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當提耶拉時不時的吐出自己蛇信一樣的舌頭的時候,那些躲在陰影裡面的黑巫師更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的確,學習黑魔法會讓自己的人格漸漸扭曲,性格愈發暴躁,人性裡面的缺點會漸漸的顯露無疑——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傻,面對一個看起來明顯不好惹的人,和一個未知的好處,他們知道取捨——

這也是為什麼提耶拉必須做足了偽裝才敢孤身一人進入翻倒巷的原因。

提耶拉右手握著的日記本——

並不是湯姆里德爾的日記本,而是提耶拉自己的「傳承者」通過變形術變化的日記本。

提耶拉正通過「傳承者」上的黑魔王印記感應著同一片區域其他的黑魔王印記——

這是提耶拉在為「傳承者」銘刻黑魔王印記的時候稍稍添加的一點魔法構型而帶來的改變,讓「傳承者」上的黑魔王印記變成了一個雷達一樣的魔法印記,讓提耶拉可以通過它準確的捕捉到同一片區域其他的黑魔王印記——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跟蹤咒和定位魔法的結合,在多次使用過活點地圖的提耶拉早就通過「知識」這個祝福解析了活點地圖上大部分的魔法。

就好比現在——

提耶拉四點鐘方向,大約七百七十一米,有一個食死徒,叫道格特波漢。

十二點鐘方向,大約兩百三十米,艾弗里普朗克。

九點鐘方向,大約一千五百米,奧古斯都盧克伍德。

突然,提耶拉停下了腳步,躲進自己左側的一個小巷子里。

而瑞文則好像突然得到了什麼指令一樣,啊的叫了一聲,飛向了空中。

飛在半空中的瑞文充當著提耶拉的眼線,帶著提耶拉在翻倒巷崎嶇雜亂的小巷裡面左拐右拐……

與此同時,翻倒巷東側的入口,一位衣著貴氣,留著鉑金色披肩長發的中年男子正一臉晦氣的拉著和他同樣發色的兒子踏入翻倒巷。

「卟——」鉑金色長發男子——盧修斯馬爾福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上,皺著眉頭往回退一步。

一趟棕褐色的爛泥沾在他鋥光瓦亮的皮靴上。

盧修斯馬爾福厭惡的揮了揮魔杖,把沾在自己皮鞋上的東西擦掉。

然後粗暴的拉了一把旁邊「咯咯咯」輕笑的德拉科馬爾福。

「聽好了德拉科,如果不是你的母親同意,在你十五歲之前我是根本不可能帶你進翻倒巷的。」盧修斯說道,「進了博金伯格黑魔法商店,只准看,裡面的東西,碰都不準碰一下!」

「知道了,父親。」德拉科馬爾福一臉興奮的說道,「您都跟我說了五遍了,我絕對不亂碰東西。」

盧修斯馬爾福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帶著德拉科熟練的左拐右拐,找到了一條還算不太骯髒的小路。

「啊——」一聲高亢,粗獷的烏鴉叫聲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頭頂。

盧修斯馬爾福正想抬頭看看是哪家的寵物跑出來了的時候,他的左臂突然傳來一陣燃燒一般的劇痛——

這痛苦是如此的強烈和可怕,像是一團燒紅了的烙鐵要從他的皮膚裡面鑽出來一樣。

空中盤桓的巨大渡鴉趁機從天而降,在盧修斯彎腰捂住左手手腕的時候,一把抓住盧修斯掛在腰間的魔杖,扯斷魔杖末端的繩子飛向空中。

渡鴉向著空中飛了一小段之後,帶著魔杖落入了一旁的小巷。

渡鴉的爪子一松,盧修斯那鑲嵌著銀色杖頭的魔杖落入了一隻蒼白的手裡。

盧修斯驚恐的抬起頭,望向被周圍不規則的建築包圍的黑暗。

可怕的猜想和巨大的恐懼在盧修斯腦海里瞬間炸開,狂風駭浪一般的席捲著他的心靈。

那隻蒼白的手的主人,在接過盧修斯的魔杖之後緩緩的走出了陰影。

那是一個並不如何高大的巫師,身材有些削瘦,身上穿著一套純黑色的巫師袍,寬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半張臉。

「盧修斯……馬爾福……」站在陰影裡面的巫師用馬爾福的魔杖挑開了自己的帽檐露出一張如死人般蒼白的臉。

他的聲音如同砂紙磨過桌面那般嘶啞,伴隨著蛇吐信一般的「嘶嘶」身。

那是一張稚氣未脫的臉,帶著一點明顯的青春期和東方人的特徵。

「提耶拉!」還沒等盧修斯反應過來,站在他身邊的馬爾福率先開口,喊出了來者的身份。

「鑽心剜骨!」

提耶拉輕輕的揮了揮盧修斯的魔杖。

德拉科馬爾福瞬間跌倒在了地上,像條蛆蟲一般在滿是泥濘的地上打滾,德拉科整潔乾淨的長袍上沾滿了地面上的泥土與灰塵。

「你可真是教了一個好兒子啊……盧修斯……」提耶拉模仿著伏地魔的語氣說道。

提耶拉揮了揮魔杖,停下了鑽心剜骨咒。

「怎麼?看到我出現很意外?」提耶拉吐了吐猩紅的蛇芯,「你以為我死了?」

「噗咚——」盧修斯馬爾福瞬間跪了下來,像條狗一樣爬向提耶拉。

「主人!主人!啊!主人,我,我終於找到您了!」盧修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抱住提耶拉的褲腿哭泣道,「您終於回來了我的主人!我一直對您忠心耿耿啊,我的主人!」 主持人用驚訝的聲音說道,「沒有想到啊,林桐竟然獲得了全票,戰勝了黃威,恭喜黃湛森導師團隊旗開得勝,獲得兩分。」

一束燈光直接打在了林桐的身上,而黃威,也是趁著這個時候,低着頭,灰溜溜的離開了舞台。

林桐的心情還沒有完全平復,帶着激動的表情,說道,「多謝大家的抬愛,我這場比賽算是佔了一個天大的便宜,不是我林桐唱的有多好,而是這些華陰老腔的老藝人們表演的太精彩了,我知道大家的這些票數,很大程度上都是投給這些老藝人的,我在這裏,替他們謝謝大家了!」

林桐說完,沖着台下的觀眾和導師們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桐的這番話,也是讓導師們不斷地點頭。

小夥子,勝不驕,而且給黃威也有一個台階下。

後台的黃威也是輕輕的出了一口氣。

他當然清楚,這是林桐自謙的話,但是也讓他的心中好受了幾分。

林桐的這首歌,給後面的幾組歌手們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開場就直接滿票,這直接就把觀眾們的腮幫子都吊起來了。

也是因為林桐這個場開的好,接下來的四組選手們,很明顯的較上勁了。

精彩的表演,讓觀眾們興奮不已,雖然比不上林桐的炸場表演,但是也都是水準之上的好表演了。

從最後的得票上就能看出,這些人的實力真的是不相上下。

由於賽前都不知道誰會對上誰,所以他們都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

結果,真的是火星撞地球。

每一組基本上就差了幾票,都是三十幾票對三十幾票,輸贏就看樂評人喜歡誰了。

導師們的給票都非常的均勻,也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的,基本上都是一人兩票,把這個決定權交給了樂評人。

不過,最後的勝利,還是屬於黃湛森這組,林桐的旗開得勝給對方那組帶來的很大的壓力,四組比賽中,黃湛森這組勝了兩場,還有一場平局,殷娜組只勝了一場。

殷娜一臉無奈,但是按照規則,她的組內必須要有兩人離開下次的錄製了。

殷娜最終還是選擇,後面四組中那兩個失敗的選手,畢竟黃威的失敗那非戰之罪,而是因為對手太強了,而且黃威是她的團隊中最強的一個人,是不可能這麼早就離開的。

那兩個失敗的選手,也是流着眼淚,和殷娜擁抱了之後,無奈的離開。

殷娜也是流下了幾滴淚水,顯得師徒情深的樣子。

接下來的時間,將其他四位導師的導師戰也一一的錄製結束了。

竇健導師的團隊中,失去了兩名歌手。

何凱導師的院隊中,也失去了兩名歌手。

總共三十位選手,現在只剩下了二十四位。

下一階段的錄製,就是殘酷的十二強賽。

六位導師按照導師戰的積分,依次抽籤,選擇出場順序。

何凱一號簽。

殷娜二號簽。

竇健三號簽。

林倩兒四號簽。

秦浩五號簽。

黃湛森六號簽。

何凱首先挑選對戰的導師團,他選擇了同樣淘汰了兩人的竇健。

何凱從自己的三個人中,抽出來了一個人,竇健也是從自己的三個人中,抽出來的一個人。

下一期的錄製,這兩人將會成為第一組出場的選手,勝者晉級,敗者直接淘汰。

選手選定了之後,由何凱從五十個歌曲類型中,選擇一個,當做這兩人下一期的競演歌曲類型。

「第一排第三個!」

何凱指著大屏幕上五排背面全都一樣的卡牌,隨意的說道。

第一排第三個卡牌忽然發光,反轉過來之後,赫然寫着兩個字,青春。

這就是他們下一期要競演的歌曲類型了。

青春類題材的歌曲還是很容易唱的,但是容易就代表着平庸,想要在這種一對一中,獲得勝利,那麼就需要有殺手鐧了!

一組一組的歌手配對成功,而林桐也在第六組的時候,被竇健導師團選中了。

竇健一臉無奈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人選,說道,「小魚兒,我對不起你了,你要去碰大魔王了!」

導師們和觀眾們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在後台的休息室里,一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女孩子,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王靜瑜,畢業於華夏音樂學院,是當之無愧的音樂才女,今年二十七歲的她,已經成功的舉辦過自己的小型演唱會,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歌手,而且很擅長寫歌。

她自己在這次演出中所有的歌曲,也都是她自己所寫的。

她是這季節目中,為數不多的原創型歌手。

沒想到在殘酷的十二強賽中,兩位原創型歌手撞到了一起。

王靜瑜鼓著一張包子臉,幽怨的看着鏡頭,哭喪著臉說道,「我不要碰大魔王啊!」

林桐這個大魔王的稱號,已經在後台早就傳開了。

因為只有他拿到了全票,這種非人的操作,讓後台的一些好事的人,給林桐取了這麼一個雅號。

後台的其他還沒有被抽到的歌手們,全都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