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在傳送的過程中,他們特意將每個人的位置都給打亂了,目的就是為了讓這場比賽。更加具有豐富性。

在失去隊友的情況下,一個人,在如此危險的環境里,自身又該怎麼做?

是在原地等待,還是主動出擊?

這可是考驗著每一個人的性格,還有他們的智慧。

同時,光幕上又呈現出了不同的幾個畫面,全都是在一一捕捉著兩班成員的畫面。對其進行拍攝,監控。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可愛的學生們,將會面對這樣的情況,作出什麼樣的應對呢?」

伴隨著主持導師的解說,在場的觀眾就看到了,幾乎所以人都是選擇了在傳送後進行移動。

奇烈剛剛睜開雙眼的時候,他的臉龐上就露出了警惕之色,渾身的肌肉都是在一瞬之間繃緊起來,目光在四周掃視,並沒有發現有任何敵人的時候,他這才稍微鬆懈下來,不過他並沒有就此而放棄警惕,而是按了按耳邊的對講機,低聲說道:「諸位,你們現在在哪裡?」

「奇烈,打開你右手上的裝置,左側有一個紅色按鈕,你按下去。」就在這個時候,奇烈的對講機就忽然響起了狄亞妮的聲音。

聽到狄亞妮的話,奇烈抬起自己的右手,按下了側邊的紅色按鈕,頓時在他的右手背腕上就探出了一個方形裝置,那是一個屏幕。而屏幕上,竟是一個微型雷達,此時此刻,正顯示著他的位置。

「看到了嗎?那上面是一個雷達,我在每個人的身上都設置了一個定位,你根據雷達最近的一個紅點找過來,我們先匯合。」狄亞妮的聲音在奇烈的對講機響了起來,「其他人也都是一樣。」

比賽上,並沒有規定不允許裝備,只要是你製作的裝備,那麼都是可以允許使用的,並不算是違規的。

聽到狄亞妮的話。奇烈出聲說道:「我的坐標現在是在125,36,距離我最近的是452,361,在那裡是誰?」

在沉默了一會兒后,一道弱弱的聲音就在奇烈的對講機里響了起來:「是我。」

是蘇雲曦的聲音。

聽到蘇雲曦的話,奇烈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沉聲說道:「雲曦同學,你現在先在那裡不要動,我現在就過去找你。」

「好。」

這個時候,對講機里也傳來了羅威成的聲音:「我好像也離得不是很遠,我過去找你們。」

「行。你趕緊往這邊過來。」

當下,奇烈說完這句話后,便是腳下一動,「砰」的一聲,一道低沉的聲音就猛然在地面上爆炸開來,而後奇烈的身影就如同一隻敏捷的獵豹似的,在密林中快速的穿梭,往往只能夠看到一陣狂風吹過去。引得草叢都是微微晃動。

沒過多久的時間之後,奇烈就來到了指定的位置,但是目光掃視了一圈卻是沒見到蘇雲曦的身影,頓時眉毛微微一挑,再度打開雷達一看,顯示的紅點的確是在這裡,奇烈立刻出聲說道:「雲曦同學,你在哪裡?」

「我,我在這裡……」

聽到了奇烈的聲音,躲在大樹后的蘇雲曦就探出了身子,目光望向了奇烈。

奇烈見蘇雲曦沒有事情,頓時鬆了一口氣。走向了蘇雲曦,正開口說道:「雲曦同學,我們……」

還沒有等到他說完,奇烈頓時就感覺頭皮發麻。一股濃烈的危險籠罩住自己的身體。

與此同時,蘇雲曦的俏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驚駭之色,急忙指著身後,大聲叫了起來:「奇烈同學。你身後!」

想都沒有想,奇烈憑本能的讓身體迅速轉到背後,同時右臂抬起,心頭一動,頓時在他的右臂臂甲上就猛然探出了一面圓形的甲盾。

當下三支箭矢就自遠處飆射而來,重重的擊在了甲盾上,而後「砰」的一聲,這三支箭矢就猛然爆炸開來,直接把甲盾都被炸成無數碎片,同時狂猛的衝擊力就狠狠的轟擊在了奇烈的身體上,震得奇烈的身體連連後退,直接落在了蘇雲曦的身前。

蘇雲曦連忙上前,急切地問道:「奇烈同學,你沒有事情吧?」

等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色就是猛然一變,因為奇烈的右臂臂甲已經被炸碎。同時皮膚上出現了幾道傷口,殷紅的鮮血如流水一般的流出,「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面上。

「奇烈同學,你受傷了!」

「哎呀呀,沒有想到這都能夠被你躲了過去,身懷惡魔之子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但是,也沒有下一次了。」

就在這個時候。充滿慵懶又蘊含著嘲諷的聲音緩緩在奇烈和蘇雲曦二人的耳邊響了起來。

兩人聞聲望去,就看到兩道身影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那是兩個男生,正是L班裡面的劉暢、席陽成。

席陽成手中握著一張精緻的長弓,散發出淡淡的光輝,至於劉暢的雙手則是有著火焰在涌動,很顯然,那名叫劉暢的L班學生是一名異能者。

「這可不好辦啊……」

看到他們兩人身上的裝備,奇烈的臉龐上浮現出了凝重之色,口中呢喃了一聲。

席陽成很明顯是一名擅長用弓箭的武者,至於劉暢是一名會施展火焰的異能者,兩人都是遠程攻擊者。

而自己,則是一個近身戰士,想要跟他們對打,就必須得靠近他們才行。

至於蘇雲曦,老實說,奇烈是不指望她能夠在這個時候產生什麼作用的,畢竟她的異能……奇烈是真的沒有搞懂。

。 假窗中的太陽慢慢升起來,房間里的光線變得極好,只是畢竟假窗無法模擬陽光中的全波段光線,所以少了點溫暖的感覺。不過這一缺陷由暖風裝置模擬出來,效果也不錯。

龍翼聽見自己乾乾的笑了兩聲,不知道是心虛還是被當做工具用了一把,心有所不甘,繼而長長笑嘆了一口氣,道:「嗯,不說這個。說這個傷感情。回到正題上吧,給我說實話,你到底在不在乎星痕被艾倫控制?」

賀星彤懶懶地扭了扭身軀反問道:「嘿,你是想問我另外一個問題吧?你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可也知道!」

龍翼又是乾乾笑了一聲。作為行動組的頭領,他原本應該在星痕的事情上最有發言權,但是此刻經由賀星彤這麼一翻調笑,他卻發現他現在卻是最沒有發言權的一個人。賀星彤不管知道什麼,龍翼也不可能將艾倫在他面前給他看的東西拿出來說給賀星彤說,但是賀星彤這麼氣定神閑,卻又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什麼,龍翼益發感到尷尬。

「你……知道什麼?」龍翼只好順著杆子往上爬,問。

「地下城基地目前在全面被機械化。這個難道你沒有絲毫察覺?」

「啊?」龍翼被噎了一把。

「哼!我下面說出來的東西,你可別驚訝!但是我說出來,你一定也會得出和我一樣的結論,所以這個事情不能從一個點去看,而要去從一個面上去看。」

「第一個事情,是現在地下城的一把手,也就是英帥,英老將軍,他已經從賀氏集團購買了整整一套使用機械殘骸、利用賀氏集團研究出來的金屬生物合成技術做出來的身體模塊!說簡單點,就是他現在的心臟、肺、肝膽、脾臟、腸道、部分骨骼、可能連眼球和大腦,統統都已經不是原來的正常器官了,而是賀氏集團的人體模塊化的產品!」

「什麼!?」龍翼騰的一下坐了起來。

他突然想起來英帥看他時的眼神,那眼神深邃而充滿力量,不知不覺讓他彷彿看見了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世界,所以他從內心裏面就不由自主地選擇了盲從,難道……這裡面有些什麼問題?

固然自己選擇無條件地相信英帥,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是自己真實的上級,他即便是心有疑惑也必須遵從英帥的命令,但是現在問題是如果英帥的身體並不是正常的人類,那麼他的盲從不就是……背叛?

背叛了誰?背叛了他自己,也背叛了整個人類和獨立抵抗組織!

因為如果英帥已經不是一個正常人,那麼所有的一切都會……有問題!

賀星彤見他坐起來,咯咯淺笑,也抱著被子坐起來,將手指在龍翼結實的肌肉上彈跳著,道:「這個問題不會是假的,賀氏集團的財務報表裡面,那麼多零的數字前面售出的貨物名稱沒人能夠作假,而我剛好就有那麼點興趣去看看什麼東西能賣出這麼多零,所以,不小心就看了個乾乾淨淨。」

「我得出地下城基地目前在全面被機械化這個結論,除了這個東西,還有來自實驗室那邊的消息。我知道,你通過一些手段從賀氏集團的垃圾裡面偷偷拿到了原來林子聰看重的那個機械生命體——叫李鑫岩的戰士對吧?他的大腦,還突破我姐姐設下的封鎖線,把他送到北方去了,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早就讓韓教授他們把李鑫岩那個金屬大腦裡面的所有信息都取出來了?」

賀星彤這兩句話更為驚人,龍翼一時血上心頭,雙眼圓睜,定定地望著賀星彤。這死妮子,竟然連這些東西都知道!

一時間,龍翼覺得自己一/絲/不/掛地坐在她的面前。不過,由於身體上已經如此了,他也不在乎其他方面怎樣了,而是想看看賀星彤下面還會說出什麼他還不知道的事情來。

賀氏集團實驗室中的事情,他根本沒有聽說過!

賀星彤嘿嘿一笑,雙手攤開,道:「既然是機械生命體的意識,都是電子化的意識,那就好辦了,複製起來根本沒什麼難度!剛好,賀氏集團的實驗室裡面早就在研究機械生命體了,有了這麼一個身經百戰的行動組隊員,啊,不,應該是行動組隊長的電子化意識,那麼批量生產機械生命體戰士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龍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來,星痕建設這麼久了,冷凌和賀氏集團那邊竟然一絲一毫的動靜都不見,難道他們竟然一直在忙這件事?

再加上賀星彤剛才已經說出來的,英帥已經不是人類的身體了……難道,英帥也知道這件事?如果英帥也知道賀氏集團的動作,知道他們在私底下製造李鑫岩的複製體,那麼豈不是意味著這事情就是英帥在背後支持著!?

龍翼心跳加劇,張開嘴巴想問,但是一時間卻不知道從何起,抬著手卡在了當場。

賀星彤彎著嘴巴點了點頭:「是不是?我說你會得出跟我相同的判斷,是不是?」

「所以,你問我在不在乎星痕被別人控制,就算我說不在意又能怎麼樣呢?事實上,從這幾件事來看,地下城基地暗地裡都在考慮使用機械戰士或者機械武器來對付機械城,大勢所趨,我們又能怎麼樣呢?」她臉上現出一臉苦笑。

龍翼覺得自己的心慢慢沉了下來。

賀星彤說的沒錯,如果這是大勢所趨,他又能怎麼樣?

林子聰莫非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所以,他對這一切失去了希望而在情緒作用下選擇了和孫佳麗共赴黃泉?

龍翼的眼前頓時一片迷茫。

便在這時,賀星彤卻從身旁抱住了他,既像是在安撫他,又像是在幻想未來,道:「雖然說你是身不由己,你也沒有強大的力量跟他們作對,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做這一切的初衷,不也是為了對抗機械城么?想一想,冷凌和我姐姐其實也沒有走錯方向,至少,不管他們和林將軍之間的恩怨如何,他們的方向跟我們的方向其實並沒有原則上的差異,只不過他們的手段更硬、實力更強一些罷了。」

「所以,你也不應該看起來這麼憂心。還有一個,我私底下去擺弄過那個複製出來的李鑫岩,其實我的感覺很奇怪,我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出來他像是一個機械生命體,他根本不像是一個機器人,而是像一個人,一個真真正正站在我面前的人!當時我就有一個想法,軍部的法典裡面說的某些憂慮,從根本上來說就是錯的!」

賀星彤說的很肯定,但是這話卻猶如一個不亞於前面消息的驚雷,震得龍翼又是一陣眩暈。

。敖敗皺起了眉頭緊盯着孟滔,通過昨天的戰鬥,他已經知道了孟滔是個強大的對手,甚至有可能更強於自己。

於是敖敗一開始就打算全力以赴,然後一瞬間就建成了線圈包圍住孟滔,緊接着釋放火焰魔法,一下子所有線都燃起了火焰。

孟滔看着面前已經形成火球的線圈正在靠近自己,於是不屑的笑了起來。

「拿火焰來困住我?這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然後孟滔一抬手,粉色火焰燃起,直接同化了線上的火焰,延著線直衝敖敗……

《刀與王座》第一百零二章我相信他! 第790章柿子得挑軟的捏

「不算?為什麼不算?」

「傑斯,你不要以為你是克拉克家族的人,就可以出爾反爾。」

「對對對!這個賭局是你自己要開的,現在輸了居然不承認?」

傑斯的話,猶如一枚深水炸彈一般,將現場炸開了鍋。

這一下子,但凡是買過李庶贏的人,紛紛都站了出來。

不說讓傑斯裸奔一事兒,畢竟那是他同李庶之間的賭約。

但就賠率一事兒必須兌現。

現在傑斯輸了,按照李庶一賠一的賠率。

現在,傑斯必須支付三百六十五萬給現場的眾人。

「幹什麼?你們是眼睛瞎了嗎?」

「沒看見我的跑道最後一百米被人撒了圖釘嗎?」

「我的棗紅馬就是因為踩上圖釘才馬失前蹄的。」

「所以,你們應該怪放圖釘的勞倫斯,而不是我!」

「喏!現在,他人就在這裡,你們隨意處置吧!」

傑斯才不管勞倫斯是不是真的沒有害自己。

反正,圖釘最後的的確確是落在了自己的跑道上。

從而導致自己最終輸給了李庶。

現場散落的圖釘就是鐵證,傑斯完全可以將一切都推到勞倫斯身上。

當下,只見傑斯快速伸出了一根手指頭,然後筆直的指向了勞倫斯。

眾人被傑斯這麼一說,紛紛也將目光投射向了勞倫斯。

這傑斯,畢竟背靠香江的克拉克家族。

正所謂,柿子得挑軟的捏。

傑斯也的確是因為棗紅馬踩中了圖釘,所以才摔倒的。

所以,這個放圖釘的傢伙,就是罪魁禍首。

「你他媽的!現在賠我五萬塊,要是沒有的話今晚你休想走。」

很快,就有人將倒在地上的勞倫斯給抓了起來。

按照自己的五萬塊下注金額,正式向勞倫斯索要同等金額。

「我……我沒有在傑斯的跑道上放圖釘啊!我……」

哐當!

不等勞倫斯把話說完,一名男子直接上前就是一腳踹了過來。

沒有絲毫防備的勞倫斯,當場被再一次踹翻在地上。

「呵呵!」

看到這一幕的傑斯,嘴角邊立馬露出了陰險的笑意。

幸好還有勞倫斯做自己的替死鬼。

要不然的話,賠了三百萬不說,還得裸奔馬場十圈。

要真的到了那時候,自己豈不是把香江克拉克家族的顏面都丟盡了?

家裡面的那位老爺子,非得一刀宰了自己不可。

「沒有?你當我們眼睛都是瞎的嗎?」

「這草地上,我現在就踩著一顆大圖釘。」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