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簽字,合作達成。

《我的夢》和《DreamItPossible》共九百萬被賣給了鴻蒙,算是一支曲子和兩篇歌詞各做價三百萬,而楚陽也以每年兩千萬的價格簽下了三年的代言合同。

吃了何晨的虧,鴻蒙這次學乖了,六千萬分三期,一年一付,如果楚陽違反了合約或者做出有損鴻蒙形象的事,尾款當然不用想了,說不定還得反賠一筆。

接下來可以官宣了。 可事實上,察覺到自己名字被改了的離玦,此刻已經攤著臉,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一向殺伐果決的太子殿下,難得的體會了一種名為後悔的情緒,若不是這個女人身上的氣息好聞,當初他也不會一個衝動就衝出去了。

可結果呢!這個女人居然嫌棄他,嫌棄他!他可是堂堂聯邦的太子殿下,潛力排行榜第三的天才,居然被一個女人給嫌棄了,關鍵問題是他還必須忍着,簡直不能更憋屈了。

「嗯,不是,我們是來買寵物糧食的。」鬼知道為什麼這個遊戲中的寵物,需要用特製的寵物糧來餵養。關鍵問題是那東西一點都不便宜,比人吃的還貴。

當然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剛才他們都收到了系統提示音,為了維護寵物們的許可權,即刻起,每一個玩家只能擁有兩個寵物,一隻萌寵,一隻戰寵,寵物一經抓捕,不可交易,不可放生,若寵物因為忠誠度不夠發生叛逃,則該玩家將失去繼續擁有該系列寵物的資格。

寵物的忠誠度就會降低,滿點是100點,低於50點時,寵物就會叛逃,而寵物叛逃以後,玩家就失去了擁有這種寵物的資格,霧草,該系列啊,也就是說如果你的戰寵叛逃了,你以後都不能獲得戰寵,這一招簡直太狠了。

寵物的忠誠度是跟飢餓、受傷和死亡的次數掛鈎的,寵物和人一樣也有一個飽食度,滿點100點,飽食度降到50,寵物會拒絕戰鬥,降到臨界點20以下,掉一點忠誠度,重傷一次掉一點忠誠度,死一次掉兩點忠誠度,當然了,商城中有賣專門補充寵物忠誠度的食物,那價格當然不便宜。

想要把寵物的忠誠度補滿,還有另外一個辦法,那就是帶着寵物升級,每升一級,寵物忠誠度自動補滿。所以,現在出門做任務打怪,你的包裹中除去自己的補給藥品、食物之外,還要給你的寵物備上寵物糧,和藥品。

想到這些所需要消耗的錢財,雲溪淚目,恨不得現在就把伏羲拉到小黑屋胖揍一頓。

「哦,一起吧,我剛才也忘記買了。你們的都是什麼類型的寵物?」雲溪敢發誓,她真的只是隨口一問,沒別的意思,可是看着離人蕭那幽怨的小眼神,好像她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拜師禮她可是都很大方的給了,想到拜師,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她忽視了,只是一時沒想起來,那就不想了。

「噗……我的是戰寵,一隻小青蛇,蕭蕭的是萌寵,小黃雞。」聽到雲溪的問話,再看離人蕭的樣子,東籬很不厚道的笑着說道。

想着一個大男人身後跟着一隻嘰嘰喳喳叫喚的小黃雞,那樣子,確實有些辣眼睛,可惜雲溪卻笑不出來,小青蛇啊,那本是她的小青蛇,聽說能變成美人的小青蛇,就因為手中的傢伙,與她失之交臂,寶寶心裏苦,但寶寶不說。

「帶着寵物們升級,雲溪你也一起吧,這兩天我都看了,很多日常任務都需要組隊進行的,至少要三個人才能進副本,狼王他們三已經抱團了,別的還沒升上來,咱三個也湊合著一起吧?」這才是最讓人頭痛的問題,目前就他們幾個等級最高,想升級就要做任務,任務還必須都是組隊進行的,去野外刷怪,雖然也能升級,但是,很顯然沒有接任務升級來的快。

「可以。」即便是很不想跟男二參合,但是沒辦法,現階段,能找到一起組隊的就那麼幾個人,狼王他們,雲溪剛才已經通過好友列表查看了,那三個顯示的位置都在特殊地圖,也就是說,他們在組隊任務。

接過離人蕭遞過來的組隊申請,幾人商議一番,直接去往離此次最近的一個日常任務接取地點。神音控怪,該隱和御靈負責殺,至於幾隻寵物,也被放了出來,青蛇的攻擊主要是毒液和纏繞。

雷雲豹,知道它能聽懂,雲溪特意囑咐了他,讓他目前老實的裝萌寵,待在一邊吃經驗,估計離玦自己也知道現今的處境,倒是沒跟雲溪唱反調。

至於他別的位置不去,卻偏偏要趴在她肩膀上的事情,在抗拒幾次,還扯斷了自己幾根頭髮之後,雲溪也就放棄了,趴就趴吧,只要不爬她頭上。他自己都不擔心會掉下去,她瞎操什麼心。

三人相互配合,刷怪的速度卻是不慢,當所有的日常任務都清完的時候,寵物們已經升到了三級,雲溪他們自己也升了一級,排行榜上雲溪排在第六名,這一會功夫已經有很多人升到了11級,顯然,劇情攻略被散播出去了。

「你有比較要好的朋友嗎?對生活技能感興趣的。」看着排行榜上等級一會一個樣子,雲溪啃着手中的包子,開始私聊離人蕭,眼底是晦澀難懂的光芒,就在剛才,打開任務欄的時候才發現,她還有一個三天內收三個徒弟的任務,眼看着時間就快到了,伏羲居然沒出來催,還不知道那傢伙在暗搓搓的想什麼壞招,她可不能給他發難的機會。

於是,只能找離人蕭,畢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的徒弟以後都是要一起組隊做任務的,師徒組隊一起做任務刷怪,不但能加師徒值,還有經驗加成,若是熟悉的最好了,當然了,條件還是那三個。

「你還要收徒?」

「沒辦法,系統強制性任務,三天必須收三個徒弟,今天是最後期限了,現在還差兩個,如果你有熟悉的最好,以後一起做任務也方便,不行我就隨便去划拉兩個。」這純粹是無奈之舉。

「你們在聊什麼?」很明顯的兩個人私聊被東籬發現了,於是直接在隊伍頻道開了語音。

「他真的不行嗎?我熟悉的人就他一個。」看着雲溪又看了看一幅你們瞞着我在做什麼好事的東籬,離人蕭有些糾結的問道。

「他這張臉太礙事了,我可不想往後走到哪裏都被圍觀。」

「……」其實離人蕭很想說,師傅你自己也長著一張惹是生非的臉,可惜,他不敢說,不過,卻是將雲溪剛才私密他的話,發給了東籬。

「這樣呢?」看到離人蕭發來的信息,東籬下意識的眯起了眼睛,伸手一掏就從包裹中掏出了一個面具套在了臉上,只見白光一閃,前一刻還風華無雙的人,此刻已經變得平凡無奇,明明臉還是那張臉,就像是美顏相機被關了濾鏡一般。。 第二個,果然又如他所願死在他的槍口下了。

而隨著這第二個軍火商的死,這輛麵包車上終於清醒過來了,霎時,只看到瞄準鏡里一整驚天動地的鬼哭狼嚎后。

剩下的那個,包括兩邊陪著他的人,都抱住了自己的腦袋馬上躲了起來。

神鈺看到了,眸光眯了眯,很快,第三顆子彈又射出去了。

「砰——」

依然還是穿透那擋風玻璃。

但是這一次,因為他已經殺了兩個人,而車裡又有懂狙擊槍的警方人員。

於是,最後那個,神鈺沒有得手,而是只讓這輛車在極度慌亂后,司機開著撞向了護欄,然後直直的衝到公路下面的叢林里去了。

「該死!」

他看到這一幕後,還是挺火大的。

立刻收了槍,他也從這個地方站了起來,然後火速朝那下方的密林又追殺了過去。

按照現在這種局面,前方囚車不知情,後面的警力又還沒來得及跟得上,神鈺追到了下面后,是有很大的希望,將最後一個軍火商給解決掉的。

可是,當他從上面迅速追下來后。

他到了下面的密林里,正欲提著手裡的槍尋找這輛翻下去的車,這時,底下一個鬼哭狼嚎的聲音傳來了。

「不是說他是廢物嗎?不是說拿捏住了他的女人,就可以隨時結果了他嗎?怎麼現在成這樣了?他們都死在他手裡了啊?!!」

正是剛才從上面翻下來的那個軍火商嚎哭聲。

神鈺微微晃了一下神。

他忽然想起了不久前被他忽略掉的,那個叛徒林文兵在死前跟他說過的那句話,他好像說,陳小姐出來了,去了日本。

陳小姐?

陳綺晴?!

他瞳孔重重一縮。

也就是在這一刻,一顆子彈從他的背後也射來了。

「砰——」

本已被鮮血染紅的衣服上,一朵血花再次在上面綻開,這一次,他終於沒能避開,鑽心的疼痛在後背傳來后,他的眼前黑暗下去了。

「少校!少校!!」

幾乎是與此同時,背後的火拚聲也激烈的響起來了。

一陣硝煙四起后,數道穿著橄欖綠的矯健身影從公路上方的密林中躍下來,他們一些人朝著著這幫人怒吼狂掃。

另外兩個,則是火速奔至神鈺這邊。

「少校!少校你醒醒,少校——」那是兩聲帶著哭音的悲嗆呼喊。

神鈺越來越渙散的眼神努力凝聚了一下,片刻,在看清楚這兩個跪著扶住自己的人,是穿著熟悉的橄欖綠后。

他伸出被鮮血染紅的手,指了指前方:「幫我……殺了他……」

隊員:「……」

「啊——」

一陣狂掃!

被悲痛和憤怒填滿了的小分隊隊員,端起手裡的衝鋒槍就把不遠處那個軍火商給掃成了篩子。

沒有什麼比這更絕望的了。

這是他們身經百戰的指揮官,也是他們國家軍方的戰神,他怎麼可以倒在這裡啊?

兩名隊員哭倒在了這個指揮官面前。

而這一幕,和當年的神英,又是何其的相似。

當年,神英也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因為溫如飛忽然送了消息過來,說他身懷六甲的妻子簫馥莉已經被他們神家害死了。

他驚怒交加,一時晃神,便中了對方的伏擊。

最後,倒在了溫如飛面前。

神宗御是在Z國警方,還有他們勾結的那些力量,在朝這片密林大舉進攻,準備殺死所有在這裡的小分隊成員時,他親自帶著十幾架軍用直升機,還有兩架戰機盤旋在了上空。

「我的天!」

從來沒有看過這個陣勢的z國警方,當場被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那些勾結的力量,更是在見到后,撒腿就要跑。

可這個時候的神宗御怎麼會放過他們?

一聲令下!

立刻,那戰機就像是大規模的兩國交戰一樣,俯衝下來后,十幾枚炸彈丟下來,這座山頭便成了一片火海。

而那些人,早就不知道被炸飛去哪裡了。

所以說,老虎,始終都是老虎,別以為它老了,沒牙了,就可以隨便欺負了。

神宗御從直升機上下來的時候,渾身是血的神鈺,已經被人從公路下面的密林中抬上來了,他看到了這一幕,腦中也是迅速閃過當年他兒子神英犧牲的那一幕後,八十歲的老人了,竟然差點一個趔趄,差點沒栽倒在這個孫子面前。

這是報應嗎?

因為他當年的自私,冷血。

所以,現在又讓他看到這樣的慘劇,讓他的孫子也重複這樣悲劇。

神宗御渾身都在顫抖,一步一步挪過來,他緩緩的蹲在了這個渾身是血的人面前:「鈺兒……」

神鈺白得嚇人的嘴唇翕動了兩下。

「司星……孩子……」

「……」

神宗御又是老淚如珠滾。

然而,這還不是讓他最痛苦的,因為,接下來,他聽到了他最後一句:「勛……章,給她……」

神宗御:「……」

就像是胸口間有什麼東西原本已經癒合,卻突然又被狠狠的剜掉后,他看著這個在他面前漸漸沒了氣息的孫子。

終於,喉頭那股血氣又在他的嗓子眼裡湧上來后。

他也倒下去了。剛一發出去,立刻有很多人給她點贊,李歡也看到了,他們兩個人互加了微信。

他有些奇怪,評論了一個問號,現在不是上班的時間么,怎麼這女人不在公司,跑去穿什麼警服?

cosplay?

想到這裏,李歡默默的將喬穗穗的朋友圈截了下來,並且給自家老闆也發過去。

戰擎淵正在看文件,手機突然跳出消息,他有些不耐煩的眯了眯眼,隨後打開手機,看到了這張圖片。

那雙深如寒潭的眼眸里,瞬間劃過一抹驚艷,但,隨之而來的便是濃郁的怒氣……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137章就不能閑着 「惠靈,你真以為我們皇家怕你們鎮西王府嗎?」太後娘娘與惠靈郡主眼神在廝殺。

簡直就是電光石火,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呼,這兩位大人物,他們都惹不起。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