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是。

四目道長相信,林峰絕對沒有見過執念屍,就連他這趕屍生涯之中,也僅僅見過兩次而已。

教育教育師侄。

帶著自家小師侄開開眼界,也是他這個師叔應盡的義務吧。

「好!」

「那就謝過師叔了。」

看了看自己也沒帶什麼東西,林峰就跟上了四目道長的步伐。

而趙吏。

這時候顯然就是一個背景板,就一直跟著兩個人就完了。

「嘿嘿……」

四目道長嘿嘿一笑。

「不用謝,不用謝。」

「咱倆什麼關係還用搞得這麼俗套,就是分金子的時候嘿嘿嘿……」

四目道長一邊搓著手,一邊暗示林峰。

這讓林峰十分無奈。

四目道長都這麼有錢了,怎麼還這麼喜歡收集錢?

對於他們這些修行者來說,更重要的,不應該是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嗎?

真是搞不懂!

不過他還真不貪這點兒錢,古家別的東西不多,就是金銀多。

人蔘之類的藥材都沒幾根,當時氣的林峰直罵娘。

看到林峰答應。

四目道長十分高興,就像是一個小孩兒一樣,一邊蹦一邊跳。

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太好了~」

「真是我的好師侄。」

「我真的愛死你了~」

看到四目道長又熟練的伸出了雙手,想要捏林峰的臉。

他向旁邊一閃,迅速的躲過了四目道長的魔爪。

「師叔,你這是恩將仇報。」

林峰嚷嚷著。

四目道長一激動,就喜歡捏人臉,一邊捏一邊說,我愛死你了這個毛病。

對於林峰這些師侄輩兒來說。

那簡直就是一個噩夢。

「好吧,好吧。」

「太激動了。」

「有點兒情不自禁。」

四目道長訕訕一笑,縮回了想要捏林峰臉的手。

接著收回了笑臉兒。

看著林峰說道。

「既然你小子對你師叔我這麼大氣,那師叔也不能太小氣了。」

「這樣吧。」

「等我回去之後,師叔我傳你一個絕招。」

四目道長認真的對著林峰說道。

「也就你小子我看得上眼。」

「這個法術我就教給你了。」

「你可不要小看它,當初這麼多師兄弟,你師祖就只教了我一個人。」

「他們賊羨慕!」

說到法術的時候,四目道長也有些驕傲,畢竟,獨有的本事確實有著資本。

對於四目道長的絕技,林峰也是十分的期待。

畢竟。

茅山法術絕對不會讓人失望,而且他隱約還真的在師傅那裡,聽到過四目師叔有個寶貝。

當時說的時候,九叔還有些羨慕呢。

至於是看在師侄的面子上,還是看在錢的面子上。

林峰覺得應該是前者。

兩個人如此寶貴的關係,怎麼能是區區金錢就能夠衡量的?

嗯。

絕對是!

不過林峰仍然很好奇,十分好奇的對著四目道長詢問。

「師叔。」

「師傅是不是也有什麼寶貝?」

接著林峰聲音慢慢的變小,悄悄的在四目道長的耳邊說道。

「師叔。」

「你悄悄的告訴我。」

「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四目道長做賊似的看了看四周,發現周圍沒有人。

然後鬼鬼祟祟的說道。

「我悄悄告訴你,到時候你可千萬別說是師叔我告訴你的。」

林峰快速點了點頭。

表情十分真摯,對著四目道長說道。

「放心吧,師叔。」

「我你還不相信嗎?」

「快快快……」

「師叔快講講。」

林峰有些迫不及待,跟就說這麼長時間了,還真沒見他用過什麼厲害的寶貝。

九叔平常都是用桃木劍,或者金錢劍就能解決敵人。

讓人摸不清套路。

四目道長搖了搖腦袋,一臉驕傲地對著林峰說道。

「這事兒,你還真問對人了!」

「如果是別人還不知道。」

「但你師叔我是誰?」

「當年可是茅山鼎鼎有名的包打聽,就沒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哇偶。

你這麼一說我更激動。

這種八卦平常可是聽聞不到,就只有四目道長有的時候激動了,才會說這麼幾句。

四目道長悄悄的說道。

「我告訴你。」

「你師傅有一個寶貝的小祭壇,大小嘛……」

四目道長沉吟了一下,比劃了比劃,說道。

「大約這麼大吧。」

四目道長比劃了一個,比常人拳頭還要大一點兒的模樣。

接著繼續說道。

「你可別小看這小東西,這可是當初你師傅一場奇遇才弄到的。」

「能聯通星辰。」

「布天罡地煞,妙用無窮啊~」

一邊說著,四目道長頗有一種回味的感覺。

看他那樣子。

似乎好像曾經偷偷的用過。

這時候林峰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忍不住悄悄的打聽。

「嘿嘿……」

「師叔。」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