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曜忍着笑,走過來打圓場:“歡迎歡迎,熱烈歡迎!今天的食材可太豐盛了,我折騰半天就我和姜姜兩個人吃也太可惜了,大家一起正好,三個大人三個小孩,熱熱鬧鬧多好!”

彈幕:

【姜拳王的臉上:歡迎光臨,和和氣氣。

姜拳王的內心:打起來打起來!打狠一點我當裁判!】

【哈哈哈哈不得不說這節目組的設置太牛批了,這兩個人只要面對面站着我都覺得刺激!】

陸柯丞手裡提着一個粉色紙袋,走到正在瘋玩的兩個小糰子面前,把粉色的紙袋遞給了棉棉:“棉棉,這是哥哥給你的禮物。”

棉棉驚喜不已,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給我的嗎?大哥哥確定是給我的嗎?”

陸柯丞眼底滿是溫柔:“當然,拆開看看吧。”

棉棉的小肉手小心翼翼撕開包裝袋,是一隻淺紫色的星黛露玩偶。

“好可愛的小兔子!謝謝大哥哥,大哥哥你真帥,抓魚也好厲害!”

陸柯丞:“謝謝棉棉寶寶。”

秦牧野站在不遠處,臉色黑如鍋底。

你們就當老子不存在???? 柱之男,復甦了!

這三個來自數十萬年以前,史前文明的詭異生物,如今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只是初登場……

他們便向人類展示了,超出常識範圍的詭異能力!

修特羅·海姆內心大受震驚,表面上勉強維持着鎮定:「告訴我,你們是什麼時候學會英語的?」

這個問題重要嗎?

其他研究員神色古怪,這個時候難道不應該想辦法,怎麼消滅或者馴服這三個遠古『人類』嗎?

巴頓和娜塔莎作為特工,思維相較常人更加敏捷,所以倒是能夠理解修特羅·海姆,為何要問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的重點,並不在於他們為何說英語,而在於他們是什麼時候『學會』的英語!

英語隸屬於然日耳曼語種,最早起源於四千年前,那時還是北歐青銅的時代,而這尊石柱的碳十四監測,距今至少有十萬年以上!

只根據兩者的年代來分析,能夠輕鬆的得出結論,那就是他們『本來』是不會說英語的。

排除以上所有的可能性,那麼唯一剩下的結果,即便它再難以令人置信,都是正確的答案!

換言之。

他們通過某種未知的方法,在短短几分鐘以內學會了英語!

而修特羅·海姆想要的答案,其實是在變相的試探,這三個史前人類的學習速度與能力!

三人中的瓦烏姆抬起頭來,目光與在隔離窗外內的修特羅·海姆碰撞,很自然的流露出一抹譏諷:「在我吃掉那個人類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你們的語言。」

既擁有着超越人類的智慧,還有詭異的『吞噬』能力,並且學習速度驚人,這樣的太古時期生物,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完美的進化模板!

「沒錯……沒錯……」

修特羅·海姆眼神火熱的盯着他們,喃喃道:「這就是我想要的,完美的進化模板啊!」

「修特羅·海姆,你簡直就是個瘋子!」娜塔莎聽到這句話,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目光,「你難道看不見他們有都危險嗎?」

甚至就連巴頓在聽到修特羅的想法以後,都覺得這傢伙是個瘋子,不安的道:「我同意娜塔莎特工的意見,他們實在是太危險了,我建議立刻銷毀!」

「危險?那又如何!」

修特羅·海姆冷睨了她一眼,不屑的道:「任何偉大的發明都伴隨着巨大的風險,正如原子彈和槍械的發明一樣,只要最後能夠掌控它們不就行了嗎?」

娜塔莎不甘示弱,爭鋒相對的盯着他:「你就這麼確定,自己可以控制他們嗎?」

「哈哈哈……」999首發l

修特羅·海姆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話,哈哈大笑道:「這位美麗的女士,請你睜大眼睛看清楚,那裏面可是一間密室,五十厘米厚的特製合金鋼板,足以正面抵禦空對地導彈的轟炸,相信我,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從那裏面出來的!」

五十厘米厚的特製合金鋼板…..這的確是一個能夠讓人安心的數字。

即便密室里的那三個超古代生物,表現出來的能力再如何讓人震驚,可說到底終究還是由細胞與蛋白質組成的碳基生物,從理論上來說是不可能突破這道『天塹』的!

但……凡事皆有意外!

自從在紐約的街道,親眼見證過死神與滅卻師大戰後,娜塔莎內心就始終保持着,對於未知事物的敬畏與恐懼。

「我認為最好還是警惕一些!」

娜塔莎依舊不肯放棄,勸說道:「我建議用機槍打斷他們的四肢,至少也要確保沒有行動能力吧?」

巴頓頷首,道:「我附議。」

修特羅·海姆沉吟了幾秒,見兩人眼神極為堅定,思考了下說道:「如果這樣做可以讓你們覺得安心,那麼……就按你們說的辦吧,反正只要他們活着就可以了。」

娜塔莎和巴頓對視一眼,分別鬆了口氣。

可剛放下的心還沒有完全沉到肚子裏,他們就聽到玻璃窗邊的觀察員,猛然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喊叫:「修……修……修特羅·海姆上校,他們……他們少了一個人!!!」

「什麼?!」*3

巴頓、娜塔莎、修特羅·海姆的心臟近乎驟停,瞳孔縮至針尖般細小,並且在微微的顫抖著!

三個人衝到玻璃窗前,瞪大了眼睛看向密室里。

紫發的妖異男子還在,正坐在石柱的頂端,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充滿玩味的怪異眼神,隔着玻璃窗與他們對視。

那名白色蓬鬆頭髮的男人也在,而且正在悠閑地做着某種舒展運動。

唯獨少了那位最初復甦的,金色長發扎著臟辮的男人。

「混蛋!」

修特羅·海姆將那名觀察員從椅子上拎起來,眼中遍佈血絲,透著擇人而噬的猩紅目光:「我不是讓你盯着他們了嗎?剩下的那人去哪裏了?告訴我!」

「不……不知道,我只是眨了一下眼睛,他就消失不見了!」負責觀察的士兵滿頭大汗,驚恐的解釋道。

「滾!」

修特羅·海姆暴怒至極,一把甩開了那名士兵,而後眼神陰沉的在密室內來回搜索,咬牙切齒的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他到底是如何逃出密室的?」

這時,巴頓突然抬起手來,指著一處明顯變形的通風口,說道:「通風管道,他就是從這裏面逃出來的。」

「這怎麼可能?!」修特羅·海姆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裏只是一個不足十厘米的管道,就算是將一隻手塞進去就夠嗆,更何況是一個體型接近兩米的壯漢呢?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娜塔莎當機立斷,道:「立即啟動武器,消滅還在密室里的兩個人,然後警戒基地內的所有管道,絕對不能讓他靠近我們!」

話音還未落下。

一道凄厲至極的慘叫聲,突然傳至眾人耳中。

眾人紛紛色變,側目望去卻見那名負責觀察的士兵,整個人彷彿被吹脹的氣球般鼓脹了起來!

「救…..救救我……修特羅……上校……」被吹脹到極致的士兵,面部肌肉扭曲充滿痛苦,顫顫巍巍的抬起手來,道:「我…..好痛苦,他在我的身體里,在我的思想里,在我的大腦里,求求……讓我解脫吧!」

「阿爾頓下士,國家以你為榮!」

修特羅·海姆目光一凝,直接拔出手槍連開數槍。

砰砰砰……

子彈從槍膛中射出,攜巨大的動能貫入阿爾頓下士膨脹的身體裏面。

轟!

漫天的血肉似雨點般爆開。

碎肉與臟器潑灑出來,將整個辦公室內染的通紅,宛如地獄一般的駭人場景!

「瓦烏姆!」

名為瓦烏姆怪物,從士兵破碎的血肉中走出,甩了甩腦後的金色臟辮,伸出舌頭抿去唇角的碎肉與鮮血,眸子中透露著一股濃濃的嘲諷:「不過是一群被豢養的家畜而已,以為憑藉幾塊鐵板,就能困住我們了嗎?」 那建築物的下面是三層圓台,猶如祭壇。

在往上,則是一座巨大的足有20米高的雕像。寧初『看』了許久,也沒認出雕刻的是個什麼東西!

那生物長著長長的彎曲的角,頭如虎,身似牛,面生三眼,昂頭咧嘴。

乍看上去有些臃腫,但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強壯且魁梧。

巨大的空間下,除了這個龐大雕像外,還有六個大石坑。

每個石坑中都擠滿了人。

寧初大略數了一下,每個坑中約有三百餘人,一個個神情木訥,看上去極為虛弱。

在坑岩上還用鎖鏈鎖了很多喪屍。

那種感覺,就像是看門的狗一樣,用來看守坑裡的人逃走。

而且四周的崖壁上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洞,洞中三三兩兩的也關著很多喪屍。

「這是什麼地方?」

「他們抓來這麼多人幹什麼?」

寧初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他也被丟到了那些『大坑』中,成了被困者中的一員。

此刻,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了部分行動力。

這個坑很大,也很深。

尋常人想要爬上去並不容易,更何況上面還有大量被鎖鏈鎖住的喪屍看守。

對於他的出現,周圍人並不意外,甚至沒有多看一眼。

寧初從這些人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死氣。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絕望和恐懼,有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有的跪在角落裡虔誠祈禱,更多的則是坐在地上默默等死。

看的出,他們已經被餓了很久了,十分虛弱。

寧初身上的麻藥還沒有過去,他只能勉強的蠕動身體,讓自己的姿勢舒服一點,然後虛弱的捏了個手印。

下一刻,他重臨福地洞天。

進來之後,沒有多餘的動作,直奔古井。

喝了幾大口井水后,又去籬笆院下摘了個西紅柿,這才重新回到身體中,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將西紅柿吃掉。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