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一直在聊天拖延時間,尋找機會拿劍開溜。

如今這個結果出人意料,司徒凡可不會認為貝爾摩得發了善心,因為這個女人是沒有善心的,至少在他的印象中沒有。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拿起高爾夫球杆包迅速離開,這種時候安全第一,先離開這個危險之地。

剛出門,司徒凡迎面飛來一隻腳,踢在了他的腹部上,整個身子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這是懲罰你那雙手,記住別亂說話。」

艹!

司徒凡忍著疼痛迅速爬起來,出了門左右看,沒有看到貝爾摩得的身影,忍不住暗罵道。

「算你跑得快,你要是敢留下來,必讓你跪著唱征服。」

他很鬱悶,他的雙手什麼都沒做,就只是不小心按在了殺人魔胸膛上。

當時就感覺硬邦邦,一點都不軟。

事後仔細一想,應該是像古代女子一樣,胸膛用布綁起來勒緊,里裡外外大概有幾成,所以才會硬。

回去的路上,司徒凡趁著夜市沒關門,去了紐約最繁華的時代廣場,連續逛了好幾家商場的洗手間,換了不同的臉,還有身上的衣服和高爾夫球杆包。

這些東西都是提前準備好安放在洗手間里,就是擔心有人跟蹤,暴露了真實身份。

「不見了?」

某個商場洗手間里,貝爾摩得陰沉著臉,在猶豫要不要殺死司徒凡時,她突然改變了主意,把對方放了,然後進行跟蹤,看看這個人是不是真的路人。

於是她換了個臉,悄悄跟蹤司徒凡,一路來到了時代廣場這邊,在看到對方進入洗手間后,等了一會沒出來,就進去看了一下,結果發現人不見了。

「他是怎麼消失的?」

貝爾摩得疑惑,當時一直守在洗手間外面,出來的四人中沒有司徒凡,她非常肯定,那張臉記得很清楚,沒看見出來過…..

等等!

莫非是易容術?

貝爾摩得臉色陡然難看起來。

如果是換臉了,的確有這個可能把她騙過去。

會是誰?

僅她知道會易容術的就一隻手能數出來,但沒有一人今晚會在那個地方出現。

「是FBI,還是新的敵人?」

貝爾摩得皺起眉頭。

今晚只有FBI和那個第三者,那個路人極有可能就是第三者,那麼目的是什麼?

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

沉默了許久,貝爾摩得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雖然這次沒能做掉赤井秀一,但能發現一個會易容術的人,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收穫。

她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另一頭傳來冷冷的聲音,「有什麼事。」

「調查一下組織里有沒有卧底。」

貝爾摩得倒不是懷疑偽裝殺人魔的事情暴露,而是認為有一個會易容的人出現,對方會不會易容成組織里的人混進組織。

另一頭沒有質疑,而是說道:「這件事交給琴酒。」

。 蘇鈺身形有些僵硬,果然今天諸事不順什麼倒霉來什麼。不過蘇鈺很快就調整好了面部表情,他轉身面帶微笑的看著顧紳禮就像是第一次見到顧紳禮一般。

顧紳禮保養得很好,臉龐白凈,五官端正,相貌堂堂看上去斯文儒雅幾乎和當年沒什麼兩樣,他和原身長得差不多高,西裝筆挺,腿長腰細身體鍛煉的比當年還好。

蘇鈺伸出手「你好,我是余研。」

顧紳禮卻忽略了蘇鈺的話激動的直接抱住了身穿校服的蘇鈺「蘇蘇,我好想你。」就像十年前一樣。

蘇鈺推開緊抱著自己的顧紳禮面帶微笑著對他說:「抱歉,先生我不是你口中的蘇蘇,先生是點錯人了嗎?」

「蘇蘇,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原諒我好嗎?」顧紳禮一副慌張的神情他抓住蘇鈺的胳膊眼含淚光的盯著蘇鈺。「求你了,蘇蘇,我知道是你,你別不理我好嗎?我真的好怕,我終於找到你了。你不要再離開我,好嗎?」說著顧紳禮的眼淚不斷從眼眶湧出止也止不住。孤獨又無助看上去可憐極了。

蘇鈺面露不悅拉開他抓著自己的手,顧紳禮似乎悲傷不已也沒有再拉著他的胳膊。

蘇鈺不知道他怎麼認出的自己,但是他依舊不準備承認,反正這幅模樣與他之前長得完全不同,之前也聽藍琮說顧紳禮腦子有問題現在看來他認為自己是蘇鈺有可能只是巧合。

蘇鈺見不得一個大男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看起來實在掃興但是顧紳禮現在是他的客人,他沒有選擇的權利,蘇鈺無奈的將手插進褲兜里,觸感有些柔軟不似褲子的布料他摸了摸似乎裡面有東西,蘇鈺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塊藍黑色的手帕,想了想應該是藍琮準備的,蘇鈺到是有些佩服藍琮的預見能力了。

其實藍琮身為經紀人會準備好一切事宜,這也只是為了預防突髮狀況才準備的。

蘇鈺拿出兜里的手帕遞給面前可憐兮兮的顧紳禮好脾氣的說:「先生,先擦擦吧!」

顧紳禮淚眼朦朧的盯著蘇鈺突然笑了起來:「蘇蘇,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不管我的。」他沒有接過手帕只是緊緊的抓住蘇鈺給他遞手帕的手,嘴裡不斷念叨著:「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改好嗎?你能不能聽我解釋,我……當時我和你分手是有原因的,我不是故意的,當時我母親知道了我們的事,她想讓人傷害你……我怕,我當時的能力有限還不能和她抗衡,我只是想讓她放鬆警惕,我沒有想分手,那天她一直在一邊聽著……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想之後給你打電話,但是怎麼也打不通,我找了好多地方卻怎麼也找不到你,我真的好怕,我用盡了一切辦法,但是始終找不到你……」

蘇鈺依舊是一副敬業的模樣,嘴角微揚聲音清冷的打斷他的話「先生可以先放開我的手嗎?你抓痛我了。」

顧紳禮怯懦的低下了頭「對不起,蘇蘇,我總是做錯事。但是現在沒事了公司我都掌控在手裡了,母親也去澳大利亞休養生息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阻止我們在一起了。」

蘇鈺有些不耐煩,雖然他已經大概從顧紳禮的話里知道了當時的情況但是一想到自己花了十年時間卻因為這些爛俗的原因而導致任務的失敗蘇鈺更加鬱悶了,不過已經過去的事他已經不想再斤斤計較下去「我之前已經說了,我叫余研,先生應該是認錯了人,要我向店裡打電話詢問一下嗎?」

顧紳禮被蘇鈺的態度嚇得有些語無倫次「蘇蘇,我……我知道是你,顧黎原的朋友圈裡發過你的照片,我不知道原來你離我這麼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了,我不會再離開你的身邊了。」

見自己的話怎麼也說不通蘇鈺也所幸放棄了抵抗,反正他是沒有辦法了,顧紳禮現在的樣子讓他著實懷疑他是真的認出了自己還是單純的精神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蘇鈺不想再糾纏下去「先生,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顧紳禮想抓住蘇鈺的手但又怕被蘇鈺討厭,他討好的說:「不,不要,蘇蘇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變成這幅模樣,但是我知道是你,我們在一起十年我對你的一切瞭然於心,你的一顰一笑早已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上,我已經和SLAKE(牛郎會所)的老闆談過了,你現在已經可以放心脫離那個地方了,以後你想怎樣就怎樣再也沒有人會幹預你了。」

說了半天就這件事倒是隨了蘇鈺的願,會所對他的限制極大這很不方便他對張正鑫的攻略,顧紳禮好歹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蘇鈺微皺的眉眼放鬆了下來。顧紳禮也觀察到了,他一直緊張蘇鈺的表情,現在他知道自己做對了。可是一想到之前調查的事他就有些受不了,蘇蘇的目光現在在另一個人身上,這是他絕對不能忍受的。更何況那個人之前竟然還讓人傷害過蘇蘇的新身體,那就更加不可原諒。但顧紳禮很聰明他知道蘇鈺不喜歡,所以他從來不將這些表現在明面上。

顧紳禮眼含期待的看著蘇鈺小心翼翼的說:「蘇蘇,我們一起回家吧,好嗎?我做了你最喜歡的排骨湯。」

蘇鈺現在知道自己已經擺脫了會所也再沒有心思和顧紳禮糾纏下去。他轉身就走卻不曾想顧紳禮突然來了句:「蘇蘇,你不是想追張正鑫嗎,我可以幫你,我知道他只是你想消遣的對象,我會幫你的。」

蘇鈺著實不想理這個神經病,可是正因為如此,他怕顧紳禮會對張正鑫做些什麼,這樣他將會在這個世界里又一次的任務失敗。這是蘇鈺不能忍的,但他的身份處處受限而且以他對顧紳禮的了解那傢伙向來說到做到,他很怕這一切又重新回到原點。

看著蘇鈺停下腳步,顧紳禮趕忙追了上去,他笑的一臉諂媚似乎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討好蘇鈺。

蘇鈺終於收起了之前微笑的嘴角面無表情的看著顧紳禮問他:「你想怎樣?」

顧紳禮知道他的意思開心的笑著說:「蘇蘇,我們回家吧,排骨湯已經燉了5個多小時了,等你喝完湯我再送你回去好嗎?」

蘇鈺什麼也沒說徑直往外走去,顧紳禮卻知道他這是答應了。蘇鈺身後顧紳禮臉上的笑意散去,他沒有那麼蠢,不會傻傻的將蘇鈺讓給別人,既然這次蘇鈺回來了,他便不會再放開手,生生世世都不會。

※※※※※※※※※※※※※※※※※※※※

謝謝「快樂每一天」「未聞名」「騎著蝸牛狂奔」三位小可愛灌溉的營養液。

各位讀者小可愛來投個票,應晉江要求不能寫□□,所以小可愛們喜歡哪個受,我到時候寫個番外讓他成為主角受,喜歡np的小夥伴們跳過番外看就可以了。

為自己喜歡的受受投上一票吧!在寫番外前統計得票最多的為主角受。 這一夜,瘋狂而低沉,喝醉之後的陳玄完全忘記了一切。

這一次不同和秦淑儀,那次陳玄是昏迷了,而這次只是喝醉,身體的本能還在。

所以,最終的陳玄反守為攻,開啟了一輪不知疲倦的征伐!

這種征伐,一直到凌晨三/點才結束。

可惜了沈初雲,足足承受了三個小時,痛苦並快樂着。

最終,或許是因為承受不住,直接昏死了過去!

江東,天寧市。

這裏是位於江東北部的一座城市。

一座別墅裏面,一個相貌平凡的青年正坐在茶桌前安靜的看書,時不時的抿一口茶水,眼下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青年還沒有休息,就如同一個苦學者。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走進來說道;「黃泉聖子,古家的人到了,另外我得到消息,軒轅王族聖子軒轅涅槃正在東陵秘密約見其他王族聖子。」

聞言,周黃泉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軒轅涅槃,沒想到此人也來了,可有探聽到其他消息?」

中年男子搖搖頭說道;「目前只知道軒轅涅槃約見其他王族聖子前往東陵天湖公園。」

「東陵天湖公園!」周黃泉眼眸促狹,其嘴角露出一抹冷漠的笑意,而後放下書籍,淡淡得到說道;「讓他們先進來!」

前幾日那一場大戰結束,周王族上下對他的意見很大,甚至都想廢除他這位王族聖子。

為了自己在周王族的地位,周黃泉絕對不允許看到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他只能再次行動,而且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十分完美的計劃。

這個計劃,即便不大規模動用周王族的力量成功的幾率也很大!

不多時,一個老人便是帶着一個青年女子走了進來,只見老人一臉獻媚的看着周黃泉說道;「古明山見過黃泉聖子!」

至於老人身邊的青年女子,她面無表情,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周黃泉看了老人一眼,笑道;「勞煩古家主風塵僕僕趕來,實在有些抱歉。」

「黃泉聖子言重了,這都是我該做的!」古明山放低姿態說道,在接到周黃泉傳來的消息后,他可是馬不停蹄的從梁州趕了過來,接上/身邊的青年女子后,一刻都沒有停下,直接來到了天寧市。

即便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了,古明山也沒有耽擱,他知道,這是他古家的機會,這一次絕對不能再錯過了。

上一次就是因為耽擱的太久,所以才會錯過周煌聖子,如果在這之前兩人就成婚了,那麼他古家怎麼也有一個周王族聖子夫人頭銜撐著。

可惜的是,周煌是個短命鬼,死了!

所以古明山又盯上了剛剛上位的周黃泉,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當年古家也算是名動天/朝國的大家族,古蒼風前輩與我周王族私交甚好,雖然如今古蒼風前輩已故,不過我周王族絕對不會忘了古家,所以,古家往後若有需要,古家主可以儘管提!」周黃泉一臉和善的笑道。

聞言,古明山心中大喜,連忙說道;「多謝黃泉聖子!」

若非古家當年出了一個古蒼風,一個世俗家族哪裏能夠和存在千載的王族拉上關係,說上話。

古明山也很明白這一點,不過正是因為如此,他才不予餘力的想要攀附周王族,現如今古家已經沒了古蒼風,只能依靠周王族來讓古家繼續壯大了!

「古家主,想必這位就是古家的古若雲小姐吧?」周黃泉朝着一臉冷漠的古若雲看了過去。

古明山急忙說道;「黃泉聖子,這便是我古家古若雲,不過黃泉聖子你放心,我古家私教甚嚴,若雲的守宮砂還在!」

這句話,直接讓得古若雲的心都涼了半截!

當她是什麼?一個買賣的貨物嗎?

以前對於古家的安排,古若雲只是有些抗拒,不過在和周煌接觸后,她雖然依舊不喜歡周煌,但也不討厭。

但是現在,她忽然很討厭眼前這位周王族新上位的聖子,更討厭把她當貨物一樣踢來踢去的古家!

周黃泉很明白古明山這話中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說古若雲目前還是一個處子,讓他放心。

「呵呵,古家主有心了,眼下時間也不早了,古家主可以早點去歇息,我想和古小姐單獨聊聊,古家主應該不介意吧?」

聞言,古明山心中更激動了,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能有什麼好聊的。

「當然不介意,黃泉聖子請便。」說着,古明山看了古若雲一眼,沉聲道;「若雲,好好對待黃泉聖子,這輩子能遇上黃泉聖子可是你天大的福氣。」

說完這話,古明山就離開了!

房間裏面就只剩下一臉冷漠的古若雲和周黃泉兩人。

周黃泉倒上了一杯茶,他抬頭看了古若雲一眼,說道;「攤上這麼一個無情無義的家族,是不是感覺挺悲哀的?」

聞言,古若雲冷冷道;「是,不過若沒有出現像你這樣的人,我的人生不該如此!」

「這麼說你很恨我咯。」周黃泉輕笑一聲,說道;「你恨不恨我其實我並不在乎,我查過了,你貌似和東陵那個傢伙關係很不錯,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喜歡他對吧?」

古若雲心裏一驚,此人竟然連這種事情都查到了!

「你不必感到驚訝,以我周王族的實力想查到這些事情並不難,所以,我打算給你一個能掌控自己命運的機會,就看你願不願意了。」周黃泉一臉微笑的看着她。

「我很好奇,你的心會這麼好?」古若雲冷笑道。

「我的心很黑,也很陰險,不少人都知道。」周黃泉很坦誠,笑道;「說實在的,其實我並不缺女人,對女人的興趣也不是很大,所以,在我看來與其讓古家犧牲你攀附周王族,不如讓你發揮更大的作用。」

「你想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幫我把他約出來,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做成了這件事情,我讓你自由,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過,古明山怕是就沒法活着離開了,梁州古家,恐怕也沒必要存在了!」

。 餐廳黑暗中露出幾對凌厲的眼眸,其中有人道:「讓三年級的橘雅弘過來吧。」

幾個人思考片刻,也是同意。

他們的談話並未驚動一邊的城平京老師,他臉上的近視眼鏡倒影中,一個小小的身影飛速沖了出去!

「上准從之氣!」

「八卡能!」

學生們震驚,在他們的潛意識裡認為境界的差距是任何技巧都無法彌補的,除非手裡有兵器或者一把沙漠之鷹,不然中級准從不可能打得過上級准從。

所以,呂布從餐桌上飛躍下來的時候,就如同虎入羊群,十幾個二年級生唯恐避之不及,被呂布一個人追著打。就如同剛才二年級揍一年級一樣,呂布揍這群身高高他一倍多的高年級生毫不含糊。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