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喝了口水,然後道:「下面我在上面用手語,大家一起唱一遍給我聽聽。」

「我來自偶然,預備,唱。」趙露道。

我來自偶然,像一顆塵土

有誰看出,我的脆弱

我來自何方,我情歸何處

誰在下一刻,呼喚我

天地雖寬,這條路卻難走

我看遍這人間,坎坷辛苦

我還有多少愛,我還有多少淚

要蒼天知道,我不認輸

感恩的心,感謝有你

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謝命運

花開花落,我一樣會珍惜

或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感謝的人,或許是這首歌以前聽過不少次,又或許是趙露教的好,因此班內九十多人看着趙露打的手語,唱的整整齊齊,聲聲動人。

感恩老師,傳授我知識。

感謝同學,伴我成長。

感謝老天,給了我重生一次的機會。

蘇白望着身邊的姜寒酥笑了笑。

也要感謝你,因為有你,我的世界才不會變得那麼孤單。

…… 「口舌之爭,蒼白無力。」

董宇搖搖頭,右手抬起,身後的濃霧寒光閃爍,一件件兵器自濃霧裡面滿滿顯現。

俯視著司鴻,慢慢搖頭開口道:「本打算給你個機會,可惜……」

無盡刀劍帶著藤蔓暴射而出,司鴻幽熒劍揮舞,格擋,這攻勢無窮無盡彷彿狂風暴雨永不停歇一樣。

司鴻目光一凝,劍氣縱橫,那狂暴的攻勢也被劍氣狠狠擊碎,經久不散的濃霧終於薄弱了幾分。

司鴻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株龐大的植物,纏繞著無數的藤蔓,其中很多都提著刀劍對著自己。

在那刀劍之間司鴻看得清楚,有些人正被這植物包裹的嚴嚴實實,那一個個蠶蛹一樣的東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

藤蔓掃過城市,壓毀房屋,抓起一個又一個的無辜百姓化作養分。

司鴻看到那邊的身影瞪大了眼睛,那是董宇?!

看了看眼前這微笑著的惡魔,司鴻有些糊塗,這,是怎麼一回事?

和那董宇對峙的是鄧賢,一根長棍上面也布滿了血跡,看他整個人的狀態,應該還是那邊的董宇的。

鄧賢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面對著詭異的董宇,他終於明白永雲城是如何破的了。

先是大霧籠罩分割戰場,逼得人們各自為政,然後借著這濃霧暗中下手。

人們在危機之中總是喜歡抱團取暖,正中董宇下懷。

循著風聲的長棍棍梢狠狠地砸下,一次次的敲碎董宇的頭顱,可是屍體成堆,董宇卻在不停地復活。

已經漸漸開始有些煩躁的鄧賢,大吼一聲長棍綻放金光,再一次敲碎了董宇,可是又一次見到了可惡的那張臉。

司鴻的劍氣此刻在鄧賢的眼中就好比清涼劑一般,凌空一踏,趕到司鴻的身邊,借著劍氣終於看清城內的景象,黯然開口:「我們來得太晚了。」

這下面一片人間地獄,原本安樂祥和的永雲城今日卻只能見到一片血雲凝聚在上空,久久不散。

「今天就留你們一命,這永雲城我就收下了!哈哈哈哈!」整個永雲城都回蕩著董宇的笑聲,伴隨著越來越弱的悲鳴。

司鴻拍拍鄧賢的背,攥緊了拳頭:「我們會給他們報仇的,一定!」

風拂過鄧賢的臉頰,為他輕輕吹掉淚水,不忍心再去看下面的慘狀。

距離董宇開始殺戮已經有段不短的時間,城中最多不過金丹境,又怎麼會是董宇和那怪物的對手。

司鴻眉頭一皺,問道:「那究竟是什麼怪物?」

「我就只在古籍中見過一次,應該是仙魔大戰時的噬神藤,但是這樣巨大的噬神藤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根據書中的記載,那時候才有噬神藤接連吞噬了許許多多的元嬰修士,蔓延千萬里紮根。後來遇到化神修者,一念出,斬盡了根莖,斷了靈力來源才獲勝。」

「那名大能將殘肢煉化,化為灰燼,還毀掉了噬神藤的種子,按理說這東西應該已經不會再出現了。」

「興許是其他的噬神藤,這東西我們恐怕沒有辦法可以對付,畢竟連元嬰都不是對手。」

司鴻死死地捏著拳頭,劍氣盪開霧氣,如今傳送陣被毀壞,也只能往蘭登城慢慢趕路了。

「陸鷹揚。」「嗯?」

「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我不想再看到悲劇重演。」鄧賢閉著眼,發自心底地說道。

司鴻盯了一眼還在發狂的噬神藤,雖然沒有蔓延千萬里,但也是一個龐然大物,還有著董宇不斷在旁騷擾,這,談何容易?

不過鄧賢的眼睛有些泛紅,司鴻別過頭去,放出神識慢慢說道:「理智點,我們還得回去傳訊,死在這裡並不能改變什麼。」

司鴻站在山間,看著遠處鬱鬱蔥蔥的景象,忍不住心中嘆息。

看著自己的右手,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弱小無力,若是自己能夠強大到和那大能一樣,這些小問題不都是迎刃而解么。

見識過永雲城的慘劇,司鴻的心更亂了,他很懷疑當初回到蘭登城的決定是否正確。

一旁是心情低落的鄧賢,本來是來永雲城發泄的,卻沒有想到更加的糟心了。

鄧賢還在包紮傷口,雖然服下丹藥,但是那董宇的攻擊使得傷口久久不能癒合。

一陣良久的無言。

「永雲城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反倒是回去傳訊,你若是交代在這裡,你心裡舒服了,但是其他人缺少這消息一定會吃虧的。」

「只要我們趕回去,大家都知道了,也就會小心濃霧,還可以請丹王和雲來前輩出手,提供更多的援助。」

司鴻面色凝重,事情遠遠地超出預料,從現在來看能夠對付那噬神藤的只有元嬰強者,他和鄧賢兩人,還不夠看。

「加緊趕路吧,我得回去和他們商量一下,必須要找到對策才行。」

司鴻搖搖頭,想起那些按兵不動的世家,到底還是些人精,這種事從不會以身犯險。

「陸兄,他們真的齊心么。」鄧賢黯然道,永雲城的災難他看得明白,若是放到了蘭登城……

司鴻微微嘆息沒有開口。

「連你也覺得靠不住么?」鄧賢苦笑一聲,黯然道:「若是他們齊心,或許我們能夠守住,若是……」

鄧賢沒有再開口,司鴻明白他所說的話,嘆了口氣,仰天開口道:「儘力而為吧。」

經過一天一夜的趕路,司鴻的眼中終於出現了蘭登城的輪廓,還有那籠罩在外面的金黃色屏障。

看著那屏障完好無損,司鴻忍不住鬆了一口氣,自己的速度還不算慢。

原本繁華熱鬧的街道如今只有匆匆幾人還神情慌張,一路之上匆匆忙忙。

司鴻皺皺眉,想必是永雲城的消息已經傳到了這裡,距離這裡不遠,司鴻也是明白人人都有一種浩劫將至的感覺。

走到城中央,那裡還有一座雕像捧著銅鏡,還有一人愣愣地看著銅鏡出神。

司鴻看著那熟悉的臉,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們都走了,為何你還留在這裡?」 對於這次隨機獎勵能夠抽取到的東西,楊磐其實完全不在意,因為他壓根兒也沒想着能夠抽到什麼好東西。

換句話說,就算這次抽到的是一件白色品質的垃圾,楊磐也不會意外。

只不過,運氣這東西向來都是很奇妙的。

當楊磐無聊的打了哈欠后,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獎勵抽取畫面已經停止轉動,而出現在獎勵屏幕中的那件物品,卻正閃著柔和的銀光。

「嗯!銀色?!」

楊磐有些驚訝嘀咕了一句,然後連抽取物品的屬性都沒有細看,便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腰間。

在哪裏,那件名為『巨人的幸運』的飾品正散發着幽幽的熒光,看着十分的神異。

楊磐撫摸著這件飾品,心中暗道,「是你的作用嗎,看來當初真是從百夫長手上撿了個大便宜呀,那下次見到她就給她點甜頭吧。」

一邊想着,楊磐放下了飾品,開始查看那件抽取到的銀色物品。

嗯,又是一個老熟人。

這件物品是一件巨大的四臂重弩,正是之前巴德用來射殺史矛革的屠龍風弩。

只不過,楊磐抽取到的風弩卻並不是一件裝備,而是一件半成品裝備,或者說是一件材料。

將風弩從儲物空間中取出后,楊磐發現這風弩與之前巴德使用的時候有些不同,它並沒有底座,甚至就連弓弦都在史矛革的龍息烈焰中被燒毀,只留下了一個光禿禿的弩身。

但即便如此,這風弩也是一個大傢伙,僅是弩身就足有上噸的重量,一般人別說使用恐怕連拿起來都成問題。

不過這點重量對與身體素質幾乎變態的楊磐來說自然不是問題。

在反覆擺弄查看了一番之後,楊磐便這件半成品材料收了起來,然後站起身在高牆上伸了個懶腰,口中有些懶散的自語道,「哎呀,也該回去了。」

然而,正當楊磐準備就這樣直接返回無限空間的時候,一道略帶威嚴的成熟女聲突然從他的腦袋中響起。

「請稍等一下,斧王閣下。」

聽到這聲音,楊磐立刻就知道了聲音主人的身份,凱蘭崔爾女王。

懶散的神情瞬間從楊磐的臉上消失,雙眼變為赤金色的龍瞳,雙手與變為銳利的龍爪,赤紅的龍鱗覆蓋身軀,王冠般的六根尖角出現在他的頭頂。

幾乎瞬間楊磐便進入了巨龍化的形態,而他肩頭的一天,此時也在烈焰之中變為了武器形態。

閃著精芒的赤金龍瞳掃過四周,並沒有發現任何的蹤跡,楊磐知道對方此時並不在附近,只是通過心靈溝通與自己進行交流。

伸手從火焰中握住了天下無雙刀的刀柄,楊磐眼角微眯沉聲說道,「你想要幹什麼,女精靈?」

那女聲略帶歉意的說道,「我沒有惡意,斧王閣下,我只想向你詢問一下關於薩魯曼,史矛革以及索倫的事情。」

楊磐語氣有些不善的說道,「要是我拒絕回答那?」

凱蘭崔爾女王道,「那我將立刻離開不會繼續打擾你。」

楊磐略微思考之後開口道,「你們聖白議會的議長薩魯曼本不是什麼好鳥,會叛變也是遲早的事情,他早就已經與索林勾搭上了,只不過你們沒有發現而已。

惡龍史矛革,我殺死了它,吃掉了它,並奪取了它的力量。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