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心的笑了,老天終於開眼了。

我發誓,我要對我這輩子睜眼見到的第一個人說,我愛你。

我從我可愛的媽媽肚子出來后,扒開了眼睛上沾著噁心的胎水,觀察著這個陌生的世界。

我的面前站着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滿臉皺紋,稍微有點丑,我不願違背自己的誓言,親切地對他說:

「您就是我的親生爸爸嗎?daddy,Iloveyou!」

那個中年男人眼睛霎時間都要瞪出血絲來,渾身顫抖,嘴唇哆嗦,青黃的褲子下面被一堆不明液體浸濕。

把我抱在懷裏的接生婆一點人道精神都沒有,直接把我扔在了地上,接水的臉盆哐當一聲巨響,把我新生的耳膜都差點被震聾,耳畔久久轟鳴,半天沒回過神來。

我的鼻子都擦破了皮,冒出鮮血,眼睛也磕腫了。

我之前九世,也經歷過這種場面,前任爸爸們雖然也被嚇到了,但是有一說一,素質還真是不錯的,起碼沒把丟到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

我艱難爬起來,懶得理那位瓜慫老爸。

對着床上躺着的女人喊著:「媽,您辛苦了。」

「兒子真乖。」媽媽素質確實更高一籌,驚恐的眼神裏面被更多的母愛侵染。

「爸,媽,您們給我取個名吧?」

我知道那個人真的是我老爸,他看着我身上得血都還沒擦乾,心裏發虛。往角落裏緩慢走去,那裏放着鋤頭,鐮刀……

我有些無語,我身上唯一能證明自己是神仙的地方就是出生就能說話,神力一點都沒有。

他要是一榔頭給我弄死了,我又得死一次,而且本次做人的機會不作數,得重新投胎。

死的痛苦只有我這種經歷上百次的人才能真切體會到。

我有我的性格,話在嘴裏憋著難受,所以其實我實際投胎了七十六次,有六十七次一出生就被人活活弄死,手段殘忍的我都不想說話。

記得有一個傻了吧唧的,把我扔進了茅廁……

做神仙不能記仇,不然我翻山越嶺也要找到他,把他也弄進茅廁,讓他也體驗一下人間痛苦,弄死他丫的……

「別別別,我去,爹,我是您兒子,別拿鋤頭……」

我這一說,他更急了,動作利索,拿起鋤頭沖着我喊:「你是哪裏來的妖精畜生,禍害我家來了。」

「我不是妖怪,我是您兒子,就是會說話而已,您別急呀,真的真的,您放下武器,咱們坐下聊會行不?」

我床上的老媽也被老頭子搞得緊張,再怎麼說我都是她肚子冒出來的。

「老頭子,你急個什麼。他是我們的兒子,如果是中了邪,明天請個道士做場法術就行了,你把鋤頭放下,你拿鋤頭,是要殺人么?」

母親哭着。

我也喊著:「對對對,一家人,別急別急,別誤傷隊友!」 水鏡城,青揚中學,尖子班。

熙熙攘攘的討論聲不絕於耳,窗外人聲鼎沸,偶爾傳來幾聲歡呼,更是刺激學子們激動的心情。

今天,是開闢領域,選擇眷族,正式成為一名准神祇的日子。

覺醒日!

蓋亞蒼穹是一方超頂世界,在這個世界出生的種族,天生就是神祇。

但作為超頂世界,這個世界對其內生物的壓制規則也是異常強大。

雖然個個擁有神之體,平常生活卻與常人無異。

「注意注意,馬上就到我們班了!」

班主任王和元走進班級,手裏拿着一摞紙張,分疊交給第一座的學生。

「每人一張往後傳,拿到手之後各自填寫資料。」

見所有人都拿到了,王和元繼續說道:「附屬眷族一定要考慮清楚。」

所有人接過紙張,都開始熟悉的填寫起來。

無非就是一些基本資料,對於各自的附屬眷族,也早早的考慮過了,寫起來自然非常快。

但李陽卻糾結起來,主要是他眼前有着一張他人看不見的屏幕。

「宿主:李陽。」

「等級:近神。」

「信仰:0。」

「掌握規則:無。」

「附屬領域:無。」

「所處宇宙:蓋亞蒼穹。」

「簽到天數:101天。」

「簽到獎勵:一次。」

「功能區:抽獎盤,商城。」

「所有物:歐克獸人基因序列。」

除了最基本的數值界面,另一個界面才是他糾結的原因。

「歐克獸人基因符合度:綠皮獸人54%,蘑菇39%,地精25%,人類…….。」

與歐克獸人基因融合最多的兩個附屬眷族,分別是獸人與蘑菇。

綠皮獸人屬於半血人族,一張種族卡起碼要兩百萬元星幣,而學校提供的資助不過一百萬星幣。

蘑菇的話…….只要一萬元星幣。

想了一會兒,見陸陸續續有人交了資料,就剩下他了,咬了咬牙,李陽將蘑菇填了上去。

作為窮小子,父母都只是連神火都沒有點燃的普通人,在蓋亞蒼穹這方世界,活的非常窮苦。

李陽根本沒有錢去補足剩餘的一百萬星幣。

將資料遞上去后,李陽這才從糾結中緩過神來。

蘑菇又如何,反正歐克獸人就是從蘑菇里長出來的。

由於是最後一個交資料的,所以王和元只一眼便看到了李陽的附屬眷族資料。

蘑菇?

「李陽同學,你確定沒有填寫錯誤?」

「沒有老師。」

「好吧,老師尊重你的選擇。」

作為班主任,王和元自然知曉李陽的家庭情況,他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帶着所有學生往校場走去。

來到校場,人聲鼎沸,成功開闢領域,完成眷族誕生的孩子們正被家長誇讚,失敗的卻是失望嘆氣,更有甚者是破口大罵。

見到這一幕,李陽在人群里掃了幾下,父母沒來,應該又是出去工作了吧。

排著隊伍,李陽神遊天外,歐克獸人基因是他簽到滿一百天,也就是昨天領取的獎勵。

可實際上,他不確定,甚至是有些害怕,他不知道將歐克獸人帶到這個世界,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歐克獸人出自戰錘40K這個遊戲,是裏面的種族之一,相傳由古升為了對抗自己的敵人而創造。

對於歐克獸人來說,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是戰鬥,如果沒有敵人可以對戰,他們就對自己開始內鬥,只為了進行戰鬥。

胡思亂想間,李陽被人推了一把,這才回過神來。

「愣著幹什麼,擋別人路。」

只見一個趾高氣昂的年輕人站在他面前,染著五顏六色的頭髮,穿着奇怪裁剪的小皮夾,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這裏路這麼大。」

李陽無語說道,雖然這邊人很多,但還不至於擠來擠去。

「切,老子故意的,你咋的?」

「你,哼。」

李陽不在爭論,與他錯了個身位往房子裏走去,已經輪到他了。

「趙平,你幹嘛無緣無故惹人?」

青年旁邊有人不解問道。

「那小子老爸是我爸公司員工,而且你猜我剛才聽到了什麼?」

趙平抱着手,饒有興趣的說道:「剛才我出來的時候,聽見王和元和一個老師說,他們班的李陽選了蘑菇當眷族,你敢信嗎?這小子想養蘑菇,哈哈哈哈。」

趙平並未壓低聲音,甚至比平常嗓門還大,他這話一出,周圍聽到的人都不忍低笑。

而李陽的同學則是臉紅,被氣的,也是被羞的。

不少人對趙平怒目而視,更多的則是怨恨的看着李陽的背影。

在他們看來,李陽這次是給尖子班丟了人,被一個普通班的混混嘲笑,這讓這群成績好的尖子生們很不爽。

走近房間里很是空曠,有三台機器擺在房子中間。

「李陽,王易,徐達。」

王和元報了名字,示意三人按順序個選一台機器。

李陽正準備上前,卻被徐達撞了一下。

「選蘑菇的用第三個就夠了。」

徐達的聲音帶些輕蔑,原來他是最後一個走進來的,聽到了趙平的話。

李陽頓住腳步,拳頭捏的死死的,其實他也隱約聽到了趙平的笑聲。

王和元見到這個情況,抬了抬手,最終卻還是沒有開口的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

說到底,選擇蘑菇的李陽,在他人眼中就是已經放棄了希望。

蘑菇,不過是一種菌類,甚至連植物都算不上,怎麼提供信仰?

沒有信仰,連神火都點燃不了,也就談不上未來。

「像李陽這種,估計就是打算以後賣賣蘑菇,當個小販餬口過日子了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