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棧掌柜是個微胖的中年男子,此時也用手撐著腦袋,趴在櫃枱上聽說書人講故事,聽到精彩處時還會跟着食客們一塊拍手叫好。

燕翎羽起先還比較害羞,只是老老實實坐着聽故事,沒有別的動作,後來越聽越精彩,也忍不住跟着喊了一聲:「好!」

可能是今天的故事太過精彩,就連客棧掌柜也譴店員給那說書人上了壺茶。

待食客們的叫好聲落下,說書人繼續講述著未說完的故事。

店小二提着一壺茶放在了說書人的桌上,說書人見狀,一邊講故事一邊放下手中摺扇,然後抬起胳膊朝櫃枱那邊抱拳拱了拱手。

說書人四五十歲的模樣,臉型比較瘦,體型單薄,看外表應該與高手二字不沾邊。

剛才講的故事燕翎羽沒聽過,只知道是某個天才曾經的輝煌戰績,這樣的故事在天網上能找到無數個,但是很少有人在天網上專門搜這些看。

一方面是因為諸天萬界的天才數不勝數,大家聽過太多駭人事迹,已經有了審美疲勞。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一個人在網上瀏覽這些沒意思,看到激動處都找不到人分享感受,而在這裏,大家聽着說書人抑揚頓挫地將故事講出來,精彩處共同拍案叫好,傷心處一起搖頭嘆息。

這才像江湖。

有宗門的人會在自己門派里領任務,所以聚集在這裏的大都是散修,大家聽書之餘還會去櫃枱旁邊的公告欄看看,公告欄雖然也是古典造型,但內部其實是現代化裝置,只是外形做的古樸了一點,以便於它融入客棧環境。

公告欄是忘憂客棧發佈任務的地方,用通訊器也可以和公告欄連接,然後直接點擊光屏就能接取任務,但是如果任務的難度比較高,那就必須在客棧的公告欄上才能接,更高難度的任務還要去樓上才能接。

一個故事落幕,說書人喝了碗茶潤了潤嗓子,醞釀了一下準備開始講述下一個傳奇。

一句句台詞被說書人述出,燕翎羽聽着聽着就入了迷,他也被說書人口中的故事感染了,待這段講完食客們又拍手叫好。

「好。」燕翎羽也跟着鼓起了掌,他拿出凌霜給他的錢袋,從裏面摸出一個白靈幣,接着手指一動靈幣就被他彈向了說書人的桌面。

「叮鈴鈴鈴鈴……」靈幣落在桌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看到這一幕,正在叫興頭上的食客們停止了喧鬧,說書人端起茶碗的手也靜止在了半空。

「白靈幣,誰啊,出手這麼大方。」

「不知道,好像是從那邊扔過來。」

「那桌就坐着一個少年,不會是他吧。」

「應該是了,那邊只有他一個人。」

看到一枚白靈幣落在了說書人的桌上,食客們相互議論了起來。

一枚白靈幣,換成錢要一萬塊,許多低境界修士一月都賺不了這麼多錢,在九州還好點,畢竟這裏比較繁華,底層修士賣力點一月能賺個七八千,其他一些不太發達的大陸,底層修士一月收入也就四五千的水平。

這些錢除了日常開銷,還要拿來購買修鍊資源,大家日子過的都挺緊張。

所以看到有人出手打賞就是一萬塊,眾人還是很驚訝的。

說書人也趕緊放下了手中的茶碗,朝着燕翎羽拱手道:「敢問這位小少爺如何稱呼。」

說書人看燕翎羽出手大方,於是猜測他應該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後輩子弟,又看他臉上還有一絲稚氣尚未退去,就稱呼了一聲小少爺。

客棧里的人也朝着說書人拱手的方向看去,被這麼多人瞧著燕翎羽有些不好意思,於是轉身夾了幾粒花生米吃了起來。

他拿起茶杯,擺手道:「無名小卒不值一提,只是覺得先生講的故事非常好聽,所以才拿出些身外之物,還望老先生不要嫌棄。」

聽到這話說書人愣了一下,像燕翎羽這樣的土豪少年他不是沒見過,但個個都傲氣十足,像燕翎羽這麼謙虛的,的確少見。

說書人心中對燕翎羽的評價不禁又高了一截,出手大方,還這麼謙虛,想來肯定家教極好。

說書人緩緩放下雙手:「既然這位小少爺不願透露姓名,那小老兒也就不多問了。」

接着說書人端起碗喝了一大口茶,然後對着眾人說道:「剛才講的都是外天之事,接下來給大家講講咱們中天聖洲最近發生的趣事。」

「中天聖洲能有什麼趣事。」一個食客插話道。

大家就在這裏生活,大事肯定都看過新聞了,小事看不看都一樣,這中天聖洲還能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奇聞異事。

說書人聞言也不生氣,語氣平緩道:「諸位平時都關注那些超然勢力,自然是不知曉這中天聖洲的其他趣事,今日藉著這位年輕少爺打賞的勁兒,老頭子給大家講一個前段時間才發生的事情。」

「啪」,說書人拿起醒木朝桌上一落,頓時滿堂皆靜。

他醞釀了一下,開口道:「世人皆知,想要修得御劍之術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可前不久有位天才少年,雖然只有鍊氣境修為,但卻將那御劍術使的出神入化。」

說書人此話一出,燕翎羽差點把剛夾住的花生米掉下去:「這是?在說我嗎?」

滿堂食客無人吵鬧,靜靜的等待着說書人的下文。

雖然鍊氣境御劍很駭人,但說書人什麼故事沒講過,比這更離譜的事兒大家都聽過,更何況說書人才剛開口,作為一個聽客,不打斷,不搶話,這是基本素質。

輕咳一聲,說書人繼續道:「那少年名叫燕翎羽,手持一柄華麗長劍,此劍……」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燕翎羽吃着花生米,聽說書人講述著自己的故事,他本是來這吃頓飯,誰曾想竟成了說書人口中的主角。

「那女子一個眼神就將杜松震的倒退不止……」

說書人的故事到了尾聲,燕翎羽想着等會兒回去了一定得告訴師父,他當了一回說書人故事中的主角兒。

「好。」

「好。」

故事講完又是滿堂喝彩。

燕翎羽站起身來,默默地走出客棧,在他身後,一個空盤子靜靜地躺在桌上,食客們的掌聲不斷響起。

說書人口中的故事已經結束,而少年的傳說才剛剛開始。 副標題:高難度往往意味著高獎勵

奧爾加瑪麗倒是支支吾吾的公開了亞從者改造的內情,大意是只要魔術適應體質評分超過90的都能夠嘗試進行亞從者化,但跟瑪修這種專門為了成為讓英靈憑依而製造出來的人造人不同,其他人哪怕體質再好,等成為亞從者之後,也必須面對自己與憑依英靈從者之間的『適應相性』問題。

適應相性高的話還好說,低的話則可能出現與楚子航類似的狀況,成為沒有寶具與技能的英靈兵。

蘇曉檣自然是可以進行亞從者化的——這讓小天女很興奮。

奧爾加瑪麗一副良心不安的模樣,告訴她成為亞從者之後會如何如何危險,但小天女哪裡聽得進去呢?聽得進去她就不是蘇曉檣了。

但是……就結果而言,關於亞從者計劃的話題,還是在路明非的『攪局』下被帶了過去。

根本原因其實很簡單,不論有怎樣的方案,現在的迦勒底都面對著『沒有資源』與『缺乏人手』這兩大難題。

後者達芬奇能想辦法解決,比如製作一個格雷姆人偶什麼的,但製作人偶本身也需要資源素材呀!

因此,在協助迦勒底組織的Caster——名為【衛宮士郎】的少年英靈的提醒下,話題進入了真正的關鍵部分。

問:如何修正人理?

答:修復這個特異點的扭曲之處

那麼,導致這個特異點的歷史扭曲的緣故是?

Caster給出的回復是: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名為【聖杯】的巨大魔力聚合體結晶的Saber英靈化從者

「世界本身是具備自己的修復能力的,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將阻撓它自我修復的東西拿走——簡單地說,只要將【聖杯】回收,特異點攻略就能完成。」

達芬奇打了個響指,愉悅的說道:

「順便聖杯本身還是高密度的魔力結晶,也能作為研究素材來使用呢~」

「你可別光顧著為了私慾造東西」羅曼醫生提醒道,「到時候你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搞清楚這個【聖杯】是從哪裡來的。」

多虧了有Caster這個明顯在迦勒底組織到來之前,就已經對這個2004年歷史扭曲的特異點的形成進行了調查,迦勒底組織能夠省去許多麻煩的功夫。

2004年冬木市特異點的最終目標是回收聖杯。

為了回收聖杯,要做的事情,自然就是打敗持有聖杯的英靈從者——Saber

「那個Saber的真名你調查出來了嗎?」奧爾加瑪麗問。

「對方並沒有要隱藏的意思,實際上,在看到那柄聖劍的瞬間,對方的名字根本藏不住——聖劍Excalibur的持有者,號稱騎士王的傳說中的騎士亞瑟·潘德拉貢。」

路明非、楚子航、蘇曉檣、蘇茜的中國四人組,還剛加入的櫻花妹藤丸立香,對此都沒什麼特別反應。

提到這個名字路明非腦海中浮現出來的第一個身影,甚至是2005年在電視上看到過的一部名為《終極一班》的電視劇里,辰亦儒飾演的一個叫王亞瑟的角色。

但在神秘世界長大的其他人,卻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臉色一沉。

亞瑟王很強,她的強大不單單是純粹的實力強大,而是一種近似於『主角光環』般的強大。

奧爾加瑪麗顯然這方面功課做得最足,她立刻就為路明非等人來了場現場補課。

——之前就提到過了

大約是在神話時代結束,人理時代到來的這段時間裡,大氣中的神秘元素開始衰退——這裡的衰退並不是變弱了,而是他們離開了人類世界,以一種類似旋渦倒流般的形式,轉移到了另一層幻想世界的空間里去。

神秘元素如此脫離人類世界的過程中,世界上出現了好幾個『孔』,這些孔是人類世界與幻想世界的鏈接點,因此在神話時代結束之後,這幾個鏈接點附近依舊殘留著許多神秘元素,讓這些地方在發展新時代的魔術體系時有著獨天得厚的優勢。

不列顛島就是其中一個關鍵孔的所在之處。

「亞瑟王降生於人類時代與神話時代的交界線上,本人也是被傳說中的魔女摩根勒菲製造出來的半人本龍的超級混血種,因為種種原因,她身上具備非常特別的……『幻想與現實之王』、『最後之王』這樣的要素」

奧爾加瑪麗一本正經,招選讀本似的認真說道:

「正因如此,她才能拿起那把星之聖劍,Excalibur是非常非常特別的兵器——鍛造它的是這個星球本身,它的光芒便是星辰的吐息

性質上來說它根本不是『人與人之間交戰用的兵器』,而是『星球與星球之間決戰用的兵器』。」

奧爾加瑪麗這一通吹得天花亂墜,讓路明非有些迷糊:「這麼說,這亞瑟王真正強的不是他本人,而是那把劍?那東西聽你的說法難道隨手就能把星球給炸了么?」

「亞瑟王本人作為超級混血種也是非常強大的,不然怎麼有手握星之聖劍的資格?但作為英靈從者的亞瑟王,寶具威力方面大可放心,那東西想要解放作為星之聖劍的力量,得解除足足十三道封印才行,作為從者的寶具的話……」

奧爾加瑪麗想了想。

「徹底以摧毀建築物為目的解放寶具的話,大概也就是一劍將這片城區摧毀的程度吧?畢竟那東西對魔力的消耗極大,即使是那個騎士王,能發揮出的威力也有限,而且不可能連續發射。」

「那個傢伙,Saber亞瑟王的魔力是無限的。」Caster突然出聲打斷了奧爾加瑪麗的分析,「她現在有聖杯,那可是足夠在歷史上創造扭曲奇點的魔力源,只要沒被一次性抽干,就能源源不斷的為她提供理論上無限的魔力。」

Caster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雖然不能算正式交手,但我試探過Saber,那傢伙在得到了聖杯之後,只要她願意,每一次揮劍都能是一次寶具解放,單純的能量數值估計是難以預估的

除此之外,戰鬥技術、隨機應變的直覺反應,超高等級的對魔力、通過將無限魔力化作鎧甲纏繞在身上的防禦力……仔細想想,如果沒有魔力消耗過大的缺陷,亞瑟王作為英靈從者恐怕是最頂級的那一批吧。」

Caster搖了搖頭。

「幻想種的頂點,龍種,騎士王繼承了龍種幾乎所有優點,光是存在就是一種神秘現象,一般從者甚至會因為魔力過多而撐爆靈基,但她對魔力的承受能力卻是近乎無限的,她的肉體已經徹底龍化,僅僅在外形上維持著人形罷了,龍的心臟讓她光是呼吸就能轉化魔力……」

Caster開始不斷的嘆氣。

路明非在旁邊聽他們吹了半天,莫名覺得有點不舒服,作為來自網路小說極度發達的中國的少年,他對龍這種存在的概念主要是信仰圖騰或者用來被屠的踏腳石,他們怎麼吹路明非都缺少實感。

他就想知道一件事:「Caster老哥,你跟那個亞瑟王戰鬥的話,有勝算嗎?」

「有。」

「哦,多少?」

「五五開吧,我也曾經單殺過Saber,對她的情報弱點之類的多少有些了解。」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