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炸彈特調(Lv.42),火力全開(Lv.32),幸運(Lv.Max),制彈天賦(Lv.Max)

稱號:火花騎士

………………………….

可莉的技能數量沒有多少,只有短短的四個,但每一個都異常的華麗,尤其是最後兩個,幸運和制彈天賦。

有這兩個玩意在,可莉想要成為艾莉絲那麼強大的魔女想必也只是時間問題吧。

至於方莫為什麼要冒充艾莉絲的名義?

因為那短短的幾秒鐘,他只能想到用這種方式來獲得可莉絕對的信任。

不然的話,可莉很有可能一枚炸彈都不會送給自己,就算送,那一枚最大的蹦蹦炸彈也不可能給自己。

所以只有背著良心騙一下可莉了。

當然,之後有機會,會帶著這個小丫頭在天上多飛幾圈。

嗯……之後也要好好的道個歉。

至於冒用艾莉絲朋友的身份,可莉媽媽會不會找自己麻煩。

只能說可能性極低,先不說這幾枚炸彈是為了對付魔物。

單單幾枚炸彈,那個粗神經的母親也不會放在心上。

如果真找上自己了,也一定不是因為可莉的事情。

此時一陣強風從風起地的方向吹拂過來。

方莫是風元素的元素生物,他能很清晰的從這一陣風中參雜的那些奇怪的東西。

方莫微微的皺起眉頭,這一陣風可是不祥之風啊…………

………………………

就算方莫的心神再不寧,此刻他也無法停轉時間,時間正在快速的流逝。

當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方莫剛恢復視野,他就立刻帶著方冰和方火二姆森林中搜尋起了那雷螢的蹤跡,只是他臨走前將一大把紫色粉末狀的東西搓滿了全身。

剩下的粉末,方莫也放在一個香囊中,掛在自己的機身下。

而從可莉那裡騙來的炸彈被方莫藏在了他們昨晚休息的那處矮崖處。

這附近的怪物,他們昨晚已經清理了一遍,一般情況下不太可能會有魔物大清早來這裡散步。

初升的太陽帶來了絲絲紫意,天空上幾朵浮雲都沒有,是晴空萬里的天氣。

這可是一個適合大決戰的天氣啊!

………………………

騎士團的眾人清晨也是早早的就集合完畢,選擇繼續搜索整個低語森林。

昨天花了一天的時間搜索了低語森林一般的霧虛花洞穴,今天再加把勁,一定能找到那隻雷螢!

因為根據冒險家協會提供的情報,那雷螢的巢穴就在這低語森林中。

相較於地面上騎士團的搜索,方莫在天空中的搜索就方便多了。

他速度很快,雖然視野因為樹木的遮蔽,能見度降低了很多,但找那雷螢可不需要在地面上一點一點找啊!

方莫飛行的過程中,他身上不停的撒著細碎的紫色粉末。

那粉末就像是彗星的尾巴一般,給他原本就亮閃閃的機體增加了一些浪漫的色彩。

而在方莫飛過的地方,森林中就沒有那麼安靜了。

隨著他的離開,那些原本停歇在樹上的飛鳥們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成群成群的朝遠處飛去。

方莫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飛鳥最多的三個區域。

「看來那裡有雷螢的巢穴啊…….」

雷螢一般情況下都生活在洞穴,樹洞之中,要是遍地搜尋的話,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所以他稍微用了一點小手段。

將霧虛花的孢子粉末塗滿自己的全身,然後在天上亂飛。

這樣就能在這低語森林中下霧虛花的孢子雨。

那受重傷的雷螢只要聞到這個味道就一定會現身。

這樣,自己在天空中飛行也能很快就發現那傢伙的蹤跡。

可以說方莫和琴想到了一處去,那就是用霧虛花來尋找那雷螢的蹤跡。

前世原神遊戲中,有一種普通怪物叫做雷螢術士,她們隸屬於至冬國的『愚人眾』。

而她們的本領就是用手中的霧虛花粉末來操控雷螢為自己而戰。

這一點方莫自然是不會忘記。

方莫回頭看去,那一隻只凶神惡煞的飛螢越過大樹的綠冠在天空中亂飛。

看樣子是在吸食那些孢子。

他眼前屬性面板一直都沒有停過,那些雷螢的面板一個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都不是啊……那就繼續找吧。」方莫微微的加快了飛行速度。

繼續在森林上空搜尋,清晨是進食的最佳期,要是過了清晨還找不到那個傢伙的話,接下來想要找就難了。

……………………….

森林中騎馬前行的琴看著自己手中到處亂飛的雷螢,微微的皺起眉頭。

這雷螢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籠子里亂飛,甚至是朝著籠子頂部亂撞。

這讓琴有些搞不明白了。

她環伺了一下四周,沒有任何的山洞,也沒有任何的樹洞……..

不會是這雷螢出什麼問題了吧?

……………………..

方莫不知道自己吸引雷螢的舉動順帶還拖慢了騎士團的步伐。

這是一件好事。

要是讓琴和他相遇,就算有那雷螢在,方莫想必也是凶多吉少。

……………………..

就在方莫在天空中飛行了近一個小時的時候,他身後數百米的地方,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雷螢。

…………………………

姓名:雷螢

種族:雷元素飛螢(低等翼手類元素生物)

等級:Lv.21

技能:速度(Lv.16),雷元素飛彈(Lv.8),飛行(Lv.16),從命(Lv.Max)

………………………

等級還不錯的面板,然而方莫注意的是那技能欄中最後一個名為從命的技能!!

這隻雷螢絕對是那個傢伙的隨從!

自己找到地方了! 「一會兒,我能和你一起回去嗎?」

五十嵐結衣小聲嘀咕,臉色仍有些泛紅:「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好。」

椎名伊織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居酒屋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沒什麼多餘的心理活動。

「喂!伊織。」

松下在長桌另一頭喊他:「來幫我們掐秒錶!」

「坂本這傢伙說100秒喝完這瓶威士忌,就去跟老闆娘告白!」

「來了。」

對面那桌的男生儼然喝的連表都快看不清了,只有坂本信長坐在桌前,面對十杯威士忌嚴陣以待。

椎名伊織起身過去,五十嵐的目光便也隨之移動。

往旁邊些,真跟渚醬聊天的佐野詩乃看看椎名,又看看只盯着椎名的五十嵐,臉上露出慈祥的姨母笑。

像極了寵溺大侄子的小姨媽。

「吶,渚醬。」

佐野詩乃忽然小聲問宮原:「你哥哥和他女友認識多久了?看上去關係很好啊。」

宮原渚從回來之後,就始終與佐野保持着五十厘米以上的安全距離,沒再像之前那樣貼貼。

此時,聽佐野問她,渚醬先是抬頭,仔細在佐野的白狐臉上盯了一陣子,有些不確定道:「佐野桑,是想追伊織…尼桑?」

這女人不會是兩面通吃吧?

「沒戲沒戲~」佐野詩乃笑着擺手,和服寬大的袍袖裏露出如凝脂似的纖細藕臂,「除非我腦子出了什麼問題,否則我們沒可能變成那種關係的!」

「只是…我們認識也挺久了,從沒聽他提起過五十嵐桑。」

「讓我有些好奇。」

宮原渚這才點點頭:「聽說是通過同學認識的。」

其實她也不知道。

椎名給她補習的時候,兩人很少說閑話,兩人之間的了解,也僅限於生活作息。

就像椎名不知道她家在何地,父母是誰,為什麼跑出來一樣。

宮原渚對椎名,同樣一無所知。

一對很熟悉的陌生人。

「是嗎?」佐野詩乃小小的驚訝一下,「這麼說,五十嵐桑也是東大的高材生?」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