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暴力機關出動,協助守夜人遊盪在一條條街道,整個濱海市都有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

有關濱海市的新聞在極短的時間內上了熱搜,然後又在極短的時間內被限制,以防發生什麼隱患。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日落月升,隨著夜幕降臨,空曠的街道之上,忽然有些陰森森的。

慢生活書店內,正在打坐吐納的姜瀾忽然睜開雙眼,有殺意浮現而出。

「好傢夥,我是真沒想到竟然被邪物找上門來。」

姜瀾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在這一片老街區迴響,聲音中蘊育這一股特殊的道韻,讓聽到聲音的人全部陷入環境之中。

「不是你讓人找我的嗎,我自己送上門來,不喜歡嗎?」

一道溫柔細膩的女聲在街道上響起,書店門前,忽然有黑暗氣流涌動,隨後一個身著妖冶紅衣的女子浮現而出。

「呵,孽障受死!」

姜瀾懶得說廢話了,一道道金色的雷霆綻放而出,一共百零八道,於書店附近懸空,然後化作一顆顆流轉著雷光的星辰,互相勾連,化作結界。

書店門口,那紅衣女子忽然發笑,然後道:「這結界可困不住我。」

蘇玲瓏開口說話,一開始還是她的聲音,到了最後兩個字彷彿變成了上千隻厲鬼在嘶吼,有男有女,瘮人而刺耳。

彷彿無窮無盡的黑暗霧氣擴散而出,一個龐大的結界形成,形成了一個異空間,範圍之大覆蓋了整個濱海城。

整個濱海市彷彿在一瞬間便化作了一個死城,沒有任何光亮,沒有任何聲音,唯有無窮無盡的陰氣和怨念在這座城市的每一寸土地翻湧。

「只要將你殺死,那我的萬魂幡就有主魂了。」

蘇玲瓏開口,發出上千隻厲鬼嘶吼的聲音。

隨著她開口,這座小世界內無窮無盡的煞氣怨念翻湧,凝聚成一個遮天大手,向著姜瀾的書店砸下。

轟!

浩蕩雷鳴聲響徹,一百零八顆雷霆珠綻放出金色的粗大雷霆,交織成一道雷幕,將整個書店庇護在內。

「雷霆陣只是用來庇護書店罷了,畢竟我有潔癖,免得我的小店沾染你身上的骯髒。」

姜瀾的聲音響起,蘊含著毫不掩飾的鄙夷,一下就讓這蘇玲瓏暴怒。

「你找死!」

無窮無盡的煞氣涌動,凝聚出一隻上千米的大手,向著雷霆陣法砸去,勢要摧毀這道陣法。

下一刻,姜瀾的身影出現在怨念大手前,一雙重瞳陡然璀璨,左眼綻放出煌煌金光,如同大日,右眼散落點點銀霞,化作皓月。

哧!哧!

兩道金銀二色的劍光自姜瀾重瞳之中綻放而出,極盡璀璨,恐怖的劍意仿若劃開古今,瞬間便湮滅那遮天蔽日的煞氣大手。

「這就急了?呵!」

姜瀾臉上浮現出鄙夷神色,說話間,一株巨大的神木在他的身後浮現而出。

神木高大,彷彿頂天立地,密密麻麻的枝葉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一股亘古蒼涼的氣息轉眼間便籠罩整個濱海城。

枯榮八千歲,歲月蒼涼的氣息流轉,化作一個更加浩大的領域結界,將整個鬼蜮籠罩在內。

「沒了這無窮無盡的怨念,你只不過是一隻蟲子。」

姜瀾俯視著蘇玲瓏,抬起右手,蒼茫的氣息化作兩隻巨大的手指,將蘇玲瓏困在指尖。

「啊啊啊——」

蘇玲瓏揚天長嘯,萬鬼齊鳴,陰冷的氣流噴薄,掙脫兩隻手指的束縛。

點點陰森的鬼火在蘇玲瓏的身上浮現而出,瞬間變化做森森綠焰,整個人都化作一個猙獰的鬼物,一雙手化作猙獰鬼爪,向著姜瀾撲殺而來。

姜瀾負手立在虛空中,臉上帶著輕鬆寫意的笑意,看著陷入瘋狂的蘇玲瓏。

下一刻,轟鳴之聲從姜瀾的體內傳出,他整個人彷彿化作一個巨大的烘爐,陡然沸騰起來。

身化烘爐,精氣神融合蛻變,極盡升華,超越丹境的氣息從姜瀾身上擴散。

看著咫尺之間的蘇玲瓏,姜瀾終於有所動作,抬起右手,在他的掌心,有一枚金色的雷霆珠震顫不休,下一瞬爆射而出。

轟!

一道金色的虹光破開了一層層虛空,轟擊在蘇玲瓏的身上,然後余勢不減的爆射而出。

漆黑的空間裂縫出現在半空中,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懼感。

姜瀾眸中神光流轉,目光落在結界的盡頭,那被一枚雷霆珠砸在結界壁障上,已經不成人形的蘇玲瓏。

「讓你死了,那就太便宜了!」

姜瀾輕哼一聲,下一刻整個結界開始收縮,巨大的神木虛影也在姜瀾的身後消散。

……

濱海市,書店門口,姜瀾立在原地,在他的右手上有著一個直徑約十厘米的金爐,緊緊地蓋著蓋子。

一陣陣撞擊聲從爐子中傳出,每一次撞擊,爐子上都有密密麻麻的道紋浮現,然後輕易的將撞擊的力量化解。

「可憐我這三斤靈金,白白浪費了。」

姜瀾臉上浮現出有些肉疼的神色,為了能夠徹底鎮壓蘇玲瓏,他用三斤靈金煉製成了一個小爐子。

用的都是蘊育了整整十七年的靈金,靈金上已經誕生出道紋,十分珍貴。

感受著小爐子里的震動,姜瀾抬手按在爐蓋上。

「安靜點!」

雷霆轟鳴和火焰升騰聲自爐中傳出,跟著就是細微的凄慘喊叫聲。

雷火的威力不大,想要徹底煉化一個三階的魔物,至少需要十年時間。

「天理昭昭,報應循環,今天也抽一抽你的魂,煉一煉你的魄,正好也可以供我鑽研魂魄之秘。」

姜瀾翻手將小爐子收起來,然後轉身走進書店內。

這次的收穫讓姜瀾很滿意,他現在正處於一個鑽研三魂七魄奧秘的階段中,這次有實驗材料供他折騰,而且還是那種不容易折騰壞的材料,讓他十分高興。

在書店門口的街道上空,一條漆黑的空間裂縫蔓延而出,直到數百里之外。

【PS:天理昭昭,報應循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求一下推薦票和月票,邦邦綁,給諸位讀者老爺磕頭了。】 「哈哈,你這小子,國家拿你當寶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嫌棄呢。」周建國笑罵道。

於建國堅定的說道:「好,小唐,記住你說的話,學校以你為榮。」

唐隱鄭重的點點頭。

「對了,這次小唐是來申請畢業的,老於,你怎麼看?」周建國說道。

「當然可以畢業,小唐年輕有為,已經闖下了大好的事業,學校方面是支持的,而且他的人工智慧,已經領先了世界水平,超越了不知多少博士,碩士,應當給予博士學位畢業。」

於建國臉上露出開懷的笑容,學校培養出天才,他是老懷大慰,一個天才能夠帶給國家的影響是巨大的,尤其是唐隱已經在人工智慧方面取得卓越的成就。

「老郝那裡我去說,製作證件需要一點時間,小唐打算什麼時候來領?」

唐隱說道:「這次離開學校我想回家鄉建立實驗室,所以短時間可能來不了學校了。」

「那這樣吧,畢業時間方面不著急,再過一個月就是這一屆學子的畢業季,到時候一起辦,該給小唐一個特別的畢業儀式。」

於建國思考了一會,眼神明亮的說道。

現在正值2025年5月中旬,等一個月時間,唐隱自然沒有意見,「那就依於校長的。」

……

畢業的事情敲定下來,送走了於校長,周建昌拉著唐隱坐下來,說道:「小唐,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WHAT?

難道要給我介紹女朋友?

唐隱哭笑不得說道:「您不會是想給我介紹女朋友吧?」

周建昌嘿嘿笑道:「你小子,這會也有21歲了,對吧,也是老大不小了,到了22歲就該結婚了,那不得趕緊談談女朋友啊。」

「你看啊,我家那個孫女,比你小一歲,長得很漂亮,回頭介紹你兩認識認識?」

周建昌看人很准,更不用說,唐隱本就天才,以前他就想介紹,不過那時唐隱還是上學,不大合適,現在唐隱已經畢業,那就沒有問題了。

至於孫女還在上大學,這都20了,已經到了嫁人的年紀了。

唐隱不得不找個借口拒絕掉周建昌的好意,說道:「現在還忙著事業呢,等忙的差不多了再考慮考慮。」

「我就知道你小子會這麼婉拒,那公司的事是能忙的完的嗎,越是發展,以後就會越忙,到時候哪還有空談什麼戀愛啊。」周建昌哪裡肯吃唐隱這一套,能做到這個位置的,都是人精,豈能輕易就範?

唐隱知道這樣推遲不掉,焦急思考對策,忽然腦海中閃過那個讓自己心動的女子,那個和虛擬秘書九成相似的女子,虛擬秘書本是他心中所想的具現,完全貼合他的情感,又是小雲從茫茫人海中偶然搜索到。才有了這一世的相遇。

這會她應該還在忙著公司的發展吧。

唐隱想著女子,正色看向周建昌,說道:「周老,我其實有喜歡的女孩子。」

周建昌瞪大眼睛盯著唐隱,唐隱面色堅定坦然,良久,周建昌才略顯失望的說道:「哎,小唐,你沒見到我孫女,不然你就不會這麼說了,對了,她還有個表姐,也很快就要畢業了,去實習了,不然也能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唐隱見周建昌又有新節奏的趨勢,趕緊打住說道:「我知道了,您不用再說了,我是不會輕易改變注意的。」

這時,周建昌才不得不罷休,眼看一個金龜孫女婿,就要成為別人家的了,就有點心痛。

隨後,唐隱趕緊告辭離去,他可不想再被周建昌糾纏著說媒。

……

剛一出門,就撞見等候多時的劉教授,這位老教授是他的恩師,在人工智慧領域方面對他教授頗多。

「小唐,你跟我來一下。」

唐隱便跟著到了劉教授的辦公室里,回頭看一眼,周建昌沒有跟來,暗暗鬆了口氣。

「教授,找我有什麼事嗎?」唐隱問道。

劉國棟笑著說道:「你的人工智慧已經世界領先,在這一塊,你的學術也同樣領先,作為學者的榮譽,是將自己的理念宣揚出去,你已經走在所有人的前頭,或許可以寫一寫自己的理論,成為人工智慧領域的愛因斯坦。」

劉國棟研究人工智慧多年,曾經發表過許多理論研究,而這些也對唐隱有著深刻影響。

教授一位真正的學術研究者。

唐隱沉吟了一下說道:「人工智慧方面,教授的理論我是贊同的,我自己寫理論,其實也大同小異,人工智慧方面還有很多東西沒有研究透徹。」

小雲的出現夾著偶然因素,唐隱自己也難以解釋,只有多多研究和創造,他才能解開智能生命的奧秘。而唐隱所說的人工智慧,在他心裡實際上指的是智能生命。

劉國棟點頭說道:「理論研究,每前進一步,都伴隨這大量的未知,後面的道路,我已經無法教給你什麼了,全都要靠你自己。」

教授的讓觸動了唐隱的內心,像是一個老師看著自己的學生超越自己,唐隱對著劉教授深深鞠了一躬,「劉教授,謝謝您的教導,未來的道路,我為您探路。」

劉國棟欣慰的笑了,有如此傑出的弟子,是作為老師最大的榮耀。

他早已將唐隱視為親傳。

一身學識,全都教給了唐隱,也只有唐隱完全學會了,並且超越了他。

……

從辦公室出來,唐隱去了一趟創業基金大樓,將之前的創業貸給還了,當時因為錢太少,所以貸了一筆,結果沒幾天,VC融資來了,錢瞬間多到沒處花。

還了貸款,也是唯一一筆欠款,唐隱感覺輕鬆不少。

回到出租屋。

這時,出租屋只剩下小雲原來的三個機器人,

小雲一號說道:「行李已經收拾好帶走了大部分,這是你的高鐵票。」

她遞過來一張車票,還有一個小包,裡面裝著唐隱的證件。

另外十個機器人已經開車提前出發,去了唐隱的老家,天仁城,他們是機器人的身軀,過不了安檢,不能坐飛機,不能坐高鐵。

不過那十個機器人仍舊辦理了證件,以備不時之需。

唐隱接過車票,小雲一號為他開車送到京都高鐵站,小雲一號也同樣有各項證件,就是不宜在人前多露面。

一年難得坐一回高鐵,唐隱經過安檢,登上了時間剛剛好的和諧號。 葉秋打車匆忙趕往林氏集團。

這還是他第一次去林精緻的公司。

下車之後,葉秋就驚呆了。

此時聳立在他面前的是一棟三十九層的大廈,豪華氣派,在大廈的最頂上,鑲嵌著四個金色大字:林氏集團。

「乖乖,原來林姐的公司這麼大啊,看來我是傍上富婆了。」

葉秋暗自得意,走向大門。

剛來到大門口,葉秋就被攔住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