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初晨的額頭上,冷汗狂流,他一臉尷尬,又很自責地說道,

「伊莎貝拉,我,我剛才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突然冒犯了你,對不起。」

伊莎貝拉其實沒有怎麼生氣,因為她知道,李初晨不是那種人。

伊莎貝拉不僅沒有生氣,甚至還替李初晨感到擔憂。

她整理好衣服,就說道:「大人,您最近是不是碰到不幹凈的東西了?」

伊莎貝拉這話說得挺明顯的。

她就是懷疑李初晨被鬼上身了。

可是,李初晨不是迷信的人,他不覺得自己是被鬼上身。

但李初晨目前也說不清,他,為什麼會突然失去理智?

「大人,我要回去換衣服!」

「您找到墨鏡就去餐廳,獄神殿的戰士們,都在那兒等著您呢。」

伊莎貝拉說完,就急忙轉身,走出李初晨的房間。

今天的獄神大人太不一樣了!

伊莎貝拉甚至都懷疑這個獄神大人,是不是別人假扮的?

如果是,那就糟糕了!

但剛才發生的事情,伊莎貝拉又不能說出去,她只能藏在心裡。

伊莎貝拉走了,留下一臉茫然的李初晨。

他沒有繼續去找墨鏡,而是走到鏡子前,仔細看著自己的眼睛。

李初晨也不知道他剛才為什麼會突然發狂,還差點就把伊莎貝拉給糟蹋了。

幸好關鍵時刻,伊莎貝拉一巴掌把他打清醒了。

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李初晨就搞不懂了,他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像剛才這樣失態過。

這事情如果傳開,那孫欣欣估計要被他氣壞。

還好沒有別人看見。

李初晨暗暗慶幸的同時,繼續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但是,看了半天,李初晨也沒能看出什麼端倪來。

想起獄神殿的餐廳里,戰士們正在等著他。

李初晨暫時也就不去糾結這件事了,急忙翻箱倒櫃,找到一個款式有點老舊的墨鏡戴上。

等他帶著墨鏡來到獄神殿的餐廳,正好伊莎貝拉換了衣服也出來了。

率先發現伊莎貝拉換了衣服的無名,這時走近過來,開著玩笑說道:

「嘿,夜妖,讓你去請大人來吃飯,你去了這麼久,還換了一套衣服,你和大人,你們不會是幹了什麼壞事吧?」 「陽歸、鐵棘刺、龍舌草,有么?」

「有。」

「風靈葉、雪域松、寒玉泉,有么?」

「有。」

「魚骨草、王蝶粉、白雲參,有么?」

「有。」

好傢夥,你怎麼什麼都有!

白季看著眼前的蘭桂坊藥房掌事。

你這樣讓我很難辦啊……

掌事瞪著白季,總覺得這傢伙是來鬧事的。

猶豫了半響,白季掏出了自己寫下來的配比表,他還是決定先強化優勢項。

「你按照這個配比,給我來五百兩銀子的陽歸、鐵棘刺、龍舌草吧。」

沒辦法,人窮志短。

白季知道應龍府先行付給他們的定金,是為了購買那些製作煙花的原材料的,自然不能亂用。

即便算下來,他們山莊最後除去原材料的費用,可以賺到七成的手工費。

但是總共不過一萬兩白銀的貨款,對方只是先行支付了一半,也就是五千兩白銀。

減去至少三千兩的預備原材料貨款,能夠共山莊支使的也不過區區兩千兩而已。

這兩千兩還要分薄下去,給莊子里的那些散戶手工費,可供白家隨意使用的,當真不多。

拿了四百兩,加上自己那一百多兩,暫時先買一些用著。

反正食補這玩意,一口也吃不成一個大胖子。

等後面想到了辦法,或者等後續貨款到位,再按情況買齊剩下需要的藥材。

白季做好了自己的打算。

「行……」

掌事瞥了眼白季,也沒廢話。

雖然這個客戶在每天蘭桂坊出入的客戶裡面算是寒酸的,但是既然是做生意的就沒有會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

掌事捏著白季交給他的配比表,轉身去取白季要的三種藥材。

白季等待的時候,一陣香風從門口處飄了進來。

白季下意識地嗅了嗅——

這雍容華貴的味道……

啊!是富婆的味道!

轉頭看去,一位貴婦人正款款而入。

她穿著一襲深紫色的綉罩印花裙,頭髮綰成了凌雲髻,耳上是明黃色獨玉耳墜,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著點翠軟玉手鏈,腳上一雙金絲線綉羊皮繡鞋。

一張白凈的鴨蛋臉上略施粉黛,柔和的眉下是淡雅端莊的鳳目,即便如今的臉上有些許的皺紋,也能看出年輕時該是怎樣的天姿國色。

婦人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一身翠綠紗衣的丫鬟,顯然身份不太一般。

從她的一身裝飾氣質上,白季就聞到了銀子的芬芳。

見到來人,看店的小二連忙行禮。

「夫人好!」

夫人?

蘭桂坊的東家好像聽說是一個女人。

她就是蘭桂坊的東家?

這婦人進了坊門,鳳目在內一眼掃過,嘴裡對著身邊的小二問道。

「小姐呢?」

「小姐……去踏青了。」

「嗯~」

一邊說著話,婦人的目光也是不經意間掃到了站在櫃檯前的白季身上。

對著婦人的目光,白季下意識拋了個媚眼——

富婆,我不想努力了。

婦人顯然是沒想到竟然能見識到如此輕佻之人,渾身不由自主地一顫,一張白膩的臉上有些許微紅……

這浪蕩子生的還挺好看~

悄然移開目光的辛芷容在心底暗暗啐了一口,「浪蕩子!」

婦人輕移蓮步,走進了藥房的裡間。

一進去,就對著身後的丫鬟說道。

「記著剛才外面的那個浪蕩子,回頭不要讓小姐看見他。」

「是!」

……

白季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藥材,再在集市上買了一隻大母雞。

路過一家書店的時候,還順手買了本《九章算術》,就徑直回了山莊。

剛到山莊腳下,白季就看到了一個翹首以盼的身影在遠遠地眺望。

少女站在一方灰白色的高台石頭上,看見白季坐在馬車前趕著馬車的那一刻就欣喜地遠遠招手。

車到近前,白季看清了少女。

不得不承認,在這一瞬間,白季有那麼片刻的心動。

洗去了之前那段時間風塵的少女顯得尤為清雅脫俗,滿頭烏黑亮麗的髮絲柔順地披下,臉上也看不見前幾日的那般憔悴倉惶。

清新獨立的少女氣息外加強大武者那種富有生氣的精氣神混雜在一起,帶給了白季過去完全未曾有過的衝擊。

定了定心神,白季對著劍心招了招手。

「來,上車。」

自家的馬車,自然是一路向上噠噠地慢跑著。

一路經過那些散戶,白季已經看到了那些原本散漫無事的散戶們,有許多都開始坐在自家院子里,開始一戶一戶地製作起了煙花。

看起來,煙花師傅已經先行帶著那些原材料回來了。

不過也是正常,縣城要比附近的鎮子遠上不少。

同樣坐在車轅上的劍心能看到少主漸漸皺起了眉。

「少主,怎麼了?」

白季搖了搖頭,把自己身後的藥材和母雞往少女身邊一推。

「沒事,回去你給我按照《食補要訣》裡面記載的方法把這些做好。」

「嗯~」

劍心先是柔順地應道,又緩緩開口。

「我聽老爺說少主帶著銀錢出門,是為了購買製作煙花所需要的原材料,少主你……」

說話的劍心目光放在了白季推給她的那些藥材和那隻還在活蹦亂跳的母雞身上,眼神中有些許擔憂。

她博聞強記,一眼就看出了這些藥材的大概價格。

老爺和二爺都是為了少主主動為了山莊生計做事而興奮,現在看來,他們似乎……得失望了。

劍心倒不怕老爺和二爺失望,只是不想少主又要和老爺吵架。

白季自然知道劍心的意思,不過他也不在意。

因為……

「放心好了,馬上他就顧不得因為這個生氣了。」

讓一個人不再因為一件事情生氣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另一件更讓他生氣的事情轉移走他的注意力。

對此,白季很有心得。

劍心又想起一件事。

「對了少主,剛才老爺問到我們這趟出門都遭遇了些什麼,我……不知道該怎麼回老爺。」

白季目光只是看著那些散戶,口中隨意地說道:「無所謂,隨便你。」

「哦~」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