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這些情況都記錄下來后,陸懷安去找了郭鳴。

「老郭,有個生意你做不做?」

郭鳴這兩天閑得蛋疼,一個人呆家裡頭喝口小酒等著上頭重新安排工作呢,聞言就笑了:「做啊,為啥不做,啥好事啊這是?」

事情倒是不大,就是麻煩。

把事情這麼一說,郭鳴舉杯的手慢慢放了下來。

聽陸懷安說自己進了一批辦工儀器回來,裡頭還有過膜機,郭鳴眯了眯眼睛:「你的意思是……」

「我去所里瞧過了,他們的打字機太舊了,已經壞掉了,這明天還不一定修得好呢,況且也不是他這一家。」

陸懷安喝了口茶,緩了緩才繼續:「然後照相機效果也不怎麼樣,我這新進的這批照相機,那照出來,可真是鏡子一樣兒的。」

哦?

心裡頭一琢磨,郭鳴頓時來了主意:「我跟你去瞧瞧。」

走到門口,他又停住腳步:「你等會,我打個電話,叫個人一起去。」

叫了個幹事過來,郭鳴介紹說是管採購的,姓孟。

陸懷安跟他握了握手,笑道:「孟幹事。」

「陸廠長,久仰久仰啊。」

孟幹事很瘦,倒是跟干採購的一點都不像。

平時那些干採購的,一個個都吃得肥頭大耳的,很富態。

三人一道回了新安村,不管機器賣給誰,反正陸懷安已經給自家廠里安排上了。

直接把人帶去諾亞,陸懷安給他們介紹著:「這個,這些,全都是新機子過的膜。」

這是他一早就計劃好的,諾亞的證件,從前都是拿個竹框子框起來,但一旦返潮那還是容易霉。

每到黃梅季,他們就得把它們全給取下來,仔細地陰乾,還不能直曬不能烤,不然紙容易脆,可麻煩了。

「瞧,現在可好了,全過了膜,一點都不用擔心會霉。」

的確,這些膜也跟他們過的不一樣,挺厚的。

孟幹事摸了摸,沉吟著:「好像還挺厚實。」

「可不是,這可是專門搭配的膜。」陸懷安笑了笑,拿出一張沒過的給他們瞧:「看著好像有點霧蒙蒙的,過完機以後就變成透明的了,一點不影響效果。」

一個過膜機都這樣,更不用說打字機和照相機了。

到底是進口貨,跟他們現有的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孟幹事是專門採購的,一看這機器,心裡就有了底,看向陸懷安:「陸廠長,你這,是打算出手嗎?有多少?」

「啊,不多,幾十台的樣子。」

幾十台?

沈茂實微微睜大了眼睛,心裡瘋狂打問號:怎麼可能?他們拖了一大貨車回來呢!怎麼就成了幾十台了?

7017k 四代火影展現出的強橫實力,令場上的所有雲忍瞠目結舌。不少人見雷壁防禦陣型被金色閃光轉瞬間破開,心中難免也動搖了起來。

這套陣型既然起不到作用,那還維持它幹嘛?十人結陣在一起,只會使目標變大,還不如各自為戰,來提高自身的倖存率……

「都別慌,務必保持雷壁防禦陣型!!!」

為了穩定軍心,茲由伊見狀只好再次喝令道:「結陣並非無用,金色閃光想要破陣,消耗絕對不小……」

「接下來會由我和由木人大人出手,幻術忍者注意使用雷光陣柱之術,進行配合掩護!」

說罷,他便轉頭向半尾獸化的由木人看去,自己則先一步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隨即出聲示意道:「由木人大人!」

此時,後者亦像是回過神來,瞬間會了意。

歐塞伊的莽撞與失敗,確實有損士氣,此刻雲忍方的高端戰力聯合全力出手,才是明智之策。

只是,身具二尾之力的由木人,即使親眼見識了金色閃光的恐怖實力,內心也認同了此刻當由己方的高端戰力聯合主攻的策略,但她的想法卻仍然和茲由伊有些出入。

「不必了茲由伊,接下來的主攻交由我一人便可。」

水面上,全身裹着暗紅色查克拉外衣的由木人竟是想法不同,仍不服氣的想單獨挑戰波風水門。只見她的周身那尾獸查克拉氣息在話音落下后,忽然變得愈加狂暴,無形的氣流震顫著水面,形成一圈圈的波紋往遠處擴散開。

與此同時,她也隨之做出了一個更加獸化般的動作,那就是前肢也匍匐了下去,徹底變為四肢着地的姿勢。

咔咔、咔咔——

詭異的聲音同時的傳來,令人驚訝的是,其在四肢關節的幾個部位上,驟然間猛生出一塊塊森白骨骼,這些骨骼如同護臂和護腕一樣,包裹起半尾獸化由木人的膝關節和肩關節……

茲由伊心中一震,立即認出了這是人柱力半尾獸化狀態下的白骨盔甲形態。

他隱約記得,這種形態已經是半尾獸化的最強模式了,因為這些白骨盔甲全部是由尾獸的查克拉組成,它們不但能讓半尾獸化的人柱力擁有更高的防禦能力,甚至還能強化攻擊。沒記錯的話,村子中的完美人柱力奇拉比在這一形態下,便能靠堅硬的強化白骨,施展出最極致力量的雷犂熱刀……

明白由木人這是打算不遺餘力的施展尾獸力量的想法后,茲由伊稍稍安心下來。

果然,和莽撞的歐塞伊不同,由木人雖然平時性格高傲,但戰鬥時卻絕不會輕敵大意,出現頭腦發熱的衝動行為,這也是後者能有資格勝任部隊指揮官的原因之一。由於初掌二尾之力沒多久,茲由伊事實上也對她的攻擊手段了解不多,真要進行配合戰鬥,可能效果並不會太好。快速決斷後,茲由伊只好放棄勸諫,同意其對戰波風水門單獨作為主攻手的想法。

另一邊,實際上在由木人半尾獸化的身體,被白色骨骼包裹的同時,波風水門自然也有敏銳的察覺到。

仙人模式下,強大的感知之力,讓他能感覺到對方身體不斷散發出的狂暴尾獸氣息,似乎即將達到巔峰。

「沒想到,如此年紀,就能將尾獸的查克拉自如運用到這種程度……」

波風水門呢喃著,如此近距離的靠近半尾獸化的由木人,其尾獸氣息甚至已若有若無的牽動起自己體內的那股力量。微微皺了皺眉,內心之中,他無法不猜測道:「這恐怕已經是半尾獸化的臨界點狀態了……」

看樣子,此刻的由木人距離完全尾獸化,應該只有一步之遙了。

在佩服雲忍開發尾獸力量高明手段的同時,波風水門已不敢大意。暗暗聚集起的仙術查克拉,時刻準備着,或發動防禦忍術,或是使用飛雷神之術跳轉規避。他可是知道,半尾獸化狀態的人柱力,是可以隨意施展尾獸玉的,加上二尾應該有着自身獨特的能力,所以他不得不小心防備起來。

隨着二尾由木人身上的狂暴尾獸查克拉,近乎肉眼可見的形成了一圈圈紅色氣流,爆發而出時,四肢匍匐在地的其暗紅色身影,某一刻便是驟然一閃,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水面上便是一條筆直的流線型水浪劇烈的騰起,造成其巨大力量的原點,則是毫無意外的直指先前波風水門所站位置。

暗紅色身影與御神袍的黃髮男子轉瞬間交織在一起。

隨後毫無懸念的發齣劇烈的交鋒與衝擊造成的波動,轟隆聲不斷地響起,水浪爆涌,且一波接着一波。

見水面上接連不斷的爆起波濤,這場速度快到極致,幾乎令人難以看清的戰鬥,誰都沒想到,會是由半尾獸化的由木人與木葉的金色閃光交手造成的。波風水門的速度極快,眾所周知,但沒想到的是,由木人竟然也能達到這種速度範疇。

強大的力量同時兼備肉眼無法看清的速度,此種程度的戰鬥場面,無法不令場外的忍者們感到震撼。

當然這些忍者裏面,卻是不包括茲由伊。

因為半尾獸化的人柱力能夠獲得強大的力量和防禦力,以及不俗的速度這件事,他還是非常清楚的。況且,他其實還是少數幾個能看清場上形勢的忍者之一。

當幾乎所有雲忍都認為半尾獸化的由木人似乎在速度和力量上,分明與金色閃光已不相伯仲時,茲由伊卻清楚,目前二人只不過是在試探性攻擊的階段。由木人在極致的半尾獸化狀態下,能達到接近波風水門瞬身術的速度範疇,無疑是二尾的特性使然。

「由木人大人果然厲害,竟然能夠在速度上和木葉的金色閃光相媲美……

看樣子,用不了多久,接任雷影大人的雷之國最速傳說稱號,必然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正當茲由伊全神貫注的感知觀察著遠處二人的激烈戰鬥時,身旁卻傳來一個讚歎的聲音,他無需回頭便已得知,其來自於雲忍部隊的二分隊隊長,一名近三十歲的青年忍者。

「不要太天真了,二分隊隊長……」

茲由伊卻是沒有轉頭看去,只是語氣並不樂觀的沉悶的道:「根據我的觀察,四代火影目前只是用着普通的瞬身術在進行戰鬥而已,根本就沒有使出其最擅長的飛雷神之術。」

「怎麼會……?」

二分隊的青年隊長微微一震,隨即不可思議的驚訝道:「這種程度的速度,竟然還不是飛雷神之術么?」

茲由伊聞言,再繼續觀察著波風水門與由木人戰鬥的同時,語氣則有些怪異的解釋道:「當然,根據所得情報來看,飛雷神之術可是需要獨特印記做施展前提的。」

「對比其以往的戰鬥方式,一般情況下,金色閃光每每戰鬥時,都會先把自己獨特的飛雷神苦無散佈在戰鬥場地當中,然後尋機發動術式做空間跳轉……」

青年隊長微微思索后,終於恍然。

但是隨即卻忽然心中生出一絲疑惑,正當他還想再問什麼時,茲由伊卻像是想起了什麼,轉頭髮問道:「你怎麼回來了?難道那邊的戰鬥結束了嗎?」

所謂那邊的戰鬥,當然是指部分雲忍與蛤蟆文太之間的交戰。

面對身形巨大破壞力極強的通靈獸,普通忍者還真沒有非常好的應對手段。而之前,在波風水門施展完颶風狂潮之術后,一人一通靈獸就開始各自為戰了。所以,戰場也自然而然分為了兩個。

對此,雲忍一方當然是將主要目標放在了波風水門的身上,幾乎主力和所有高端戰力,都投入到了後者這邊的戰場上,而蛤蟆文太那邊,則只留下了一百多雲忍以及負責指揮的二分隊隊長等人。此時,茲由伊見二分隊隊長歸來,自然是以為波風水門留下的通靈獸蛤蟆文太已被打敗且消失……

然而,這名二分隊隊長給出的回答,卻大為出乎他的意料。

面對茲由伊肅然的目光,青年隊長卻是有些慚愧的道:「茲由伊大人,那隻四代火影的通靈蛤蟆,實力實在是遠超一般的通靈獸……」

「實際上,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把它解決掉……」

聽到這話,茲由伊當即便要發怒,近一百名雲忍,連一隻通靈獸都不能快速收拾掉,著傳出去豈不是變成笑話了?四代火影難纏,他的通靈獸也棘手不成?

大概是猜到了茲由伊內心所想,青年隊長急忙搶先一步解釋道:「茲由伊大人請放心,那隻蛤蟆終究不過只是通靈獸而已,既然是契約通靈獸,便存在着時限性。」

「等時間一到,它自然就會消失不見的。另外我們也已限制住了它的活動範圍,絕不會讓它干擾到這邊的戰鬥的……」

望着二分隊隊長,皮膚黝黑的青年雲忍一臉的燦笑,茲由伊轉念一想,似乎也對。

幹嗎要對一隻通靈獸白白消耗兵力?等他自然消失不見,豈不是更好?

很快,他便再次的把目光轉投向了遠處陣陣水浪爆起不斷地波濤內,那波風水門與由木人激烈碰撞的戰鬥場面當中,白色御神袍的人影,與暗紅色查克拉的獸型,在最後一次劇烈的碰撞之際,二者之間忽然乍起一道耀眼藍光,隨後便是一聲轟鳴。

接着,身披暗紅色查克拉的半尾獸化由木人,其身影便被撞飛而出,拖着一道長長的水花,徑直滑出是數米遠……

顯然這最後一擊,是那白色的身影佔據了上風。

。程慕凡知道,縱使自己的父母現在情況不妙,但是他也不能棄他的那幾個兄弟而不顧。

程慕凡找來了幾個村民,請求他們幫忙照看父母,隨後便準備趕回新城。

而在此之前,他立刻通知了李峰,讓李峰立刻安排人前往黎江他們的餐廳,之後,程慕凡才出發。

程慕凡這裡剛出發,那一群人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站在黎江他們的餐廳門口,看著程慕凡的店鋪已經關門,就猜到程慕凡應該是得知了老家的消息,從而趕回去了,但是他應該想不到,他趕回去的同……

《神相風水師》第二百九十一章廢了你 皇后入慈寧宮時,太皇太后正坐在暖座上,探頭望着窗外秋景。

皇后請安說辭出口了半晌,她這才深吸一口氣,揉着額頭道:「你如今越發有皇后的樣子了。」

太皇太后靜了半晌,見皇后低頭不語,面有惶色,皺眉道:「哀家在同你說話。」

太皇太后語氣不悅,皇后一驚,稍稍定神回道:「皇祖母,兒臣一心只為皇上着想,昨日家宴上的毒事震驚六宮,嫻嬪置身流言之中,兒臣必得向她問清個緣由。」

蘇麻喇姑向太皇太后遞了一顆去了籽的葡萄,太皇太後放入口便啐了出來,似有深意的說了句『酸』。

高昌八百里加急運回宮的葡萄,又經蘇麻喇姑細心擇了,怎會有酸澀口感。

皇后不是聽不出太皇太后在暗着向自己遞話,但礙於中宮的面子,她也不好應下。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