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樺已經有太多次抗旨不尊的歷史,再繼續抗旨不尊下去,景帝都要扒了他的皮了。

眼看夏文樺的處境越發地艱難,他的心腹侍衛梁宇趕緊找一個機會自作主張地來給宮玉彙報。

宮玉坐靠著床頭,隔著屏風從他口中了解了京都近來颳起的那股颶風,氣惱得拳頭都捏了起來。

「所以,我就是那個不知好歹,霸佔著襄陽王,明知不配,卻也絲毫不退讓的醜婦嗎?」

末尾的話,她一字一句地道出來,更是透露出了她心底的憤怒。

梁宇感受到了空氣中的低氣壓,唏噓地不敢抬頭去看屏風那邊的人影。

他不知道宮玉是一個怎樣的性子,不敢胡亂言語。

宮玉咬了咬牙,道:「你告訴我這些,是想讓我勸襄陽王去面見聖上嗎?」

「是。」梁宇鼓起勇氣道:「王爺為了夫人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跟皇上對著干,屬下擔心再繼續下去,恐會對王爺不利。」

宮玉:「……」

那後果不堪設想,無需梁宇把話明說出來,她也聽得懂。

梁宇道:「再過兩日,便是皇上的六十大壽了,夫人……」

宮玉截口阻止他繼續說,道:「我知道了,我會考慮的。」

「那屬下便先謝謝夫人了。」

梁宇高興地抱拳感激。

畢竟是跟著夏文樺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也不想看到夏文樺成為人人排擠的對象。

宮玉看到他離開的背影,苦逼地扶額。

特么的她很醜嗎?

還配不上夏文樺,夏文樺是有多高貴啊?

旁邊的柳青看她皺眉,安慰道:「小姐,你不要難過,外面那些人都是胡說八道,他們不知道小姐你美得像天仙似的。」

宮玉抬眸看她,「青兒,我生了孩子以後,氣色是不是不好?」

柳青立刻搖頭,「沒有,小姐,你氣色好,還人美心善。」

這嘴巴,真甜。

宮玉疑惑地仰頭四十五度看上方,「那是否是我太低調了?」

柳青想了想,重重地點頭,「低調,真的太低調了。」

宮玉沉吟著自言:「皇上的六十大壽……」

柳青怕她去,趕緊提醒,「小姐,你還在坐月子呢!這才是第八天,還差二十二天。」

宮玉試試身家感受,道:「無需一個月,十天就夠了。」

「那要是以後落下個什麼月子病,可怎麼辦啊?」

宮玉扯了一下嘴角,「你小姐我的身體有自愈的能力,怎麼可能會落下月子病?」

「是哦!」柳青恍然大悟,而後就羨慕起來,「小姐你和旁人確實是不一樣的。」

「許墨來府上了沒有?」

宮玉還記得跟許墨的約定。

「我去問問小楓。」

提起許墨,柳青就感興趣。

如同上一世那樣,她對許墨還是有一些女兒家的心思。

但宮玉不敢亂點鴛鴦譜了,她做不了紅娘,怕好心做壞事。

許墨很守信用,七天後,他果然來了莊裡。

宮玉見到了他,直接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十二顆靈石交給他。

許墨驚呆了,宮玉不問責就算了,還居然把靈石都還給了他。

感覺有點燙手是怎麼回事?

突聽宮玉道:「許墨,你去給我準備一輛豪華的馬車,不要低調奢華的那種,就要高調。」

許墨一怔,滿是不解。

高調起來,可不太像宮玉的行事風格啊!

宮玉道:「再過兩天不是皇上的六十大壽嗎?」

許墨恍然大悟道:「少主是想和王爺同去?」

。 0560曹梓欣的決定

拍賣會內的氣氛格外壓抑。

曹梓欣的面色很難看,雙眸緊緊盯着地面上的一具屍體,眉宇緊蹙,瞳孔也不禁縮了縮。

曹雲死了!

雖然,彼此是對立的,可畢竟是曹家人,難免是有點傷感的。

但真正讓她震驚的是,曹雲身上的傷勢不輕,卻沒有致命傷。

當曹淳找到他的時候,連一點生命氣息都感覺不到了,屍體已經冰冷。

「唉!淳叔,你看出來了?」

她嘆了口氣,抬起頭來,望着曹淳開口詢問。

「不是真氣擊殺,也不是被外力打死的……」

曹淳神色閃爍了一下,有點不確定的道:「唯一的可能,只怕是精神和靈魂被人生生震碎了。」

「什麼?!」

曹梓欣臉色大變,好看的眉毛都跳了跳,本來就陰沉如水的面龐,變得更加蒼白了:「淳叔,你是說那個青年是個精神師?!」

「這……很有可能……。」

曹淳臉色也是很難看,這可比他們預料的還要糟糕,可以輕易將曹雲都殺死的天才武修,還是精神師,那來頭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要是真的將他惹惱了,只怕整個曹家都不夠看。

很棘手啊!

「他本身就是半步生死境巔峰,這種天才就是在我國整個國內都找不到;何況,還是精神師,在整個天龍大陸上,也只有超級大勢力,才有這種弟子。」

曹梓欣深吸了一口氣,手指都不禁顫抖了起來,絕對惹不起啊!

「現在,我只怕曹雲說了什麼?如果……」

曹淳緊咬着牙關,恨不得將曹雲活活地踹成肉泥。

毫無疑問,那個青年應該是拒絕了與湖心寨拍賣會的合作,而曹雲竟然不知死活地動手了。

也是因此才被殺的,而如果,他說是曹梓欣派去的話,只怕整個拍賣會都要倒霉了。

「要不要通知家族那邊?」

一時間,就連曹淳有種背後發寒的感覺,曹雲都死了,憑他也絕對不是那人的對手。

最關鍵的是,他們擔心青年身後的勢力。

「不行,如果把家族也牽扯進來的話,只怕會更嚴重。」

曹梓欣搖搖頭,如果在這個時候,拍賣會有大的動作的話,必然會激怒那個人,到那時候曹家就是想退都不可能了。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就能顯示出曹梓欣的狠厲了。

她寧可自己扛下來,也不能將曹家葬送掉。

「另外,雲叔的屍體儘早處理吧。」

曹梓欣與曹淳對視了一眼,頓時就明白了,以曹淳的眼光都能看出來,那麼,家族中人也必然看得出來。

若是讓他們得知那個人是精神師的話,一定會想辦法殺掉後者。

這樣一來,事情就會完全失控了!

但令他們都感到意外的是,一連三天,那個人都沒有出現,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不對啊,就算是曹雲已經說明了身份,但是,他也是因此才追蹤到那個人的,這件事情我們也脫不了干係啊。」

曹梓欣疑惑不已,那個人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反而讓她很不安了。

「的確很反常。」

曹淳也緊蹙著眉頭,本來他是打算犧牲自己,將這件事情全部抗下來。

可那個人根本就不出現,倒是讓他們一時間捉摸不透了。

「不管怎樣,先將那幾本武技拍賣了,特別是他拿來的那聖訣,一定要讓他滿意才行。」

曹梓欣沉聲的作出決定。

。 「對了,另外再聯繫一下當地有關部門,我們再捐一些錢過去!」

安排完了物資的事情,秦川想了想又說道。

「捐款?老秦我們捐多少?」

范思雲又問道。

「現在飛龍院線這邊賬戶上還有多少現金?」

「老秦,現在賬戶上還剩下三千多萬!」

范思雲想了想說道。

最近一段時間,飛龍院線雖然進賬不少,但大部分資金都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專用賬戶,是用來修建飛龍集團辦公大樓用的。

除去正常的運用費用外,只有三千萬的流動資金。

「行,那就先捐三千萬!」

秦川沒有半點猶豫。

從新聞上報道的畫面來看,海台市這次受災情況真的是超級嚴重,初步估計各種損失至少在幾百億以上,他這邊能幫就多幫一些。

「好!」

「對了老秦,我們要不要在公司內部在號召一下,公司捐款是公司捐款,個人是個人…..」

「不用!公司捐款就夠了,再說,捐款這種不能道德綁架,你捐款的時候就以飛龍院線的全體職工名義來捐。」

「好的。」

「還有…..」

就在范思雲打算掛電話去籌備物資的時候,秦川又說道,

「一會我用私賬給你轉兩千萬過來,以我個人的名義捐掉。」

秦川的想法很簡單,

自己這邊目前還能說的過去,飛龍院線就不說了大話西遊這次也沒少掙,個人賬戶上不知不覺又有接近十億的現金。

自己和飛龍院線一共湊上五千萬,也是個心意。

「老秦,以你個人的名義捐?」

「嗯!」

「那行,到時候我將捐贈證書給你發過去.」

「不用,留在你那邊就行又不需要拿它來要那些虛名。」

「好!」

……..

不知不覺,到了中午,

隨着央視這邊的應急專業設備特種車輛的入駐,不少區域的通訊開始全面恢復,無論電視上還是其他平台都對這次突如其來的強對流氣旋做了報道。

當地缺少缺吃的已經不再是秘密,各路浩浩蕩蕩捐款活動也逐一展開,

首先,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