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夏末彼此對視一眼,都沒有說話。

「你們最好和我說實話!雖然現在劉子龍你死不了,但是我手上有解藥,如果你乖乖配合,我還是可以給你緩解疼痛的辦法的。」

我心裡冷笑一聲,我怎麼還敢吃這個癟三給我的葯呢?

再說我身體根本沒什麼大礙。

不過我並沒有忘記自己這次的真實目的是什麼,調查孔家究竟還有什麼陰謀詭計。

我隱約覺得不太對勁。

既然一號能夠輕鬆的制服住二號,並且把他煉化成殭屍,憑藉他的能力,在大庭廣眾之下那麼做,不太可能。

就算是提前將二號綁走之後,再注入屍毒,那也需要一定的技巧,需要別人的幫忙!

在這種情況下,一號沒準還有幫手。

我想了想,在夏末詫異的目光中點了點頭。

「好,既然現在我服用了這丹藥,恐怕就只有任你擺佈的份了。」

我故意裝腔作勢的說道。

可能是我的演技太好了,連夏末都沒有察覺我是裝出來的。

她使勁的拽了拽我,最後也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好,看來你還挺識相的。」

「既然你想讓我幫你們,總要告訴我孔家真正的目標是什麼,不然我們怎麼下手?」

一號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因為先前我吞食了孔家煉製的丹藥,他對我並沒有什麼戒心,直接道。

「告訴你也沒關係,反正你早晚都要知道。」

「我想你們應該清楚,我們最先來這裏,是為了獲取子墓穴之中的藥引,作為下一步的研究內容。」

一號頓了頓,接着說道。

「實際上那不過是個幌子,我們還有別的更為重要的目標。」

「又是道家秘寶?」我搶先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

一號十分詫異,這表情並不像裝出來的。

果然。

從一開始我就奇怪,孔家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來子墓穴里尋找藥引,這聽起來相當奇怪。

不過當時我對曾家以及夏末提供的這個消息有太多不相信的地方,所以也就僅存了一些懷疑,並沒有明著提出來。

我坦誠道:「上一次去子墓穴回來,孔家幾乎沒得到什麼,我心裏清楚,你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一號冷笑一聲,「你知道就好,不過這一次我可不會再像張龍那樣,對你那麼沒警戒心了。」

「這次你服用了孔家的葯,你最好老實一點,你要是敢背叛我們,就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心裏嘲笑一聲,這丹藥對於龍王來說就是小兒科,這癟三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好笑!

。 真正的現實不是小說動漫,敵人不會在動手之前先自報家門,頌帕比亞早已遏制不住內心的殺意。

自從高等精靈中的杜魯齊族系墮入黑暗之後,寧靜與和平就已經被他們的靈魂拋棄,他們放棄了原本所有屬於高等精靈的榮耀,自稱黑暗精靈。

與高等精靈百年戰爭失利帶來所帶來的怒火無處發泄,現如今只有殺戮才能讓黑暗精靈心中的憤慨得到片刻緩釋。

交戰的雙方,普通的凡人貴族領主和被封印魔力的魔法師,即將用最原始的方式決一生死。

沒等里昂有所反應,甚至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頌帕比亞揮動手中原本用於釋放魔法的法杖直接朝著里昂砸來。

「鐺!」

沉悶的金鐵交鳴之聲四處激蕩,里昂提起長劍擋住了這一下攻擊,雖然提前做好了準備,但是里昂沒想到頌帕比亞的攻擊力度是如此之大。

勉強接下這一擊的里昂迅速後退,他的雙手正因為承受不住長劍上的反震不住顫抖,里昂清楚的知道眼前這個老者即使無法動用魔力自己也不是其對手。

頌帕比亞不是戰士,也不會絲毫的武技,他的進攻甚至用胡亂攻擊來說也絲毫不為過,他只不過是揮舞法杖直接砸向里昂罷了,可即便如此六環的等階所帶來的身體素質強化也足以碾壓里昂。

見里昂後退,頌帕比亞脫下了一直覆蓋在身上的灰袍,露出了蒼白的肌膚和細長的耳朵,拖著老邁的身軀緩緩向前,即使是如此僂屢的身軀也帶給了里昂極強的壓迫感。

里昂雖然有些驚訝老者的身份,但心中不斷思考著對策,可無論怎樣,一旦近戰自己不可避免的落入下風。

以傷換傷更是愚蠢,眼前的老者的力量如此之強,一旦老者手上的沉重魔杖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一定會重傷,要是被擊打到要害更有可能直接一命嗚呼。

正當里昂一籌莫展之際,他的腦海中忽然多出了一段記憶。

這是一位身姿矯健的高等精靈戰士,他正雙手握著一把鍛造精良的大劍,他的對手是一個提著重鎚的綠皮。

綠皮朝著他猛然攻了過來,人頭大小的鎚頭帶著撕破空氣的呼嘯聲傳到了高等精靈勇士的耳中,戰士的眼中閃爍著精光。

「叮!!」

武器在空中的交擊聲傳來,片刻后綠皮的腦袋掉在了地上。

原來在兩者武器接觸的瞬間,戰士手中的長劍沒有和綠皮手中的鐵鎚硬碰硬,而是巧妙的用力改變了鎚子的落點,然後閃身通過一個迴旋斬精準的將綠皮梟首。

「影斬!」

這一式武技的名稱突然出現在了里昂的腦海里。

……

看到里昂居然在愣神,頌帕比亞怒不可遏,沒想到這個小蟲子竟然感如此託大,四十公斤的法杖在頌帕比亞的揮動下絲毫不留情面的朝著里昂襲來。

當里昂回過神來,頌帕比亞的攻擊以近在咫尺,里昂匆忙抵擋,同時回憶剛剛那戰士釋放那式武技的身姿。

「鐺!」

強大的反震之力直接將里昂手中的長劍彈飛出去。

「碰!」

沉悶的撞擊聲傳來,這是金鐵之物擊打在人身上的聲音。

強大的力量甚至讓里昂的身軀倒飛出去。

里昂並沒有再出現剛剛那麼好的運氣將這次攻擊擋下,勢大力沉的一擊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里昂的身上。

鮮血順著里昂的嘴角流下,剛剛頌帕比亞的一次攻擊砸在了里昂的側腹處,里昂清晰的聽到了骨骼碎裂的聲音,不出意外這一下應該打斷了他的幾根肋骨,更糟糕的是手中的長劍脫手飛到了一旁。

里昂強忍痛苦勉強爬起身來,身體有些搖晃。

頌帕比亞見到自己的攻擊終於奏效,流淌在血液內屬於黑暗精靈的弒殺情緒被調動了起來,他已經記不清究竟有多久沒有親自動手殺人了。

以往他的對手都死在他的魔法之下,近距離的搏殺讓頌帕比亞有些興奮起來,他想要逗一逗這個獵物,讓他在得到一絲希望后再絕望的死去。

頌帕比亞看了看掉在自己腳邊的長劍,直接將長劍踢向了里昂。

……

里昂見到頌帕比亞居然將長劍奉還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從眼前這位老者的外貌不難看出其顯著的黑暗精靈特徵,而已殘忍弒殺聞名的黑暗精靈居然會將武器還給他?

是遵守不殺手無寸鐵之輩的騎士準則?還是想要再臨死之前玩弄獵物的變態嗜好?

顧不上想那麼多的里昂撿起地上的長劍,回憶著腦海中戰士的動作,擺出了一個架勢。

頌帕比亞見狀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呼!」

這是法杖劃破空氣的嗡鳴聲。

「就是現在!」

注意力時刻緊繃的里昂一記上挑精準的抵住法杖,然後一股大力順著法杖傳來,里昂用盡全力向右改變法杖的落點,法杖的攻擊路線被改變重重的砸在里昂身體的左側,而里昂也乘機一個回身旋斬刺破了頌帕比亞的面頰。

……

里昂的左臂不正常的耷拉在身側已經折斷,顯然剛剛頌帕比亞的一擊不是無功而返,雖未命中要害但仍然廢了里昂一隻左臂,里昂正在用意志抵擋渾身上下痛意的侵襲,可內心卻充斥著喜悅。

他成功了!

雖然比起記憶中那名戰士相差甚遠,但是這一式影斬的效果已經被他運用了出來。

頌帕比亞的怒火在心中狂涌,沒想到他竟然被這樣一個小蟲子擊傷!這簡直是一個侮辱。

「小子,你會死的很痛苦!」

頌帕比亞第一次開口說話了,聲音的音色就好像是金屬摩擦地面,沙啞老邁的聲音聽起來極其刺耳。

里昂並沒有被頌帕比亞嚇住,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最後一次機會,若是這一回合不能擊殺對手,恐怕自己的身軀就要支撐不住了。

頌帕比亞的法杖依舊勢大力沉的朝著里昂砸來,里昂抬起右手出劍。

「叮!」

法杖與長劍交鳴的聲音傳來。

「碰。」

這是肉體倒地的聲音。

頌帕比亞難以置信的看著貫穿自己胸膛的長劍,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即使活了八百七十六年,也難逃死亡的厄運。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聲傳來,里昂回想著剛剛距離自己頭顱盡在咫尺的法杖心中餘悸未退。

里昂終於再也承受不住,渾身上下強烈的疼痛傳來,他直接昏死過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勁風之中,一桿寒槍直指蒼穹,羅世信手中石塊飛出,好似墜落的流星,穿透虛空阻隔,朝着策馬狂奔的猛威飛去。

瘋了?

用石頭想要將猛威擊落,楚將也不怕貽笑大方?

駱嘯目露不屑,對於羅世信的做法,只有諷刺和嘲笑,正面交鋒猛洪不敵於他,可僅憑一塊石頭就想將一名強將擊殺,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大哥,世信為何要放棄縱馬擊殺敵將,反而拋出石頭襲殺,如此當真可以擊敗敵將?」

王彥章出言詢問,並非他不相信羅世信,而是如此做法有些本末倒置。

「彥章,以羅將軍的實力可以吊打敵將,這廝狡猾的很,懂得避其鋒芒,一直帶着世信在沙場上亂竄。」

「世信手中飛出石頭,就是一柄攝魂奪魄的暗器,某覺得我們應該相信他!」

白起穩如泰山,目光停留在羅世信身上,對他信心十足,就在石頭飛出的一瞬間,羅世信抬手拔出寒槍,猶如發怒的凶獸一般,朝着猛威狂奔過去。

咻~

石頭將空間一寸寸擊碎,虛空中似乎泛起一抹青煙,砰的一聲巨響傳開,緊接着一道馬鳴哀嚎聲響起。

只見猛威胯下坐騎被石頭擊穿,雙腿彎弓栽倒在地,猛威執兵戈從馬背上飛出,羅世信看似憨厚可掬,實則雞賊的很。

飛出的石頭不是擊向猛威,而是將目標鎖定在他胯下坐騎上。

「不是愛逃?現在沒有了坐騎,俺看你往哪裏逃!」

羅世信瓮聲瓮氣自語着,緊攥鑌鐵槍向猛威沖了過去,身影快似飛仙,猶如下山猛虎。

其實,世人只知道羅世信膂力過人,其實他還擁有兩件至寶,一雙飛毛腿,一條大鐵棍,他有了這兩樣東西,那就是如虎添翼,如同如神相助的大將。

猛威從馬背上衝出,前行百米之遙才穩住身形,突然一股濃烈的殺氣襲來,側目看去,只見羅世信拎着兵戈大步流星衝來。

「無膽鼠輩,俺這就送你歸西!」

羅世信猛如惡虎,趨勢不減,瘋狂奔湧向前,磅礴浩瀚的真氣迸發,鑌鐵槍劃過虛空落下,好似蘊藏着毀天滅地之力。

寒槍凌空落下,力可破天,猛威眼疾手快,見狀揚起手中兵戈阻擋,轟隆一聲炸天傳開,驚天動地,沙場和城池上眾人視線全部匯聚於此。

轟隆~

轟隆~

一槍擊出,猛威連人帶槍同時飛出,鮮血飛濺於空,形成一團血霧緩緩落下。

砰~

猛威在羅世信擊打下倒飛出去,在地面上接連撞擊翻騰幾次,這才倒在地面上,七竅流血,鎧甲殘破炸裂,整個人已經沒有了氣息。

羅世信一槍擊碎猛威全部防禦,將他斬殺於沙場之上,而就在此時,沙場上司馬穎在典韋狂暴攻擊下,漸漸有些力不從心,迴旋戰馬向金鳳城內逃去。

司馬穎飛馬撤走,典韋緊追其後,城池上駱嘯見狀,目露凶芒,厲聲道:「拿弓來,掩護司馬將軍回城,不能給楚軍任何進入城內的機會。」

城池上兩名士兵抬着一張巨弓,來到駱嘯背後,只見其反手握弓,瞬間拈弓搭箭,三道飛矢穿透虛空而出,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