然連為對方開脫的理由都想好了……倒是一點都不像是他的性格。

不過他的感覺倒是沒錯。

雖然他們的第一面看起來不是很愉快,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以後的熟悉。

那種同類之間的相吸倒是比任何事情都要來得快速和深刻,有些關係像是天生就被刻印在靈魂中的一樣,只要你一看見對方,那種感覺便又被喚醒了。

它不是任何一種情緒,只是一種聯結。即便他們二人看上去不太相似,但是在靈魂深處,他們卻都是完全一致的。

之前溫桓倒是從來都沒有提及過對他的感覺,甚至都沒有告訴過他當初剛見面的時候為何反應會顯得那麼劇烈。但是他一直都覺得,這些事情都不是很重要。而方才溫桓說過的那些話,倒也印證了他自己曾經有的那些感覺。很多時候,他們都像是一致的。

其實之前在玄武城的時候,他就已經能夠看出來江涯同池離之間對溫桓的心意。少年的愛慕總是顯得單純而熾烈。只是那個時候的她心中似乎像是藏了很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去注意周圍的環境,只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

大約就連她自己也不曾發現吧,就算是他告訴她,她應當也會去辯駁才對。

那個時候的他同她已經算是非常熟悉了。也是因為二人之間存有的那份共性,溫桓倒是愈發習慣過來找他了。倒也不是為了別的,大約只是覺得同相似的人說話總是能更為輕鬆一些吧。

或者說,是想過來尋求共鳴。白乙修景倒是還記得她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江涯眼中的百般不願。但是那個時候,他倒是想同他說,許多時候,聯結只是聯結,在其中不會摻雜其他的任何感情,他們二人之間有的,也只是有了找到了同類之後有的那種喜悅和熟悉感。

只是到了後來,突然的某一天,某一時刻,白乙修景好像覺得自己也變得有些不太對勁了。

那個時候,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份「不對勁」意味着什麼,只是覺得有些奇異。

後來,他聽見她問出自己的那個問題,才終於明白自己心中有的那份心思是什麼了。

「修景哥哥。」

「說起來,你有喜歡的人嗎?」

大約是因為他較她更為年長一些的原因,大約也是出於禮貌,她總是願意這樣叫他。也是到了後來,她對他的稱呼才逐漸的變成了「修景」。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同自己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但又覺得她好像不論問出什麼問題都顯得很正常。

「有吧。」

他說道。

自然是有,他對於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弟弟,身邊的親友們,倒是都很喜歡,也更願意去維護他們的周全。

聽見他的回答,她的反應像是覺得這個答案像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又像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除了這個呢。我是說……愛慕的人?」

她像是思索了一番才斟酌的說出了這個詞,但是臉上非但沒覺得有多開心,反倒是顯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

只是,愛慕的人?

他也不知道是怎麼的,目光忽然的又落到了她身上。

愛慕一個人,應當是什麼樣的感覺?

溫桓察覺到他的目光,還以為他是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又以為他是根本沒有愛慕的人,又是繼續問道:「就是,有沒有那種,時時刻刻都想同她在一起,少見一會兒都覺得難受到不行的那種……」

也是話音才落,溫桓又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着實是不怎麼好。這話被她剛一形容出來,又是顯得有些怪怪的……

首發最新。。 「這就是陽謀嗎?還真是簡單直接。」

看着焚遍山腳的離紫色,我對曹知光這顆落子感嘆不已。

「什麼?」洪新秀皺着光潔的眉頭,乾淨清澈的明亮眸子裏充滿了疑惑。

這一次,我並沒有對他的愚蠢表示鄙夷,畢竟,在這盤棋面前,我的任何譏諷都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所以,我難得心平氣和地解釋起來。

「從我一進來龍山秘境,就發現這裏的設置,暗合九門八卦之象。」

九門,即奇門,此為應大勢。

八卦,乾坤坎離震巽兌艮,分別以天地八象釋之,此應為落子。

天地不用二表,這方秘境便是,震為雷,我一出坐照亭便已遇見;巽為風為木,正應我和藍麗小雪芙穿越的那片森林。

兌為澤,自然就是指差點將我吞沒的那片沼澤;坎為水,山中溪和井中水,可謂貫穿其中。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