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牽着她,先去衣帽店,給她精心裝點。

這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小囡囡穿上去,就像是個小公主,很漂亮,她笑着鬧着,像是個蝴蝶。

「走了,囡囡。」

上山了。

出奇的是,沒人守門。

那在山門外盤旋彳亍的,都眼巴巴,還有很多女子,在搔首弄姿。

林凡沒有說什麼,帶着小囡囡進入其中。

歌舞昇平,輕歌曼舞。

成堆的美食,被擺放在精緻的盤中。

「囡囡,你要吃什麼?」林凡笑問。

只因,小囡囡雙眼都直了,她的眼睛在這些美食上打轉,而後可勁的咽口水。

笑了笑,林凡道:「囡囡就在這裏等我,大哥哥這就去給你拿好吃的。」

他想着,自己也的確是考慮不周。

這丫頭,哪裏能叫出這些東西的名字來?

對於那個小山村的人來說,這裏面的一勺的食物,怕都是足以夠他們生活千百年。

林凡將小囡囡帶到一個餐桌上坐下,轉身走向美食處。

他精心挑選了幾樣,但絕對不油濾,多是些糕點,或是很有營養的東西。

小丫頭太小了,吃油濾的東西不行,而有一些大補譬如蛟龍髓等,又太補了,小丫頭可承受不住。

給這小丫頭挑選這四樣東西,可着實廢了林凡一番心思。

就在此時——

「這是哪裏來的沒家教的小破孩!」

一聲尖利的,惡毒的聲音突然傳來。

林凡眸子立起,一手端起所選食材,一步就邁了過去。

他看見了。

那是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子,此時像是炸毛的貓,惡毒的盯着小囡囡,而小囡囡大眼中儘是淚珠,怯怯的,在一個勁的道歉。

「道歉!道歉有用嗎?你知道,我這裙子有多昂貴嗎?是以天星絲編織而成,若星光燦爛,可就是你那雙爪子摸的這一下,讓其星光暗淡了。」這女子的聲音,在這嘈雜的環境下,竟然也是刺耳無比。

「大姐姐,真的很對不起,囡囡是覺得太漂亮了,忍不住……」

小囡囡低着頭,在嚅囁。

林凡皺眉。

這女子過了。

哪裏來的星光暗淡?

「忍不住?穿着不過百金買的破裙子,就有臉混入這清風山?你家大人呢?叫他出來,我倒是要看看,誰養的孩子,這麼沒家教。」

「我養的,你有意見?」

林凡來了,先是拉過小囡囡。

「大哥哥……囡囡做錯事了。」小囡囡哭着。

林凡替她擦乾淨眼淚,道:「沒事的。」

「沒事?」這女人虛眯著眸子,道:「你可知……」

「天星絲織成的裙子,我知道。」

林凡冷冷的瞥過這女人,道:「我賠你。」

「喲呵……賠?好大的口氣,看你全身上下不值黃金千兩,也敢言一個賠字?」一個公子哥出現了,鼻孔朝天,帶着譏誚的冷笑。

「府哥哥,你看看嘛,人家這裙子,還沒有穿兩個時辰呢,結果,就被這賤民玷污了……你也知道,人家有潔癖嘛……」

這女子竟然就欲泫欲泣了起來,湊在這男子身上撒嬌,那種語氣,竟然是讓林凡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哼!」這男子重重冷哼,陰森的看向林凡道:「看你這窮酸樣,不可能賠得起這裙子,這樣吧,別說老子欺負人,帶着你女兒跪下,叩首,在從老子胯下鑽過,可讓你們父女從這座山上站着下去,不然……」

「府哥哥……人家的好心情都被破壞了,難道就是下跪道歉嗎?」

這女子真的太惡毒了,鐵青著臉,一臉猙獰,道:「聽聞有一種秘法,可以換眼睛……府哥哥……人家一直對自己的眼睛不滿意呢,若是……奴家可也會更漂亮哦。」 寧菲菲的表情,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為什麼?

為什麼救回安琪的是嚴經緯?

而歐陽安琪,在看到寧菲菲摔落在地的手機,以及她臉上的表情之後,有些奇怪,問道:「菲菲,你怎麼了?」

「我……沒什麼!」

寧菲菲搖搖頭,然後把手機撿起來,柔聲道:「安琪,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房間我已經給你收拾出來了!」

「嗯,菲菲,明天我打算回家了!」歐陽安琪輕輕摟住寧菲菲的胳膊,輕聲道:「我要忙自己的生意去了,不能再昆州陪你啦!」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歐陽安琪不想再見嚴經緯這個渣男,留在昆州,免不了經常要和嚴經緯見面,她不希望嚴經緯想追求自己的事被寧菲菲知道,當然,她也不可能會同意嚴經緯的追求。

聽到歐陽安琪要走,寧菲菲張了張嘴,不知道如何挽留。

「菲菲,既然歹徒盯上了你,你就聽寧叔叔的話,安心在昆州市獃著,事業那些,就暫時別管啦,安全最重要!」

歐陽安琪拉着寧菲菲的手,輕聲道:「我想你的話,會飛來昆州市找你,你若想我,發消息告訴我,我會立即過來陪你!」

這番話,直接讓寧菲菲紅了眼。

這種感覺,讓她很懷念!

這段時間,隨着她和安琪關係產生裂痕,她心中一直內疚自責,無比渴望她們之間的感情可言恢復到從前,可是……哪有那麼容易,自從她們姐妹同時愛上嚴經緯的時候,就註定她們之間的關係無法恢復。

但沒想到,隨着安琪失去關於嚴經緯的記憶,她們的關係再次得到了恢復。

安琪,又變成了她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安琪,你真好!」

寧菲菲緊緊摟住歐陽安琪。

「咱們姐妹還說這些幹嘛?難道你對我不好么?嘻嘻!」

歐陽安琪也緊緊抱住了寧菲菲。

姐妹兩聊了一會後,歐陽安琪洗了個澡便回房間休息了,而寧菲菲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想着今晚晚上發生的事,她的內心難以平靜。

為什麼?

為什麼門口的手下說一切盡在武安神帥的掌握之中,而救安琪的確是嚴經緯?

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寧菲菲的腦海中冒出來!

她必須要親自驗證自己的想法!

這一夜。

寧菲菲腦子裏想着這件事,難以入眠。

一直到凌晨三點鐘之後,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睡着之後,迷迷糊糊中,她又再一次夢到了雨村。

雨村格外漂亮,每家每戶都張燈結綵,村子的青石板道路上,鋪着喜氣洋洋的紅地毯,而她,穿着喜慶的新娘妝,踏着紅地毯,一步一步走向雨村最盡頭的青磚青瓦房。

青磚青瓦房內聚集了不少人,有他們寧家的親戚,也有雨村的村民,他們臉上都露出笑容。

「經緯哥,新娘子來啦!」

隨着門口小孩的一聲喊聲。

嚴經緯從青磚青瓦房內走出,他一身戎裝,心前戴着新郎花,一臉笑意的朝着她走了過來。

這一刻,寧菲菲露出了笑意。

想到嫁給自己心愛的人,寧菲菲感覺很滿足。

但是,她有一種緊張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因為差了點什麼而緊張。

她眼睛不停的從人群中望去,尋找著某個人的身影,卻發現什麼也沒有,怎麼找也找不到……

連寧菲菲,都不知道自己再找什麼。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隨着司儀的聲音,嚴經緯拉着她走到堂屋最中央,開始進行婚禮儀式。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就在司儀剛剛喊出夫妻對拜的時候。

「等一等!」

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同樣穿着一身喜慶新娘裝的女人走進了堂屋之中,是歐陽安琪。

看到歐陽安琪出現,她慌了。

「你們不能結婚!」

歐陽安琪直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臉上帶着冷笑:「今天,我要當着大家的面,揭下你的面具,讓大家看看,你寧菲菲有多的真面目。」

「安琪,不要!」她慌了。

「寧菲菲,我一直當你是最好的姐妹,最好的朋友,但是你呢?你竟然搶我的男人,嚴經緯是我最愛的男人,你竟然把他從我手中搶走……寧菲菲,你這麼做,對得起我么?」

歐陽安琪的話,字字誅心。

圍觀的眾人,開始對着她指指點點。

「不是的……不是的……」

她不停的搖頭。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