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暗玉浮天陣的核心能量便是那黑色晶石,而其誕生的礦井便在此處。

那三名靈鬼皆為中級靈鬼,正是主持催動暗玉浮天陣之人,有著他們三人主持大陣,高級靈鬼都極難攻破。

見到秦楓二人,暗族之人頗為震驚,喝道:「你們是如何混入城中的!?」

秦楓與虛隱鬼女對視一眼,並不答話,立即殺出。

府邸中還有著數十名靈尊,紛紛撲出,阻擋秦楓二人,卻是羊入虎口,根本抵擋不住。

秦楓祭出覆蒼穹,大殺四方,鮮血四濺,轉眼間便是殺至那三名靈鬼之前。

見秦楓殺至,左右二人立即起身迎擊,只留下中間一名五重天靈鬼繼續主持暗玉浮天陣。

左右二人皆為四重天靈鬼,實力不俗,配合默契,但與秦楓相比依舊不足。

秦楓以一敵二,不落下風,覆蒼穹與封天錘分別轟擊而出,令得對面二人連連敗退。 白以柳在心底默念著,忽的感覺到她想要的東西已經落在了自己的衣服里,伸手拿出一把亮堂堂的菜刀,然後放在另一隻手的掌心,來回拍了幾下,炙熱的陽光照射在刀刃上,泛著森森陰寒之光,似乎帶著一股嗜血的衝動。

白以柳挑了下眉,帶著輕快的笑容說道:「想要我那五百兩銀子,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本事來拿?」

自從來到這裡,別提心裡,有多憋屈,揍楊氏只能讓她過一個手癮,並沒有將內心的不痛快完全的釋放出來。

不管怎麼說,楊氏到底是原身,也就是現在的她的奶奶,在孝道為尊的古代封建社會,也要掂量著三思而行。

眼前這四個大塊頭就不一樣了,她不需要有太多的顧慮,打殘,打廢,只要不鬧出人命,不會有人來多管閑事的,只會拍手稱快,只會被他人歌頌,覺得她這是為民除害。

四個人瞧著輕鬆自若,大言不慚的白以柳,再看了看她手裡那把泛著鋒芒的菜刀,齊齊對視一眼,那個眼角帶痣的男人,嗤笑一聲,眼神裡帶著輕蔑和不屑說道:「我呸,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哥幾個不客氣了,一把菜刀而已,你嚇唬誰呢,哥哥可不是被嚇唬大的,哥哥在道上混的時候,這世上還沒有你的存在呢,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臭小子,我們有什麼好怕的,兄弟們,給我上。」

此時的四個人早就被五百兩銀子迷了心智,在他們眼中不足為懼的臭小子,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孩子,他可是能夠打死老虎的人,輕敵是最致命的。

他們四個人加在一起,別說跟一隻老虎相提並論,就是一隻狗他們都比不過,在白以柳看來,他們就是陰溝里的臭蟲,隨便幾下就能被拿捏住。

這四個人在縣城還別說,名聲非常的響亮,不過他們的名聲可不是什麼好名聲,而是臭名昭彰。

他們四個人專門欺負從鄉下而來的老實人,不是收保護費,就是收攤位費,亦或者專門欺負沒有後台,沒有靠山的小商鋪。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本身就是小本生意,怎麼經得起他們隔三差五上門找茬,只能用錢來打發,這也就助長了他們囂張的氣焰,覺得自己不可一世。

今天,四兄弟跟以往一樣在城門口蹲守著,看看有沒有待宰的羔羊,讓他們狠狠地宰上一筆,結果沒等多久,就看到一隻橫躺著老虎進城了,一時間四兄弟嚇得抱頭鼠竄,找一個地方藏起來,等他們躲著再去看的時候,發現根本是他們會錯意了,這哪是活的老虎,而是死了的老虎,虎身下還有一個人呢,四兄弟雙眼剎那間精光閃過,盯上了白以柳。

毫無疑問,他們真正盯上的是賣老虎的錢。

這麼大一隻老虎,且還看不到絲毫的傷口,價格上肯定不低,這點眼力勁他們還是有的,這隻大老虎少說也能賣個三四百兩。

別說是從一個孩子手裡搶銀子,就是從一個成年人手裡搶銀子,他們也毫無壓力。

他們早就忘記了白以柳另外一個打虎的身份,那時他們的眼裡只有錢,好多好多的錢,必須拿到手中,有了這麼多的錢,可以逍遙好長一段時間。 丁茂茂一出房門,姜麗華放下手裏的紅寶書,露出一張略顯消瘦的臉來,「德行!真當這是她家呢?天天怨天怨地的,做給誰看?」

楊燕躺在床上沒吭聲,她餓得厲害,想說話,但又實在沒有力氣。

林清在煤油燈下擰開一個小盒子,從裏面摳出小指甲蓋大小的暖黃色膏體在手上抹開,末了低頭聞了聞,一股淡淡的香味襲來,很好聞。

「行啦,你管她那麼多做什麼?」林清說着,把手裏的小盒子推到姜麗華面前,「來點不?我用票跟魏嵐換的,聽說是海市那邊的,沒有關係可買不到。」

「你什麼時候開始注重這些了?」姜麗華嫌棄撇撇嘴,卻毫不客氣奪過小盒子,從裏面摳出一大坨揉開。

林清一臉心疼搶回小盒子,「好貴的,魏嵐就剩幾盒,用完了可就買不到了。」

林清臉頰微微泛紅,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在她心裏,下鄉完全就是書上寫的,立大事必先勞其筋骨,所以幹活的時候,她從來都是盡心儘力,毫不在意自己會被晒黑,手會因為拿農具而磨損粗糲。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也開始注重這些了。

林清想了想,似乎就是守夜的那晚,顧朝提着煤油燈和魏嵐十指相扣的畫面吧。

她看着他們十指相扣,又看見魏嵐側頭時,昏黃搖曳的光暈下較好的面容,心裏除了羨慕,同時又不禁擔心范騅會不會因為她的手粗糲,皮膚晒黑而嫌棄她。

畢竟有魏嵐這個鮮明對比在。

那次守夜回來,林清猶豫了很久,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才終於鼓起勇氣找到魏嵐。

現在冷不丁聽姜麗華問起,林清頓時覺得一陣羞愧。

在煤油燈的光暈下,林清猛地站起身,椅子「嘩啦」一聲被頂開。

林清身體站得筆直,「我有愧,愧對黨和人民的所託!」

姜麗華被她突然來的這一下,嚇得一個趔趄,差點沒從椅子上掉下去,「吃錯藥了?」

林清臉色爆紅,端著臉盆奪門而出,「我去打洗臉水了,咋們趕緊洗洗睡吧!過兩天還要脫麥粒!」

另一邊,丁茂茂抱着被子走在田埂上,天色已經徹底暗沉下來,只能隱約瞧見小道模糊輪廓。

姜麗華的遭遇除了那天守夜的另外三個人知道以外,就只有魏嵐知道。

魏嵐這段時間外出很注意,盡量避免犄角旮旯的地方,洗大物件要去小港那塊,也是起早跟着大隊里的嬸子一起,竟可能避免危險。

反觀丁茂茂,她人緣不好,知道自己到了守夜的地方,也會被冷眼相待,索性放慢腳步,慢悠悠走着。

身後莊稼地里傳來陣陣「嘩啦啦」聲,丁茂茂也全然沒放在心上。

直到那聲音越來越近,丁茂茂才覺得有一絲不對勁,以為是有人摸黑來偷地里的作物。

「是誰在——唔……」丁茂茂心裏積怨很久了,暗暗冷笑哪個倒霉鬼翻到自己手裏,可得抓住機會發泄一通。

只是沒等丁茂茂頭轉過去,冷不丁被人從後面捂住口鼻,緊緊抱住半拖半拽扯進棉花地里。

。。 「噗!」

冒頓沒有防備,青銅長劍輕而易舉洞穿了他的身體,望着平靜的嬴政,冒頓忍着痛苦,道。

「為什麼?」

冒頓沒有想到作為大秦始皇帝,他的偶像,居然會一言不發,便拔劍殺人。

這樣的心裏衝擊,讓冒頓有些傻,傷口之上的疼痛,遠沒有心中的撕裂來的恐怖。

他是匈奴的太子,更是匈奴的使者,而大秦始皇帝就這樣,沒有半點猶豫的殺了他。

……

直視着冒頓,嬴政語氣平靜,但是聲音卻讓人身體發寒:「匈奴掠邊,我大秦子民死傷無數,今日就由你這個匈奴太子來祭奠!」

「一路走好,朕恕不遠送了!」

說罷,嬴政一把拔出長劍,冒頓的屍體倒在了地上,鮮血從傷口處流淌而出。

突然發生的一幕,讓李斯,楊端和,蒙恬等人為之愣怔。

今日始皇帝的表現太過於詭異,當年連六國王族中人,始皇帝都沒有殺。

更何況,冒頓只是匈奴太子,更是一個使者。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

「陛下,這……」

揮手打斷了蒙恬的話,嬴政朝着李斯:「寫一份詔書,告訴頭曼,要麼稱臣,要麼滅族!」

「將冒頓的首級割下,以冰鎮封之,作為送給頭曼當做禮物,相信頭曼一定會喜歡!」

「陛下,這樣做等同於挑釁,目下的大秦帝國,不宜和匈奴開戰!」蒙恬神色肅然,連忙朝着嬴政勸諫,道。

「如今的九原,當以穩為主,陛下,不適合在這個時候刺激頭曼單於!」

蒙恬坐鎮九原,對於匈奴的實力有所了解,若是大秦與匈奴開戰,將會拖住大秦的腳步。

畢竟此刻的大秦已經兩面開戰,縱然大秦帝國強盛,也不適合三線開戰。

「哈哈哈……」

對於殺了冒頓,嬴政並不後悔,縱然與匈奴大戰,縱然這樣做有些不符合自己的身份。

但是,憂患必須提前減除!

得到了李康的記憶,嬴政自然是清楚,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天命之子。

而冒頓便是匈奴的天命之子這樣的人太過於詭異,遇到危機必死而不死,並且會迅速壯大。

最恐怖的並不是冒頓,而是漢光武帝劉秀,這一個號稱大魔導師的男人。

在西漢末年,外戚王莽登基稱帝,國號新。

可以說王莽的一生都被一層迷霧所籠罩,他出生在一個西漢末年貴族家庭,是當時權勢最為高漲的外戚王家的直系。

自幼接受着傳統的儒家教育,接受着孔孟思想的熏陶,但是他卻出奇的離經叛道。

土地國有、計劃經濟、國企私賣,這些在後世最熟悉不過的制度在王莽專政的時候,他提出來,並且推行過。

這樣的人物,疑為穿越者,有了李康的例子,嬴政能夠理解穿越者為何物。

但是這樣的人硬生生被劉秀擊敗,敗的太過於詭異,讓人難以相信,難以接受。

一般而言,底層庶民起義,在最初期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實力太弱小,朝廷隨便來一支軍隊都可以剿滅。

而且,劉秀的起義還被王莽高度重視,憑藉漢室宗親的名號剛剛發展到兩萬雜牌軍,王莽便派出了四十萬大軍圍剿。

以兩萬對四十萬,縱然是武安君白起親自率領大軍,亦或者兵仙韓信親自出手,也不可能勝利。

但是,雙方大戰之時,只見一道紅光於天邊下墜,直直的落到了王莽方面軍的陣中,死傷無數。

於是,漢軍軍士氣大振,劉秀也身先士卒,沖在陣前,瞬間就斬首數十。

此戰劉秀方面軍大勝,王莽的統治也是急轉直下。

最重要的是在王莽統治時,天災不斷,民間怨聲載道,而劉秀即位后,風調雨順。

劉秀的一生,他於微末中崛起,三年之內便稱帝了,十五年就掃平了天下,打仗不僅不燒錢,反而越打越多。

正因為了解此人,嬴政才會突然出手殺了冒頓,在他看來,匈奴在頭曼手中就很好,沒有必要過渡到冒頓手中。

而且頭曼與冒頓不合,這個時候大秦攜帶大勢,斬殺冒頓,縱然是頭曼也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動。

甚至於,在心裏頭曼會感激嬴政,畢竟他想殺冒頓,最後卻沒有殺成。

「這冒頓與頭曼不合,頭曼年齡大了,已經沒有了往日那種雄心壯志了!」

嬴政望着蒙恬與李斯,解釋,道:「我大秦攻伐匈奴,至少也要在數年之後,頭曼作為單於更有利於我大秦。」

「冒頓年富力強,此人在頭曼打壓之下,依舊迅速崛起,絕非一般人。」

「為了大秦帝國,能殺則殺!」

「呼……」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李斯與蒙恬臉色依舊凝重,他們都清楚,斬殺使者會讓嬴政的名聲掃地。

但是,死這是一個讓始皇帝極為忌憚詞,一時間,他們又不敢多言。

李斯抬頭示意蒙恬,希望蒙恬能夠勸說始皇帝。

得到李斯的示意,蒙恬遲疑了一下,朝着嬴政一拱手,道:「陛下,擅殺使者,將來史書之上,會讓陛下留下惡名。」

「額!」

聞言,嬴政微微一愣,他之一生,早已經了解了,惡名,那是什麼惡名,明明是萬千罪惡盡加於朕身。

「為了大秦,後世之名,朕不在乎!」

嬴政從李康的記憶之中得知,自己在後世被稱之為暴君,而他的大秦被稱之為暴秦。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怪不得嬴政感慨,因為他可是清楚後世有一位皇帝隋煬帝,首開科舉,給了寒門士子一條向上走的路。

結果卻讓儒家士子口誅筆伐,直接弄的永世不得翻身,這便是儒家士子的報答,說起來尤為可笑。

一念至此,嬴政看着蒙恬,道:「蒙卿,你覺得章邯在西北之上,能否從容殲滅戎狄?」

「稟陛下,章邯此人有勇有謀,他之所以這麼長時間才殲滅青羌,主要是為了鍛煉蒙訴,王離等人。」

「一旦與戎狄交戰,必將會以雷霆萬鈞之勢鎮壓,更何況,戎狄不是匈奴,也不是大月氏。」

……

。 「路卡利歐,合金爪!」路卡利歐收到方寧的指示后,對著一隻野生的花蓓蓓使用了絕招發動了攻擊。

同時方寧拿出精靈球對著花蓓蓓扔了過去「去吧,精靈球。」成功的把精靈花蓓蓓給收服到了精靈球裡面。

「不錯,收服了花蓓蓓。」撿起來地上的精靈球后,準備回到植物園裡,看到藍小染從裡面了快速走過去。

方寧看著她笑道:「你們聊完了。」

藍小染對著方寧笑著點了點頭,又朝著慕容曉曉笑著揮手告別:「我們走了曉曉,等精靈蛋孵化了別忘了告訴我們,用手機發給我們消息。」

慕容曉曉:「放心吧」

方寧看著藍小染問道:「你們不繼續嘮嗑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