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申升內心打了一把小算盤,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

季柚想了想,這打擂台,應該對申升這個戰鬥狂魔十分重要,於是,她沒有跟這位老人討價還價,趕忙也道:「老師,我也沒有意見。」

老人瞥一眼季柚,點點桌面,示意兩人麻溜付賬。

申升與季柚付完,立馬開溜。 快樂是可以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艾達的快樂就建立在鄧布利多的痛苦之上,也許不是那麼痛苦,但確實有點丟人。

那天早上風和日麗,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學生們像往常一樣在禮堂吃著早餐,貓頭鷹也像往常一樣遞送著信件、物品或者是《預言家日報》。

托小天狼星·布萊克的福,《預言家日報》的銷量再創新高,作為獨家報道舊案重審的媒體,《預言家日報》的市場佔有率達到了一個十分驚人的程度。

一切都和往常一樣,看不出任何的異常,可是在眾多的貓頭鷹中卻有一隻姍姍來遲。這隻全身灰色的貓頭鷹沒有理會抬頭觀看的學生,徑直穿過四張長桌,直奔鄧布利多而去。

灰色的貓頭鷹彷佛化身轟炸機,一個俯衝就到了鄧布利多附近,在丟下信件后便拉升高度,一晃就沒影了。

那封信件精準地落在了鄧布利多面前的桌子上,看到信件后鄧布利多臉上有些驚訝,禮堂里的學生們則開始小聲議論,無它,只是因為那封信是紅色的——吼叫信。

鄧布利多,霍格沃茨的校長收到了吼叫信,這種事還是值得學生們議論紛紛的。

只是鄧布利多不愧是鄧布利多,即便收到了吼叫信也面不改色。鄧布利多饒有興趣地打開了信封,接著一陣嘹亮的女聲響徹整個禮堂,和這位女士一比,韋斯萊夫人和隆巴頓夫人顯得特別溫柔。

震耳欲聾的女聲不斷迴響,震得桌面上的杯盤碟都跟著晃動。禮堂里的眾人齊齊捂住了耳朵,就連教師席上的教授們也是如此,禮堂里能做到泰然自若的人只有鄧布利多和艾達。

鄧布利多處變不驚是因為這都小場面,大風大浪他見多了;艾達則是因為她十分熟悉這個聲音,即使聲音因為音量過大而有些變化,但艾達依舊聽出了那是自己祖母維達的聲音。

祖母就是祖母,說過要給鄧布利多寄吼叫信,就真的給鄧布利多寄吼叫信,女中豪傑!

吼叫信的大意是:鄧布利多,老娘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讓我孫女涉險,和你玩偵探遊戲,我就拆了你這把老骨頭,骨灰都給你揚嘍!

紅色的吼叫信最後沖鄧布利多做了個鬼臉,這才自動燃燒化為灰燼。

吼叫信停止了,但大家卻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不是第一次聽說鄧布利多收到吼叫信了,但確實是大家第一次見到,這位家長也太生猛了。

久久不能平靜的學生們還在回味著吼叫信的內容,從內容上的「孫女」、「偵探遊戲」、「涉險」等關鍵詞來看,學生們已經知道這封信來自誰的家長了。

四個學院的學生齊刷刷地看向了艾達,有其孫女必有其祖母,果然霍格沃茨就沒有你們家人不敢揍的……敢揚言拆了鄧布利多的老骨頭,還順手揚了骨灰,一脈相承的彪悍。

教師席上教授們的反應也各不相同,有吃瓜的,比如弗利維教授、斯普勞特教授;有無所謂的,比如斯內普;有半天沒回過神的,比如海格和芭布玲教授;也有感到欣慰的,比如麥格教授。

還有憋笑的,比如萊姆斯?盧平和小天狼星?布萊克。最近這段時間小天狼星一直無所事事,鄧布利多就讓他去給盧平當助教,當然是沒有工資的。

黑魔法防禦術課變得特別熱鬧,盧平本就風趣幽默,現在又有了小天狼星的加入,教室立刻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調皮搗蛋的學生都超級喜歡小天狼星,甚至希望他能開一門專門教人整蠱的課程。

鄧布利多肯定不會同意的,除非他神經錯亂了,或者想看到學校變得一團糟,想在某天早上看到費爾奇弔死在校長辦公室的門口,陪著一起弔死的還有一隻瘦不拉幾的貓。

禮堂里,被全校行注目禮的艾達,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沒想到自己祖母是一個這麼說話算話的人。只能說不愧是混過的女人,還是跟著格林德沃混過的女人,她老人家比盧平教授還盧平,簡直狼滅。

在大家的聽力恢復正常后,雙胞胎湊到艾達的身邊小聲問道:「咱祖母一向都是這麼虎?還是找到你以後才這麼虎的?」

雙胞胎的話換來的自然是艾達的追打,在一片歡聲笑語中五月悄悄來臨。

五月的天越來越好,白天變得晴朗無雲,熱烘烘的,讓人只想帶上幾品脫冰鎮南瓜汁溜達到場地上去。

可是不行,考試臨頭,學生們不得不待在有些悶的城堡里,逼著自己的大腦集中思想,任憑窗外飄來陣陣誘人的夏風。

要參加普通巫師等級考試的五年級,還有參加終極巫師考試的七年級,這兩個年級的學生多少都變得有些神經質。

要是有人打擾了公共休息室的安靜,立刻會遭到聲討,珀西還會跳出了給以很重的懲罰。

而艾達不想留在室內,她是想做就去做的性格,於是她真的帶著冰鎮果汁,出現在了涼爽的黑湖邊。艾達懶洋洋地看著巨烏賊在湖面上夢幻般地遊動,心裡想著到底需要多大的鐵板才夠用。

弗雷德和喬治拿著書,在湖水邊大聲背誦,加隆跟在兄弟二人的屁股後頭。這段時間加隆一直是跟著雙胞胎生活的,它的狗窩、零食、玩具也都搬到了男生宿舍。

短時間內艾達是不會原諒加隆的背叛行為的,即使小天狼星不是敵人。

小天狼星和盧平在這時也來到了黑湖邊,兩個人就好像老夫老妻一樣,特別和諧。小天狼星很自然地湊到了艾達身邊,很自然地倒了兩杯冰鎮果汁,然後遞給了盧平一杯。

「還是你們會享受啊!」小天狼星一口飲下冰鎮果汁。

「麻瓜更會享受,你知道什麼叫空調嗎?」艾達懶懶地說道,然後她給小天狼星和盧平科普了一下空調。艾達是真心希望霍格沃茨也能裝上空調,可惜任何麻瓜的電子產品到了學校都會失靈。

閑聊了幾句后,小天狼星終於進入了正題,他說道:「最近加隆都是住在男生宿舍,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

「它自己和你說的?」艾達說道,她看向不遠處的加隆,心裡還是有些難受的。

「不是,哈利告訴我的。」小天狼星說道,在恢復自由后,他就搬出了男生宿舍。

「多嘴多舌……」艾達小聲嘀咕著。

小天狼星很認真地說道:「艾達,你真的不打算將加隆留在身邊了嗎?它現在的樣子真的挺可憐的,看在它沒做什麼壞事的份上……」

「它背叛了我。」艾達打斷了小天狼星的求情,「它可以因為你背叛我第一次,就能因為別人背叛我第二次!難道它咬住我喉嚨的那天,我還要原諒它的背叛嗎!」

無言以對,小天狼星被噎住了。只是小天狼星還是要想辦法說服艾達,畢竟加隆走到這個地步,都是因為幫助自己。

「說得太過了,哪就這麼嚴重。眾所周知,加隆是個戰五渣,它可做不到那些。」盧平調侃了一句,想要緩和一下氣氛,怕小天狼星和艾達說僵了。

「加隆一直很信任你的,艾達。」小天狼星說道,「在我受傷的那段時間,也是因為它,我才會向你求助。它可能表現得不明顯,但對它來說,你才是它的一切。」

艾達沒有吭氣,或許艾達沒有必要和一條寵物犬計較,但加隆的背叛也是真實存在的。看著搖頭晃腦地跟在雙胞胎身後的加隆,艾達長長地嘆了口氣。

「那就讓加隆留在弗雷德和喬治身邊吧。」盧平建議道,「若是真的送走了,我怕你會後悔。」

7017k 門沒關,應該是房東已經到了。

秦舒輕輕推開門,看到裡面裝飾齊全,煥然一新的樣子,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是她三千五租來的清水房嗎?簡直是精裝修好么。

木地板,暖色牆紙,定製的黑白灰柜子,頗具時尚感的流線裝飾燈。

不僅如此,沙發窗帘、包括桌椅板凳,全部都已經放置好了,餐桌上還插著一捧鮮花。

溫梨也是看呆了眼,她本來是打算陪秦舒去置辦這些傢具家電的,結果這兒都有。

「應該可以了……」說話聲從房間里傳來。

兩道身影走了出來。

張翼飛正跟朋友確認完,一扭頭,看到了出現在門口的秦舒和溫梨。

他愣了下,有些不自然地偏開目光,說了句:「來了啊。」

秦舒點點頭,走進去。

首發網址et

溫梨跟在她身旁,好奇問道:「翼飛哥,這些都是你們準備的嗎?」

張翼飛撓了撓頭,給身邊朋友使眼色。

他朋友說道:「那個,裝修的時候突然想著乾脆弄好一點,反正以後不出租了自己也要住的。不過你放心,我報給你的裝修價格不變,多出來的部分我這邊已經補上了。」

秦舒淡淡的道了一聲:「謝謝。」

她對裝修行情不了解,但是看這個裝修效果,不是她那點兒錢能弄出來的。

所以,還是她撿了便宜。

「這些家電什麼的也都是從我叔廠里直接拖過來的,不貴,反正先用著唄。」那朋友說道,抵了一下張翼飛的胳膊肘,「是吧?」

「對,你就安心在這兒住著吧,雖然是短時間內裝出來的,但都是用的安全材料,也除過甲醛了。」張翼飛低咳了聲。

秦舒看了他一眼,說道:「這房子很漂亮,謝謝你們!」

「小舒姐,我們去看看裡面吧。」溫梨充滿好奇心地拉著秦舒往裡走。

張翼飛目光落在秦舒身上,身旁好友一隻胳膊伸過來搭在他肩上,安慰性地拍了拍。

他抿了抿唇。

等秦舒從房間里出來,他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秦舒。」

對上她看過來的目光,他下定決心一般,「我們,還是繼續做朋友吧。」

秦舒眨了眨眼睛,瞭然一笑,反問:「我們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嗎?」

「那就好,我怕我那天說的話——」張翼飛說到一半,臉色微變,及時地打住,「算了,以後我再也不說那樣的話了,做朋友挺好的,咱們還能一起搞醫研呢!」

秦舒見他是真的想明白了,點點頭,提議道:「你們幫我把房子弄得這麼漂亮,不請吃飯說不過去,晚上我請客!」

「行!」張翼飛爽快應道。

溫梨下意識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秦舒,然後低下頭,為自己剛才那瞬間的期許感到可笑。

翼飛哥就算放棄喜歡小舒姐,難道就會喜歡她嗎?

哎。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

暮色降臨。

一行四人吃過晚飯,被張翼飛的朋友帶到了一家會所門口。

「肖原,這兒還有兩個妹子呢,你可別帶我們到什麼不正經的場所玩兒。」張翼飛提醒道。 「謝了兄弟,我是真沒想到你竟然還能踩上這狗屎運……」

看着那隻被關在鐵籠里,身披星光的金髮小人,迪恩打開系統,臉上一點點展開了興奮的笑容。

【魔獸種族:星辰妖精】

【性別:雄】

【天賦:星辰領域】

【介紹:使用星辰之力的妖精,生活在避光的植物之中,夜晚才會開始行動,常年展開星辰領域,一旦有人入侵,即進入狂暴狀態。因為缺少星辰指引,實力在白天被大幅度削弱。】

【等級:中階魔獸】

【狀態:因久未吸收星辰之力以及劣質藥物作用,陷入深度虛弱之中】

【心情:極度憤怒】

【技能:粗糙的星辰之力運用,未構成技能】

【各身體部分能量散佈分析:眼睛(3%)、雙手(15%)、精神海(20%)、翅膀(15%)、軀幹(40%)、伴生羽衣(7%)】

……

後面還跟着這隻小妖精的各項身體數值以及圖表,迪恩大體掃了一眼,都在種族平均數值的範疇之內,沒什麼特別之處。

總體來看,這就是一隻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星辰妖精而已,發育良好,但也沒到突出的地步。

不過對於迪恩來說,光它是星辰妖精這一點,就已經足夠特別了。

他伸手,捏著小鐵籠上面的鈎子,把裏面的妖精舉到了自己眼前。

「妖精的市場價可不低,其中星辰妖精因為樣貌好看,標價更是遠遠超出了它自身的價值,你那些隊友們,恐怕並不想讓你把它當作送給我的禮物吧?」

蒙恩冷哼一聲,硬氣道:「我是在單人行動中抓到的這小東西,他們有意見干老子屁事!」

迪恩表情微妙,「你在他們面前也是這麼說的?」

不愧是老朋友,這句話堪稱是一針見血,蒙恩頓時尷尬的咳了咳,抓着後腦勺道:「就……差不多,本來就是在單人行動中抓到的,按照規矩,處置權就應該在我手上……」

所以你倒是跑到那些事爹面前硬氣去啊。

迪恩嘆了一口氣,接話道:「那他們怎麼說的?」

「他們說星辰妖精是在集體行動中發現的,不管是不是我一個人去抓的,都應該算他們一份……」

迪恩被這不要臉的說辭給氣笑了,「那照這麼說,以前那些單人分配的東西,都是餵給狗吃了嗎?」

「我也這麼反駁他們了!」

蒙恩拍了拍桌子,把茶杯都震出了「叮叮噹噹」的聲響。

「我說好像看到了稀有魔獸,想去冒險一回給你帶個禮物,所有人都不肯動彈,於是我就自己去了,誰知道抓回來以後,看到是一隻落單的妖精,一個個瞬間就變了臉。」

「我當時就提了,以前單人行動的收穫,哪個不是分配到個人,怎麼到我這就變了?」

「但是這幫臭小子,非要嘴硬說什麼,那點東西,以前給我送禮的時候都算還回來了,你說說還有臉嗎?!」

「一點也沒把我這個團長放在眼裏……」

「繼任團長。」

迪恩直接戳穿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那個團隊並不好帶,上一任團長能夠勉強帶好,不代表你也可以。」

「有這個功夫,不如自己建立一個新的隊伍,以你的本事和口碑,絕對不愁招不到人。」

「話是這麼說……」

剛剛還火冒三丈的蒙恩瞬間就蔫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